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怨气

    “我也跟你开玩笑的。”聂夫子表情冷淡,望着孙氏道。他神色实在是认真不过,听起来不像是与孙氏开玩笑的样子,可他却偏偏这样说了,孙氏愣了一下,抬起一张眼泪斑驳的脸,望着聂夫子说不出话来。聂夫子却是一边亲自扶了聂秋染起身,一边看着孙氏温和道:“家里的事情,两个女儿的事全由你作主就是了,秋文如今被你教得这样不成器我也不提了,但秋染的事,你既然一早就决定了不插手,如今又再来替他做什么主?就此一回便罢,往后若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聂家里也不一定非要你一个女人来做主的,若你一整天闲着无事,不如便回娘家多住上一段日子吧。”

    这话一说出口,孙氏哭得肝肠寸断,却是不住的摇头。听到聂夫子提起当年的事情,她心里也觉得有些不自在。当初聂秋染从小生下来就被抱到聂夫子身边养大,孙氏那时人还年轻,没体会到做母亲的滋味儿,只觉得这儿子一生出来还没来得及亲近,便被抱到了丈夫那边,轻易亲近不得,而且有了孩子之后,聂夫子根本不大愿意再沾她身子,成天将心思放在儿子身上,天长日久下来,就是母子骨肉情深,可一天到晚连话都说不到几句的母子,又哪有什么亲近好谈。

    聂秋染长大时,孙氏又接二连三的生了孩子,赌气又生了一个聂秋文,如获至宝,天天带在身边,轻易离不得眼睛,对这个大儿子只当没生过,也是有与聂夫子赌气的意思。她偏心太过,惹了聂夫子心头不快而不自知。聂秋染六岁时发高热,正逢聂夫子出门会友,孙氏竟然捞紧钱口袋不肯给儿子请大夫,反倒是愤愤不平的赌气,只让当时还五岁的聂明去唤聂夫子回来瞧他。孙氏当时心里只想着这儿子不是聂夫子的吗,他既然这样宝贝,不准自己亲近,那么这事儿她自然不愿意管,就让聂夫子自已去折腾就是了,因此抱着聂秋文出去窜门子。留了一个聂家染在家里,那一回险些连命都没了。

    一个六岁的孩子,生病躺在床上。聂秋染到现在还记得自己当时想找孙氏抱,而她却冷嘲热讽的眼神以及尖酸刻薄的话,就这么印在了当时的他心里。聂明一个五岁的小姑娘,要出门去唤一个大人,哪里是那般容易的。聂夫子好不容易得到消息回来时,聂秋染当时就险些断了气儿,也正因为这事儿,聂夫子当时险些没将孙氏给休了,也正因为这事儿,两夫妻这些年来一直感情冷冷淡淡的。在聂秋染养好了病后,聂夫子便让孙氏立了不准再管这个儿子任何事儿的约定,带了儿子进县城。自个儿找了个教书的活路,到现在还只是一个月回来一趟,留了孙氏在家中守活寡,这些年来,孙氏表面风光。心里的难受自然可想而知。

    孙氏心里清楚,这个丈夫看似温和好说话。实则心肠冷硬无比,当年说走就走,到如今还未曾近过她身子一回,她心里也不是没有怨过,也悔过,也因为这件事,对聂秋染既是有些不喜,又是有些歉疚与害怕,儿子越长大,她仿佛觉得这个儿子仍还记得当年的事情,因此看到他时本能的就觉得心虚,也因此,越发将聂秋文瞧得紧了些,深怕这个儿子也跟她离了心,死死的将聂秋文攥在手里,可一边她又不甘心这样便失去了聂秋染这样一个有出息的大儿子,这才千方百计的想让他听自己的话,婚事也由得自己作主。

    与娘家的约定,不止是为了讨好孙家人而已,她更是想要借此事而觉得将这个大儿子掌握在手中,若是从此聂秋染听她摆布,那才是真正出了一口气。孙氏心里的怨毒,众人都不知晓,可她就是再怨,但在现实面前也不得不低头,这会儿便忍不住痛哭流涕了起来,赌咒发誓了一番,聂夫子这才笑了笑,算是不与她计较了。只是那看她的眼神却跟看一个陌生人似的,一边望着她温和道:“既然你已经决定了与岳家结亲,秋染的亲事你不要想了,若是那孙家姑娘不错,你便与秋文纳了回来,好好孝顺你一回。”

    聂夫子表面看似温和,可实则说话也是绵里藏针,一句话噎得孙氏说不出话来,她想也不想便摇头道:“那不行,我的二郎,她如何能配得上……”话未说完,孙氏便看到了聂夫子似笑非笑的眼神,顿时心里一个咯噔,下意识的又看了聂秋染一眼,见他目光根本都没往自己这边瞧过来,像是刚刚那话他没听出不对味儿来一般,孙氏心里便松了一口气。自己的小儿子不争气,可这样她都觉得孙梅配不上小儿子,那聂秋染不知比聂秋文有出息了多少回,她却偏偏要将孙梅配给他,不是故意要害这儿子么?孙氏话说完才知道自己办了一件蠢事儿,幸亏聂秋染没注意到。

    不过她刚松了一口气,心里又觉得有些不舒坦,聂秋染现在没有因为她的话生气,便说明根本就没有将她的话听进耳中,一个儿子不能将自己的话听进耳中,这又有什么好得意的?

    “原来配不上秋文的,你才想着要给秋染。”聂夫子点了点头,一句话说得平静,可是孙氏却听出了他话里的怒意,自然心中也有些发虚,低垂着头不敢开口。半晌之后,聂夫子才对孙氏挥了挥手:“秋染的事儿,你不要想着插手,否则你自个儿就回娘家去,就当他从此没你这个娘,你若是还想好生呆着,你娘家那头,便个人想法子。”一边说完,一边聂夫子看了大儿子一眼,顿时摇着头便叹了口气,起身喝了两口茶水,便自个儿进屋里去了。

    聂秋染当年生病的事,并不止是那样简单而已,当初五岁的聂明被孙氏派着出门寻找聂夫子,是快天黑时才将人给找回了家,聂秋染那一次险些没了命,聂夫子回来给儿子请了大夫,好不容易将他救活时,他对于孙氏等人却再也不像以前一般,只是生疏而有礼了。连带着对自己,也是一直像如今这般的模样,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竟然连事情最后都不求自己了,如今算来,这崔家丫头一事儿,还是他这些年头一回求到自己的,想到今日自己说要休了孙氏时,聂明眼中的情景,小小年纪便这样心肠冷硬,也不知孙氏是怎么教儿女的,一个个给她教成了这般,唯一一个有出息的,却又对她毫无感情,这算不算是她自作自受了?只是兄妹间如今冷淡成这样,聂夫子也不好再强求了。

    孙氏却不知道女儿心里头的怨恨,一面心里又怕又畏惧,推着女儿烧了水,一面拿盆子打进来,侍候着聂夫子洗过脸和手脚,这才扶了他躺下了。孙氏做这一切时深怕被聂夫子骂上一顿,可等他躺下了,却一直都是闭着眼睛的没有开口,他背朝着床铺里头,孙氏只当他睡着了,半晌之后没有听到声音拿了盆子要出去时,聂夫子的声音才淡淡的响了起来:“以后,你就当少生了一个儿子罢!”

    一听这话,孙氏端着盆子的手顿时重重抖了一下,盆里的水险些溅了出来,她紧咬着嘴唇,才没有惊呼出声,端着盆的手指骨头将盆子捏得紧紧的,满心怒火忍都忍不住!聂夫子的意思她知道,是让自己不要再去管聂秋染的事儿,往后也不要再找他麻烦,不要享他福的意思,可是凭什么,自己是他娘,生了他一回,他这一辈子就算是做了官儿也是自己的儿子,如何能聂夫子一句话便将这一切抹杀了!孙氏心里恨得咬牙,可她却知道,聂夫子已经开口了,他就已经是有些不耐烦了,若是自己再说话,惹恼了他,到时真像他所说的要休了自己,让自己再没资格管聂秋染的事儿,甚至不能被聂秋染称一声娘,那才真正是得不偿失了。

    孙氏心里既怨且恨,一面收拾了东西,自己也出去洗了脸和手,在女儿身上发了一回气,这才回来在她一惯睡的床上躺下了。聂家正房里有两张床,她跟聂夫子向来都是各睡各的,这也是孙氏十年来心里怨恨的原因之一,她躺上床一边想着今儿的事情,一边想着娘家的事儿,烦恼不已,翻来转去好半晌,这才渐渐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大早孙氏便收拾着起了身,聂秋染房间那边没有动静,孙氏去瞧了一眼,也不敢将他门推开唤他起床,想到自己昨儿做的事情,深怕聂秋染将她给怨上了,回头便唤了两个女儿过来拿了两只鸡蛋出来煮了,让她们给聂秋染端过去。

    聂明一向是有些怕这个大哥,聂秋染对她们两个妹妹并不亲,这会儿看到孙氏唤她过去送蛋,顿时就不敢,孙氏气不打一处来,狠狠拧了女儿一把,看她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却吸着鼻子不敢让眼泪水流出来的模样,心里火气又更盛了一些,一边怒骂道:“死丫头,连这点儿都做不好,拿你来有什么用,一天到晚就光会吃喝拉,你怎么不去死!”

    PS:

    第一更啊啊啊啊啊啊啊,求小粉啊亲们,月底了,好危险啊,要往下掉了,嘤嘤嘤嘤嘤,求小粉小粉小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176》,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一百七十六章 怨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176并对田园闺事第一百七十六章 怨气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