第五百零六章 垂危

    崔薇可没有想过要接崔家这摊烂摊子,要是一旦接上了,破事儿烦心事儿便接踵而来,能将人给气得死去活来的。她顿了顿,没等吴氏说完便细声道:“外婆这话说得就不对了,她要出了事儿,崔家里不还有大哥在么?大哥不在了,不还有她一心看重的崔敬忠么?大哥下头还有崔佑祖呢,怎么就能够得上我了?我在她心里可是个赔钱货而已,可不敢管崔家的事情。”崔薇一句话说完,场内顿时一片死寂,众人连声儿也不敢出了,安静异常。

    那模样可不像是崔薇堵了吴氏的话,让她尴尬得说不出话来的样子而已,反倒是众人目光闪烁,一看便有些不对头了。崔薇心下生疑,后头聂秋染已经跟了上来,一边伸手拉了妻子的手握在掌心里,一边看着在场众人,眉头皱了皱,这才笑道:“这是怎么了?莫非是崔敬忠出了事儿?”

    刚刚崔薇可是提起过崔家两个儿子的,崔敬怀能出外寻找崔薇,那肯定是没有出什么事情了,而他当日隐隐是提过杨氏照顾了崔敬忠,最后就不大好了,而杨氏身体一向硬郎,别说长命百岁,可活个十来年肯定是没有问题的,现在却一下子就病倒就病倒了,这由不得聂秋染不怀疑,再加上刚刚崔薇提的人说只得那么两三个,崔敬怀没事儿,崔佑祖若是出了事情,现在林氏等人保管开始哭天抢地了,不可能是这样一副平静的模样,因此他猜测着,出事的该是崔敬忠了。

    他恐怕没有什么伤害,应该是他将杨氏给气到了,或者是做了其它的事情。

    果不其然。聂秋染这话一说出口,众人顿时尴尬了起来。好半晌没人说话,屋里崔世福等人听到了外头的声响,连忙才站了出来,几年时间不见,原本身体硬朗的崔世福头发已经花白了大半,背脊都弯了下去,借着院里点起来的火把,崔薇能看到他脸上多了皱纹。这会儿正激动的看着崔薇等人,穿着一身打了补丁的袄子,嘴里连声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吃了饭没有?要不先去看看你娘吧。”

    崔敬怀的妻子罗氏也跟着出来了,目光落到崔薇身上时。顿时眼里闪过嫉妒之色来。罗氏照理来说应该要比崔薇还小一岁的,她当初嫁给崔敬怀时可比崔薇年纪还轻的,罗氏自认自己当年也是长得好看不输于人的,可如今再跟崔薇比较,自己粗手粗脚的,面皮粗糙,穿着一身旧衣裳。头发只随意挽起来,可不敢跟崔薇梳着精细的头发相比,再加上透过灯火,看到崔薇那依旧水灵的脸庞。罗氏顿时心里生出一股嫉妒来,大声就道:“姑娘可是回来了,连姑爷也回来了,娘可想念你们许久了。这趟回来该是拿了银子要给娘瞧伤处,救她命的吧?”

    “倒是不知她受了什么伤?”崔薇看到罗氏好半晌才将她给认出来。又听到罗氏的话,顿时心里一动,便问了一句。那头崔敬怀连忙赶了出来,扯了自己妻子衣裳一把,罗氏被他一拉,险些坐倒在地上,这会儿也火大了,她本来看到崔薇时心里一股邪火便涌了出来。凭什么都是乡下姑娘,自己又哪儿不如她了,可自己却嫁给崔敬怀这个没什么出息的老男人,成天吃苦受累,她嫁的倒是英俊美貌的少年郎不说,而且那聂状元还如此有出息,如今看她穿金戴银的,还真当自己是个什么夫人了不成!

    罗氏气得要死,一边站稳了身体便狠狠推了崔敬怀一把:“你怎么了!有什么说不得的,大家都知道,你还能替他兜得住不成?娘自个儿偏心崔敬忠那没天良的,好心好意去侍候他,结果却被崔敬忠给捅了,这个做错事的可不是我,凭什么不准我说?”众人安静异常,只听到罗氏的声音尖利道:“你娘平日就偏心那瘸子,一天到晚像是只有那一个儿子般,如今怎么了,受伤了才知道要来找儿子,找闺女,晚了!”

    一听到罗氏这话,崔敬怀脸色有一瞬间的尴尬,接着又拉了罗氏的手,好声哄道:“你在干什么,娘到底是长辈,你怎么能这样说……”

    “我不这样说怎么说?你就是个傻的,木头呆子,你娘当你长工一样使唤呢,让你做来养你那废物弟弟,凭什么!”罗氏这会儿也火大了,指着崔敬怀的鼻子便开始骂了起来:“我嫁你们家没好吃的没好喝的,你瞧瞧看我跟她是个什么模样的,你就一天把你那废物弟弟当宝似的,人家还拿你当傻子呢,现在还不是捅你娘一刀,哪天就指不定捅死你了……”

    “你小声些……”崔敬怀看着别人异样的目光,脸上只觉得火辣辣的烧了起来,若是依着他以前的德性早忍不住将耳光甩过去了。可一来罗氏是他新娶的媳妇儿,让他有些舍不得去下手,毕竟罗氏比他年纪小那么多,他还真怕将这媳妇儿打坏了,二来罗氏嫁他这几年没少闹腾,将崔敬怀给收拾得够狠了,让他脾气比以前收敛了不少,因此到这会儿还忍着没有动手。

    “我偏不!”罗氏声音比他还大,瞪着眼睛,一边指着崔薇就越发觉得悲从中来。被她一指着,崔薇忍不住就想笑,抬头看了聂秋染一眼,见他表情也是似笑非笑的样子,显然是想到了什么,顿时忍不住弯了弯嘴角,自己跟罗氏怎么一样,她可从没想过一切都要靠男人,从未婚时便一直是自个儿养活自个儿的,就是没有聂秋染,她现在也能吃好的喝好的,可不像罗氏,男人一不行,她自己就跟着生活苦了起来。

    这些念头在崔薇心里一闪而过,她只是笑了笑,倒没有多想,反而将心思搁到了罗氏所说的,杨氏是被崔敬忠捅伤的事情上来。

    难怪她说杨氏当初身体那样好,就是看着便知道硬郎,一天到晚骂人时都不带喘气儿的,现在怎么会突然间就要死了,崔敬怀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如今果然是应验了刚刚聂秋染的猜想。杨氏一心为了儿子,可算是为了崔敬忠掏心挖肺了,可没料到最后竟然会被那儿子捅一刀,实在是让崔薇有些啼笑皆非,一旁罗氏吵闹得厉害,她盯着林氏就笑:

    “奶奶,她怎么被崔敬忠给捅伤了?一天到晚如此侍候崔敬忠了,怎么崔敬忠还会捅了她?”崔薇这会儿虽然知道杨氏不大好了,但心里依旧忍不住冷笑,这崔敬忠可真是杨氏养的好儿子啊,从小便知道读个什么书,一天到晚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那十指可是真正不沾阳春水的,跟惯的少爷似的,长大了却没料到是这样一个废物,不只是生出想卖亲妹子的念头不说,还偷银子,如今瘸了腿了,却又任由老娘侍候,最后反倒还要将老娘捅了,可真是杨氏养出来的好儿子了。

    “他,你二哥也不是故意的……”林氏一听到这话,便觉得抬不起头来,脸上也无光:“他腿不好了,站不起来,心情也不好,所以就行事冲动了些……”到了现在还有人跟崔敬忠辩护,只是不知道现在躺床上的杨氏是怎么想的了,若她也要这样说,崔薇只有说她自作自受了。不过以崔薇对杨氏性格的了解,已经猜到她恐怕百分百的会这样讲了。

    “他腿瘸了倒心情不好了,一天到晚躺床上好吃懒做的让人来侍候,那人家好端端活着的人还要一天到晚拼死拼活的来养他这个废物,岂不更是要心情不好了?那我拿刀将他捅死行不行?”一旁本来在跟崔敬怀闹的罗氏一听到林氏这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恨不能一桶大粪泼到林氏身上,气得咬牙切齿道:“他心情不好,怎么不去死啊,要来连累别人,现在捅了人,那伤要养要请大夫,算谁的?该死的废物瘸子,怎么不去死啊!……”她啊字刚一说完,崔敬怀便再也忍耐不住,一耳光抽到了罗氏脸上,‘啪’的一声剧响,抽得罗氏身体打了个踉跄,转了两圈儿,一屁股就坐倒在了直,崔敬怀却是脸色铁青:“你骂我可以,但不能骂我兄弟!”

    崔薇心里其实倒同意这罗氏所说的话,崔敬忠一天到晚的躺床上百事不做,就尽等人侍候,再者说他那腿也是他咎由自取的,由不得人同情,他一天到晚等人着侍候了还要心情不好发脾气,若是摊上一个能同情他并理解他的家人,那倒心甘情愿由着他折腾,可遇上罗氏这样跟他无亲无故,只因为嫁到了这样的一家便要摊上他,心里不满意的人他还要发脾气,那便是作死了。杨氏现在被捅伤了,要死不活的瘫床上,崔敬忠以前都没有谋生能力,现在肯定赔不出银子来,而崔家看这光景也是活得辛苦,也不能拿出银子来,崔薇再一想到杨氏唤自己回来的举动,顿时觉得头皮发麻。

    PS:

    第四更~~~~最后一更到,求大家有小粉票的,把小粉票送给我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506》,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五百零六章 垂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506并对田园闺事第五百零六章 垂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