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外祖

    刁氏现在对于这个一向便没什么印象的外甥女儿感觉极不好,尤其是看她竟然敢伸手推自己孙子,顿时脸色刷的一下就阴沉了下来。

    “死丫头,如今你长大了,胆子也大了起来,连你表侄儿也要欺负,你信不信老娘今儿打你?”杨氏恨恨瞪了崔薇一眼,厉声冲她喝了一句。

    以往崔薇没少吃杨立全这小家伙的苦头,并被他告过不少黑状而挨过很多打,这会儿见到刁氏一来就坦护自己孙子,顿时便捂了腰露出痛色来:“杨立全打我,娘,你是不是也要帮我出一回气?”崔薇捂着腰,正大光明也指着杨立全道,理直气壮的胡说八道,丝毫没有心虚内疚的意思,一边就看到杨氏脸色青白交错,顿时众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坐在地上的杨立全顿时愣了一下,没料到崔薇竟然会这样污蔑自己,他平日坏事是干得不少,也没少这样诬陷过别人,可被人这样陷害还真是头一回,顿时吃了一惊,半晌竟然没有说得出话来。杨氏也是有些尴尬无比,这还是崔薇头一回理直气壮告杨立全的状,以往她是吃了自己娘家侄儿不少亏,可她都不敢声张的,也不知今儿是怎么的,她竟然会当众说出这样的话。杨氏明明跟女儿如今离了心,被她这样一说,顿时如同被架在火上烤一般,抱着崔佑祖说不出话来。

    “你这死丫头,立全年纪小小的,哪里懂得了什么事,兴许是不小心碰到你,你一个当人表姨的,怎么下这么重的手推他?你信不信我今儿打了你,回头你爹也不得说半句?”

    崔薇刚刚说那句话本来就是为了让杨氏难堪。自然没有想过要她真正帮自己撑腰,听到她这样颠倒是非黑白的话,冷笑了一声也不以为意:“娘也要回得了头再说,杨立全打我该不该推开他,我想爹肯定心中也有说法!”崔薇一句毫不客气的话才让杨氏想起自己如今还在外头连家都回不得,崔世福没来接她,她自个儿也怕回去了进不了屋门,被女儿这样一说,顿时便恼羞成怒,可也真不敢上前为这事儿打她。怕引得原本就不满的崔世福对她更不待见,这回丈夫发火,终究是让杨氏心里犯起怵来。否则若是换了平时,恐怕早一个巴掌抽上去了。

    杨立全坐在地上任唐氏拉了半天也不起来,却见自己破天荒没动手被崔薇推了一下不说,还没人帮自己教训她,顿时大怒。他一向性格跋扈惯了,干脆一把抓起地上的石头泥沙就朝崔薇劈头盖脸的砸了过来,嘴里骂道:“你这小贱人,敢推我,我打死你这臭东西!”他年纪还小,说不定连小贱人是个什么意思都不明白。唯有平日听大人说了他才跟着学罢了,这会儿一骂出来,崔薇顿时大怒:“小贱人你骂谁呢?”她身上被沙子砸到好多。这杨立全人小力气却不小,有些小石子砸到脸上硬生生的疼,那被她牵着的羊也疼得跟着咩咩叫了起来。

    “骂的就是你,我跟姑奶奶学的,我娘说了。你就是个小贱人!”平日杨立全这样的童言童语能逗得杨家人与杨氏俱都欢声大笑,可这会儿他骂了出来。众人却顿时尴尬了起来,杨氏更是脸色青白,这小贱人只是她的口头禅,骂人时只要是女人,便都习惯性的用上这一句,乡下的妇人大多说旁人时都是这样,可不知为何,这会儿被孙侄儿骂了出来,她却是有些不自在了起来,连忙便要拉了杨立全让他不要开口,那头唐氏早就不好意思了,不消杨氏提,自个儿便捂了儿子,好声好气哄道:“娘的小祖宗嗳,可不兴话乱说的,娘什么时候说过你表姨是个小贱人的。”说这话时,唐氏还有些不自在。

    可惜杨立全平日嚣张惯了,家里又宠得很,一听他娘不承认,顿时双腿一摆蹬坐在地上就哭了起来。这下子可是要了杨家人的命了,俱都围了过去哄了起来,崔薇冷眼望着这边的闹剧,回头就看到聂秋文等人有些不耐烦的模样,顿时拉了羊便要走。崔敬平有些尴尬的看着这情景,忙就朝崔薇跑了过来,杨氏拉了他一把,不过哪里拉得住,一看儿子不要自己了也跟着崔薇走,顿时令杨氏大怒,心里越发恨崔薇了些,那头杨立全一看崔薇要走,也顾不得哭了,抓了一把路上的细小石子儿朝崔薇砸了过去。

    ‘嘭’的一声。不止是崔薇后脑勺挨了一下,连那羊身上也挨了不少,旁边聂秋文也遭了波及,顿时恶狠狠转过头来,瞪着杨立全道:“哪家的小崽子,再砸到我,信不信我打死你!”聂秋文平日在家里就是一个横着走的主儿,孙氏宠他宠得厉害,从小到大除了挨聂夫子打,平日孙氏连手指头都舍不得碰他一下,在家里就跟霸王似的,这下子挨了砸哪里还忍得住,将背上的背篼交给王宝学背着了,一边就冲着地上嘻嘻哈哈拍了手笑的杨立全恶狠狠的骂了一句。

    恶人自有恶人磨,聂秋文凶狠的样子让平日在家里也同样受宠的杨立全吓了一跳,到底是个小孩子,顿时便怕了起来,一下子扑进了唐氏怀里大哭了起来。

    刁氏看到孙子被人吼哭了,有些心疼,虽说是自家里理亏,不过仍是冲聂秋文凶道:“哪家里的混小子,没看到他只是个小孩子,你跟他计较什么!”聂秋文也是个横的,一听她这话,冷笑了一声从地上一下子抓了一大把石沙起来,狠狠一把就朝刁氏等人砸了过去!那石头子儿砸在身上让人生疼,夏天穿得本来就热,聂秋文平日这砸东西的事就没少干,那做出来是一个娴熟,直咂得刁氏等人捂着脸便嗷嗷叫了起来。石子儿打在人身上疼不说,且那沙子正正飘进眼里才受不了,杨家人气得暴跳,脾气最火暴的杨大郎顿时捏着拳头便要上来,聂秋文也不怕,也学着杨立全的样子拍了手笑:“我也是个小孩子,你们一些大人跟我计较什么?要想打我?也不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胆子,我爹可是小湾村的秀才,如今正在县里给大贵人教书的,碰到我一根手指头,我拉你们去见官!”

    也不知这小子哪儿来的胆大包天,不过这会儿见他收拾了杨家人,竟然还抬出了聂夫子的名字唬人,一看这架势便知道这家伙平日同样的事情没少干,说得那叫一个溜熟,面对这么多人,竟然连怵都不怵。但也不得不说,刁氏连带着一旁的杨氏被聂秋文一砸,崔薇心里顿时说不出的痛快,看杨氏忍了疼却偏偏一手捂着面前的孙子,崔薇嘴角不由自主的就勾了起来。

    杨家人果然被聂秋文这话给唬着了,连那坐在地上不肯起身的杨立全也吓了一跳,他虽然调皮归调皮,可也不是个傻的,见爹娘祖父母等都不敢找聂秋文麻烦,自然也不敢再闹了,刚刚聂秋文砸东西过来时唐氏给他将石子儿全挡了,这会儿浑身上下都是泥沙,身上也火辣辣的疼,嘴里刚欲咒骂上几句,可又怕被儿子学了去,他不懂事若说给别人听真是天大的笑话,因此话到嘴边儿,又硬生生吞了回去。

    一大早过来等了一个多小时,没料到最后结果竟然是这样,杨氏看着满脸不快的娘家人,顿时心里既是有些过意不去,也有些犯怵,她在娘家是住不下去了,自然今日是要回崔家的,犹豫了一下,她这才看了一直沉默着没有开口,铁青着脸的老头老太太道:“爹,娘,这儿离我家也不太远,如今天时不早了,不如去我家吃顿饭吧。”

    杨老大与儿子站着没吱声儿,刁氏婆媳面色难看,唯有那一直没有说过话的老夫妇叹了口气,杨氏的母亲吴氏转头看了崔薇等人离开的方向,回头便冲女儿没好气道:“回头世福可要你进屋了?也不知你怎么弄的,竟然闹成这样,真是一把年纪活到狗肚子里头去了,越活越回转去,让人笑话!”刚刚崔薇只是唤了她一声,并没有过来亲近,虽说杨氏这个女儿一向有些懦弱,也不像崔敬平一般会哄得她开心,可是今儿瞧起来也实在太过生疏了些,不知杨氏怎么闹的,竟然使得这丫头变了这么大模样来。

    “儿子女儿都是你自个儿拉出来的,如今瞧不上你当初怎么不掐死了事,如今再来嫌弃,你倒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觉得这日子太好过了,非得要给自己找些罪受?”吴氏一想起这事儿闹的,也火大。女婿崔世福是个性子憨厚的老好人,不过不代表老好人就是没有脾气的,杨氏如今触了他逆鳞,居然让他都动手打人了,可见杨氏办的事儿不止是一点两点儿让人火大而已。

    ps:

    第四更到~~~~为粉红票九十五加更。。。第五更在九点。求小粉,五票加一更,明天五更还差几张,嘤嘤~~~~~

    感谢:侠肝义胆,亲投的粉红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102》,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一百零二章 外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102并对田园闺事第一百零二章 外祖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