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点破

    几人正在堂屋里尴尬的坐着,半点儿声音都没有,孙家的人目光打量审视一般的落在崔薇身上,那头穿着一身红色衣裳的聂明便由聂晴扶着从屋里出来了。聂明长相虽然不完全像孙氏一般,但大部份也像孙氏比较多一些,再加上常年干活儿,平日里瞧着并不如何出彩,但今日因为是她大喜的日子,一身的喜气,头上还戴了一朵大红色的绢花,脸上抹了胭脂,看起来竟然比平常多了几分娇艳。

    “外公外婆,舅舅、舅母,今儿真是麻烦你们了。”聂明一收拾打扮出来,便给孙家人行了一礼。戴氏等人估计是有意要冷落崔薇,因此忙迎了上前,低头抹了两把眼泪,一边便与聂明说了起来。崔薇靠在聂秋染身边,偷偷转头打了个呵欠,见那名叫孙梅的少女一边满脸骄傲的跟聂明说着话,一边回头就看崔薇一眼,像是在炫耀着自己跟聂明关系好一般,看得崔薇忍不住想笑。那头赵氏慈爱的扶了聂明起身坐下了,一边嘴里就道:

    “也就你是个孝顺懂礼的,知道还来喊咱们,认咱们这门亲戚。”她一边说着,一边便拿眼睛看了崔薇一眼,冷笑着从头上拨了一只裹了一层薄银片儿的簪子下来,插到了聂明头上,脸色还有些扭曲,显然有些肉疼的样子:“你出嫁,我也没什么好给你的,这东西本来是想留着给你表姐往后出嫁用的,可惜如今她福气被人占了,她便想着要给你添个妆,咱们不像有些人,手里有银子不肯出,只有这个,望你不要嫌弃了。”她说完。手还在聂明头上抚了好几下,显然送出这个东西极为不舍的样子。

    聂明自然知道她这话是个什么意思,无非就是想要借此故意使崔薇难堪而已,想到崔薇这个做大嫂的不肯给自己添些妆,心中也是不满,自然便跟着赵氏附和道:“我也是个命苦的,也唯有舅母怜惜而已。”说完,伏在赵氏身上哭了起来。

    “快别说这话了。”崔薇看这两人演得厉害,脸上不由露出笑容来,连忙起了身朝聂明走了过去。一边扯了聂明起身,一边故意拿帕子替她擦脸,一边皱了眉叹道:“什么命苦不命苦的。这话以后大丫头就不要说了,如今公公婆婆还在,姑爷又好端端的,你哪里就命苦了?知道的只当你新嫁娘舍不得娘家,不知道的。”崔薇说到这儿,看聂明脸色一瞬间有些扭曲的样子,顿时忍了笑道:“不知道的,恐怕要当你命中犯克了。”

    “你!”聂明一听这话,顿时忍不住便站起了身来,气得脸色都有些泛白。看着崔薇说不出话来。崔薇看着她笑,一边伸手想替她抚抚头发,更显自己气势的。可谁料她表情是足够了,气势也在,但因年纪不足,身段却是矮了些,伸手出去。竟然只到人家脸庞,崔薇顿时就囧了。身后聂秋染忍了笑,看她原本一脸高贵大方的神情最后竟然因身高不够而气势矮了下来,便忍不住想笑,又看赵氏等人一脸呆滞的神情,忙起身揽了她腰将她抱回来,一边伸手将她小爪给包住,一边强忍着笑意,温和道:“好了,不要胡闹了。”

    被人跟将抱女儿似的抱了回去,崔薇脸色有些发红,想到刚刚闹的事情,乖乖坐在聂秋染怀里不敢动了,脸颊发烫。那头赵氏等人回过神来,也不好再去提之前聂明的事儿,只是看到聂秋染抱着崔薇的样子,更觉得碍眼。那头孙梅心中又酸又涩,忍不住就声音有些尖利道:“大表哥,如今我娘也给表妹添了妆,不知道表嫂要给表妹添些什么好东西?”一句表嫂她唤得有些咬牙切齿的,看聂秋染将崔薇抱在怀里,温文尔雅的脸上还带着笑意,心里便如同有猫抓一般,恨不能立即便将崔薇扯了出来,自己坐过去才好。

    赵氏一听到女儿的话,顿时也跟着应和,你一言我一语的便跟着挤兑了起来。聂秋染感觉到崔薇有些生气,捏了她手心一把,这才看着戴氏等人笑道:“大舅母替表妹添妆本来也是天经地义的,毕竟往后都是一家人,表妹也迟早是要进聂家,大舅母不过是提前替她随礼而已。”

    一听到聂秋染这话,赵氏等人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惊喜之色来,孙梅脸上刹那间闪过一丝异色,脸颊也跟着微红了起来,竟然比她旁边坐着的聂明看起来还要亮眼了几分。聂秋染唇边带着笑意,一边低头摸了摸崔薇脑袋,一边就道:“大表妹跟秋文自小便有婚约,迟早要成为一家人的,早些给聂明添妆也没什么不妥!”

    聂秋染话已经说完了,但屋里众人却都是听了又一副没有听懂的样子,赵氏脸上甚至还带着笑意,傻笑着回头看了自己的丈夫一眼,一边呆呆道:“当家的,染哥儿这是什么意思?”孙梅也笑着转了转头,众人都呆滞住了,半晌之后原本还爬在桌子上的聂秋文嘴里的糖掉了出来,他这才指着孙梅大叫了一声:“我才不不要娶这个丑陋的老女人!”

    他正尖叫着,孙氏满脸笑容的拿了一叠红纸进来,一边就好奇问道:“什么老女人?”

    崔薇忍了笑,看聂秋文慌忙从桌上连滚带爬的下来,一边扯着孙氏衣裳,一边慌乱道:“娘,我不娶她,我不娶她!”一边说着,聂秋文一边扯着孙氏便开始大声哭了起来。孙家人这才回悟过来刚刚聂秋染说了什么,孙梅又羞又气,捂了脸顿时便哭了起来,赵氏愤怒之下扯着孙氏便开始问道:“他大姑,你明明说好的我家这丫头明明要嫁的是染哥儿,现在好端端的怎么又变成了秋文,你是骗婚吧!”

    到了这个地步,聂秋文现在都已经快十五了,可他现在还一事无成,文不成武不就的,如今还靠着父母吃喝,他拿什么来娶媳妇儿,拿什么来养家人,别说往后能沾点女婿的好处了,不被女儿从娘家拿东西倒贴就已经不错了!赵氏又气又羞,聂家两兄弟现在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她宁愿将女儿嫁给聂秋染做妾,也不愿意将女儿嫁给聂秋文做正室,又听到聂秋文竟然嫌弃自己的女儿,还说她又老又丑,赵氏顿时便险些发了疯,指着聂秋文便骂:“小杂种,你骂谁是谁是又老又丑?你自个儿是什么德性,一事无成,游手好闲的懒东西,哪个倒了八辈子霉祖坟头上生了蛆的才会嫁你这么一个没出息的小东西!”

    若是赵氏只骂自己便罢了,可她现在骂的是自己的心尖子,对孙氏来说,聂秋文便是她的眼珠子,哪里舍得人家来抠,连碰触一下也不肯的,这会儿竟然听到赵氏不分青红皂白便开骂起来,她顿时气不过,将手里的东西一扔,尖叫了一声便朝赵氏扑了上去!

    堂屋里头顿时乱成一团,聂秋染看崔薇眼珠子都看得险些滚落了出来,起身拉着她后退了些。

    “离远点,凡人打架,神仙遭殃。”聂秋染这话刚一说完,前去拉架的孙梅不知道被谁一耳光拍在脸上,顿时头发都散了大半,哭得也更厉害了。聂明看她这样子,哪里还敢上前,躲得远远的,嘴里还在焦急的劝道:“娘,大舅母,不要吵了。”今儿是她大喜的日子,但这两人现在却打得欢乐,崔薇猜想她现在心中一定气得厉害,这会儿脸色都有些扭曲了,一双手捏着衣袖扯得衣裳都有些变形了。

    聂秋文这家伙也不讲义气的凑了过来,孙氏为他打得厉害,但他却是丝毫没有想要上前帮忙的意思,只是站在聂秋染身边,不住抱怨:“大哥,你怎么让我娶她啊,你自己不想要,你跟娘说啊,怎么推到我身上。”他说这话时脸上止不住的露出慌乱之色来,聂秋文现在年纪不小了,对于嫁娶也多少知道一些,一想到自己娶了孙梅往后恐怕会要遭崔敬平等人嘲笑的样子,他心中更是有些不快了,抱怨完没等聂秋染开口,便朝崔薇央求道:“崔妹妹,好妹妹,你帮我说说,我不想娶她。”

    “你在唤谁?”聂秋染声音有些发冷,直冻得聂秋文打了个哆嗦,抬起头时就看到聂秋染眯着双眼,眼里透出阴戾之色,顿时吓了他一大跳。聂秋文还是头一回看到聂秋染这模样,心中不由有些发慌,他有些害怕的看了崔薇一眼,这才怯生生道:“大嫂……”

    聂秋染脸色还有些阴沉,听到他这样唤时半晌之后才点了点头,慢吞吞道:“如今娘正在为你的事打架,你去劝劝!”说完,不由分说便推了聂秋文前去孙氏那边,聂秋文不防他力气如此大,被他推得一个踉跄,正好压在了那赵氏身上。

    将人推开了,聂秋染死死将崔薇揽在怀里,气势昂然,一双眼睛如鹰隼般盯了聂秋文半晌,最后才渐渐化成一片冰冷,被隐藏在眼底深处。

    PS:

    第三更~~~为小粉票450票加更~~~今天木有了。。

    感谢:baiyishang、感谢亲打赏的和氏璧~~~~~亲啊,昨天才打赏过了。。。好破费啊,也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感谢:baiyishang、◆繁花似锦◆、花开花艳、胡杨的世界、y、水晶虫子、好空白、有翅膀的雨、gwp707294lyf、若漪漪、感谢亲们的粉红票~~~~~~

    感谢:xiao迷shuo、梓翔峻喆、感谢亲们打赏的平安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23》,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二十三章 点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23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二十三章 点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