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的番外(三)

    罗石头从此以后心里只记住一个念头,村里的人都是对不起他的,世上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崔姐姐不一样,她对自己好,罗石头想不出自己有什么能对崔姐姐好的,他没什么珍贵的东西,从小到大,他稍为重视的也只有自己这一条性命了而已,别人让他死,他不会死。『文學吧wxba』可只要崔姐姐想要自己死,他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的!

    他享受过那种温暖,便刻入到了骨子里。原本该是一辈子阴冷入骨的人,没想到因为当初年幼时崔姐姐的举动,却又给他留下了一丝柔软来。

    在被接到崔姐姐家中时的那些日子,在罗石头看来,那便如同一个美到让他愿意付出一切代价都想多呆片刻的美梦!可惜这一切被聂明给毁坏了,她杀了那生自己出来的妇人刚生的孩子,还想将主意打到他身上!罗石头心里的狞意涌了出来,若不是此时自己势单力薄,他本该现在就让聂明付出代价的!

    她竟然敢跑到崔姐姐门前去骂自己的姐姐,不能容忍!罗石头暗地里比划过自己与罗家之间的实力,他就像是一条隐藏在暗处,随时等待着要给人致命一击的毒蛇般,可惜在他年幼时,根本没有找到机会。听一些人说宫中有种净了根的太监,宫里那可是全天下最好的地方,不过进去的男孩儿从此都要舍了根才能进,而一旦舍了命根去,从此生生世世便都只能做个残缺的人,许多人都怕,可罗石头不怕,他反倒笑了起来,生生世世做个残缺的人又算什么。他的崔姐姐是世上最好的人,只有世上最好的一切才能配得上她!自己要先去替她探探路,往后也好让她过更好的生活,让别人不敢再摆脸色给她看,不敢再辱骂她,只要谁敢骂她,自己便拨了那人的舌头,抽了那人的筋骨,从此自己的崔姐姐。才是世上最厉害的人!

    这样一想,罗石头都有些迫不及待了。他对于自己从来都是不怎么在乎的,这会儿又下了决心,自然很快便勒了身趁夜逃出了黄桷村中。崔姐姐之前给他的那银子是不能用的,没有人配碰崔姐姐给的银子。可是这东西放在哪儿都不保险。人人都看他年纪小,想要欺辱他,想要抢他的东西。

    罗石头如同一只凶狠的恶狠,在逃出黄桷村的日子里,他为了活下来,不择手段!他身上有一股狠劲儿与凶残,年纪虽然小。可让人一看到他那双眼睛时,便不由自主的能从脚底一股寒气冲到心间,只要能活下去,他什么都能做!为了保下崔姐姐给的银子不被别人抢去。他决定将银子藏在任何人没经过自己允许都不可能拿走的地方。而这天底下最不容易丢失东西的地方,罗石头觉得除了自己身体,再没有其它地方了!

    而吞进肚中太不保险了些,他将银子划开了自己的胳膊。把银子缝了进去!罗石头拂着自己的胳膊,笑了起来。如此一来。没人再知道他将银子藏到了什么地方,再也没人能将它悄悄偷去,也不可能再被人抢了去,除非他自己愿意将胳膊划开,谁也不可能再将银子拿走!

    在进宫的路途时,罗石头因年纪小,而又不分东南西北而吃了不少的苦。从许多市井浪儿身上,罗石头渐渐学会了不少的东西,只是他到底年纪小,在离开洛城不远的途中,在已走过半夜,还差二十来天路程便到京城中时,他遇到了一个改变他人生命运的转机!

    人来人往的茶棚里,除了一些来往的客商坐在那儿喝茶外,还有一队约十七八个拿镣铐锁着衣衫褴褛的,看着像是罪犯模样的官差走了过来。兴许是每年都会遇着一队这样的官兵,不止是茶棚中坐着提了茶壶的老头儿没有丝毫的吃惊之色,就连许多坐着吃茶休息的来往路人都没有动弹一下。那几个官兵一坐下来,便将锁着的两个犯人如同畜生一般的往地上一推,大声喝斥他们蹲好了,这才坐了下来。

    罗石头缓缓拖着僵硬的脚步,与人打探过知道现在离京城已不太远时,不由松了一口气。他远远的就看到了一座茶棚,还没有走到时,便看到了那几个官差正扬起了手中的鞭子,抽打在那两个面如茶色的犯人身上的情景。一路上以来看到过的不平事太多了,再加上罗石头本来又不是一个什么好打报不平的性子,他自个儿本来就是心狠手辣的,因此那两个犯人滚在地上哭嚎不已时,他也只是看了一眼便淡淡的挪开了眼睛。

    茶棚中坐着的人自然也没哪个愿意去管闲事儿的,因此那两个犯人虽然哭嚎得凶,许多人深怕惹事儿,躲都来不及了,又哪里有可能主动撞上去,因此那两个犯人没多大会儿功夫,便有个人被打得气息奄奄。

    “真是晦气!”本来送犯人便不是什么好的差事儿,从京中到西凉又不是坐马车,全靠两条腿,再加上又得运送犯人,上头给的银子又被扣了大半,因此送犯人出去的差事儿并不是什么美差,反倒只有受人排挤的才会来干这吃力不讨好的事儿。这十几个兵官在京中混得不得志,只能来做送犯人的工作,一路送了三十来人出京,路途便被官差们卖了几乎大半的人出去!

    这已经是运送犯人的官差中心照不宣的事情了。毕竟出来的吃喝虽然上头已经出过了,只是送上来时一路被克扣,到手中的银子恐怕就是走过去都难,更别提还要再回京中来,因此卖罪人出去已经是一个不成文的规定,管他被卖去当奴婢,还是被家人赎买回去,只要从此不再用以前的名号活着,只要能挣到钱,许多人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而这几个官差一路将人卖了,当初卖的时候倒是爽快,因这趟的罪人几乎都被卖了出去,银子也是往年送罪犯时挣的大半。想着回去之后说不定每人手里还能余下二三两银子出来,几人都倒是高兴不已。

    不过走到这地方时,几个官差才觉得有些不太妥当了,人卖得太多了,刑部发到西凉上头的人数是记明了有三十五人的,就算京中到西凉路途遥远,一路有人熬不过要死了,可也不至于三十多人一下子便死了只得两人而已,这也实在太夸张了些!十几个官差心中有些害怕了起来。正想着要如何找人充算儿并脱身,心情不爽快之下,出手便打罪犯。本来罪人就是没有人权的,以往打死的也不在少数,因此这打人的官差手下也没个轻重。几鞭子下去,那两个罪人本来就已经脸色不好看了,这出手的官差手上越发用力了些,没多大会儿功夫,便有个人脸色泛紫,吐出了最后一口气儿,四肢抽搐了一下。没了气息!

    这下子可倒好了!本来人数就不够,如今还死了一个,那十几个官差相互看了一眼,顿时脸都白了!虽然说卖罪人是众人心照不宣的事儿。可若是做得太过了,上头脸面过不去,他们仍然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而正巧在这会儿,罗石头走得口干舌燥。出现在了众人眼前!茶棚中的人虽然看了不少官差运送罪人的事儿,也没少见过官差打人的。可这样明目张胆当着众人面人家什么也没做便将人打死的还是头一回见着!这些官差变了脸色,连茶棚中的人也是安静异常,罗石头远远儿的便觉得这边气氛不对,他一路咬牙活到现在,那危机感可是他与生俱来的本能了,见到前头有人打人时,那几个官差的脸色变了,下意识朝他看来时,罗石头果断的便要转头跑。

    谁料他还没走几步,便有官差大喝了一声,激动道:“前头有个逃犯,将他抓了!”

    众人心中都是有数,他们这是想要抓了罗石头过来抵人数了!罗石头虽然有心要逃,但他年纪小,本来一路熬过来靠他双腿又没钱花走到现在,已经是身心俱疲了,哪里是几个如狼似虎的官差对手,一下子便被人抓住了,茶棚中的人就算明知罗石头是冤枉的,但哪里有人愿意为他开口说话,个个都不想惹祸上身,只敢躲着,深怕自己一张嘴也惹了祸,因此都装作没有看见眼前情景一般。对于事态炎凉没人比从小就受到了非人待遇的罗石头清楚,因此这些人各扫门前雪的行为罗石头冷笑了两声,连哀求都不愿意,只是却在心里记上了这一笔。因小时的遭遇,他对于这些人的行为并不认为有什么不妥,只是风水总有轮流转时,今日这些人见死不救,他自然认命,可有朝一日只要他能报仇时,这些人个个都得死!罗石头将目光在这些看热闹的人脸上扫了一圈,死死将这些人的容貌记了下来。

    从此,他成了一个被流放到西凉的罪人中的一员。

    幸亏这些官差们一路卖了不少人的,又将仅剩的两个罪犯打死了一个,对于罗石头便并不再多加的骂,反正这小子虽然表情阴沉了些,可好在他很听话,并且好像认命了一般,并不反抗,也没想过要逃走一般,极识时务,他这样听话,官差们自然不会再敢打他,毕竟运气好能逮到一个孤儿,可若是连他也打死了,到时哪里找人来交差?如此一路顺利到了西凉。

    罗石头不是没想过要逃,只是他知道现在还不到要逃的时候。他如同一头蛰伏在暗处,等待时机便要将敌人一口致命隐忍的狼般,安静而听话。被当做流放犯人的日子自然是不好过的,能被流放且能顺利到西凉的,一般都不是普通的角色,再加上常年的劳作以及看不到明天的生活,让许多人都变得狠辣,可罗石头是其中最让人害怕的一个。

    他凶狠而又手段残忍,小小年纪却偏偏有一种连让不怕死的人都害怕的狠毒,如同一条毒蛇,只要有人惹着他,一般大多数人下场都会惨死,若只是普通的死法,对于许多人来说少不得也算是解脱,可罗石头杀人的手段层出不穷,若有人犯在他手上,那必是死了都不得安生!

    这样的情况下,他很快整理出一小片势力来。而这样的手段让罗石头得到了一些人的欣赏,流放的犯人中一个垂死的老头儿很快找到了他。而这老头儿身份诡异,一看外表便像是不久于人世的一般,罗石头开始根本没将这老头儿看在眼里,毕竟像他这样要活下去的人就算是要收手下,宁愿要一个年轻力壮的,也不会要这样一个要死还浪费精力粮食的老头儿!毕竟若是年轻力壮的手下,若是打起来时至少年轻力壮的能多挨一阵打,自己也好逃得脱,像这样的老头儿。恐怕没挨两下便死了,就是做为盾牌都不合格。

    罗石头本来就所剩不多的良心在西凉的生活里,越发被磨得一干二净。

    可出乎罗石头意料之外的,是这老头儿不是如他外表一般的老迈,他竟然自称自己是懂武功的!罗石头这些年偷蒙拐骗下来。嘴里所说过的违心话,不知道有多少了,现在在听到这老头儿跟自己说他是有武功的时,顿时就笑了起来。在西凉呆了一年多,他若是心里住着一个恶鬼,恐怕这会儿已经真如自己的父母亲人所说的,他已经就是一个恶鬼了。这个老头儿若是没有用处。想要来骗自己,那他就打错了算盘了!

    “你有武功?”罗石头笑道,他在西凉呆了一年多,才刚十岁的孩子。可这会儿心智绝对比起一个三十岁的中年人来说,也不差到哪儿去,西凉教给他的除了各种活下来的不择手段外,还有一种审时度势。能见人说人话,见鬼而说鬼话。在没有确定这老头儿是不是真骗自己前,罗石头会与他说话时露出笑容来,不会让他知道自己心里的想法。可若一旦确定了这老头儿没用,罗石头能活剥了他!

    “是的,我当初会!”那老头儿人老成精,哪里看不出罗石头这会儿虽然是笑着的,可不知心里想着要怎么杀他呢,不过他在西凉呆了多年,看守不知多少成年人都熬不下去,不是发了疯便死在别人手中,或是被军中人当做炮灰而押到前头当送死的,这孩子来了一年多,可不止没有发疯,甚至在这暗黑的地方却活得如鱼得水,到现在还能混出一些成绩来,实在是让他有些刮目相看。

    若不是在暗处已经观察了罗石头多时,知道这个少年难得而又心志坚定,他今日根本不会找上来!罗石头的心性很让他喜欢,他已经到了风烛残年,手下虽然也有人,但其实不堪重任,他的仇还没报,这辈子成了废人已经走不出这个地方,甚至他已经不想走出这个地方,可不代表走不出去,他便熄了心头的想法。

    “我虽然现在不会了,但我能教你武功。”这老头儿看得出来罗石头这会儿虽然笑着,可不知何时便能翻脸杀人,因此笑呵呵的先将自己的来意说了出来:“我能教你武功,并将我手下几个忠心之人交给你,只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忍受!”

    “要我帮你做什么。”罗石头笑了起来,没有人比他更知道天下没有人会平白无故对他好的道理,除了一个崔姐姐之外,世上的人都是一样的德性,别人不愿意对他施恩,而现在的他也不屑于接受别人恩德,就是人家想,他也不会平白接受。而若是这老头儿当真会武功,他就是想学,也不会凭白欠人恩果,只是不知道这老头儿说的是真是假。若是真的便罢,从此他自会还他恩情,偿他心愿,可若是假的,他绝对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并活到这把年纪遇到他!

    罗石头心里冷笑着,脸上神情越发讥讽。那老头儿不止不以为意,反倒是对他能这样说显得有些欣喜,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就不听听学我这武功,要承受什么苦楚?”老头儿一句话音刚落,罗石头嘴角边冷意就更深了些,落到这么一个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地方,他连自己这条命都不在意,还有什么不能忍受的?那老头儿自然也从他的神色中看得出来他的想法,不由阴笑了两声,一边道:“要死容易,可怕的就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他一边说完这话,见罗石头一脸冷淡的样子,连忙便道:“学我这武功,非得从此不得近女色,不得留后人,并且……”

    这老头儿话没说完,罗石头已经笑了起来,别看他说得这样多废话,可一句归根到底,不还就是要变成太监么?他出来这近两年时间,早已经不是当初的罗石头,对于这事儿又有什么不了解的,一听这话想也不想便将自己裤子拉了开来:“那有何难?”那老头儿脸色顿时变了,看到罗石头的脸色,头一回眼中露出震惊之色。本来这小子年纪小小的就如此心狠手辣,原本只要没到山穷水尽的人,一般只要留有余地,想着以后说不定行事还能收敛几分,可他自己做得如此绝,竟然连命根子都敢勒了成为无根之人,从此没了后顾之忧,可见这小子只要出去,能有了出息,恐怕往后一定会成为一个了不得之人。

    ps:五千字大更~!等下还有!一旦小说完结,就像是发条上满了之后松懈了下来一般,怎么也提不起劲儿来,再加上又感冒严重,所以懒了两天,大家抱歉!感谢的话下一章传。新书:御夫记,求包养收藏推荐票,谢谢亲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3》,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石头的番外(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3并对田园闺事石头的番外(三)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