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晴的前世(一)

    一般对于人来说,才刚生出来那一刻是没有记忆的,对于小时来说,甚至很小的人连自己两三岁时的记忆也记不太清。可不知为何,聂晴自懂事时,便好像记得自己刚出生时,自己被稳婆抱在手中时,娘亲孙氏那一声嘶声歇底的厉呼:“怎么不是男孩儿?村里人明明都说我怀的是男孩儿,你们说错了!这不是我的女儿,滚开!”

    她不是男孩儿!聂晴小时起每当睡梦间,都像是能听到有人在自己耳边嘶吼着咒骂着她不应该投胎到孙氏肚皮里的话,这成为了聂晴小时起的恶梦,每当午夜梦回时分,她总是多么的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男孩儿,若真是那样,她绝对能得爹娘的喜爱的!

    聂秋文出生时,聂晴一点儿也不喜欢他,这个皱巴巴的,一点儿也不可爱甚至丑得惊人的孩子就因为是男孩儿,而得了自已平日里想也想不到的宠爱,从小时起,聂晴心里便想,一定是聂秋文抢了自己的性别,也因为这样,从小时起,聂晴便一直很讨厌这个弟弟。她讨厌到恨不不得聂秋文去死,自己能将他取而代之!

    可惜聂秋文没死,他反倒是在孙氏的爱护下,一天天的开始吹了气般的长大了起来。从小时起的聂晴眼见着弟弟被母亲时常背在身上,她无数次的希望聂秋文哪天能一命呜呼,然后自己能将他取而代之。但聂晴有些失望了,聂秋文自蹒跚着能学走路开始。他就是调皮捣蛋,聂晴时常纵着他,甚至哄着他,只差没有上房揭瓦了,可他偏偏就是好端端的活着。

    从小的聂秋文就让聂晴讨厌,进山捉虫,下河摸鱼,他什么样的危险事儿都干过,可惜他偏偏还好端端的活着。自小聂秋文便得孙氏看重。自己做了好事儿,可偏偏被孙氏夸奖的人是他。而聂秋文若是有一点坏事,被骂的人就是自己。从此小小的聂晴知道,自己除了每天都有干不完的活儿之外,还有一项责任便是讨好自己的弟弟,只要聂秋文高兴了。她的娘亲才会对她露出好脸色,而若是聂秋文哭了,她动辄被打骂,偶尔还要吃不少的大苦头。

    聂晴越是长大,就越不甘心自己过这样的生活,她也是秀才的女儿。她也是村里人人羡慕的对象,每当村里的女孩儿们用羡慕的目光看着她时。孙氏便总会打破她心里仅有的那丝虚荣感与满足感,这让聂晴开始恨她。尤其是村里的姑娘们知道自己在聂家并不受重视时,别人看自己的眼光简直能让聂晴恨不能地上有条地缝钻进去。

    拿孙氏的话来说,聂晴不过是个一个小丫头片子,可是她却有一个比任何人都重的自尊心。从小聂晴便不甘心自己因为是个女孩儿,等待自己的结果便像是聂明一般,轻易的配出去。她不甘心。她是秀才的女儿,大哥又自小会读书。人家都说自己以往该是一个富贵命!她不应该是这样子的,在孙氏眼中跟个稻草一样。

    聂家里聂夫子是天,而自小会读书又聪明受聂夫子看重的大哥则也是一个需要聂晴仰望的存在,可惜从小这个大哥便跟她不太亲近,一定是因为她是个女孩儿的原因,大哥连话都很少与她说,他们这样对自己,一定会后悔的!聂晴心中暗暗发誓,她以后一定要让聂家的人对她另眼相看,尤其是在孙氏打骂她时,聂晴更坚定了这个心思。家中除了聂夫子与聂秋染兄弟之外,孙氏底下还有聂晴两姐妹,照理来说家里孙氏不喜欢女儿,两姐妹该十分团结才是,可是聂晴从小却看不上那个有些小聪明的姐姐。

    直到聂明找到她,说要有件事想与她商议合谋之时,聂晴才对这个姐姐有些另眼相看。

    “爹的目光全部落在大哥身上,娘不喜欢我们,只喜欢弟弟。”聂明说这话时,嘴角边有一丝诡异的笑容:“你帮我的忙,只要大哥没了,爹就会看到我们的,只要爹看到我们了,娘肯定不敢再打我们了!”她说的是不敢,而不是不会。不知怎么的,聂晴只听到了这两个字,对于聂明所说的话,记在了心里。聂夫子常年不在家中,孙氏对于两个女儿并不如何疼爱,聂晴自小时起便聪明,村里人人都说她乖巧,小小年幼便懂事听话,可她的娘亲却偏偏不喜欢她。

    自能说话起,聂晴知道母亲不会喜欢自己之后,对孙氏便没有了幻想。孙氏迟早有一天会后悔的,她会后悔这样对待自己!聂晴一直都看聂秋文不顺眼,她想要让孙氏后悔心疼儿子而看看她,可是聂晴自小虽然聪明,但还没有敢将这种心思落到大哥身上的,从小大哥聂秋染在小湾村中便是一个天之骄子,他是人人都称赞的小状元,往后也能给聂家带来好处与光荣的,聂晴一直心里对这个大哥是又敬又怕的,可她没料到这会儿聂明竟然会生出这样的心思。

    先是吃惊之后,聂晴又开始有些犹豫了起来。她现在对于孙氏虽然不再像以前那样希望她能哄哄自己,抱抱自己,可对于她的父亲村里人人都称赞的聂夫子却还是抱持着希望的,若真是大哥没了,要是自己好好表现,说不得聂夫子真会夸她乖巧。

    年纪小小的聂晴一想到这儿,顿时便心动了。她要做的也简单,不过装着天真无邪的模样,将聂明端给她的茶水给聂秋染送过去而已!

    两姐妹在聂家里一向便如同两个佣人一般,聂夫子乃是读书人,自然不会干这种低三下四的锁碎事儿,而孙氏成日要带儿子,她将心思全扑在聂秋文身上,自然没功夫来做这些事情,聂秋染是继承了聂夫子心愿的儿子,更是不可能会碰这些烟火之事儿。因此家中一些端茶送水的事儿便落到了聂明身上。

    也许是因为聂晴年纪还小的原因,她端去的茶水聂秋染喝了。下午时分便听到这个大哥发起了高热,聂秋染当日烧得满脸通红的情况,聂晴后来想起时依旧觉得触目惊心。在多年以后,她懂事了之时,她每每想起这件事,便恨不能抽自己两耳光,也幸亏当日的聂秋染没有出事儿,也幸亏聂秋染没有将怀疑的目光落到她身上。否则她这一生,可真算是毁了!

    年纪小时因为村里人的几句夸赞便得意忘形,聂晴在后来长大时,随着聂秋染的发达而见识过不少富贵荣华的时候,聂晴才知道自己当初不过是鬼迷心窃一念之间所做的事儿,险些出了多大的差错!她只是一个乡下目不识丁的无知小丫头。若是没有聂秋染的发达,聂秋染若是当日真死了,聂家也不过就在小湾村里有些名声而已,哪里有如今穿金戴银,以和离之身还能再嫁富贵公子哥儿的情景?

    聂晴从小时与孙氏赌气开始,心里便一直存了想要飞天的念头。她虽然已经看不上孙氏。并认为她不过是个粗鄙的妇人,甚至不配做为生下来自己的娘。可她其实内心深处依旧想要高高在上,从此让孙氏后悔当日敢那样对她。憋着一股气,聂晴做了许多在此时看来极为不合常理的事情。

    她先是将目光放在村里唯一个做官儿的潘家大郎身上。一个未婚的小姑娘,若是婚前失贞是个什么情况聂晴心中清楚得很,但她不愿意像聂明一般,被孙氏当做牲口似的,随意便许了人。聂晴自小心中便存了大志,她要让人人都仰望着她。她并不甘心从此嫁个乡下人,相夫教子的过一生,她要的,是高高在上,受众人夸奖与赞美,聂晴挺而走险,她在得知孙氏即将把自己随意许人时,小心的与陈小军相识,并轻易便哄得那个没用的男人娶了村里另外的姑娘。

    聂晴心里知道陈小军喜欢的是自己,娶了别人必定不会对人家一心一意,可是这与她又有什么相干?自己本来与陈小军娶的人身份地位不一般,她要是做人上人的,陈小军喜欢她是理所当然的,她与这村中的许多凡夫俗女都不一样,陈小军本来就该喜欢她,至于另一个姑娘落得什么结果,她并不关心,甚至心里还隐隐有着一丝窃喜与满足,尤其是在看到人家生活不如自己,嫁了夫君可夫君却又一心念着之后。

    听说陈小军娶的女人是村中崔家的姑娘,因陈小军毁婚之事,聂晴小心的周旋着没叫人得知,她从小就有心计谋算,聂夫子对她虽然并没有多么疼爱,可是比起聂明那蠢货来说,聂夫子对她却比对聂明温和得多,陈小军的事儿让聂夫子注意到了这个一向被自己忽略了多年的女儿,破天荒的,自为以为她好的替她选了一门夫婿!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聂晴心中十分的愤怒。她要的根本不是随意嫁给一个年纪一大把,且又有着克妻名头的老男人,聂夫子自以为对她好,可却从未问过她一句嫁与不嫁,聂家人都该死!聂晴心里气得发疯,但表面却不发一言,在聂家多年的生活,以及在孙氏手下讨日子过,使得她喜怒不敢形于色,聂夫子的举动虽然令她怨恨,聂夫子所谓的贫瘠关爱也令她心中冷笑,但聂晴表面却并未表现出来,她知道,自己现在还不是到暴发的时候,此时她还不能与聂家人闹翻,跟娘家撕破脸对于她这样有志气的人来,是不明智的。

    聂晴强忍着心里的怨毒,坐上了花轿。大红的盖头下,聂晴脸色扭曲的轻轻转头将轿子的帘子拉了开来,她看到聂夫子父子两人脸上对她有着亏欠与心疼的神色,假惺惺的令她作呕!现在才来舍不得她,早干什么去了?聂家人今日竟然敢如此对待自己,他日自己必定要千百倍的让他们尝尝自己当初所受的苦楚,要让他们一个个的给自己还回来!孙氏当初不喜欢自己,怨恨自己不是个儿子,那她便要聂家断子绝孙,一个儿子都没有,看孙氏从此还敢如此说自己不!聂家轻易便将自己随意许人,自己今日尝到的不甘与屈辱。往后他们更会千百倍的尝到!

    什么状元郎,我呸!怀着怨恨,聂晴嫁到了夫家,可是因为心里的不甘与不愿,让她在面对丈夫那憨厚老实的人时心里十分的不耐烦,委身于一个有克妻名头的男人,这令聂晴觉得受到了侮辱,她的丈夫是个老实憨厚的人,对于聂晴的疏离估计他也是感受到了。但却并没有说什么,这让聂晴不止是没有感动,反倒觉得万分的恶心,如此无用的一个男人,明知道自己对他不冷不热的竟然连话也不敢多说一句,实在是让她瞧不上!

    夫家的人因为聂家的身份地位。都觉得自己家亏待了聂晴,虽然知道聂晴对自己的丈夫不冷不热的,但对方仍是对聂晴依旧是温和体贴,包括在聂晴看来那个无用的夫君,更是将聂晴侍候得处处周到。但他越是如此,越是让聂晴看见他就烦!一个堂堂大男人。如此无用便罢,一辈子没什么出息。竟然就只知道围着女人转,他若是不能成为达官贵人,没福气做那人上人,可至少也该有些斗志挣些银子,可偏偏他只盼望小富即安,实在是个废物!

    聂晴每回一看到丈夫便觉得不耐烦,自然没功夫与他周旋。嫁他一年多以来两夫妻同房之事也因为她厌烦此人而不耐时常让他接近,丈夫也因为爱慕她体贴她。并不敢时常与她亲近,一年多之后,聂晴肚子没有动静,两年过去,聂晴肚子依旧没有动静。若是将这事儿搁到其他人身上,恐怕别人都会以为自己娶了个不能生孩子的女人,怎么说家里都该有些怨言的,可偏偏聂晴的丈夫依旧待她如珠似宝,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却又怕融化了,婆家人也个个看她脸色,甚至连外头的闲言闲语也替她挡了去。

    对于这一切,聂晴不止不觉得有什么不自在的,反倒越发生出了想要跟这家人和离的心思。她的大哥已经中了举人,即将在明年就要入京赶考了,她不想再守在这个窝囊废身边,他没有大志,他不想成为人上人,可是自己想!他不想有财有势,只盼望老婆孩子围成一团的生活,可是聂晴不愿意。她想要的,这个没用的男人永远也给不了她,他能做的,一天到晚只是问她吃过没有,穿暖没有,冻着没有,烦死人了!

    也不知哪个女人才会喜欢这样无能的废物!聂晴心里冷冷的想着,嫁给这个男人她觉得百般不愿,可唯一的好处便是这男人是潘家大郎母亲的亲侄儿,因为这一层关系的缘故,潘家大郎潘世权时常能以亲戚的名义到她家中与她厮混。潘世权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当初她本以为凭借自已的家世,自己又有手段,委身于潘世权之后,他应该看在自己父亲与兄长的份儿上,且又看在自己未婚便与他睡到一处应该休了他家的黄脸婆娶了自己的,可是潘世权没有!

    他不止是没有休了他的妻子娶自己,反倒撺掇着他的母亲来给自己介绍了这样一门亲事。

    在这件事儿上,聂晴其实是怨恨过潘世权的。可是潘世权能说会道的,且他又心思灵活,会钻营,比起她的丈夫那个没用的废物男人来说,已经好太多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男人不坏而女人不爱,聂晴的丈夫敦厚而老实,对她处处体贴爱慕,可她偏偏一点儿也不喜欢,反倒看到他就厌烦。潘世权这样的小人,得了她的身子却不肯娶她,只愿让她背地里与他鬼混,可聂晴却又觉得他身上有一种难言的魅力,不自觉的甚至更喜欢他了一些。

    可是聂晴除了喜欢潘世权这样的坏男人之外,她更喜欢的,还是高高在上的权势。聂秋染的一切应该是她来依靠的,这是聂家欠她的,聂秋染能考到什么样的地步,她便该要做什么样的人!在这一刻没有人比聂晴更希望聂秋染能够高中,而不知是不是最后聂晴的盼望成真了,功夫不负有心人,聂秋染真的高中了,而且还是中的状元!

    整个村庄都因为聂秋染的高中而欢喜了起来,洛城之中出了一个状元郎,这是何等风光与出彩的事儿,人人都在因为此事而高谈论阔,小小的村庄中的一个聂家,顿时因为聂秋染之故,而扬名天下。大家都在羡慕着聂家的好运道,出了一个状元郎时,人人都在称赞着聂秋染是个文曲星下凡的时候,聂晴却是激动得泪流满面。她忍耐了多年,又期盼了多年的机会,终于来到。

    聂晴果断便决定要与丈夫和离,这个丈夫太过无能,一辈子只能阻拦着她前行的脚步,她要过的可不是这种普通而平凡的生活,她想要的应该是更多,这个男人根本不能够给她这样的生活,这个男人凭什么还以为他能配得上自己?聂晴首先以自己无子之过要求与丈夫主动和离,丈夫那双泪意迷蒙的眼睛与脸上的不舍,让聂晴心里不止没有一点儿难受与心疼,反倒让她厌烦得连一眼都不愿意再看这个男人。

    都说一夜夫妻百日恩,两人成婚几年,虽说这男人总共也没碰过她几回,可聂晴一想到这些,只觉得通身恶心,哪里还来半点儿恩情,只盼跑还跑得迟了。她深怕这男人因为对她用情至深而不愿意和离,因此主动先行哭诉自己之过。那男人果然心疼了她,便是心痛如绞,也咬牙放她离开,聂晴看到那男人有些绝望又有些复杂的眼神时,心里不免也跟着有些复杂了起来,虽说这个男人不喜欢,可是想到从此一个深情款款待自己的人往后便不属于自己了,聂晴心中还是十分不满的。

    她用过的东西一向不爱再被别人占有,这个男人既然对她一往情深,也不知能不能像陈小军那般。想到陈小军,聂晴顿时眼神便幽深了起来,陈小军一次也没碰过她,可对她那却是深情一片,便是娶了同村的崔薇,也是对她冷落有加,一心念着自己,那种感觉让聂晴一想起来便有一种飘飘欲仙之感,别的男人娶了妻之后还想着她,念着她,满心满眼儿里都是她,这让聂晴有一种异样的满足感。

    若是能再多一个像陈小军那样的,岂不是美事一件?往后便是自己再嫁他人,可是前夫还依旧念叨着自己,这不止是能让她欢喜飘然,外头传言起来,岂不是人人都夸赞自己?聂晴一想到这些,更是激动得浑身发狂,她连忙忍下了心中的不耐,强行露出楚楚可怜的姿态,这一招她从小到大都是惯用的,最会不过,雨带梨花的一哭,再加上她那夫君又对她用情至深,更是心痛如绞,聂晴暗示他一生一世只爱自己,只有自己一个妻子,不可再碰其他女人。

    她要的是独占,而她的夫君往后会不会绝了子嗣,会不会断了传承,往后这男人没了儿子养老送终会被别人骂断子绝孙,那又与她何干?那是别人自己的事情,跟她毫无半点关系!聂晴哭诉了一番,她很自信,陈小军就是因为她的哭诉,至今还对她念念不忘,每回都背地里给她送银子送东西过来,对她一心一意,便是如今几年过去,依旧是对她情深一片,这种感觉令她觉得心里舒坦,虽然她并不喜欢陈小军。而现在她嫁给这个丈夫几年时间,知道他心里的想法,绝对是对自己的爱不比陈小军少的,否则他怎么会有时明明男人的冲动忍耐不住,可只要她不愿意,他便是忍得咬牙切齿也不敢对她乱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六千字大更~~~

    存了好多天的稿,本来想一次发完。。。结果编编大人说均匀一点,亲啊喂,怎么没早点说-。-

    最后的最后,求下小粉票,小粉票咩亲爱的童鞋们,忘了我没有!!!!!!我今天要三个六千字哦,就相当于是六更哦~~~~~~~~求求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1》,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聂晴的前世(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1并对田园闺事聂晴的前世(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