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吵嘴

    见这两夫妻掐上了,崔薇心里对杨氏这话是真正赞同,可惜她也知道杨氏性格,不管她的破房子是真的,不想出钱给她修也是她内心的真心话,可若说她要是知道崔薇手里有了二两银子而她不眼红,崔薇头一个就不信的!一想到这儿,崔薇顿时冷笑了一声,故意给杨氏添堵,一边就冲崔世福笑道:“爹,娘既然这样说了,我也不瞒着,我今儿卖了三十多文,买了个狍子回来,爹,咱们父女俩和大哥三哥们今晚吃狍子肉吧,我还请了聂二哥和王二哥他们过来!”

    杨氏初时只听到了那句三十文,顿时心脏就跟着跳了几下,恨不能揪着崔薇的耳朵让她将钱交出来,可回头又见崔薇将那脏兮兮的背篼拿了过来,里头装着一只狍子的尸体时,顿时她眼前便是一黑,又听到崔薇说花了三十多文买狍子,顿时一口血险些都吐了出来,眼睛通红,指着崔薇就开始骂:“你这倒霉孩子,三十多文钱买了这样一个不顶事儿的东西回来,吃吃吃,就知道吃,家里样样都要用钱的,你如今竟然这样就用钱大手大脚,我……”她想说要找东西打死崔薇,而另一头崔世福脸色却是冷了下来,看着她道:

    “你要干啥?”语气里带了一丝警告之意,看了杨氏一眼:“你自己说了,女儿挣的钱是她自个儿的,你也别想着,既然你说了不眼馋她的东西,你有志气的就不要吃!”

    其实崔世福也心疼那几十文钱,不过这些钱是崔薇自己挣的,若是他眼红钱,大不了自己再想法子挣钱就是,再怎么样也没有到要伸手管孩子要钱的地步。杨氏听了崔世福这话,一口气险些没有提得上来。她这会儿算是看清楚了,崔世福今儿是铁了心站在崔薇那一边,别说打了,连骂几句两夫妻都快要吵架,杨氏心里这会儿什么滋味儿都有,可她性情暴燥是暴燥,但不是真正傻的,为了一个没几年就要出嫁的女儿,若是跟崔世福闹僵了才是真正划不来。

    一想到这儿,杨氏忍下了心里的一口怒气。阴沉着脸,坐一边儿去不吱声了。要让她说不吃那狍子的话,岂不是傻的?钱已经花都花了。不吃是白不吃的,又不能将钱变回来,她已经大半年没沾荤腥了,如今有肉,怎么可能不吃?一想到那花出去的几十文钱。仿佛是割了自己的肉般,杨氏捂着胸口,半晌没缓过气来。

    王氏瞧了瞧背篼里的狍子一眼,顿时两眼放光,她想到前些天自己娘家人被杨氏打了出去,如今恐怕是生了自己的气。要是往后她没有娘家支持,恐怕崔世福打死了她也没人管的,倒不如借这个机会好好跟娘家拉近关系!一想到这儿。王氏顿时眼馋了起来,连忙开口道:“薇儿,这狍子如此大,我想着咱们家也是吃不完的,现在天气大。放上几天就要坏,不如让你姻伯娘与我哥嫂他们来吃吧?”刚刚还胡说八道想陷害崔薇。这会儿一听到有吃的,王氏顿时便忘了个一干二净。

    崔薇冷笑了一声,看了王氏一眼,只觉得心里说不出的厌烦,转头冲王氏笑了笑:“大嫂,我可没说要请你吃的。再说了,吃不完可不怕,我已经请了聂二哥与王二哥他们过来吃饭,就不用大嫂来担心了!”崔薇这话一说完,王氏便愣了一下,接着回过神来明白崔薇说的是什么意思时,顿时又急又怒,连忙道:“那怎么行?我现在正在喂小郎奶,要是没好吃的,小郎也是吃不好的,我不请娘家人就是了!”说到这儿,王氏脸色有些不好看,像是极为委屈,吃了什么大亏一般。

    杨氏听到要喂小郎奶时,神色动了动,不过想到刚刚崔世福让自己也不要吃的话,顿时心里就说不出的烦燥,也不好立即便帮王氏说话,坐在箩筐上头不说话了。

    装作没看到杨氏阴沉着脸的样子,崔薇先将自己的背篼提了起来,拿出了里头一大包东西,杨氏看得眼皮儿跳了跳,连忙道:“那是啥,拿过来给我瞧瞧!”

    崔薇转了转脖子,将布里裹着的钱死死捏着,深恐杨氏等人听到了一点儿声响,一边头也没回:“这是镇里大户人家要我帮着做的帕子等物,可不能碰坏了!”

    见到女儿一下子拒绝了自己的要求,杨氏表情有些讪讪的,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果然养个女儿是养不熟的,今日说话这样绝情不说,连东西也不给看,她心中有些不满,但崔世福刚刚还在那儿盯着,自己之前又说了不要崔薇东西,也不给她钱的话,如今还没过多大会儿功夫呢,怎么好自打嘴巴,因此杨氏虽然不信这是女儿接的活儿,可也不好立即便过去瞧。在她看来崔薇一个丫头片子,平日又老实木讷,做的女红又算不得多么出色,能自己缝件衣裳便不错了,又哪里有大户人家不长眼的会来找她帮忙做针线活儿,里头肯定是崔薇买的东西,她不肯实话实说而已!杨氏越想越心里头不是滋味儿,嘴里就不满道:“我是你娘,我瞧瞧怎么了,难不成我还会给碰坏了不成?”

    崔薇心里冷笑了一声,给杨氏瞧是不会碰坏,不过恐怕里面的丝绸便保不住了。连鸡腿脚上她都能刮得出层油来,就不信她看到这丝绸不动心!崔薇也不理她,将东西直接抱回了屋里去,路过王氏时,王氏伸手就要来拽里面的东西,崔薇转了个身离了她远一些,眼神冰冷的看了王氏一眼。王氏原本还觉得崔薇藏了好东西没有拿出来,可这会儿一看到小姑子眼神,顿时便想到了那日她砍自己两刀时的神情,顿时手臂和后脚跟都隐隐发起疼来,心里一股寒意涌了起来,连忙就将手缩了回去,嘴里偷骂了几声。

    将丝绸放进自己的床头里藏好了,崔薇将里头的铜钱全部取了出来死死的放在一个布袋子里,外头又拿袋子套了一层,直到摇了摇听不出声音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若不是她的屋子到现在还没有修好,她如今也不会将丝绸放在这边!叹了一口气,想了想又将那粗布包着的丝绸塞到了床头稻草下面,崔薇这才放心了些,出来时杨氏等人表情还有些不好看,院子中气氛有些古怪,崔世福想到刚刚杨氏的话,以及被杨氏抢去没有还给女儿的点心,顿时有些不大自在,抖了抖烟灰,连忙站起身来:“今儿地里我也不去了,我给薇儿收拾院子去,大郎,你随我一道!”

    崔敬怀这会儿正有些尴尬,听到父亲这样一说,连忙就答应了一声,回头拿了两把铁锹便站了起来。崔薇心下有些感激,连忙背起了那个装了狍子的背篼,一边道:“爹,我去将这狍子收拾了,咱们今晚上好吃。”杨氏听到她这话,犹豫了一下,自个儿捡了衣裳进桶里也准备拿到河边去洗,那头王氏眼珠转了转,杨氏便已经吩咐道:“我去洗衣裳,王氏你将饭煮了,筐里没卖完的菜正好今儿中午吃。”

    一听到这话,王氏顿时有些不满:“娘,爹和夫君给四丫头做事,凭什么要我来做饭。”

    刚刚还在女儿身上吃了一肚子的气,杨氏当着崔世福的面,再加上崔薇又没做什么事情被她捏着把柄,不好平白无故再骂人,正巧王氏就凑了上来,令杨氏顿时眉头就立了起来:“你死人啊,耳朵是不是上饭桌子了?我的话没听到是不是?让你煮饭就煮饭,要是不想煮,滚回你们王家去,也没人使唤你!”看杨氏骂得正凶,王氏就算心里郁闷得要死,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触她眉头,连忙缩了缩肩膀,不情不愿的答应了一声,杨氏这才脸色不大愉快的别开了头去。

    这两人吵着吵着,崔薇也不以为意,想了想今儿既然崔世福等人要帮她拆院子,她也不去将钱藏了,说不得要是他们挖出来,还当是祖宗之前埋下的可就糟了,倒不如放在自己身上几天还要安全一些。几人在家门口各自分开,崔薇取了小刀背着狍子跟杨氏一块儿去了溪边,崔敬平看情况不对,跟着崔世福父子去隔壁帮忙了,就得两母女一块儿去溪边,可惜一路上两人不止无话可说,走得还远,杨氏不知怎么的,看女儿默不作声背着背篼走自己后头的样子,心里有些酸楚又有些不满,果然这死丫头就是个养不熟的,如今一点儿也不知道亲近自己。

    路上遇着赶集回来的人们,与杨氏打着招呼,崔薇就跟在后头,一副乖巧的样子,可是却并不多话,使得杨氏心里越来越烦燥,也不理她了,自个儿在溪边搓了衣裳,便看到女儿已经将一头狍子收拾了个干净,里头的内脏都清理了大半。杨氏看她一个人蹲在石头边,小身子有些吃力的模样,不由又有些心软,到底是自己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可惜是个女儿。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杨氏原本软和下来的神色又有些僵硬了起来,冲崔薇喊了一声:“你来搓衣裳,那皮我来剥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68》,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六十八章 吵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68并对田园闺事第六十八章 吵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