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提妾

    昨儿回来时崔薇便发了些面,又宰了些肉沫的,这会儿拿出来洗了把葱切碎了,又混了调料在里头,昨了一整晚,如今天气又冷得厉害,那肉里有些结冰了,不好化开,崔薇干脆敲了个蛋进去,这才慢慢的拿筷子调匀了,包了约有二三十个包子放在蒸笼上,一边又熬起了稀饭。大约两刻来钟时间,那稀饭已经熬得稠了,蒸笼上冒出阵阵轻烟,显然里头包子已经熟了,散发出阵阵香味儿来,外头院门一直开着,过了这样长时间,崔薇都在厨房里头,她猜着孙氏等人应该已经走了。

    谁料她端着稀饭锅进客厅时,却看到孙氏等人沉着脸坐在屋里,聂明二人也跟着站在一旁,跟她两个贴身小丫头般,战战兢兢的样子,聂秋染会在一边,见到她进来时忙上前将她手里的锅接了过去,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孙氏看了稀饭一眼,又闻着厨房里的饭香,顿时便回头骂了两个女儿一句:“没看到你们大嫂在忙着?死丫头,不会去帮忙洗碗摆筷子啊,一点眼力见儿都没有!”聂明两人连忙答应了一声,也没问崔薇一句,便进了厨房中,不多时便就取了五个碗出来。崔薇看了看眼前几人,见孙氏不客气,她自然也不客气了,便冲聂明二人露出一个笑容来:

    “少洗了一副碗筷,我三哥还没起来呢,我去唤他!”说完,没等孙氏回答,自个儿便转身去崔敬平屋里了。

    孙氏本来想说崔家那小子想吃饭为啥要自己女儿去干活儿,谁料一转头就看到崔薇走了,那句话自然便忍到了心里,看到两个木呆站着的女儿,顿时便恨恨的瞪了她们一眼,两个姑娘连忙又进厨房里洗碗去了。

    崔薇出来时看到聂明二人已经将包子笼都取出来了。盖子揭开了,露出里头白白胖胖的包子,孙氏坐在饭桌前,聂明两人张罗着给她盛稀饭,她也不客气,拿了筷子便先挟了个包子,也不怕烫嘴,三两口便嚼了吞进肚中。瞧她这副模样,若不是今儿早上崔薇包子包得多,恐怕还真不够吃的。

    连忙招呼着崔敬平洗了脸和手也拖着他坐到了桌子边。蒸笼里顿时便只剩了一半包子。平日包子是崔敬平跟聂秋染二人都喜欢吃的,崔薇见到这情况,顿时眉头便皱了皱。起身洗了个大盘子出来,两三下便将笼里剩的约有十几个包子全划拉进了盘子里。

    孙氏一瞧见脸色顿时便了,‘啪’的一声将筷子拍到了桌子上,厉声便冲崔薇喝道:“你反了天了!”她嘴里含着包子,一说话嘴中嚼碎的包子沫儿便随着她口水四处乱飙。崔薇嫌恶的将盘子挪得开了些。小心的护着自己的稀饭碗不让她口水喷着,那头孙氏看到她动作,更是生气:“今儿你竟然敢不给我吃包子,你究竟还知不知道我是你婆婆?你把我当成什么人!”

    有一段时间没见孙氏,她整个人瘦了大半,脸上原本还因富态而有些丰满的皮肤一下子松垮了下来。眼袋看着更大了些,脸色也微黑,穿着一身宝蓝色的细绒小袄。这样的暗色衬得她整个人肤色更显得灰败了些,这会儿她瞪着眼睛看自己,崔薇却根本不怕她。孙氏可真没将她自个儿当成外人,自己忙了一大早上,她一来便给吃了大半。等她们三娘母吃光了,自己几人吃什么?崔薇冷笑了一声。想到当初孙氏对自己的恶言恶语,顿时便看着她不客气的道:“您可没早跟我说要吃包子,今儿早上可没有做你们三个的早饭!”

    孙氏听她这样说,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拧了袖子便要上前揍她。孙氏在这小湾村里呆得久了,虽说嫁给了聂夫子,但骨子中可没学到那君子动口不动手的一套,当初杨氏惹了她不顺心都要挽了袖子便要上前,这会儿她听到崔薇这样跟她说话,哪里还忍得住!早在一个月之前她便因为崔薇这死丫头的缘故被聂秋染送去了那死老太婆那边,吃尽了不少的苦头,好不容易罗家那死老头要归天了,她才有机会回来,现在可是新仇旧恨全部都涌上了心头来,孙氏脸色登时便扭曲了,聂秋染筷子一放,一下子站起身来,目光冷淡:

    “娘要干什么?”

    他声音冷冷淡淡的,孙氏就怕这个儿子,现在听到他说话,本能的便缩了缩肩膀,吓了一大跳。聂晴看到这情景,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来看了聂明一眼,聂明便缩了缩肩膀,细声道:“大哥,娘是长辈,大嫂总归是媳妇,这也太……”她话没说完,聂秋染便转头看了她半晌,突然之间眯着眼睛就笑了起来:“聂明现在年纪也不小了。”他这话时,聂明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意思,只是知道聂秋染的性格,多少心中有些惴惴不安,又听聂秋染接着说道:“我最近想谋个官职,可是却是苦于手中银钱不够,若是将你送给镇上哪位商人为妾,说不定我能得偿心愿!”

    聂秋染这话一说出口,聂明脸色顿时刹白。此时的妾地位并不高,是可通买卖的,甚至一些商户人家妾室还能用来租借,对于这样的妇人,也就是比那些勾栏院中的粉头地位稍高一些而已,这也是当初崔世福在听到自己的二儿子要将崔薇送为妾时心中大为火光的原因了,只要不是家里过下去的,还没哪个愿意将女儿送给人家当妾的,那是要被戳脊梁骨的事儿。但聂明心中清楚得很,若是聂秋染当真想要谋官职而差银子,聂夫子保管想也不想便会将她卖了来换钱!

    刚刚还开口想给崔薇上个眼药,可这会儿聂明听到聂秋染的话,脸色顿时白得透明,慌乱无助的神色在她脸上一闪而过,顿时便看着聂秋染慌慌张张的唤了一声:“大哥……”她虽然没认错,但话里认错的语气却是谁都听得出来。聂秋染温和的看了她一眼,又将目光挪到了聂晴身上,直将聂晴看得心脏狂跳不止,四肢冰凉。连忙低下头来。

    孙氏也怕这个大儿子,哪里敢出口替女儿解围,这会儿心中又怒又极,却又夹杂着一些骇怕,聂秋染看了她一眼,这才笑道:“母亲既然吃饱了饭,就坐下吧,有什么话,慢慢再说。”

    现在孙氏的气焰也被刚刚聂秋染那几句话打消得差不多了,心中虽然不甘心儿媳拿捏住。但到底也不敢在聂秋染此时明显已经不快的情况下再惹着了他,因此坐了下来。崔薇这才冷笑了一声,拉着明显沉默了不少的崔敬平开始吃起饭来。

    这会儿包子稀饭等早已经凉了。外头雨哗啦啦的下着,屋里鸦雀无声。好不容易崔薇几人斯条慢理的将饭吃完了,她刚要去收拾碗筷,那头孙氏便讨好的冲聂秋染笑了笑,一边推着聂明:“这事儿老大家的先坐下。碗筷就让大丫头去洗。”虽说被孙氏一个老大家的唤得半晌回不过神来,但崔薇依旧是停下来了收碗筷的动作,毕竟刚刚聂明也是吃了饭的,她们不请自来,又算不得什么客人,吃了东西做事也是应该的。虽说她也知道孙氏唤住自己不会有什么好事,但孙氏葫芦中卖着什么药,崔薇也想知道。更何况刚刚聂明还想给她上眼药。崔薇当然不会去做那个好人,因此将碗筷一放,便又坐了下来。

    等聂明一走,孙氏伸手便想去拉崔薇,脸上硬挤出一个笑容来。崔薇打了个哆嗦,聂秋染登时便将她一把拉到了自己怀里!

    孙氏脸色一下子就耷拉了下来。阴沉得厉害,她自己半辈子守寡,便最看不得有人在自己面前做出这等行为了,一看到儿子护着媳妇儿的样子,她心里便硌得慌,忍了又忍,终于没能忍得住,铁青了脸便道:“青天白日的,如何抱做一团,也知不知羞了?”孙氏喝完这一句,也不敢去看儿子的脸色,忙就低了头慌乱道:“这一趟我回来给大丫头主持婚事,大郎成婚也不少时间了,可是老大家的肚子还没有动静,咱们聂家可不能无后,我跟你爹商量过,准备替你纳了孙梅,将她抬回来,也好给咱们聂家留个根儿!”

    崔薇一听到这话,眼角先是不停的抽搐,接着又是大怒,忍不住伸手狠狠掐了聂秋染一把。她现在才刚满过十二岁没几天,跟聂秋染成婚也一个多月,孙氏就说自己肚子没消息,别说两人真没圆过房,就算是圆了,也没有这样快便有身孕的道理,除非是婚前不贞了,孙氏这话说得也极妙,不就是想将孙梅抬回来么,竟然今儿过来吃过了她一顿饭才敢说这样的话!早知道刚刚就该一个包子也不给她吃,这孙氏也实在太恶心人了!

    聂秋染被她掐了一把,又是无奈,又是有些好笑,不过这还是头一回崔薇真正对他表示亲近的举动,若是她无动于衷恐怕聂秋染才要哭,现在见她还知道吃醋,嘴角忍不住就翘了起来,理也没理孙氏,只低头看着靠在胸前的小脑袋,一边就伸手拨弄着她头上的两朵小绒球。

    PS:

    第五更到~~晚了,抱歉啊亲们,本来想设两千字码的。谁料手贱,设成六千。。嘤嘤,平日习惯了这样设。。。。。。。。。

    感谢:baiyishang、感谢亲打赏的和氏璧~~~~~好激动啊~~~是第三块了啊,又感觉有些愧疚。。。。。

    感谢:janeyueqing、xuefan、14132616100、bumaijialefu、angel1234596、乐淇2006、baiyishang、感谢亲们的粉红票~~~~~~

    感谢:musang、18912529299、亲们打赏的平安符~~~

    感谢亲们的支持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20》,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二十章 提妾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20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二十章 提妾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