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发狠

    被这一句冷飕飕的话冻得打了个哆嗦,聂秋文也知道自己娘的德性,上回她跑到崔妹妹家门口骂得阵仗大,村子里的人都知道了,现在她还在家里讲人家娘的坏话呢,聂秋文平日虽然胆大又皮厚,但这会儿难免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一边嘻皮笑脸的拉了自家大哥顶在前头,一面与崔敬平作揖打拱陪着不是:“三哥,你也消消气,我娘是我娘,我是我,都是弟弟的不是,三哥瞧在咱俩以前的情份上,原谅弟弟一回吧!”

    情份二字一说出口,崔薇原是站在院子里听着的,顿时险些就喷了出来。聂秋文这家伙读书不成,可偏偏又被聂夫子逼着学了些东西,似懂非懂的,这会儿就拿出来乱用了,让她忍不住嘴角抽了抽,那头崔敬平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聂秋文就看到了院子里站着的崔薇,连忙就眼睛一亮,冲她挥了挥手:“崔妹妹,我在这儿呢。”

    “谁管你在哪儿,聂大哥可以进来,你不行!”崔敬平心里虽然因为聂秋文这话舒坦了一些,但面上仍是冷哼了一声,聂秋文又陪着笑脸,好话说了一大堆,崔敬平这才看在聂秋染的面上,让他进来,只是又警告了他一番,说往后若孙氏再过来闹,便与他绝交,聂秋文赌咒发誓了一回,这才作罢。

    厨房里凉了的羊奶散发出阵阵乳香味儿来,聂秋文不住抽动鼻子,一边道:“崔妹妹做什么,这样香?”

    听他夸奖自己妹子,崔敬平得意的挑了挑眉头,一边与聂秋染道:“聂大哥,我妹妹最近做了些蛋糕,现在我还放了几块没舍得吃。正好用来请聂大哥尝尝。”聂秋文听到说有好吃的,口水都险些流了出来,聂秋染看他这样子,一边笑着看了他一眼,一边这才与崔薇打过招呼之后进了屋。崔敬平端了崔薇早晨时做好给他没舍得一次全部吃完的蛋糕用来招呼着客人,崔薇原本是想要倒两杯水出来的,不过想了想干脆倒了两杯羊奶出来,聂秋文看了一眼,想到崔敬平之前喝着险些吐了的样子,顿时皱了皱眉头。有些心虚的别开脸,装作没看到一般,反倒是聂秋染。道了一声谢,端起羊奶就抿了一口。

    见他要吃,崔薇倒是有些好奇,其实这羊奶她现在越煮越有心得,煮出来的羊奶极其美味。崔敬平不爱喝不过是因为他自个儿心理原因而已,此时人长大了提到喝奶都有些不好意思,再加上羊与羊等在他们看来都是畜生,人哪里能喝畜生的奶,不是本末倒置,反倒将它们当娘了么。而且想想也是恶心,崔敬平虽然不肯喝羊奶,不过对于羊奶做出的零食倒是挺喜欢的。崔薇虽然不能说服他喜欢,不过每日总要给他倒上一杯,逼得他喝了听到羊奶便要反胃。

    羊奶里调了些蜂蜜,带着杏仁特有的香味儿,又甜津津的。其实味道极好,喝到嘴中又极为醇厚。看到聂秋文不爱喝,索性端过来自个儿三两下喝进肚中,崔敬平看得大是佩服,这东西他想想都嫌恶心,没料到聂秋染竟然能面不改色的喝下,果然不愧是中了秀才的人,他这会儿没心没肺的,也不管聂崔两家的龌龊,反倒是笑嘻嘻的跟聂秋文说起话来,孩子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聂秋染在一旁无事,便跟崔薇说几句话,崔薇又不是真正的小孩子,虽然对聂秋染抱着警惕心,不过到底还是能与他说上几句,聂秋染这货表面看似温文尔雅,实则崔薇看了出来,这家伙有些喜欢吃甜点,一会儿功夫,他手上便连吃了好几块糖,倒真像是个小孩子一般。

    天色不晚了,家家户户都开始生起火来,崔薇也准备开始做饭,聂秋染唤了聂秋文要回家,可是他哪里肯回去,崔薇这边做的饭菜不知比家里做的好吃得有多少倍,再加上这边还有零嘴儿点心吃,就是家里天天大鱼大肉都比不上,他不肯走,哀求耍赖了一阵,不过不是聂秋染对手,依旧是被人拧着,哭丧着脸被拉回去了。

    这两人刚刚离开,那头正巧就被出去赶鸭子回家的王氏看到,眼睛顿时亮了亮,一面拿着手中划破的细竹筒在地上敲了敲,被划碎成好几块的细竹筒便发出响亮的声音,几只鸭子受了惊连忙摆动着身体就往家中跑。一回了屋王氏连口水都顾不得喝上,连忙就放了竹筒往厨房里冲。崔世福看到这个儿媳匆匆忙忙的样子,顿时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一面自个儿捡了竹筒起来,赶着鸭子进了猪圈后头,一面将关鸭子的地方把门拉上了,这才出来。

    王氏一进厨房,杨氏原本就要骂的,王氏却兴奋道:“娘,您瞧我看到什么了?”

    看她一脸兴奋的样子,杨氏便忍不住想一耳光甩到她脸上去,这会儿听她兴致勃勃的模样,一点儿也不想听她说,连忙就耷拉着一张脸,没有理睬她。自从上回王氏在自己妹妹处惹了一头的虱子回来之后,杨氏费了好大劲儿才将虱子整干净,可是买油便花了不少钱,心里对她肯定是气愤无比的,王氏也受惯了杨氏的冷脸,并不以为意,连忙凑过去道:“娘,我看到聂家兄弟从四丫头那边出来了,你说他们是不是商议着什么事情!”

    若是她说起旁的还好,可偏偏提起了聂秋染,最近杨氏一听到这个名字就要发火的,现在一听王氏说聂秋染竟然去了崔薇那边,顿时心里一股火气就涌了出来,一下子站起身扔了火钳就道:“什么?那死丫头竟然还敢与聂家的人来往,她知不知道二郎就是被聂家那小子给害了,现在还与他来往,是嫌咱们家丢人不够吧!”

    王氏看她发火,顿时幸灾乐祸,连忙凑过去道:“娘,您又不是不知道四丫头那鬼东西心里可有着歪心思的,上回不就给您设了个套,让您钻么。不止是连累了您,连我都吃了她的亏,这死丫头精着呢,依我说,娘,您是上当了!”王氏话音一落,杨氏想到当时的情景,强压下的火气越发涌得高,脸色更加难看,王氏心里暗自痛快。偷偷的骂了崔薇几句,一边恨不能崔薇被杨氏打死才好消了她心里这口气呢,因此又故意火上添油:“要我说。娘您上次与她分了家,才让她给了三两银子,可真真是亏了。依我说,这死丫头倒有些鬼主意,上回找林老爷不是借了三两银子么。依我看,她能借到三两银子,说不得便能借到五两十两,娘要是有十两银子,不止是可以建个大些的房子,还能多存些给二郎讨媳妇儿。这样多钱,村里什么样的姑娘挑不到,娘。您亏了呀!”王氏说完这话,有些欢喜的看到杨氏气得身体不住颤抖的模样,恨不能她马上就气死才好,面上却是不敢露出分毫来。

    杨氏本来找崔薇拿了三两银子已经跟崔世福闹得不可开交了,她自个儿开始时觉得有些不自在。不过后来崔薇不肯帮崔敬忠的忙,又不肯在当时抱了小郎在她那边去住。杨氏心里就算有些愧疚也早忘得个干净了,这会儿听到王氏的话,她顿时就愣了愣,有些呆住:“你说什么?”

    “娘,您听我说。”王氏一见杨氏现在还肯听她说话,顿时精神一振,连忙又凑近了杨氏面前一些:“四丫头现在能从林老爷那儿借来三两银子,那她肯定是有法子能还得上的,更何况她那房子我瞧着可不便宜,最少要三两多银子了,她哪儿来的钱?还不是从林老爷那儿挣的,如今她这样痛快又拿出三两来,林老爷那是什么人,又不是随便哪个都愿意借钱的,既然愿意借给四丫头,那四丫头便一定有办法能挣钱,娘,您亏了啊,若是过些日子,说不得让四丫头拿三十两银子她也拿得出来!”

    王氏这话纯粹是为了糊弄杨氏而随口乱说的,三十两银子,她连想也不敢想,如今王氏手上连三两银子都拿不出来,她也就是嘴巴上说说而已,不过就是这样胡说八道也让杨氏吓了一跳,吃惊到声音都变了:“什么,三十两银子?”杨氏这会儿被儿媳说得完全乱了分寸,只看王氏傻愣愣的点了点头,顿时跟着就拍了拍大腿,像是想到三十两银子也跟着飞了般,顿时懊悔不已,一边脸色惨白:“三十两银子,可如今她都已经让罗里正立了契据了。”

    要是能有三十两银子,崔家马上便能买些地自个儿种,也能省下一笔不小的钱,就算家中还要交人头税,可至少不用再交土地税了,而且租给别人,三十两能买上五六亩上好的良田,光吃租都够了,一家人也能跟着像老爷一般成天种些菜吃就是,也不用累死累活的。若到了那个时候,谁还要去考劳什子的秀才啊,天天就在家里享福了。

    “这事儿不能就这样算了!”杨氏脸色阴晴不定,眼神闪烁了半晌之后突然之间握了握拳头,狠狠的将火钳朝地上一扔,与王氏冷冷道:“你先生火,我过去瞧瞧。”没料到自己进来说了个消息还被人拉使着干活儿,王氏心里多少有些不痛快,不过一想到杨氏是去找崔薇麻烦的,又是要让她多挤些银子出来,顿时心里又高兴了起来。杨氏手中有三两银子只心疼二儿子,舍不得给老大花,可她若是有三十两银子,怎么也得从指缝间溜一些出来,到时就算再少一些,自己也能够用了!

    PS:

    第一更~求粉红票,五票一更~~~~求小粉啊小粉啊小粉啊~~~~

    感谢:zq04092、羊咩咩笨笨、两位亲投的粉红票~~~

    感谢:灵娜linna、闲心99,童鞋打赏的灵鹊~

    感谢:海雁123

    ,亲打赏的香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120》,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一百二十章 发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120并对田园闺事第一百二十章 发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