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不管

    王氏在一旁抱着儿子,见崔薇理也没理自己,根本没有要给自己吃糕点的意思,顿时心里一股无名火便冒了出来,此时哪里还看得她好,新仇旧恨涌到一块儿,恨不能崔薇立即被打死才好,恶狠狠的靠在门口尖叫道:“是她,就是她偷的钱,娘,你们走后,我亲眼看到她偷的!”杨氏一听这话,连问也没有问过,火气顿时从心底里便涌了出来,这样精致的糕点,就是一般点心铺子恐怕都做不出来,她买的白糕几块都花了好几文,这些糕点一看就不是便宜货,最少要十几文钱才能买得到!

    一想到这儿,杨氏脑门儿顿时一热,脑海里顿时只剩了火气,一把捡过糕点揣进怀里,一边劈头盖脸一耳光就要朝崔薇抽过去,嘴里尖声骂道:“你这死丫头,你竟然敢偷钱,老娘今儿打不死你!”一边说完,一边杨氏便四处开始望着要找东西打崔薇了。

    这些日子杨氏心里堆积了不少火气,凭白无故被崔世福使出去的一百文钱,到如今她心中还有些难受,崔薇又恰好在这个关头凑到她面前来,令她更是没了理智。崔薇见杨氏嘴中骂骂咧咧,顿时冷冷一笑,脚步往后微微一退,脸朝后头躲了躲,杨氏那一巴掌挥起的劲风从她面门前挥过,落了个空!杨氏见她还敢躲,愣了一下,顿时更是火冒三丈,伸手过来便要揪崔薇耳朵,嘴里冷笑道:“反了你了,竟然敢躲,今儿不好好收拾你一通,你还真逆了天了!”

    “没看过家里剩的钱,娘凭什么说是我偷的钱?”崔薇这会儿是真怒了,又朝后躲了一下。动作利落的躲到了崔世福后头,一边看着杨氏冷笑:“我这些糕点可是去镇上一个大户人家里接了活儿,人家给我的,您抢了我的糕点也就罢,凭什么还说我偷钱?”

    听到这话,杨氏原本还涨得通红的脸,顿时愣了一下,连崔世福下意识护着女儿的手臂都僵住了,众人有些不敢置信,连崔敬怀都有些发愣。与崔敬平一起盯着崔薇看,杨氏愣了一下,理了理头发。有些错愕:“你说什么?”

    “我在镇上林老爷家接了活儿,替他家做帕子,林老爷家这才给了我一包点心,我现在还没尝过一口,娘抢了我的东西也就罢了。说我偷钱,我可真不敢承认的。”崔薇嘴角边带着一丝冷笑,杨氏看着女儿这张略带了有些厌恶的脸,顿时觉得面庞上火辣辣的烧着,举起的手僵在半空中,胸口间一滞。顿时心里火烧火燎的,难受得说不出话来。

    崔薇说她抢东西的话像是有一耳光重重的打在了杨氏脸上,令她嘴唇动了动。杨氏下不来台,顿时冷哼了一声,先进了屋里一趟,半晌之后出来时脸色还有些不自在,她没有再骂。显然崔薇之前说的话是真的了,虽然知道女儿不是偷了钱买糕点。但她怀里的东西却依旧没有要交出来的打算,崔薇脸上露出讥讽之色,也没想过杨氏会将她抢去的东西再给自己送回来,她心中一片冰冷,幸亏自己打了要存私房钱的心,这些糕点被抢了,看杨氏的笑话一回也就算了,反正那林家她还要再去的,往后与那林管事打交道多了,也不是吃不上,只要能出了这个口气便是了!

    “你这孩子,这糕点这样精致,你二哥是个有学问的人,总得要让他尝尝,你一个丫头家,也没见过什么市面,你吃块白糕吧!”杨氏说这话时,面上也露出一丝不自在的神色,崔敬平脸上的笑意一下子就垮了下来,一边将手里的糕点递了一块给崔薇,崔世福脸色阴沉厉害,一下子站起身来,拳头捏紧了,瞪着眼睛看着杨氏:“把糕点还给孩子!”

    杨氏这嫁给崔世福好几十年,两人孙子都落地了,崔世福知道这辈子亏待了她,没给过她好日子过,因此对她一直都很体贴,两口子成婚几十年了,不像是别人家成日里打打骂骂,杨氏从没想到过,崔世福还有对她这样摆脸色,那表情像是要吃人似的一天,顿时就愣住了:“你说什么?”

    “越活越回去了,你不给孩子吃东西就算了,怎么还抢她的东西?孩子自己得来的,她爱给谁就给谁,她自己想吃就吃,二郎读了这么多年的书,要是有本事,自己往后能挣得回来比这还要好的糕点,用得着你来给他留?”从刚刚杨氏说自己女儿偷钱开始,崔世福心里就窝了一把火,在他看来女儿一向懂事,绝对不可能做出偷钱的事情,就算是偷了钱,孩子年纪还小,好好教育一次就算了,若是换了崔敬平偷钱,杨氏还能舍得打他?后来又证明了崔薇没有偷钱,崔世福这心里更不是滋味儿,难得对妻子发了火:“二郎要是只有这点儿本事由你护着,我看这书也不必读了,与我一块儿下地得了!”

    没想到崔世福会因为一个丫头片子而这样当众给她没脸,杨氏顿时又羞又恼,听到他埋汰自己儿子,这儿子就是杨氏的命,她哪里还忍得住,一下子指着崔薇就开始骂了起来:“没给她吃的还是没给她穿的,要她到外面去找活儿干,如今她还没嫁人呢,这挣的东西本来就该我管着,小东西,难不成还要飞上天了?这糕点我就给二郎吃怎么了,是饿着她了还是渴着她了,让她睡田地里去了?要想挣钱,行啊,以后她那破房子,我是不会给一文钱的,自个儿想法子,你要是能挣着了,我也不眼红,要没本事,自个儿睡破房子就是!”杨氏喝完这话,冷笑了一声,回头翻了一个装鸡鸭的空箩筐倒过来,一屁股就坐了上去。

    见她反倒凶狠了起来,崔世福脸色气得铁青,指着杨氏半晌说不出话来。

    看到这样的情景,王氏心里说不出的痛快,只可恨杨氏没有上前打崔薇一顿才好,如今眼见闹了起来,可惜有了崔世福多事,崔薇那死丫头没挨着打,王氏顿时眼珠子一转,准备添油加醋收拾她一通,想了想就道:“崔丫头,你是怎么与林老爷搭上话的?你如今年纪小小就不学好,净学人家那些勾三搭四的,往后坏了名声,我瞧瞧你嫁得出去不!”王氏说到这儿,咧嘴笑了笑,一张腥红的嘴上还带了之前没抹干净的胭脂,配上那张最近被晒得黑瘦的脸,越发显得刻薄讨嫌。

    崔敬平这会儿看屋里人吵起来了,他就是年纪小,可他一向鬼精灵的,哪里听不出王氏这话用心险恶,若是坏了妹妹名声,简直是比要了崔薇命还惨,顿时便站了出来:“妹妹是卖凉拌木耳丝给林老爷,才去了林家府中的!大嫂,你一把年纪了,可不能这样乱说话!”

    “你这小犊子,你说谁一把年纪了!”王氏听到崔敬平这样一说,顿时又气又羞,她嫁给崔敬怀时才刚十六岁,如今就算是过了两年,也不过十八岁,还没有到十九呢,这死小孩儿就说她已经一把年纪,王氏顿时气不过,骂了一句,回头就看到杨氏阴沉沉的脸色,顿时心里一跳,连忙又抱紧了儿子,指着崔薇大声道:“好啊,你这吃里扒外的死丫头,竟然敢拿着我家里的东西私自去卖钱,你这不学好的东西,从小就学着会搬娘家东西,往后长大可怎么了得!”

    “木耳丝是我自己上山采的,我愿意卖就卖,愿意吃就吃,不知什么时候就成了大嫂的东西了?”崔薇冷笑了一声,顶了王氏一句,顿时让她面红耳赤涨得说不出话来,她这段时间吃得高兴了,还真忘了这木耳是崔薇自己上山采的,如今被她一堵,半晌之后才恼羞成怒道:“死丫头,如今嘴倒利索了,还知道还嘴,我说一句,你说十句来堵!”说完,嘴里还在不住骂骂咧咧着,也不知是谁嘴巴讨人嫌的。

    崔世福脸色漆黑,大喝了一声:“好了!薇儿自己的东西,她自己作主,谁也管不着!”崔世福这话一说了口,令原本还想问崔薇卖了多少钱的杨氏顿时间便脸色有些不好看了起来,心里像是憋着一团火气发泄不出来一般,令她极为难受,又看到崔薇那边的背篼,顿时沉了脸骂道:“谁要让你将背篼弄脏的,还不赶紧去洗净了,另一个是哪儿来的?”

    好像是借着这骂声,杨氏心里的火气才能发泄出来般,今日赶集时她与崔世福站了半天,只卖了一只鸡,剩了一只鸭子提回来了,卖了些蛋以及粮食凑上还不足九十文钱,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没料到崔薇卖些没听说过的野菜竟然也能卖得出去,她心里无名火直冒,又听崔世福不给她留脸面,那句话怎么听都像是在暗指她刚刚抢崔薇糕点一般,杨氏气恼之下大声道:“她自个儿买的东西,爱怎么弄怎么弄,以后我反正不会管那破房子的事儿,她自己有法子,自己去尽管去卖东西,翅膀硬了,你有钱我也不贪,要想我出钱,一分也没有!”

    这话已经是杨氏说第二次了,崔世福顿时气得身体都颤抖了起来,指着杨氏怒声道:“阿淑,你……”(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ps:

    感谢:严松子、freeseas_7,两位亲投的粉红票~~~

    感谢:freeseas_7,亲打赏的五张评价票,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感谢:sfoxs,亲打赏的平安符~~~

    谢谢大家支持啊,这个月新书上传,所以请大家帮帮忙,莞尔五张粉红票加更一章。。。还差一张小粉加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67》,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六十七章 不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67并对田园闺事第六十七章 不管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