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心情

    这事儿令孙氏头疼无比,回来还不敢跟聂夫子说,大儿子不听她使唤,她根本管不着,若是强逼了,最后吃苦头的就是自己。娘家那头也不是善茬,她哪里还敢再回去,若是真闹僵了,往后可怎么了得?但孙梅若真要嫁过来,自己也只得聂秋文一个还能摆布的儿子,可是她比自己的秋文大三岁啊!孙氏一想到这些,心里就难受,过个年心里都堵着气窝着火,一听到聂明还上来问吃鸡的事儿,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啪’的一声,一耳光便抽了过去,厉声道:“吃吃吃!一天到晚的你就只知道吃,饿死鬼投的胎啊你,吃这么多,也没见你给长出些什么好处来!”孙氏骂完这话,聂明捂着耳朵低垂着头不开口,孙氏心里气又更盛了些,却是想着今天是大年三十,也勉强忍了气,一边骂道:

    “怎么,家里没个男人落屋,咱们几个女人便吃不得鸡了?那鸡本来也是你爹买了今儿吃的,去收拾了,好好煮一锅,他们不回来,我就不信我嘴缺了一块吃不得!”聂明答应了一声,死死咬着嘴唇含着眼泪出去了。屋里就剩了一个聂晴,紧张得双腿都打哆嗦了,孙氏目光落在女儿身上,这两个女儿没一个长得像聂夫子的,都像她,孙氏生了四个孩子,也就只有聂秋染最像聂夫子一些,甚至长得比聂夫子还好,其实孙氏也为自己那个大儿子得意,可惜她心里隔阂深了,实在两母子亲近不起来。这两个女儿虽然样貌像她,可惜脾气却没一点儿与她相似的,大的时常闷着话不出声,跟锯了嘴的葫芦似的,而这老二则是胆小怕事。跟软面团儿似的,让人瞧着便心里烦。

    孙氏心里不舒坦,看女儿也不顺眼,挑了挑眉头便道:“你今儿不是说你遇着你大哥了,跟他说了,要让他回来吃饭的?”聂晴连忙就点了点头,孙氏便冷笑了一声:“既然如此,怎么现在还没回来,你去给我瞧瞧,今儿崔家那贱丫头买的东西恐怕不少。你便留在那边吃晚饭吧!”她这话不是开玩笑的,而是真心实意这样说的,聂晴自己还差着崔薇一双鞋面儿。哪里敢在崔薇家中吃饭,顿时便跪了下来,哭道:“娘,我跟崔,薇不熟的……”

    “你这没用的东西!”孙氏听她这样说。顿时又气结,也懒得再搭理她,挥了挥手,聂晴这才如获大赦,连忙起身出去了。

    崔薇家里如今已经点上了灯,冬季里天色黑得快。早在酉时中天色便已经黑了下来,那时家家户户都已经开始放起了鞭炮,崔薇自然也不例外。按照此时的习俗来说,放鞭炮是为了去旧迎新,且驱魔避邪,代表旧的一年过去,新的一年到来身上除去噩运只得好运的。这是一个好兆头。她当然也要跟随习俗。崔敬平与王宝学二人搭了凳子在外头贴着聂秋染下午时写的对帘,聂秋文则是提了一串晒干的红辣椒挂在院子里的墙壁上。厨房里崔薇忙得热火朝天,这样冷的天气,屋里却是喜气洋洋一片。

    过年时她也难得奢侈了一回,买了好些蜡烛点着,将整个客厅照得灯火通明的,厨房里头点了四盏油灯,一波波提前切好的菜码得整整齐齐放在一旁,配料都是准备好了的,只消直接下油炒就是。鸡烧小芋头,一旦炒香了崔薇便倒进锅里放在一旁的灶上只等着火候到就是。今儿是大年三十,不会早睡的,因此晚饭自然吃得也晚,也不用赶时间,下午时宰好的肉末弄了一小半出来混了些细碎的姜沫儿以及碧绿的小葱段进去混好了,又调了虾酱以及盐等,混着冬瓜煮了些肉圆子汤,晌午后便炖着的猪蹄到这会儿散发出阵阵香味儿来,聂秋染坐在灶台前,只塞了一些粗壮的树杆进去,便能烧上许久,他几乎是坐在灶前烤火而已,不知为何,崔薇看到这样的情景,却是忍不住想笑了起来。

    这菜也不能煮的时间相隔着长了,免得一道菜端上桌,第二道菜便凉了,现在天气冷得很,坐屋里不关门儿都能将人冻成个冰棍儿一般,崔薇刚将肉圆子汤放到锅里温着,外头便听到崔敬平的声音响了起来:“聂大哥,聂二姐找您嘞。”这声音大得恐怕隔壁都要能听到了,崔薇忍不住弯了弯嘴角,外头聂晴却是将头垂得更低了一些,屋里聂秋文还好意思站到门口边去瞧热闹,丝毫没有要给姐姐解围的意思。

    “二郎,你帮我将大哥叫出来吧,娘说让我来唤你们回去哩,今日是大年三十,一家人总要在一起团聚才是。”她声音轻轻细细的,一句话没说完头便低了下去,聂秋文哪里会管她这么多,什么大年三十不三十团聚的,他根本不在意,反正哪儿有好吃的他就在哪儿,才不管聂晴的话。再说今天的菜有大半是他的辛苦劳动成果,聂秋文自个儿还没等着尝过,却闻到厨房里一波传来一波的香味儿,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不知比家里的饭菜好吃了多少倍,家里一祭完祖宗,那些肉啊油的都腻了,年年都要吃猪头肉,一想到过年便没了胃口,哪里肯回去,因此他理也没有理聂晴,只是哼了一声,扬高了头。

    “你来干什么?”聂秋染拍了拍身上的柴灰,一边走了出来,看到他身后没有跟着崔薇时,聂晴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她站在门口边儿许久了,但却没人请她进屋里去,外头细雨飘着,打在人身上跟落了个细针般刺疼,风呼呼的刮着,让人恨不能将头和四肢都缩进衣裳里头。地上的石块像是含了冰一般,冻得直让人打哆嗦,那股冷意从脚底一直窜到心里,让聂晴不由自主的跺着脚,一边看着聂秋染哆嗦道:“大,大哥,娘说大年三十年呢,让您和二郎都,回去。”

    聂秋染本来也不会给孙氏多少脸面,现在又经过了她想将孙家那姑娘指给自己的事儿,两母子间只差没有明着撕破脸而已,哪里肯给孙氏留面子,一听到这话,便笑了一声,一边摇了摇头:“我就在这边吃了,你要叫人回去,你问问秋文吧。”他出来本来就是想瞧瞧孙氏除了来唤自己之外还有没有其它事儿,如今一旦听到了孙氏果然只这样而已,也不想多留,外头冷得很,他倒不如躲进厨房里烤着火,才暖和一些。

    等聂秋染一走,聂晴目光便落到了聂秋文头上,那头聂秋文可不像聂秋染一般好脾气,一边扬了扬拳头,他今儿干了半天事儿,早累得要死了,就等着一口吃的,若是现在聂晴要叫自己回去,他哪里甘心,因此威胁道:“二姐,你要是再让我回去,我可揍你了!”这家伙完全没有风度,不过他的性格聂晴也了解,知道他是说到做到的,也不敢真与他倔着,万一被打一顿,又唤不回去人,以孙氏的性情,说不得不止不会怪她儿子,反倒只会怪她办事不力,如此不如就这样回去得好,反正到时将事情推到别人头上也就是了。

    这样一想,聂晴也不敢停留了,在聂秋文威胁的目光中,连忙退了出去。

    晚饭前有了这样一个小插曲,几乎没有给众人心里留下什么波澜,晚饭丰盛异常,但聂秋文等人做了半天事,早就饿了,如今美味儿当前,崔薇家里又不用喂祖先烧纸钱那一套,吃起饭来特别的快,端着碗时饭菜都是热呼呼的,挟进口中还烫嘴,那味道儿自然更鲜了些。崔薇将屋门半掩着,几人欢喜的抢来抢去,倒也热闹非凡,吃完饭聂秋文几人也没回去,他们也不怕冷,又跑院子外去点火炮,以及跑崔家门口捡那些没炸开的鞭炮出来放着,一时间到处都是欢声笑语。

    直到刘氏忍耐不住过来接了王宝学回去,孙氏也没能忍得了,亲自过来押了聂秋文回去,孙氏窝着一肚子的火,难得对儿子硬起心肠来骂了几句,却是看也没看崔薇与聂秋染一眼,自个儿便拉着不情愿的聂秋文走了。虽然不知道这两母子怎么闹得这样僵,但崔薇却也并没有去劝,她自个儿跟杨氏的关系还不冷不热的,又哪里会去管聂秋染的闲事儿。

    等两个真正的调皮孩子一走,屋里顿时冷清了下来,聂秋染坐了半天与崔薇说了些话,最后才回去了。

    一夜无眠,第二日天色大亮时,外头便传来欢乐的笑声,崔薇起床穿了衣裳,去厨房里看了看昨日中午发好的面粉,昨日下午半天的时间加昨晚一整晚的时间,那面已经发得差不多了,她烧了热水洗了脸和手,给灶里添了柴,又将手给擦干净了,这才揉起面团来。昨日的肉馅儿都是现成宰好的,只消放些调料便是。这样冷的天,肉放一晚又不会坏,从厨柜里拿出来,里面都结了冰了,硬硬的一团,她好不容易拿到灶边,半天才化了开。

    PS:

    第三更~为小粉票330票加更~~求小粉,如果今天亲们再帮忙,我六更~~~~~拼拉啊啊啊啊啊啊。

    另外莞尔有点话想说。一本书有些亲喜欢,有些童鞋不喜欢,可是莞尔也没办法啊,就像女主搬出崔家,有些亲们认为这样不妥当,觉得太假了,可是小说嘛,难道女主真的呆在崔家大这就高兴啦?恐怕如果真这样我要被乃们吐糟死~!而女主挣钱一说,一来是赚的新奇钱,就拿木耳来说,开始新奇就贵,后来跟风的人多了,就不值钱了,是一样的道理,当然女主挣钱是快的,亲们总不想看到一次挣几十文,然后这样累积,渐渐发家致富,我想乃们要吐血的吧,到时说不定要骂我拖文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183》,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一百八十三章 心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183并对田园闺事第一百八十三章 心情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