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脾气

    聂家里的哭嚎声渐渐远了些,崔薇等人回到家时崔世福父子已经不安的坐在屋里等着了,两头死羊正搁在院子中的石桌上,黑背不顾淋着雨正在上头闻来闻去,兴奋异常的样子,一旁毛球蹲在门口,最近它变得‘文雅’了许多,几乎轻易不出门,这会儿就算是外头摆了两头羊,它也是蹲在门口不出去,看到崔薇等人回来时嘴里这才‘喵喵’的叫了几声。

    “回来了?聂家怎么说?”崔世福这会儿还没回家里换身衣裳,头发湿嗒嗒的贴在脑袋上,看起来十分的狼狈,看到崔薇等人回来时他连忙便迎了上来,一迭声的就问。

    “爹,这事儿就算了,往后聂二不会再去羊圈了,你以后多留个心眼儿就是,幸亏也没几头羊,否则若是全给糟蹋了才可惜。”崔薇勉强笑了笑,刚刚聂秋染看她的眼光其实她是记在心里的,不知为何,这会儿想起来却是隐隐觉得有些不舒坦,冲崔世福说了几句,看他满脸失望难受的样子,深怕他想不开,忙安慰他道:“爹,你放心,我还有银子呢,再说聂大哥手里也有好多银子,不过就是几头羊,只要您能养得过来,我就是再买十头百头的我也买得起。”

    她说完这话,崔世福心里也没觉得好受多少,连忙拿袖子借着擦脑袋的动作按了按眼睛,一边就道:“你多买一些,多买一些,我也不要工钱了。我跟你大哥就天天跟你侍候着这些羊,时间久了,总能给你多照顾一些出来……”一旁崔敬怀听他这样说,忙不迭的就点了点头。

    崔薇见他这样子,忙就道:“爹,这事儿与您无关,要说也是聂二干的,您这样干什么,真的与您无关。您就放心吧,我缺不了这点儿钱的,这样小器,哪里能发得了什么大财。”她年纪小小的,便说什么发不发财的话,听得崔世福心里又是难受又是好笑。只是他到底不善言辞,崔薇好说歹说的,才终于将他给哄走了。

    等崔世福一走,崔薇也没了心情做什么菜,只匆匆炒了几样吃了,崔敬平只当她还在为羊的事而担忧。吃完饭自个儿烧了水,洗了脸和脚忙就回他自己房间了。留了聂秋染两人在外头,崔薇看也没看聂秋染,自个儿进厨房里打了水就洗澡去了,聂秋染不知怎么的,总觉得她像是在生自己的气,但想了想自己又确实没什么地方惹到过她的,顿时百思不得其解。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觉得崔薇这样对他不理不睬的令他心情有些烦闷。无论如何也静不下心来,干脆也打了水先去另一侧将澡洗了,刚出来放了桶又拴好了门,进屋时就看到崔薇已经坐在床边拿了帕子擦头发的情景,连忙就走了过去,一边道:

    “我来给你擦。”崔薇没理他,侧开了身子,避开了他的手,自个儿擦了几下,那头聂秋染忙取了之前挟出来竹炭笼放到她脚边,任她偏了身子将头发凑过去烤,深怕她头发掉进炭里被烧焦了,忙替她拿在手中,一边拿帕子绞着水气,一边眼睛不时就看她一眼。

    聂秋染目光不时总看自己一眼,崔薇感觉到了,但却没有理他,不知道为何,今天聂秋染看自己那一眼令她到现在还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像是透过了她在看着谁一般,崔薇正好借着聂秋文这件事不理他!将头发擦干了,摸着上头水气已经消得差不多了,崔薇这才哆嗦着脱了衣裳爬上床,聂秋染将竹炭笼提了出去,又洒了些水将火给熄了,这才又拴了门进屋里来,熄了灯就看崔薇已经背转过身睡着了。

    不知道这丫头在闹的是什么脾气。聂秋染有些无奈,虽然对这样的情景并没有经历过,但他却本能的知道,若是任由崔薇这样下去对自己绝对是不利的。一想到这儿,聂秋染干脆一上床就连人带被的将崔薇给揽进了自己怀里,也不管她一面挣扎个不停,紧紧将人给搂在怀里,感觉到她挣扎个不停,想来想去自己惹着她的地方不多,若真说要有,也只有聂秋文今儿惹出来的事情而已,他连忙开口哄道:“好了好了,别生气了,我一定会再给你出气的。”

    越听他这样说,崔薇越是觉得不舒坦,不知道他干嘛的,手劲大得要命,崔薇挣扎了一阵自己气喘吁吁的,也没挣扎得掉,干脆也不动了,闭了眼睛睡觉。聂秋染见她这样子,只当她还在使小性儿,一边也跟着睡了过去。

    本来以为崔薇这个脾气发了第二天便好了,谁料第二天一早起来聂秋染就知道不对劲儿了。这小丫头一早起来便没搭理他,一张小脸面无表情的,也不跟他说话,让他心里总觉得哪儿不对劲儿,崔敬平像是也知道了崔薇心里不舒坦般,一大早的便给躲了开去,留了聂秋染在屋里头,硬着头皮又哄了她一阵。昨儿被咬的羊今天又死了两只,而羊圈里的羊儿们昨天估计被惊吓得狠了,今儿一早上竟然挤不怎么出奶水来,而且极暴躁不安,一旦有人靠近便要抵抗,崔世福险些被羊扎了一角,崔薇没料到昨儿的事最后竟然还有这样的后续,心中也感到有些无奈。

    幸亏家里还有不少的奶粉,那店铺现在又没开着,就算一时间没有羊乳供应也出不了什么差错,不过这边有狼的事儿仍是令她心中泛怵,之前听人说山里有狼她只当这事儿是村里人胡掐了骗人的,可谁料昨儿亲眼见过羊圈里被狼糟蹋过之后她便信了,早晨时崔世福等人便召了村里的人一块儿上山准备打狼去了,屋里崔薇望着送来的几头羊尸正打着主意想怎么弄呢,那头聂夫子便已经过来了。

    虽然心里对于聂家有些不待见,但聂夫子昨儿总算是替她出了一口气,崔薇忙将人给请了进来,家里也没个茶水,干脆拿锅里的开水冲了一杯奶粉放到了聂夫子面前,还没有坐下,就听聂夫子缓缓说道:“罗家那边聂明她公公今儿一早上便没有了,都是亲戚,今日你们随我一同去走一遭。”

    罗家那个老头儿早就已经不行了,只是在熬时间而已,原本想将聂明娶回去给他冲洗的,谁料没有冲得活过来。聂夫子今日亲自过来的,而他说的又是让自己等人随他走一趟,便是证明孙氏去不了,这样一来,总该要自己出面的,崔薇当然就答应了下来。如今天色已经不早了,又是奔丧,时间又不等人,她干脆衣裳也没换,想到上回那个名叫罗石头的孩子,又进崔敬平屋里收了几件他早已经穿不了的旧袄子出来,包了一大捆,才准备跟着聂秋染一块儿出去。

    罗家要送的礼聂夫子早已经准备了,只是聂秋染如今也算是跟聂家分开过的,因此自己又要准备一份儿,因此几人锁了坐上马车出去时,路过村里头李屠夫家,干脆招手让人家割了几斤肉装蓝子里。在此时送几斤肉已经算是很大的礼了,一般人家走亲戚也就只送一包蔗糖一斤白酒而已,要不就是十个鸡蛋也算一份体面的礼了,崔薇这样割肉送的自然也差不到哪儿去,聂夫子瞧了一眼,也没出声,只是赶着车朝罗家奔去。

    到了罗家时,远远的便看到外头院子上空已经拉开了挡雨的厚油纸,下头摆开了桌子,不少前来帮忙的村人这会儿正热火朝天的做着事。外头已经摆了一个停放好的棺材,屋门上还贴着聂明成婚时的大喜红字,几个人正跪在屋子里哭着,聂夫子等过来时那头正做着事的人顿时一阵哗然,忙都赶紧迎了出来。

    屋里的人听到了外边的动静,也都忙迎了出来,崔薇掀开马车帘子,便看到聂明头上捆了一个白色的孝帕,直接垂到腰间拿麻绳又捆了,这会儿站在众人前头,看到聂夫子过来时满脸惊喜的便唤了一声:“爹,大哥你们来了。”独独像是没有看到崔薇一般,并没有招呼她。

    崔薇也不以为意,自己过来也只是走个过场,她跟罗家的人又不熟,不过是因为聂秋染才来走一遭,聂明不理她也无所谓,一跳下车来,将自己的礼物交到了聂明手上,也退到聂秋染身边不说话了。聂明身旁的罗大成目光滴溜溜的马车上打着转,脸上露出贪婪之色来,聂明拧了他好几把,将他捏得有些不耐烦了,拳头扬了起来,聂明冷冷瞪了他一眼,却见他又乖乖的将手放了下来,一边又凑近她身边不说话了。

    这聂明也是个有手段的,嫁出来还没几天,这罗大成一看就不是好惹的,她却能将人能收拾得伏伏贴贴,这还没嫁几天呢,崔薇看了她一眼,便四处打量了一下,好奇问道:“你们家小石头呢?怎么没有瞧见?”她话音一落,那罗大成便嘿嘿笑了几声,讨好的凑了过来,一咧嘴便露出一口的黄板牙,一股味儿冲得让人直皱眉头,崔薇下意识的退了几步,聂秋染半侧身子挡在她面前。那罗大成也不以为意,摸了摸鼻子,一边冲聂秋染陪着笑:“大舅子问那扫把星干什么,大好的日子,没得提了他冲了晦气,我爹就是他给克死的,大嫂这样妙的一个人儿,可不要提了他,脏了你的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二更~~~

    感谢:飓风的中心、自由之书痴、xuefan、拂云的风、蝴蝶雪、双清柳渡、紫罗兰、茫茫月色、海月水母、笑面人、感谢亲们的粉红票~~~~~~

    感谢:花月殇、

    感谢:芊然6862、感谢亲打赏的香囊~~~~

    感谢:may妹妹、亲打赏的平安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28》,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二十八章 脾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28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二十八章 脾气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