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小心

    昨儿晚上灶里便用零星的火炖了鸡汤与杂粮粥,经过一整晚的时间,早已经极入火候了,汤里崔薇还切了猪肚条以及放了一些干山菇,这会儿一揭开盖子,那香味儿便扑鼻而来。昨夜里那火苗不知道几时歇的,现在汤里还冒着热气,早饭也不用多隆重了,只是这汤昨儿聂秋染还没来得及喝就被孙氏唤了回去,今天早晨正好给他喝一碗。杂粮粥这会儿炖得已经很细烂了,香味儿扑鼻而来,里头崔薇放了高梁小米与麦子以及玉米碎沫儿等,闻着也香,她添了把柴进灶膛里头,将火发上了,把汤得粥各自热了一遍,又将锅端了出来,把早晨时刚挤的羊奶给倒进了洗得干净的锅里头,扔了一包干杏儿下去,这才各自舀了些鸡汤和一小碗粥出了厨房。

    把东西放到了聂秋染面前,他昨儿晚上就没吃晚饭,早饿得受不了了,这会儿看到鸡汤香气扑鼻,而那粥五颜六色的刹时好看,顿时便来了胃口。汤味道十分鲜香,既有干菇特别的香气,也有鸡汤的鲜味儿,而那猪肚条已经炖得软烂了,里头沾满了香气,一嚼便让人爱上,里面还有几粒白果,汤料倒是十足。而那杂粮粥也清香,不用配菜,光是喝粥也带了一股淡淡的回甘甜,食物本身的清香,比放过了任何调料还要美味儿得多。

    崔薇看他自个儿吃着,便又出去厨房了。锅里烧的羊奶已经滚开了,一股股奶香气将厨房里充盈得满满的,虽然里头夹杂着一股淡淡的腥膻气,但几乎大部味的膻腥气都被杏子的气味压得不让人那么难受了,崔薇各自打了一些放进黑背和毛球吃的碗里头,端着碗出来时,黑背倒是甩了甩毛连忙朝这边疯狂的跑了过来。但毛球却是不在屋里头。那小东西也不知道一天到晚的瞎跑什么,崔薇也没有理它,直接将奶放下了,这才又进了屋。

    屋里聂秋染已经将汤与粥都吃下了,崔薇给他端的份量刚刚好,吃完会饱但却不会撑,配上她刚端进屋里来的鲜奶喝了,一股饱足感便涌了起来,连手脚都暖和了不少。

    今儿孙氏回了娘家,聂夫子又要出去访友。天色大亮时,竟然连聂秋文都往这边跑了过来,一副想要赖在这边吃午饭的样子。崔薇打量了他好几眼。见他跟崔敬平二人有说有笑的样子,实在不像是知道他昨儿被聂秋染推了一挡‘好事儿’的样子,顿时既感好笑,又感同情,一面忍了笑意进厨房准备弄午饭了。那头聂秋文却是被她打量得毛骨悚然的,一边凑进了崔敬平一些,一边有些诡异道:“崔三儿,你妹妹怎么了,一直盯着我瞧。”两个半大的孩子正腻在崔薇之前找人订做的躺椅上头,上面铺了厚厚的棉絮和毯子。睡在上头既舒服又暖和,这是最近崔敬平最喜欢的地方了,坐在这儿平日与崔薇说说话。看她做做针线,觉得这样的日子比出去疯跑还好玩儿。

    “你瞎说啥呢!”崔敬平盯了聂秋文一眼,还没来得及教训他,那头聂秋染就捏着一本书,视线冷飘飘的望了过来:“君子不背后议人是非!”

    聂秋文最怕的就是他这一点。崔敬平开口他可能还反驳几分,但一旦聂秋染都说了话。他哪里还敢由着性子来,连忙就答应了几句。只是心里却不免腹议,大哥现在一心维护崔妹妹,比对自己还亲近,说她一句话也不行,上回就是说了崔薇一句娘们儿,回头便被他逼着挨了打。

    几人正说着话,外头却是传来了杨氏的声音,崔敬平连忙跳下地穿了鞋准备去开门,一出了堂屋,外头冷风刮来,他便激伶伶打了个寒颤,外头杨氏兜里捏了四五个彤红的桔子,在这小湾村称为泡柑的东西,正是这几个月成熟,这几个瞧着颜色鲜红,崔敬平一下子眼睛便亮了起来:“娘,你怎么给我送泡柑过来了?”

    杨氏看到儿子穿着新衣裳的样子,心里也觉得满意,看他脑袋上戴了一顶厚帽子,脖子上还不知围了个什么,探了手过去在他脑袋上碰了碰,又捏了捏他的手,摸到手并不冰凉了,才松了口气。崔敬平在这边住着确实崔薇将他照顾得很,可杨氏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大舒坦,一低头看到崔敬平脚上胡乱穿着的鞋,连脚后跟都露在外头,顿时便像找到了能挑岔儿的地方一般,松了口气,一边将泡柑朝崔敬平塞了过去,一边弯了腰给他穿鞋,嘴里念叨着:

    “你大舅那边种的泡柑成熟了,这不,让人给我捎了一些过来,我想着你喜欢吃这些东西,给你送了几个过来,可要捡好了。”杨氏一边说着,一边崔敬平听她的意思就像是谁要吃自己的东西一般,顿时心里有些不大舒坦了,连忙唤了一声:“娘!这东西要不你拿回去给崔佑祖吃吧,我不吃了。”

    杨氏心里有些酸楚,觉得这儿子一住到别人家里头了,便跟自己生疏了不少,心中有些不虞,但到底忍住了。现在崔敬平跟她可不像以前那样亲了,自上回这小子从外头跑了又回来之后,跟她之间无形中便像是隔了一层般,杨氏也不敢将儿子逼得狠了,就怕儿子到时离自己更远,因此一边忍了气,一边就挤出一丝笑容来,替他穿好了鞋,这才道:

    “好了,不就说你一句,你想哪儿去了!你妹妹平日里照顾你,正好你给她尝尝,出来鞋子可要穿整齐了,不然冻着了可怎么好。”她唠唠叨叨着,拉着崔敬平不肯离开,直到隔壁崔敬忠唤了她一声,杨氏这才匆忙回去了。崔敬平抱了几个泡柑进屋里来,崔薇烧了饭菜正好从厨房里头出来,就看到他怀里抱着的金灿灿的东西,忍不住就笑了起来:“三哥,你等下慢些吃桔子,我给你做个好玩儿的。”

    崔敬平还没来得及答话,屋里聂秋文一出来就看到崔敬平手上抱着的桔子,顿时欢呼了一声,上前来便抢了两个过去,三两下剥开了一个便吃了。崔敬平恨恨的瞪了他一眼,五个桔子他一人便捞了两个,不过有一个他三两口都吃了,剩了一个已经剥成了四瓣,人家大哥还在这儿呢,崔敬平也不好收拾他,打人家弟弟还要瞧瞧他大哥在不在,今儿看在聂大哥的面子上,崔敬平少不得给他一个脸面,只是冲聂秋文冷哼了一声,这作才罢,伸手递了一个桔子到崔薇手上,一边道:“妹妹吃,正好三个,我跟聂大哥再人一个。”

    “我不吃了,三哥你等下把桔子给我,先别忙吃。”崔薇一边说完,一边忙朝厨房里头去了,崔敬平不知她是个什么意思,也果真不敢将桔子剥了,一边就递了一个给聂秋染。

    那头聂秋文吃完两个,舔了舔嘴望着崔敬平手上的还有些眼馋,崔敬平警告似的与他道:“这两个可不能给你了,要再过来抢,我让聂大哥揍你!”

    抬出了聂秋染的名字,果然聂秋文就不敢放肆了。不多时,崔薇从厨房里头出来了,一面手里拿着个小刀,崔敬平也不知她究竟要做什么她伸手,便将桔子朝她递了过去,崔薇低头小心的拿刀尖在桔子上面划了一个小小的口,没敢伤着桔子瓣,又拿在手中揉了揉,不多时轻轻一揭,那桔子便跟被揭了个盖子般,那片小圆形的桔子皮便被她给揭了下来,露出里头橙黄色胖胖的桔子肉。崔薇拿刀一挑,一瓣桔子便被她挑了出来,放到了崔敬平手上。

    这样的玩儿法倒是有些新鲜,连聂秋文都有些后悔起自己之前没有将桔子留着这样做了,不过想到桔子的美味儿,连忙腆着脸凑了过来,一边摊了只手道:“崔妹妹,给我也再吃一些。”崔薇如法炮制,又挑了一瓣桔子到他手上,剩余的桔子瓣便好取得多了,一面伸手进去全取了出来,这才将半个里头其实空了,但外面看着却是完好无损的桔子壳放在了桌子上头。剩余的两个桔子都用这样的方法制了,那三个桔子壳崔薇拿线缝了三个角出来,将线拉长了,拴成一个疙瘩,让聂秋文出去切了三根竹棍儿回来叉上,里头又切了三段小蜡烛进去,分别滴了些蜡烛油将蜡烛给固定住了,一个简单的桔子灯便制成了。

    崔敬平看着这东西,兴奋得直打转,恨不能现在就拿出去玩玩儿才好,聂秋文更不用提了,连忙就要去找火折子将这蜡烛点起来,崔薇忙将二人止住了,一边笑道:“现在先别忙玩儿,等到天黑之后才看得见呢。”现在大白天的,哪里有什么好玩儿的,晚上时瞧得清楚一些,那才是真正好玩儿。崔敬平自然是听她的,只有聂秋文嘴里倒是嘀咕了几句,不过到底不敢大声说了,也忍不住宝贝的将自己的桔子灯笼放好了,连中午饭也不盼了,就一心盼着天黑。

    PS:

    第三更~~为小粉票315加更,出去买药抹眼睛了,最近对着电脑太久了,眼睛肿得成一条缝了,嘤嘤嘤,感谢的话下章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178》,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一百七十八章 小心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178并对田园闺事第一百七十八章 小心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