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求情

    收获还真是丰富,估计以前没少去弄这些小鱼虾,竟然这样一会儿功夫就弄了一大桶回来,几人裤腿都湿了,满脸的兴奋之色,崔薇也顾不上弄自己那点儿东西了,提了这些小虾便进了厨房。先是养着倒了滴化开的油进去,没过多时,水便变得浑浊了不少,崔薇又拿清水淘洗过几次,每次都滴几滴熟猪油进去,不多时水里便干净了许多,看样子今儿中午是尝不到这虾酱了,恐怕要放上半天才行,崔薇又看了看锅里,干脆让崔敬平几人洗了手,一边帮着端了饭菜便上桌。

    午后聂秋文二人都被孙氏等人逮了回去,崔敬平这段时间做奶糖做得极为上手,他一吃完午饭小伙伴们一走,自个儿便钻进了厨房中,晌午后崔薇这边里竟然来了个客人。

    孔氏过来拜访时,一脸羞答答的模样,看起来腼腆不爱多话的样子,穿着一身浅蓝色衣裳,袖口与衣襟边还绣着花朵,头发挽成一朵发髻,上头还戴了一支木钗,样貌倒是不错,难怪杨氏会替崔敬忠讨了她,不过崔薇跟崔敬忠之间如今可没什么好说的,跟孔氏倒也见过几回面,但每回一看到连五句话都没说上,也不知她怎么就往自己这边过来了。孔氏一等崔薇开门时便与她福了一礼,嘴里轻声道:“今儿是小叔叔的生日,娘特意吩咐我端些菜给小叔叔送过来,以前还没好好跟小姑子见过礼呢,娘便派我过来了。”

    事实上真正的原因是杨氏自个儿跟崔薇间关系尴尬,而崔敬平如今明显跟她生疏了不少,恐怕她送东西过来会被崔敬平送回去,两个儿媳之中崔薇不知有多讨厌大嫂王氏,而王氏也怕崔薇,躲还来不及。哪里敢主动凑过来,因此才唤了孔氏过来送东西。

    这孔氏外表瞧着温温柔柔的,也不多言多语,性格也极胆小,崔薇看了她一眼,便见她将头低了下去,脸上露出一丝彷徨与失措之色来,如同一只受惊过度的小鹿一般,抬起一双眼睛,怯生生的盯着崔薇瞧。

    像是自己欺负了她一般。崔薇皱了皱眉头,一边往厨房里唤了崔敬平一眼,虽然说讨厌崔敬忠。不过她跟这孔氏也没什么冤仇,人家好歹是过来送东西的,崔薇侧了身子便让孔氏进来,那原本睡在角落里正摊开四肢睡得极熟的黑背一听到响动声,连忙朝这边看了一眼。接着疯狂的大叫了起来。

    ‘汪汪汪!’孔氏之前瞧见过黑背的凶悍,以前也没看到比它还更大的狗,见它凶神恶煞的样子,顿时吓得尖叫了一声,脸色煞白,身体颤抖索索的发起抖来。手里提着的蓝子‘啪’的一声落在地上,那里头放着的碗一下子便摔了出来,顿时摔得四分五裂。里面装着炒得肥腻的肉也跟着洒了出来,孔氏一见这样的情景,身子便抖得如同秋风中的落叶一般,像是马上就要昏厥过去似的,眼眶里泪珠在打转。竟然‘扑通’一声,一下子跪在了崔薇面前:

    “妹妹。这碗,这碗破了,能不能不要告诉婆婆,不要告诉婆婆是我……”说得像是杨氏平日打了她一般,崔薇嘴角不住抽了抽,连忙朝一旁跳了过去,一边皱了眉头道:“二嫂先起来吧,你又不是有意的,娘一向宠二哥,又如何会责备你。”孔氏听她这样一说,连忙抹了抹眼泪,一边应了一声,拧了裙摆这才站起身来,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黑背,一边拿了竹蓝将碗筷又捡了进去,她手上沾了好些油,崔薇连忙去打了水过来给她洗,正好就看到孔氏目光在她院里溜了一圈,也没看到她眼中露出贪婪之色,崔薇这才松了一口气,待孔氏洗过手之后,让她将蓝子放在院中的石凳上,一边领着她进了屋中。

    孔氏过来是送饭菜,不过她又没有说要走的意思,崔薇便让她进来坐坐,等会儿至少也要让她给崔敬平亲口说一声她是奉杨氏令给崔敬平送吃的过来了。孔氏一进屋里眼珠便转了转,落到崔薇之前做的帐子上,顿时眼睛便是一亮,嘴里不由自主的惊呼:“好漂亮的绸缎。”她说完,像是也觉得有些失态一般,连忙低垂下头来,撩了撩脸颊边的发丝,细声细气道:“我以前未出嫁时,小的时候爹曾给人做过西席,也曾见过这样的缎子,还望妹妹不要笑话我才。”

    这孔氏看起来温文尔雅的,说话也细致,看她刚刚捡饭菜的情况,也不像是个懒散的人,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崔敬忠的原因,崔薇实在是对她生不出亲近之意来,听她这样一说,只是微微笑了笑,也没搭话。那孔氏倒像是有话像要与她说一般,犹豫了一下,才突然开口道:“最近有一件事儿,不知妹妹听说了没有。”她说完,抬头飞快的看了一眼崔薇的脸色,见她并没有要接自己话的意思,不由有些难堪,犹豫了一下,面色又涨得通红,一边低头轻声道:“最近村里的夫子与夫君作保,说是怜惜夫君乃是难得读书的好苗子,欲修书一封至县里,县里有个私塾夫子与他极有交情,据说是个举人,想将夫君引荐到县中去……”

    崔薇跟孔氏又不怎么熟,因着崔敬忠的原因,她甚至平日连跟孔氏说话都极少,没料到她现在竟然会跟自己说起这些事,若不是她有所求,便必是崔敬忠逼着她想要达成什么目的,一想到这儿,崔薇不由想起头一回见孔氏时崔敬忠自认为有骨气出了家门儿,想回去却让孔氏跪在门口求情的样子,心里对这孔氏也不由有些同情了起来,只是就算有些同情,她也并未开口,反倒是盯着孔氏,看她接下来还要再说个什么。

    “只是之前爹生了夫君的气,也是我不贤,没能劝解夫君,也没能侍候公婆,以致爹如今气还未消,对这事儿便不同意,我实在是没有法子了,便想着来求求妹妹,想请妹妹帮着美言几句,我实在感激不尽。”孔氏说完,扯了扯裙子又要往下拜,崔薇皱了下眉头,一边站起身来,冲孔氏笑道:“这事儿我年纪还小,恐怕帮不上二嫂的忙了,我去瞧瞧三哥弄好了没有,二嫂有话跟三哥说吗?”孔氏见她并不接自己的话,顿时低垂下来,眼泪忍不住险些滚出眼眶,一边胡乱抽了帕子擦着,一边便摇了摇头,崔薇也没看她一眼,忙就出了客厅门,站在院中冲厨房里喊了几声,不多时,崔敬平洗了手出来了。

    孔氏本来只是奉杨氏的命令过来的,哪里有话跟他说,这会儿将话带到,又说自己洒了饭菜对不住崔敬平的话,连忙就退了出去。

    等她一走,崔薇这才叹了口气,不知杨氏怎么千挑万选的,竟然挑了这样一个儿媳妇,跟水做的似的,动不动就哭,连对她这个小姑子竟然也三番四次的要下跪,膝盖也实在太软了些,不过这孔氏性子如此软绵,配上崔敬忠那样自大的,倒也是天造地设。她也懒得再想这事儿,本来想继续做帐子的,谁料走到装针线的箩筐边却发现有些不大对劲儿,她之前裁出来的一块缎子原本准备用来做枕头套的,这会儿却是不见了踪影,崔薇之前也是趁着做饭的功夫弄的,只当自己是记错了,因此摇了摇头,也根本就没将此事放在心上。

    崔家那边闹了几天,听崔敬平所说,崔敬忠不知从哪儿听到那村里的夫子说愿意给他引荐,将他送到县里读书的,崔敬忠便想着这次考试,自己本来抱了那样大的希望,可惜最后中秀才的是那个年纪比自己还小的聂秋染,而不是比他多读了许多年圣贤书的自己,顿时心里就有些不大痛快,认为自己就差夫子不如聂秋染,若是当初自己也能进县里读书,说不得现在中了秀才的就是自己了!

    进县里读书本来是一件好事,不过崔世福之前对这个儿子失望透顶了,尤其是后来他表现出来的一些冷血与刻薄,更让崔世福心里对这个儿子极为不满,时到如今,崔敬忠竟然加句歉疚的话也没跟他提,虽说父子间没有隔夜仇,但像崔敬忠这般做了这样令人失望的事最后却提也不提一句却是令崔世福心中有些不满,也开始跟他赌起气来,崔敬忠心里既想去县里读书,又见崔世福不肯松话,深怕他让自己去种地,而他又放不下脸面,才将主意打到了孔氏身上,可闹了几天,越发令得崔世福寒了心,更加不肯出银子给他去县里读书了,一边是丈夫,一边是儿子,虽说这个儿子有些不争气令杨氏也心里不舒坦,可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哪里就能真的记恨他,自然便夹在中间为难。

    因着这事儿,崔家里近日天天热闹得跟过年一般,崔敬忠倒是想给崔世福一个厉害看,可他手中一权二无钱,既无米粮又无歇身之所,除了一个孔氏,他竟然无路可去,自然例唯有依靠崔世福了,手里没钱,连肚皮都填不饱了,骨气自然也不值一文。

    ps:

    第四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144》,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一百四十四章 求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144并对田园闺事第一百四十四章 求情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