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章 祸根

    “我娘才不是死人,你才是!”聂霖本来看到母亲没动自己也蹲着没理睬唐氏,可没料到她竟然开始骂自己母亲,聂霖有些忍不住了,一下子站起了身来:“你才是!”

    “你这小牲畜!”唐氏本来一看到崔薇便处于暴怒中,又听到聂霖还自己的嘴,顿时忍不住了,连忙上前想打他。崔薇一看到这儿,扯了一把田坎边的泥便朝唐氏劈头盖脸砸了过去,厉声道:“你想干什么,你骂谁小牲畜呢,你信不信你碰到我儿子一点儿,我要了你的命了!”

    唐氏没料到崔薇竟然比自己还凶,顿时气恨异常,她倒是想上前跟崔薇拼了,多年前因为崔薇不愿意当她儿子养母一事儿使得自己的儿子现在成了一个傻子,村里谁不嘲笑她,就连自己的丈夫杨大郎都看她不顺眼儿,现在成天对她不是打就是骂的,这一切全都是崔薇的错!现在唐氏又听到崔薇还对自己不客气,顿时恨不得跟她拼命了,连忙便要上前,只是她抱着儿子不方便,因此想将儿子放下了,不怀好意的看了在一旁的聂霖一眼,心里暗自想着,自己的儿子出了事儿,至少也要让崔薇的儿子出了事,一命赔一命才好,最好将她的儿子也打成一个傻子,看她以后在聂家还怎么拽!

    光是从唐氏的眼光崔薇便能看到唐氏的想法了,顿时冷笑了一声,抱起自己的儿子便后退了两步,转头便朝自己家里方向喊:“聂秋染,有人想揍你儿子呢!”

    崔薇的家本来便大,她这会儿又刚出来没多久,走得离家也不远,因此这样一喊,远远儿的便有下人听到了。唐氏吓了一跳,还没将儿子放下来,不多时崔家那边跑了人出来,崔薇自己的家里头一大串捕快也跟着先跑出来了。

    唐氏吓了一跳,她对于捕快本能的心里有种畏惧感,当年她便是被捕快拿入了京中险些打去了半条命,后来就算侥幸不死,可腿都瘸了一条,现在一看到捕快,顿时唐氏便觉得浑身发软。双腿直打哆嗦,连忙转身便要跑。

    那些捕快本来听到刚刚崔薇的话便跑了出来一心想立功来着,哪里容唐氏跑了。个个凶神恶煞的跑上来,没多大会儿功夫便将唐氏给反拿了,一旁的罗氏也没能跑得脱,被人按到了地上。痴痴傻傻的杨立全被人按着,顿时张嘴便哭了起来。他一哭着喊得人心烦。这些捕快可不是他的亲人祖宗,能容忍得了他,想也不想便劈头盖脸的几下给杨立全打了过去:“老实些!”

    杨立全现在年纪不小了,捕快们又不知道他是傻子,这两下打得可用力,将他打得哭得更厉害了些。唐氏听着心如刀绞。连忙便喊:“别打了别打了,我儿子听不明白你们说什么的……”

    “听不明白就将嘴堵上!”别人才不管唐氏心里是个什么想法,直接又给了杨立全两下。这才冲着崔薇讨好的笑了起来。

    “这是怎么了?”聂秋染也跟着飞快的跑了过来,脸上还带着紧张之色,先是将崔薇怀中的聂霖接了过去,又将妻子周身上下打量了好几下,见她没什么事儿了。这才松了一口气,再检察了儿子。看聂霖还笑嘻嘻的样子,不像是受伤的模样,这才阴沉着一张脸,开始问了起来。

    崔薇懒洋洋的看了一眼被人按在地下,脸都快吃进泥地里的唐氏,这才开口道:“这妇人想对你儿子不利,你说怎么的,险些遇着条疯狗了!”

    刚刚崔薇对于唐氏的想法这会儿还心里大怒,现在自然一开口就不客气,聂秋染脸上迅速堆积出风暴来,头也不回道:“杀人未遂,案子送到刑部,我回头再批,先斩!”

    “是是是。”身后跑过来满头大汗的县令忙不住的点头,他现在年纪不小了,可偏偏为了讨好聂秋染天不亮时便从县中过来,刚刚又跑了那样一段路,这会儿喘得厉害,大冷的天,却是满头的大汗,却不敢拿帕子擦一下,一听到聂秋染的话,他连忙便答应了一声,点起了头来。

    “冤枉啊。”那一旁的唐氏心思放到了儿子身上,还没回过神来,也没真将聂秋染说要将她斩了的话当成真,只将他在跟自己说笑一般,反倒撇了撇嘴,倒是罗氏心里一沉,顿时害怕得脸色都变了,她算是看出来了,自己嫁的这崔家出了个厉害的姑奶奶,可惜崔敬怀那些人却是个蠢的,半点儿光都没沾上,这聂秋染不知道在京中做了个什么官儿,连县太爷居然都对他这样恭敬,说不得他说斩了唐氏的话不是说假的,也只有唐氏那个没见识的才当是开玩笑。罗氏虽然那天与崔敬怀打架时说着不想活了,可不代表她就真不想活了,一听到砍脑袋都能吓死她,更别说要真被砍,她可不想陪唐氏去死,因此连忙便开口喊道:“姑爷,姑爷饶命,我可什么都没做,全是她干的,她是恨姑奶奶不肯答应给她儿子当干娘,所以才想要姑奶奶儿子一命的,可跟我无关。”

    唐氏这人性格虽然不好,可嘴碎,这一点很容易让她跟其他妇人聊起天儿来,一旦说开来那嘴上便没把门儿的,唐氏又不是个多有心机的女人,自然该说的不该说的兴起之下便倒了个干净,这会儿正好让罗氏替她抖出来。

    崔薇之前还是猜测着,这会儿听到罗氏说了这话,脸都黑了,冷哼了一声,也没出声,聂秋染甩了甩手,那老县令便忙道:“还不赶紧将人带走,没见聂千岁已经发了命令么,下午便将这妇人斩了!”他一边说完,一边又看了聂秋染一眼:“大人,不知可要将此妇人亲属连坐……”

    这会儿虽然没有连坐之法,但这县太爷为了讨好聂秋染,自然顾不得其它,聂秋染没有说话,反倒看了崔薇一眼。现场的情景,众人都算是看清楚了,聂秋染这是对崔薇仍旧如当初一般重视呢,罗氏心里嫉妒得难受,可偏偏又不敢表露出来,只是羡慕崔薇嫁了个好夫君,年岁相当不说,而且又这般有能耐还长相不差,再想到家里崔敬怀那德性,前一段时间还敢动手打自己,罗氏当下想死的心都有了。

    村里许多人都围了过来,崔家里好半晌才有人跌跌撞撞的跑过来,崔世福跑在最前头,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村里一出事儿,他便本能的想到自己家里,过来一看,果然杨立全母子被人按在地上,顿时头都大了:“差老爷,不知道我这外侄儿媳妇怎么了,莫非是犯了什么错不成?”

    “这妇人意图杀人,聂大人已经亲自叛了她死罪,不相干的人闪远一些!”一个身材高大留了胡须,正一脚踩在唐氏背上的官差冷冰冰回了崔世福一句,顿时让他双腿一软,险些跪坐在了地上。一旁吴氏顿时有些着急了,她这趟女儿杨氏出了差错,幸亏最近家里没什么事儿,因此连忙过来照顾杨氏了,跟着帮衬一些,这个懒得烧蛇吃都不肯剥皮的遭瘟孙媳妇儿非要跟着一块儿过来,估计她是不想做事儿了,吴氏想着这婆娘讨嫌,在家里天天也是跟自己孙子闹,反正现在又不是农忙的时候,因此便将她给带了过来,没料到转头便惹了什么大祸,顿时便着急了:

    “差老爷,怕是看错了,她怎么会想杀人?”吴氏这会儿急了,连那官差的话都没有听明白便道:“哪个聂大人叛了案,怎么胡说呢……”

    “你是想死吧!”后头喘了半天的县令终于找到了自己出声的时候,顿时大喝了一声,他这会儿手边没有惊堂木,否则气势还得十足,不过光是这样已经吓得吴氏一个激伶了,只看到他穿着的一身官服,连忙便颤巍巍的跪到了地上去。

    “聂大人在此,还敢胡说,将她一并带走了!”这县令说完,才转头冲着聂秋染讨好的一笑:“聂大人觉得下官如此处事可妥当?”他倒不怕人家看到自己面对聂秋染讨好的一面,要知道现在要聂秋染的名声与地位,许多人便是想跪下讨好他都找不到那个机会,自己现在能与他说上话,往后三年期满时,说不定上峰还能看在这个缘由份儿上让他调走,不用永远呆在这个又穷又破的县里熬到死了。

    “孙女婿……”吴氏看到县令的动作,顿时便呆住了,又看了聂秋染一眼,却见聂秋染根本没理睬她,只拉着崔薇转头回去,顿时有些着急了,刚想起身,那头刚刚听了县令命令的捕快们便将吴氏也给逮住了,崔世福倒想将自己丈母娘给救出来,可他这头不敢跟捕快们动手,那头便只得朝崔薇等人追了过去。

    “薇儿,好端端的,你怎么将大郎媳妇儿给锁上了。”崔世福这会儿急得满头的大汗,连忙又道:“再说你外婆还在呢,怎么也不能将她老人家给累着了,你娘还躺在床上,万一听着这事儿给气着了可怎么好……”

    PS:

    第一更~~!今天更新暂时保密,绝对大家不会失望。最后一天,求粉红票以及给新书打广告求求收藏,求求大家帮忙,因简介无能,但就是古代种男文,求包养,只要大家敢支持,我就敢给大家惊喜!

    书名:御夫计

    简介:穿成农家小孤女,亲戚极品,名声吓人。

    挣钱踩小人,得良婿,奔小康

    平时没事调教调教夫婿,麻雀也能变凤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511》,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五百一十一章 祸根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511并对田园闺事第五百一十一章 祸根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