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盘算

    一路心里装着事情,但聂秋染脸上却是丝毫没有显现出来,而这会儿聂家院子里早就已经是坐满了人,孙氏的娘家人围着院子坐得满满的都是,除了年纪最的外公外婆外之外,几个中年男子与中年妇人各自坐了一边,孙氏满脸笑容,穿了一件崭新的墨绿色衣裳,头发拿油梳得整整齐齐的捆在脑后,用一朵彤红的绢花束着,显出几分颜色来,一脸笑容的正与一个中年妇人说着什么。她耳朵上还戴了两粒镀了一层细细银子的耳环,看起来精神奕奕的,怀里抱着一个穿着红色袄子,年约一岁左右的男童,一个十四五岁,穿着一身桃花色衣裙的少女正站在了她身边,说了句话,直逗得孙氏笑得前俯后仰,耳朵上的耳环不住的跟着晃荡了起来。

    今日聂夫子出门会友去了,恐怕不到傍晚不会回来,家里聂明估计在屋里做事,院子只得孙氏陪着娘家众人。

    “娘,您唤我回来有什么事儿?”聂秋染一踏进屋门时,院子里原本还笑意吟吟的情景顿时便冷静了下来,孙氏看到儿子,不由自主的心里便开始泛怵,脸上的笑意僵住了,一时间没有开口,反倒是那桃红色衣裳的少女上前冲他福了一礼,一边有些不好意思道:“大表哥。”她声音里带了娇羞,聂秋染却是看也没看她一眼,转头冲孙家两个老夫妇点了点头,一边温和道:“外公外婆过来了,舅舅、舅母们。”

    见他没有立即追着自己再问将他唤回来的话,孙氏心里松了一口气,接着又有些怨恨,她十月怀胎生出来的儿子成天就将心思放在了崔薇那小贱人身上,一天到晚的不落屋了,那小蹄子年纪小小的便知道勾人。还专勾男人,这下子自己将儿子唤回来,不如把女儿换给她,她既有饭吃,不如替自己养女儿就是了!

    孙氏心里气得要死,她想要见儿子,还得专门派人去唤,聂晴那死丫头也是个没用的,这样久才将人给唤回来,孙氏心里怨恨之意一闪而过。面上却是不敢显露出半分来,反倒是将手里的孩子抱还给了自己身边那个穿着蓝色袄子的中年妇人,一边将推了推面前的少女。一边冲聂秋染道:“大郎,你难得回来一趟,你外公外婆们都想来瞧瞧你,如今你也有出息了,正好孙梅这孩子想与你说说话。她之前也想找人学字儿,不如你教教她吧。”

    孙氏这话一说出口,场中众人脸上便不约而同的露出了然的笑意来。聂秋染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他哪里不知道孙氏这是什么意思,翻过年后聂秋染便要十七岁了,虽然聂夫子早已经有言明他的婚事不要孙氏作主。但眼见他如今就像孙氏所说的,快有了出息,孙氏哪里可能真不打主意的。恐怕她是存了不想将好事儿便宜了外人的心思。一想到这儿,聂秋染顿时弯了弯嘴角,眼中一片冰冷之色,看着孙氏轻声道:

    “表妹如今年纪不小了,想来也该订了婚约。男女授授不亲,若是表妹真想学识字儿。不如大舅母替她请个女夫子也好。”聂秋染话语声还温和着,但他脸上的神色却是冷了下来。那被他唤为大舅母的妇人一听这话,顿时便跟着笑了起来,一边拉过了自己的女儿,一边笑道:“一个女人家,学那什么字儿哪里还用得着要花钱出去请人,秋哥儿如今成了状元郎,是个有本事的,哪个女人能比得过你,正好你现在与梅梅多亲近一些,往后啊,也好……”她说完,面上露出暧昧之色跟着笑了起来,被称为孙梅的少女顿时脸色通红,一面捏着裙摆,咬着嘴唇,满眼的笑意抬头看了聂秋染一眼,又非快的低下头去。

    “大嫂!”孙氏听到那妇人开口说话,忙飞快的将她剩余的话打断了下来,她想将娘家的侄女儿嫁给自己的儿子,只是她一厢情愿而已,别说还没问过聂秋染的意见,她甚至连聂夫子的意思都没有问过,这会儿便听那妇人揭了出来,心里大急,看到儿子一下子冰冷下来的眼色,旁人不知道他的脾性,但他是孙氏生出来的,虽然一向不太亲近,但好歹还是感觉得出来他这会儿心里已经有些不高兴了,顿时便有些害怕,连忙扯了扯那妇人的袖子,一边有些勉强的笑道:“现在染哥儿还小呢,我们家夫君说,想等他明年秋试后,中了举人再说!”

    那妇人一听这话,顿时有些不满,连忙拉了孙氏的手便道:“我说你啊,这给儿子说媳妇儿的事,本来就是女人的责任,你哪里好让妹夫来动手了?更何况中举人那是谈何容易的?染哥儿虽然是个有福气的,但也不一定能中得了。”那妇人有些不以为然,话一说完,便看到孙氏眉头一下子竖了起来,知道自己触了聂家霉头,心里也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轻轻抽了自己一嘴巴,一边干笑道:“你瞧着我这张嘴,大过年的便胡说八道,各路神佛,有怪莫怪,小妇人不懂事儿,染哥儿就是天上文曲星下凡的!”

    “好了大嫂,这事儿过些日子再说吧。”孙氏被这妇人如此一堵,心里头舒坦才怪,连带着看自己的侄女儿也没了笑意,那孙梅脸色顿时一白,有些发慌,回头看了聂秋染一眼,却不敢一直盯着看,只能含了眼泪低下头来。那妇人听到孙氏这样一说,顿时就有些着急了,现在聂秋染年纪轻轻的便中了秀才这小姑子已经如此得意了,幸亏她心向着娘家,又有自己公婆帮着说项,她一向怕自己的公公和夫君等,说不得这事儿她为了讨好娘家还真的能成。可若是聂秋染真的中了举人,那他便是举人老爷了,身份都不一样,恐怕到时孙氏背脊挺起来了,还真瞧不上自己这家人,现在配都已经有些勉强了,要真等他发达了,还能看得上自个儿家?

    再说了,自己的女儿年纪不小了,十五岁了,到她这年纪还没说亲,不就是为了等着聂家嘛,这事儿是孙氏与孙家心里都有数的,若是现在孙氏反了悔,自已女儿可怎么办才好?那妇人心里又惊又怒,忙忍了气回头便看了孙氏的娘戴氏一眼,一边有些不满道:“娘,您瞧瞧小姑子,早说好的事情,现在是不是要反悔了?咱们家孙梅这样大年纪了还没说亲,要再等下去,可得等到什么时候才好?她是不是想赖账?”

    这妇人如此一强硬起来,孙氏顿时便慌了神,她一边是心里怕聂秋染发火,又希望他能当着众人的面给自己一个面子,将这事儿给捏着鼻子认了下来,一边心里又有些恨自己这娘家大嫂赵氏实在太不给自己留脸面,竟然现在敢逼迫了起来。

    “大嫂,我哪里是这个意思,不过这样的事儿,哪里好当着孩子们的面提……”事实上这会儿孙氏态度已经软了下来,可惜那妇人赵氏却不肯甘休,反倒是大声嚷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事儿有什么好害羞的,染哥儿这样大年纪了,总要醒事儿一些,难不成还能一辈子不成婚不沾女人了?”一句话说得孙氏顿时脸色通红,一面心里暗暗祈祷儿子当场给自己留脸面一些,自己也好半推半就的将这事儿给成了,算是给爹娘一个脸面,也自己作主了儿子的婚事,不用娶那个崔薇回来。

    谁料聂秋染的脾气哪里是她能拿捏得到的,那妇人赵氏一嚷嚷,聂秋染顿时便冲她拱了拱手,声音温和却坚定道:“大舅母说得是。”孙氏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连那妇人赵氏脸上也跟着露出笑意来,众人跟着都呵呵笑,那名为孙梅的少女脸色也一下子羞得通红,聂秋染眼中却是闪过一丝讥讽之色,又接着道:“如今秋文年纪也不小了,比表妹虽然小了几岁,但女大三,抱金砖,正好是天造地设的一双,到时我跟薇儿必定会备上一份薄礼的!”

    一听这话,孙氏的娘亲戴氏还没反应得过来,傻愣愣的便道:“染哥儿,我们家孙梅要嫁的可是你啊,不是你二弟,那薇儿是谁?”

    孙氏没有搭理她这话,她此时听到聂秋染这话早就已经气疯了,一面站起了身来,大声道:“我不同意!”

    “娘说什么?”聂秋染眼睛一下子眯了起来,孙氏原本心中还满是怒火,她的儿子,她最宠的小儿子聂秋文,如何能娶个孙梅这样的乡下丫头,她大哥大嫂是个什么德性,孙氏心里清楚得很,恐怕到时连嫁妆都舍不得多给一副的,自己的小儿子文不成武不就的,到时两夫妻吃什么嚼什么?

    孙氏本来是想用聂秋染做人情,卖了自己娘家一个好,又能讨到一个自己人做儿媳妇,往后还不是任她拿捏了?孙梅长得不好,不过这样一来往后儿子跟她便不是一条心的,到时还不是更亲近自己一些?

    而崔薇那死丫头最后落了个一场空,若是她识相,自己也不是不能让她进聂家大门的,她现在有银子了,听说家里都养了好几头羊,又建了这个大的房子,包里恐怕有不少的银子,她长相又不差,要是聂秋文不好说亲,正好嫁给自己的小儿子,往后也能养着聂秋文一辈子,自己也能放心一些。

    ps:

    第三更~~~为小粉票300票加更~~~

    感谢:18912529299,亲投的5张pk票~~

    感谢:nirm、beibei9413、嫣然蝴蝶,亲们投的粉红票~~

    感谢:月殤若黎ゞ

    ,亲打赏的小黄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173》,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一百七十三章 盘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173并对田园闺事第一百七十三章 盘算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