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引蛇

    晌午过后毛球还没回来,崔薇有些担忧了,而午饭后天气便阴沉了起来,吃完饭后更是天空开始飘起了细细的毛毛雨来,崔薇心里也有些担心那只胖猫,不知道它是不是被人捉了去,如今这个时代,波斯猫可是个稀罕物,是能卖银子的,而且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得到,若不是聂秋染之前使了方法,也不一定能弄得过来一只。她一面拿了个箩筐坐在屋门口做着活儿,一面就朝院外看,平日里毛球若是回来,一般都是从围墙处跳进来,她坐在门口,一眼便瞧见了。

    崔薇手上是给聂秋染做的一双棉袄手套,今日早上摸到他的指尖有些发凉时,她便有了这个心思,将布料剪成一个简单的手掌形状,除了大拇指之外,其余四根手指头并没有分出来,而是用一整片空间代替了,里面塞了厚厚的棉花,既暖和又舒服,而且戴着还不会觉得紧,这样冷的天,她坐在门口手里做着这东西都觉得暖和得很。这东西简单,只是缝好上棉花,中间再用针线将棉花固定,花费不了多少时时间,吃完饭没多久,她手里的手套便已经做了大半,只剩一点儿收尾的工作了。

    聂秋染不时看她一眼,见风抚在她身上吹得她头发丝跟着晃动,睫毛根根分明,脸色有些泛白,也不知道她冷不冷,原是想放了书进屋里去替她拿个厚袄子出来搭着,可不多时院门外竟然传来‘嘭嘭嘭’的撞门声音,不像是有人来的样子,之前也没听到脚步声,崔薇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就回头看了聂秋染一眼。

    崔敬平正跟聂秋文二人说着话,一面手里还摆弄着那桔子灯笼,听到声音也跟着转了头过来:“什么东西?”

    话音刚落。外头突然间传来‘咕呜’的声音,听声音,倒像是平日里毛球发火时的声音。崔薇一下子站起了身来,将身上的碎布屑拍了拍,把针往手套上一别,一边站起来有些惊喜的道:“聂大哥,是毛球回来了吧!”这家伙平日从来都不走寻常路的,没想到今儿竟然知道撞门了,这猫已经快要逆天了。从早上时便一直消失到现在,也不知道它跑哪儿去了。崔薇现在听到声音,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连忙拧了裙摆就要去开门。聂秋染忙跟了上去,举了手挡在她头上,两个小的自然是要跟上来凑热闹的。

    门一打开,崔薇便尖叫了一声,下意识的一下子扑进了聂秋染怀里。手死死捉着他衣襟,双腿‘嗖’的一下跳了起来夹在他腰上。这个动作实在是出乎了聂秋染意料之外,顿时惊呆得眼珠子都险些滚落了下来,本能的伸手托着崔薇小屁股,深怕她摔了下来,崔薇脑袋死死埋在他胸膛上。下巴抵着她的脑袋尖儿,鼻孔里都是小姑娘身上香香甜甜的奶香味儿,顿时眼神就有些迷蒙了起来。直到聂秋文二人挤了过来,崔敬平这才惊呼道:“蛇啊,蛇啊!”

    聂秋染这才勉强分出心来朝门外看了看,毛球正嘴里发出呜呜的警告声,浑身毛发有些淡。四足上面沾了不少泥土,毛都立了起来。正满脸警惕的盯着面前一只巨大的墨绿色蟒蛇。那蛇身有海碗粗细,头是三角形,身形盘在一起,跟崔薇家门口放了一只大脚盆似的,这样大一只蟒蛇,明显就是上回他们看到的那只,难怪崔薇一开门就吓成了这副模样,竟然主动投怀送抱了,原来是毛球这小东西将这玩意儿给引来了。

    “赶紧进去!”聂秋染脸色一下子凝重了起来,身后聂秋文还在不知死活的想往前头挤,这样大一条蟒蛇,又是有毒的,若是给咬上一口,恐怕就算不死也要吃上大苦头,这家伙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崔敬平一听聂秋染这话,顿时便点了点头,连忙就要往屋里退,聂秋文却不甘心,一边道:“让我瞧一眼儿,我看一眼哪儿有蛇!”

    “滚进去!”聂秋染表情一下子冷了下来,见那蛇头转了过来,重重一脚就踢在弟弟腿上,直踢得聂秋文眼泪都快流出来了,看大哥发火,也不敢多呆,跟着崔敬平回屋里去了,却仍是有些不甘心。聂秋染原本也是想往屋里躲的,谁料崔薇却是双手抓着他衣裳,一边转回过头来,看着毛球有些不舍得,眼圈儿都有些发红了。她养了猫这样长时间,肯定心里是有感情的,聂秋染见不得她要哭,认识她这几年时间了,就是被杨氏欺负的时候有,可从没看过她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顿时认命的要找东西过来救这只倒霉催的猫。

    谁料毛球哪里需要他救,嘴里发出呜呜的响声,趁着那蛇在吐着信口,竟然一扭肥硕的身子跳了起来,‘啪’的一下,一爪子抽在那蛇脑袋上,顿时抓破了皮,沁出鲜血来。那蛇吃疼,嘴里发出奇异的叫声,一边打了个滚,脑袋就朝后头退了几步。

    这个情况看得崔薇跟聂秋染二人都不住的抽眼睛,眼前这货真的还能称为猫吗?这么勇猛,连比它大了几倍的蛇它都敢抽耳光,这货还有什么不敢做的?屋里黑背听到动静,也忍不住跟了出来,那蛇情况有点儿不大对劲儿,身上鲜血淋淋的,估计如今正是冬季,大大影响了它的行动力与凶残性,毛球抽了它一耳光,它调头就想跑,崔薇一见蛇跑了,松了口气,刚想将毛球唤回来,谁料这该死的臭猫不知道穷寇莫追的道理,竟然一下子又冲了上前,抓了人家身体一下,嘴里发出凶残的叫声,一口在它身子上重重咬了下去!

    那蛇吃疼,顿时原地打滚儿个不停,黑背也冲了上去,崔薇深怕它被咬到,连忙大声喝斥着它,不过黑背却是显得有些犹豫不决的,暴躁不安的在原地打着转,嘴里发出呜呜的叫声,一边就望着门边。

    聂秋染小心的抱着她往后退,两人进了门死死将门关上了。崔薇也顾不得害羞,一面从聂秋染身上滑了下来,一边趴在门缝里往外瞧。应该是有天气影响的原因,这蛇正值冬眠时期,不知从哪儿被毛球拖了出来,它并不是在活跃时期,因此行动力大减,毛球一旦抓了这蛇两下,便一趁蛇立起身又再给它几下子,没多大会儿功夫。那蛇便被打得趴在地上起不了身来,嘴里连吐舌头都不像之前有力气了。

    趁它病要它命!毛球又抽了它几耳光,这才呜呜叫着。一口狠狠咬在它七寸上,那蛇早就被它抓得伤痕累累的,这会儿一被咬住,身体扭了几个圈,要将毛球缠住。而这家伙一见得手,便又跳了开来,如此反复几回,那蛇被折腾得只有出的气儿而没有进的气了,要死不活的瘫在了地上,半晌没动弹了。毛球又伸爪子拍了它几下。那蛇都不动了,它又试探着在蛇身上咬了几口,那蛇也没动弹。确定是死透了,顿时它才一下子朝蛇身上跳了过去。

    这场猫蛇之战看得崔薇眼皮不住乱跳,这猫也实在太彪悍了些,一旦杀了蛇,撕了两口蛇肉。不知从蛇几何里拖了个什么东西出来吃了,连蛇肉都被吃了。证明这蛇应该是死得不能动弹了,崔薇这才松了口气,觉得双腿都有些发软,由聂秋染将门打开了,猫才满身脏污,喵喵叫着跳了进来,一边撒娇似的凑在了崔薇脚边,蹭来蹭去,很快将崔薇的裙摆蹭了些血迹与泥土。

    上次追得自己二人的蛇一下子被它弄死了,也算是解决了小湾村村民们的一个隐患,照理来说崔薇是应该觉得高兴的,可不知为何,一看到这猫刚刚的紧张情况,以及它满身的脏污,顿时心里一股火气涌了出来,伸手拧了它脖子上的肉便将它提了起来,劈头盖脸就骂道:“一天到晚的到处乱跑,还敢惹了这么一个大东西回家,你是不是嫌命太长了!”毛球哪里知道她在发火,只冲她叫了一阵,又伸舌头舔了舔她的手,一股血腥味儿迎面扑来,令崔薇闻着便想反胃,沉着脸,一边指挥着聂秋染烧了热水,给猫洗了个澡,也不管它挣扎着想逃,最后拿毛巾给它擦干了,又放在灶边烤了半天,直到毛球身上的毛干了,崔薇才将它放开。

    只是这小东西总爱往外跑,这回连蛇都敢召回来打了吃,胆子也太大了些,外头下着雨,刚给它洗过澡,崔薇也不想它身体又被弄脏了,因此拿绳子给它拴着挂在门口边,把它的窝也挪了过来,指挥着它睡了进去。

    外头的那条大蛇已经被聂秋文跟崔敬平二人拖了进来,这家伙恐怕足有三米多长了,长得这么大也不容易,不知从哪儿跑来了,没料到最后竟然死在了毛球手上,不过这蛇有毒,上回又追了自己半天,显然是要吃人的,能被毛球收拾了这一祸害也好,只是看崔敬平抬着,心里渗得慌,一边就道:

    “三哥,这蛇你抬进来干什么,找个地方挖了个坑埋了吧,看着怪吓人的。”崔敬平摇了摇头,一边有些兴奋:“妹妹,这蛇这样大,不如弄来吃了,我听人家说,蛇肉可好吃了!”

    一朝穿成穿二代,身为高门嫡女却带着幼弟流落农家。

    辗转数年回朱门,所遇之人却是左白花右渣滓,美人皮下尽毒汁。

    她为护胞弟,一身戾气,恶名远扬。

    众人将她当蟑螂,左一脚右一脚,偏生踩不死。

    她冷笑,“蜚蠊这种虫,即使没有了头却依然能够活九天,想斗死我,烦请回炉重炼!”

    ————*————*————

    且看‘朱门恶女’,笑傲宅门。

    PS:

    第四更到~~~为小粉票320票加更~~~亲们,到月底了,求求小粉票,如果乃们继续支持,我下个月依旧五票一更哈。。。每天最少五更还债,绝不食言~~~节操杠杠滴~眼睛瞎了也绝壁不断更

    感谢:金子紫、满满啊、100116083037831、最爱一一树、shmily2010、h-yq、谢紫色d回忆、wangpepe0822、乐谣、美味书虫、liuyina、chong1978、阵雨22、浮云忘、猫猫想你、若漪漪、谷瑞雨、musang、zhuzhu730、飘落涟漪、一笑姚、qhb761116、好空白、197067、黑里俏娃、regedit20081、乡下老饕、nirm、beibei9413、嫣然蝴蝶、感谢亲们的粉红票~~~~~~

    感谢:今宵有书今宵醉、念荷、1234ww、

    亲们打赏的平安符~~~~~~~~~~~~~

    感谢:cibamai、亲投的两张粉红票~~~~~~

    感谢:coye、月殤若黎ゞ亲打赏的灵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179》,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一百七十九章 引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179并对田园闺事第一百七十九章 引蛇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