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羊圈

    一听这话,刚拉了王招弟进来的王氏顿时长舒了一口气,脸上露出献媚之色来,还没开口说话,崔敬怀便警告似的看了她一眼。

    崔敬怀答应了一声,连忙就要出去,外间便突然传来崔敬忠不善的声音:“你来干什么?”崔薇顿了顿,忙就出了屋子,杨氏等人跟在她后头,便看到院子里崔敬忠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刚进院子的聂秋染,正怒声大吼着:“给我吼出去,咱们这崔家不欢迎你!”

    聂秋染脸颊棱角分明,五官立体,如同上好的画笔所绘出来的流畅线条般,一双浓眉下那双眼睛黑得发亮,他这会儿正是年少之时,面白红唇,穿着一身墨绿色衣裳,袖口衣襟处裹了黑边儿,看起来丰神俊郎,风采翩然,不知比背对着众人叉着腰身材中等偏瘦的崔敬忠看起来画面好看了多少,就连王氏也忍不住抽了下眼睛,不由自主的别开了头去。

    崔敬忠还在破口大骂,声音尖锐,聂秋染却是理也没理他,眼神都没有往他那边看一下,都说最轻视侮辱人的举动并不是用最刻薄的语气将人骂得心中羞恼,而像聂秋染现在一般对崔敬忠视若不见的举动才是最令崔敬忠气愤无比的。

    果然,下一刻之后聂秋染一边直直的朝崔薇走了过来,路过崔敬忠时竟然连让一下的举动都没有,在他这样气定神闲的气势下,崔敬忠竟然不由自主的便让开了路,由着聂秋染走了过去!

    “岳父这边情况如何了?”这会儿已经冬季了,天色渐渐冷了起来,聂秋染肩上不知何时飘了一片细小的碎叶,崔薇踮了脚尖伸手替他拍去了,这才摇了摇头。还没开口说话,那头崔敬忠已经气急败坏转过身来:“谁让你们进来的!出去!”

    崔薇一见他这样子,顿时对他就不客气了:“你在叫谁呢,崔家现在还轮不到你作主,我踩的也不是你屋子的地盘儿,你现在若有本事拿钱出来给爹瞧病,也不需要让我一个出嫁的女儿过来操心这事儿,还当官儿的呢,我呸!”崔薇这会儿早恨崔敬忠已极,这崔敬忠以前瞧着是个不声不响的。可没料到自从一旦他要开始考秀才,心里生了野心之后便开始变了模样。之前盘算着想将自己卖出去便罢了,自己还没找到机会给他下绊子。如今又出了崔世福这样一件事儿,崔薇几乎不用想,便认定这事儿跟崔敬忠有关!

    如今崔家的人里头,这崔敬忠是最让崔世福操心难受的一个,崔敬怀是个老实的人。平日只做事不多话,这样一个人根本惹不出什么大风浪来,也不可能会让崔世福昏倒过去,崔世福那模样不像是哪儿生了病的,反倒让崔薇看起来倒很像是被气的,崔大郎平日最是孝顺。不可能气他,而崔敬平又住在自己那边,平日里跟崔家的人少有来往。更不可能将崔世福气倒。

    杨氏这人虽然对自己有些偏心太过,但她对儿子丈夫却很是维护,把崔世福气倒的可能不是没有,但若她当真这样做了,便绝对是与崔敬忠有关。再加上之前崔敬忠干的好事儿,崔薇想也不想的便冲崔敬忠道:“枉你是个读书人。今日竟然将爹给气倒了,我瞧瞧你这名声传了出去,恐怕你这童生也做到头了,往后还想当官儿,你做梦呢!”

    崔薇一句话说得崔敬忠恼羞成怒,他开始时还气怒交加,原是想开口反驳,但听到崔薇说自己将崔世福气倒时,他眼神里却是闪过一丝慌乱之色,顿时便强作镇定道:“你瞎说什么,无凭无据便信口开河,你信不信到了县上我告进官府,便治你一个辱我功名之罪!”

    “崔三郎当朝廷是你开的?是你红口白牙,如何说便如何行事?岳父是否你气倒,薇儿是不是胡说,只要找了人来一问便知。”聂秋染听到崔敬忠这话,也不气不恼,回头便看了王氏一眼。崔敬怀顾忌着兄弟情份,恐怕不会开口多说,而杨氏一向维护这个儿子,肯定也是站在他那边,但王氏就不一样了,她本来就是个妇道人家,崔敬忠又不是她弟弟,她维护的心有限,更何况崔敬忠连累她丈夫多时,说不得她心中早就怀了怨恨了!

    果不其然,王氏一看到聂秋染目光望过来时,顿时身体激动得便是一个哆嗦,忍不住嘴唇哆嗦了几下,该说的不该说的便都说了出来:“聂举人姑爷,这二郎拿了钱没谋到官职哩,倒害的爹背了债,所以才气昏的!”

    王氏话音一落,崔敬忠脸色便气得一阵扭曲,恨恨的瞪了王氏一眼。可王氏哪里会怵他,见他这样一瞪自己,又想到他是个没出息的,读了这些年的书,连个秀才也没混上不说,还欠了五两银子的债,要自己男人一起去还,结果又没谋到官职,自家也得不到好处,早将他恨得入骨了,这会儿王氏想着要讨好聂秋染,被崔敬忠这样一瞪,顿时就大声嚷嚷:

    “你看啥哩,说的就是你,敢做不敢认?以为自己有举人姑爷那样的福份呢,你就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王氏说完,转头又冲聂秋染讨好的笑:“四姑爷,二郎之前还想谋着要将四妹妹卖了呢……”王氏一张嘴,便管都管不住,直将崔敬忠气得脸色发白,聂秋染这才回头看着他冷笑:

    “崔三郎,岳父既然是被你气病的,而借的五两银子又是由你所借,如今这医药钱与银子自然该由你来还,要不然我便修书一封到县中,定要讨个公道!”

    他话音一落,崔敬忠身体便激伶伶打了个冷颤。童生的身份在小湾村如今出了个举人的情况下恐怕都已经算不得个什么了,更何况是在人多的县中,虽然崔敬忠心里对聂秋染极其嫉妒,但他却知道,一般有了举人资格的几乎便有了谋职位的权力,只消稍微打点一番,谋个知县也并不是个难事儿。尤其是像聂秋染这样年少的,往后结果如何,还不好估断,恐怕那县太爷还得要顺着他意一些,若他真起了意想要针对自己,现在的自己一无所有的,恐怕并非他敌手!

    一想到这儿,崔敬忠心里便涌出一股股的怨恨来,只觉得苍天无眼,对自己不公。他每日起早贪黑的看书。不知花磨了多少春秋,可到如今却连秀才也没中,若是他现在成了秀才。王氏今日哪敢像现在这样羞辱他!

    崔敬忠心里涌出一股股羞恼来,这会儿被聂秋染一说,心里已经生出怵意,忙就冷哼了一声,重重一振臂。那袖子被他甩得‘啪’的一声作响:“小人得志!我看你们能猖狂到几时!”说完,转身便要走。

    但聂秋染哪里可能这样快便放他离开,若是这样轻易就让他走了,岂不是太过对不起自己?一想到他之前还要将崔薇送人的事儿,聂秋染眼中顿时涌出冷意来,冲崔敬忠温和的笑道:“何必这样着急。这些银子口说无凭,总得要立个字据,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今日药钱,便立成二两银子就是,总共七两,分披偿还,一月还一百钱。我也不与你算利息,想来以崔童生的本事。区区百钱,应该不看在话下吧?”

    这话实在是欺在太甚!崔敬忠气得面皮泛紫,但嘴上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心中又羞又恼,想了想,干脆从怀里摸了一两银子,朝聂秋染扔了过来,厉声道:“先拿去!我今日便写上一个欠条,免得你以小人之心猜测我!”他一边说完,一边气冲冲的便回了自个儿屋中,拿了一张纸出来,刷刷的写了一些字儿,也没吹干便要朝杨氏递过去。

    他心里倒是打着好主意,如今他这样凶狠,看似里子面子全都挣齐了,可欠条在杨氏手中,他随时能拿得回来,写了跟没写又有何差别?谁料杨氏还没来得及伸手去接,那头聂秋染便已经半路将纸截了过去,崔薇眼珠子都差点儿滚落出来,看他笑眯眯的将纸摊开吹干了,斯条慢理的叠好放进了自己的怀里!

    聂秋染这一切的动作都太过理所当然了,仿佛天经地义便该如此般,他的神态实在太过自然,因此一时间竟然没有人能反应得过来该阻止他的动作才是,直到他将纸揣进了自己胸口,杨氏这才傻愣愣的回过神来,看到聂秋染的神情,不知为何心里就有些发虚,连忙弱声道:“姑爷,这纸,是,二郎给我的。”

    “我保管了!”聂秋染冲杨氏略带矜持的笑着点了点头,说话时丝毫没有半点儿不好意思的模样,一边回头就看了崔敬忠一眼:“崔二郎铁骨铮铮,该不会不敢将这欠条交给我保管吧,毕竟岳父药钱得由我来出!”他这样一句话便将崔敬忠给拿住了,崔敬忠这会儿在哪个人面前都可以低头,但唯独不可能向聂秋染认输,闻言便强忍了想伸手将他怀里的欠条掏出来的冲动,一边硬着头皮,心里却发着虚道:“当然!”

    一边说着,他一边故作傲然的倒背了双手,抬了抬下巴。动作与聂秋染有时倒也相像,可惜他背脊略弯,脸色又发白,一双眼珠不停乱转,自然将这股气势硬生生的拖出几分心虚之感来。这会儿聂秋染将崔敬忠给解决了,崔薇这才松了口气,伸手便将落在聂秋染脚边的银子捡了起来,一边朝崔敬怀递了过去:“大哥,二哥知道自己错了呢,出了这些银子给爹看病抓药,你赶紧拿去吧!”

    崔薇话音刚落,崔敬忠就险些吐出一口血来,这些银子是崔世福给的五两银子中没有花完的,他扔出这些银子原是为了表气势,可同样的也有代表将这些银子还回去的心,如今崔薇这死丫头一句话,却成了他拿这钱给崔世福看病的,那五两银子还要另外再还,而且刚刚聂秋染又记了二两银子的看病钱在账上,这样一来岂不是表示他吃了大亏?崔敬忠心里郁闷无比,可崔薇一顶帽子扣下来,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说自己不是拿钱给崔世福看病的,无奈只能将这口气忍了下来,想到刚刚扔出去的银子,心里滴血,阴沉着脸。转身便要回屋。

    谁料崔薇却并不想放过他,转身便仰了头冲聂秋染笑:“聂大哥,你刚还说他是个有骨气的呢,有骨气的人便不会穿了我给大哥做的袄子了!”崔薇话音一落,那头崔敬忠脚步便一个踉跄,回头就狠狠瞪了崔薇一眼,如今两兄妹已经算是撕破脸了,崔薇哪里会怕他,也冷笑着看了他一眼,乖巧的倚站在聂秋染身边。聂秋染嘴角边带着笑意,一边也朝崔敬忠看了过来,杨氏等人站在屋门口处沉默着一言不发。

    突然之间。崔敬忠便有了一种自己像是被全世界都抛弃的感觉,心里恼羞成怒。他身上这件袄子原本是当时赶考时杨氏怕他没有新衣裳穿,才拿了崔敬怀的袄子改小的,崔敬忠这些年来每回穿着都并未觉得有何异样,但现在被崔薇一说。却是恨不得立即便将身上的袄子脱下来扔到地上才好,可惜他的袄子没有打补丁的就只得这一件,若是将这件衣裳也还回去,往后穿着破旧,如何还能跟昔日同窗把酒共饮?

    一想到这些,崔敬忠硬生生的将心里的羞怒忍了下来。捏着拳头,只当没听到崔薇这话般,恨恨的回自个儿屋去了。一边将门拴上,心里却恨起了当初给他袄子的杨氏来。

    将这个人面兽心的崔敬忠给气走了,崔薇这才松了口气,那头崔敬怀虽然觉得尴尬,但仍是觉得屋里父亲重要。连忙飞快的就要跑出去,后头崔佑祖看他一跑。又想到他刚刚手里拿着的银子,顿时嘴里也喊着要吃粮,忙也跟了过去。

    崔薇也没理睬杨氏,打了水进屋里替崔世福抹了把脸,便坐下跟聂秋染说起话来。

    那头有了钱,崔敬怀请了大夫跑得也快。崔世福的情况跟崔薇猜想的差不多,只是急怒攻心,一口痰迷着了心窍,只消将他痰拍出来,又扎了几针,崔世福便悠悠的醒转了过来。这个平日里身材高大结实,只知闷头做事的汉子难得倒一回床,可如今一旦受了气倒下去,便看得出来他这会儿其实已经有些虚了。

    见他这个样子,崔薇心里不由发酸,想了想干脆柔声道:“爹,您累了大半辈子,如今年纪也不小了,干脆明年不要种地了,就休息着吧。”

    杨氏看到丈夫这个样子,也忍不住拿袖子擦眼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崔薇这话触动了她的心,还是看在了一旁聂秋染的份儿上,她并没有答话,反倒是站在门口的王氏听着有些不高兴,虽然知道聂秋染不是好惹的,但一想到自己的儿子,王氏依旧没能忍得住:“四丫头这话好没道理,爹难不成养了儿子便不养孙子了?他要不做,家里欠的银子谁还,往后小郎进学哪个人来给钱?”她这话音一落,杨氏想着也是事实,便忍不住低着头流泪,也不出声。

    崔薇眉头跳了跳,还没开口,那厢崔世福便强撑着要坐起身来,一边冲崔薇摆了摆手,一边疲惫道:“我没事,你大嫂说得对,家里这样多人,张嘴都要嚼呢。”他说完,便忍不住咳了几声,崔薇忙将温热的开水递给了他,心里忍不住就叹了一口气。

    此时人养儿防老的观念极重,对儿孙看得又重,崔世福本来便是个闲不下来的,要想让他不管儿孙们,恐怕一时半刻间还真不容易办到,虽说吃过崔敬忠的亏,但崔世福也不知道能不能真对他狠得下心来。

    留在崔家大半天,亲自给崔世福熬了药,因着崔敬忠手里的银子被聂秋染说得扔了些出来,这一两多银子自然足够买好药,就连人参都能买上一两片儿了,崔世福吃了这东西,补着元气果然不一阵子脸色看起来就要好看得多了,崔薇心里自然是更放心了些。

    跟聂秋染二人回到家中时,已经是晌午后了,崔敬平中午时过去守在了崔世福身边,家里也没什么人,崔薇只简单炒了两个菜,刚吃过,下午时便听回来的崔敬平说,崔世福拉着一家人,去了罗里正那儿将家给分了。

    这早些分家也好,崔敬忠本来不是个什么好人,他如今跟孔氏二人单独过,也少连累崔世福一些。

    那边崔世福身边渐渐好了起来,如今崔薇又嫁给了聂秋染,头上也顶了名份,很快的。成婚的好处便显露了出来。首先村子里许多人对她不由自主的恭敬了许多,不像以前,总也有些妇人爱拉着她开些玩笑,就算平日她并不如何理睬,但背后总有几个说闲话的。就连罗里正一家子看到崔薇时都热情了不少,好几回还要给他们送菜过来,就连镇上的林管事都先恭喜了她成婚一回。

    虽说如今林家如今对崔薇也算是熟识了,可以前他们并不是真正将崔薇放在了心上,成婚半月后崔薇再去送糕点时,林管事竟然说了林夫人想见她一面的话。跟林家打交道又不是一两年。可这林夫人无论吃糕点吃得有多满意,还没说过要见她的,到如今说要见她。崔薇心里也明白应该是沾了聂秋染的光,不过这光可指不定是个什么光了,自己没什么好图谋的,但她也怕给聂秋染招麻烦,因此崔薇自然是婉言拒绝了。回来时便将这事儿跟聂秋染说了一道:

    “聂大哥,这林家突然就要见我,他们可是有什么事儿要让你做的?”这事儿本来也只是她的推测而已,可她现在说来聂秋染却是点了点头:“只是些小事,他们林家的少爷原是想进城中读书,可是他并无功名。因此便想让我从中引荐,好能入城中书院而已。”问清楚了确实是跟聂秋染有关的,崔薇自然不再提起。

    如今还有一个半月不到的时间便要过年了。她正好想趁这段时间招人将后山的地买一块下来专门养羊的。她这房子虽然紧靠着山,但并不是说马上就将山给贴紧了,中间还隔着好大一块小山丘似的荒地,这地方长了不少干黄的杂草,地又像是沙砾一般。并不肥沃,因此无人租种。自然便空了下来。若是趁着这段时间农闲,多请些人手将地给买下来,再买些羊养着,每日大量做些奶粉等,往后开店时也不愁羊奶不够用了。

    毕竟崔薇如今做的糕点,大部份用的材料都是以奶为主,不论是蛋糕还是奶糖等,都离不开奶。而且她发现自己做的奶粉比起鲜奶虽然恐怕营养略有不足,但是那味道却是比鲜奶还要香一些,这些奶粉之前带给聂秋染时,听他说那秦淮等人也很是喜欢,往后开店也不能总卖那些糖果蛋糕,还得想些新玩艺儿,这奶粉也可以用来卖,若是羊奶不够,自然许多东西都供应不出来。

    扩大羊圈本来就是崔薇早就打定好主意的事儿,如今又嫁给了聂秋染,有他名头办事便很快了,几乎罗里正那边不用她打点,崔薇只是过去一说时,他便满口将这事儿答应了下来。只是要买朝廷的地,并不止是要罗里正一个人同意而已,还得进县里衙门一趟,这事儿有聂秋染帮忙,他又有马车,来回县里不出一天的功夫,便将事情给办妥贴了。

    崔薇现在又有了聂秋染的名头挡着,她一说要买地,罗里正等人都只当是聂秋染给她出了银子,按照大庆王朝的例律,一般中了举人就算是没有任职的,便都每年可以令取一定的米粮与银纹,不比一个正经的九品县丞表面上看钱财少到哪儿去,当然正品的官职收入也并不只会像表面上那般,所以许多人都一门儿心思的想往官场里钻,可不论如何,聂秋染表面得的银子,已经足够使众人心里妒忌了。

    崔薇一旦将买地的事儿落实了,自然便按照这古代的习俗,先选了一个在十一月末宜动土的黄道吉日准备开工,小湾村在这之前便已经有不少人过来打探过想要帮工的事儿,一来小湾村里不少的村民们也都大多是性格朴实的,无论大家相互之间有个什么红白喜事的,大家一般都会过来帮帮忙,如今崔薇已经说了要请人帮着建个围场,不少人心里便都活泛了起来。

    看这样子崔薇请人不像是让人白干活儿的,毕竟如今聂秋染的名头摆在那儿,许多人心里本能的对举人这个名头有些畏惧,也根本没有人想过崔薇请人办事儿会不给工钱的,就算是她不给,村里恐怕许多人都想着只过来帮忙,能吃上一顿饭便已经满足了,因此崔薇还没真正请人,便有不少的人主动过来开始打探起问崔薇要不要帮忙的事儿来。崔薇这边的房子本来离山近,算是偏僻的了。可偏偏今日倒是都有不少的人上门过来打探消息,问崔薇是不是要人帮忙的,崔薇自然都一一应下了,并与众人说了要付工钱,才将这些又惊又喜的村民们送走了。

    天气在十一月中旬一过,便更冷了些,冬天本来黑得又早,崔薇早早儿的将晚饭做了,三人还没来得及开吃,外头便响起了敲门的声音。冬季里饭菜冷得本来就快。尤其这会儿炒菜用的是猪油,一旦冷了那油便浮在菜盘上细细一层,难以入口。因此崔薇示意崔敬平二人先吃着,自个儿还没盛饭便去开了门。

    外头王宝学他娘刘氏手里拧着一个背篼,里面装了不少的花菜与窝笋等菜站在门口外,一边搓着手直跺脚,看到崔薇过来开门时她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笑容来:“崔丫头。你还没吃饭咧?我给你送些菜来。”

    “王大婶儿,您这么客气干什么,吃饭没有?进屋里来坐吧!”崔薇一看到是刘氏,脸上的笑意便真切了几分,刘氏为人豪爽大气,不难相处。而且她也明事理,知道王宝学之前常在她这边吃饭,得了空便给她送些菜过来。崔薇这会儿侧开身子要让她进来。刘氏便连忙摆了摆手:“我家里还没烧火,等下回头迟了,一家子都得挨饿!我是听说你要建围墙,是来跟你说,人手不够的话你王大叔跟王大哥都空着哩。你几时开工,我好让他们过来帮忙。若是你这边忙不开,我也好来给你煮饭!”

    崔薇跟杨氏闹得僵,连她成婚杨氏都放手不管,这也让村里不少的人对她心里很是同情,刘氏也知道她家中没个操持的,孙氏为人并不如何好相处,更何况她刚在崔薇成婚不久后便出去走了亲戚,现在还没回来,摆明是不满意这桩婚事,刘氏心里也更同情崔薇了些。

    对刘氏这份儿心崔薇自然是领的,她想了想就笑了起来:“王大婶,你让王大叔跟王大哥直接过来就是,我这边也不准备做饭的,懒得麻烦,我准备给工钱的!”

    她这话一说出口,刘氏虽然没料到,但也有些惊喜:“真的?”刘氏话音一落,好像也觉得有些不大自在,不过若是能在过年前挣上一笔,大家也乐得高兴,她开始有些不好意思,接着又有些担忧了起来,忙道:“你年纪小小的,这银钱可够不够花?若是不够,慢慢来就是了,那钱不钱的,都是一个村儿里的,到时跟村里人说拖一拖,等有钱再给也不迟!”

    崔薇听她这样一说,顿时就忍不住笑了起来:“王大婶儿放心,聂大哥给了我银子,肯定够的。”她说完,回头便朝屋里看了一眼,理直气壮道:“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嘛!”这话倒是惹得王氏赞同了些,点了点头,想到家里等着自己做饭的老小,也不敢再耽搁了,忙将菜腾了出来,这才背着空背篼回去了。

    刚将王氏送走,那头崔世福便过来了,他也不是外人,崔薇干脆拉着他进了院子:“爹,正好吃饭,吃完再回去。”

    这一趟崔世福过来本来就是有话跟她说的,因此听到崔薇这话,想了想,自然就点了点头。他被气倒过一场之后醒转过来虽然没落下个什么病根儿,但想得却比以前开得多,对杨氏也不冷不热的,反倒是对崔薇这个女儿更是觉得心里慰贴了些,听她唤自己吃饭也并不推辞,跟着便进了屋里。

    不过是添双筷子的事儿,崔薇煮的饭都是够的,不过就是黑背跟毛球的饭少了些,等下再去煮就是了。桌上摆了刚炒好的几样菜,三荤两素的,崔薇现在有了银子,自然不会在吃食上委屈自个儿,她手艺又好,炒的麦酱肉香得那肉片儿都像透明的一般,半肥半瘦的,一块夹着花菜,嚼进嘴里连吃一大盘子都不会腻。这是聂秋染跟崔敬平二人都喜欢的,看得出来崔世福也是喜欢,可惜家里没有酒,不然现在还能给他倒上一杯。

    几人吃完饭,崔薇回厨房里又重新洗了锅煮了饭,塞了几根干树枝进灶里,便不管它了,洗了手便回了屋中。

    这会儿聂秋染跟正替崔世福倒了杯羊奶两人一人端着一杯说着话呢,旁边崔敬平倒是不怕冷。端了板凳坐在门口摸黑背玩,崔薇一进屋里时便听崔世福惊呼:

    “不去城里了?”

    也不知这二人之前没头没脑的在说什么。崔薇一进来聂秋染给她倒了杯羊奶,那羊奶之前放在壶里,外面拿厚厚的棉花制成的袄子包着,这会儿也没怎么冷,倒进杯中不一阵便将杯子捂热了,在这样的冷天里捧着这样一杯羊奶很是暖手,难怪崔世福不肯喝也端着。崔薇道了声谢,捧了羊奶小小口的喝着,便见聂秋染点了点头:

    “不去了。反正在家里看书也一样,只要等到三年之后的春闱便成。”虽然崔薇只听了这样半截话,但听到现在听到聂秋染这一句哪里还有不明白的。顿时便知道他是想要留在家中了,心下也不由有些吃惊。还没来得及开口问,那头崔世福便摇了摇头,面色有些犹豫:“这不去进学如何能成,若是耽搁了。恐怕聂夫子心里会……”

    他剩余的话没有说完,可聂秋染跟崔薇二人心中都跟明镜似的,尤其是聂秋染,眼中露出一丝冷意,低垂了头将手中杯子里的羊奶一饮而尽了,这才温和的笑:“考得中始终都会中。不中的,再进学堂也没用!”他这话声清冷,崔世福一听完他这话。顿时便脸上发烧,聂秋染这话明明是在说他自己,但崔世福自个儿养了一个崔敬忠,便总觉得被这样一说有些抬不起头来,吱唔了两声。也不再说这个话题了。

    见到他尴尬的样子,崔薇忍不住回头掐了聂秋染一下。隔着厚衣裳掐得肯定不痛,但聂秋染表情有些惊呆,显然以前从未被人如此对待过,愣了半晌还回不神来。

    崔薇懒得理他,看崔世福杯子还未动,提了奶壶便要给他再倒一些。崔世福看到她的动作,下意识的便端起杯子喝了几口,一边喝着,一边脸色便有些难看。崔薇看他如今瘦弱的样子,只当没瞧见他脸上嫌弃的神色,一边给他满上了,一边便提着壶站在他身边笑道:“爹,您这一趟过来可是有什么事儿的?”

    她拿着奶壶站在旁边带给崔世福极大的心理压力,总觉得要不将杯子里的羊奶喝完,她便会一直这样站着般,崔世福忍了心里本能的反胃感,一边又灌了一大口,还没回过神来,便又看崔薇给他杯子满上了。一个人喝着,一个人倒,很快那壶羊奶便见了底,崔薇这才将紫砂壶给放下了,崔世福不由自主的拍了拍吃得鼓胀的肚子,总觉得自己满嘴都是股羊奶味儿,连出气都是那样一股味道,不由有些反胃,深怕等下崔薇又给自己递些过来,忙强忍了打嗝的冲动,一边道:

    “我听村里人说你买了地要修个什么东西,我来瞧瞧你哪天修,我跟你大哥正好闲着,过来给你帮帮忙哩。”

    平白无故的给崔世福钱他肯定不会要,而这建羊圈崔薇是要给钱的,到时也可以趁机补贴他一些,如今崔敬忠那边欠的银子还没有还,崔家如今为了崔敬忠的事儿,提前将猪都杀了,这个年恐怕不好过,要是趁此机会多给崔世福父子一些钱,也算是帮他一回了。

    一想到这儿,崔薇自然便点了点头,说了十一月二十八号开工的话,这才将吃饱喝足的崔世福送了出去。

    等他一走,崔敬平才像是活了过来一般,忙进了屋里来,天色不早了,崔薇将猫狗喂了,又烧了水洗脸和脚,天气冷得很,崔敬平自个儿一收拾完便回了屋,留了崔薇两人还在泡脚,一个大脚盆里两人都试探着将脚搁进水中,泡了半天,浑身都暖和起来了,聂秋染这才取了一条帕子在手中,一边捞起崔薇的脚擦了两下,一边认真的道:“你放心,嫁给我了,一定让你吃好的穿好的!”

    PS:

    三更合一~应亲们的要求,如果觉得这样合一不好的,留言哦~为上个月小粉票410票加更~我算了算,每天还一更,上个月竟然还差六十更以上!!!!晴天那个雷劈。我这个月稍微休息一下,如果这个月亲们继续支持,小粉票也比上个月的少不了多少,我下个月尽量还是老规矩来大量还债哈~~~~求下小粉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07》,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零七章 羊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07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零七章 羊圈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