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结缘

    一句好端端的话罗大成偏偏说得嘻皮笑脸的,让聂秋染脸色一下子黑了大半,崔薇之前听聂秋染说那罗石头日子不好过时还有些半信半疑的,在她看来罗石头再不好,可也是个男孩儿,怎么样也不会落得这样的地步才是,可谁料现在听了罗大成满脸嫌恶的话,见聂明也是撇着嘴唇满脸不屑的模样,顿时便相信了,既然罗大成不肯说他在哪儿,崔薇也不准备再问,想等下再去找找看。她这会儿心里已经有预感自己恐怕找到罗大成将衣裳送给他,估计他也是保不住的。

    跟在聂夫子身后给已经去世的罗老头上了一柱香,崔薇也没敢去看那具棺材,她还是头一回与死人接得这般近,再加上她自个儿又是莫名其妙来到这古代的,心里多少还存了一点儿信神鬼的念头,因此有些犯怵,呆了一阵便想要出去转转了。聂明根本不想理睬她,而不知为何,聂秋染也没有跟在她身边,像是知道她要做什么一般,崔薇忙拧了裙摆四处望,连旁敲侧击的问了好几个妇人,才将罗石头在柴房的事儿给问了出来。崔薇忙回马车上取了自己之前便包好的东西,拧着就朝柴房走去。

    如今罗家里人人都忙得厉害,许多人目光都被屋里的聂秋染这个举人给吸引了,不少妇人都围在门口边瞧热闹,根本没哪个注意到崔薇的动作。崔薇拧了那一大包衣裳进了柴房时,一股阴冷潮湿的感觉便已经涌得她满身都是。柴房许多地方漏着水,地上是一般的泥土地,这会儿已经湿透了,踩上去滑溜溜的,这屋里散发着一股霉味儿,崔薇刚从外头进来,一时间也瞧不清楚这柴房里的动静,只依稀看过去到处都是放着叠了整齐的柴,她一手拧着裙摆。一手提着捆衣裳,嘴里小声唤道:

    “罗石头?小石头?”

    一个玉米杆里突然钻出一个黑黝黝的脑袋来,崔薇听到一点儿动静,刚一回头便看到一道影子扑了出来,她下意识的朝旁边一让,险些摔倒在了地上。便看到一个孩子警惕的瞪着她,一张冻得青紫的脸仰了起来,崔薇借着门口微弱的灯光,将他给认了出来,连忙高兴的冲他招了招手:“罗石头,你还认不认得我?”

    她笑眯眯的样子使得整张小脸都像是活了过来一般。给这原本阴暗的柴房也增添了几许色彩。那罗石头警惕的看了她几眼,半晌之后才点了点头。目光落到了她手里提着的一包衣裳上头,声音有些嘶哑:“你来干什么?”听着这声音,倒像是这孩子有些感冒了。崔薇连忙伸手去探他的头,感觉到这孩子缩了下肩膀,像是要往后退,但动作慢了一分,崔薇的手便落到了他额头之上。

    一股滚烫的感觉顿时便从她手心中传了过来。崔薇吃了一惊,忙将手里的衣裳放在一旁的柴垛子上。惊呼道:“你发高热了。”

    “不会死的。”这孩子抿了抿嘴唇,眼中露出倔强之色,接着又挪着脚朝他原本藏身的地方躲了过去。崔薇听他踩着地上的泥‘叭唧’作响,低头一瞧,见他竟然穿着一条短了大半戴的裤子,露出一双腿来,脚下竟然连鞋也没穿,一条裤子单薄破旧异常,在这样寒冷的冬天里,他竟然穿成这个模样,这柴房中又阴冷异常,难怪生了病。崔薇心里生出一股怜惜来,看他又缩回柴堆间,一边拍了拍他脑袋,示意他起来:“先别忙着过去,我去给你打些水,将脚洗了,换身衣裳吧。”她说完,又在身上摸了摸,取了十几个铜钱出来,今日出来得急,身上也没带什么钱,因此只有这些,朝他递了过去:“你自个儿去瞧大夫,抓些药吃了,病了可不能拖的。”

    “你想让我做什么?”小孩儿满脸都是对生的渴望,死死将手中的钱抓紧,一边抬头盯着崔薇看,眼神中带着一抹如同野兽般的凶残与狠意,看得崔薇吓了一跳,接着又拍了拍他脑袋:“我不要你做什么!瘦成这模样,论斤称两的卖给别人都嫌全是骨头。”崔薇不知道这孩子从小是怎么长的,竟然遇着一丁点儿善意都认为别人对他有所图谋,她心中也觉得有些同情,又站起身来,看了外头一眼:“我去给你打些水,你把脸洗和脚洗了,先别下地,我下次给你带双鞋过来。”

    罗石头眼中盛满了光彩,半晌之后才抬头看了崔薇一眼,狠声道:“你叫什么名字,往后,我一定会报答你!”

    看他瘦骨伶仃的脸上满是严肃之色,可惜他实在太瘦了些,衬得一双大眼睛更是像要滚落出眼眶来般,他人年纪本来就不大,这会儿满脸的严肃看得崔薇忍不住笑了出来:“我不要你报答,要不,你好好活着吧,那就是报答了!”她本来也没指望过自己不过是做了丁点儿的小事便要让人家来报答,因此笑了笑,并没将这事儿放在心上,出去不多时果然从外头打了不少热水过来,让罗石头擦了脸和手换了身衣裳,崔敬平当初的小衣裳这会儿在他穿着还宽松得很,不过因为是长了些,总算是将脚给遮住了,崔薇又取了之前包在衣裳里头的蛋糕给他,又给了他一袋奶糖,外头聂秋染已经在唤她了,崔薇这才摸了摸小孩儿的脑袋准备出去。

    谁料刚转身,衣袖便被人死死拉住了,她转过头去看,却见罗石头满脸的坚持之色,一张薄唇紧紧抿着,几乎像是看不见了般:“名字。”这孩子样貌看想倒是清秀,不过一双嘴唇却是薄了很,此时人都认为薄唇的人一般都性情凉薄,可眼前她看来这孩子却并不像是冷血凉薄的,至少比起崔敬忠那样的,不知好了多少。

    她恍神了片刻,罗石头却是又拉着她问了一句:“名字。”

    “我叫崔薇,你叫我崔姐姐吧。”难得遇到一个年纪比自己小的,崔薇温和的又摸了摸罗石头的脑袋,半晌之后才见他松开了手,嘴里轻唤了一声:“崔姐姐。”刚刚一番折腾下来,他身上热也褪了些,这会儿听起来嗓音里虽然还带着些鼻音,可也不像之前一般沙哑得厉害,多了些小孩子的稚气,听得人心中软绵绵的。

    崔薇也不再多呆,连忙拧了衣摆从柴房里出来,就见外头的聂秋染等人已经等了片刻,聂夫子脸上露出不耐之色,而一旁聂明满脸不屑,看到崔薇出来时便尖了声音道:“大嫂一来我们家便钻进柴房里头,莫非里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你才喜欢往那胺角落钻?”她还在记恨当初崔薇不肯给她出陪嫁的事儿,如今她已经出了嫁,算不得聂家的人,自然对崔薇说话也不像是之前一般客气胆小的模样。

    聂夫子诧异的看了这个女儿一眼,皱着眉头没有开口。

    反倒是聂秋染,对聂明的态度像是早已经习惯了一般,根本没有在意,连眉毛也没有皱一下,撑着伞朝崔薇走了几步,走到她身边了,伸手替她拈去了身上沾的柴灰,满眼之中都是笑意,根本没有任何不满之色,反倒轻声笑道:“是不是去瞧罗寐生了?你要是真喜欢孩子,等过几年咱们也有的,又何必现在看到孩子就想要去照顾。”他一本正经的语气说出这种话,顿时令崔薇呆滞了片刻,回过神来时脸颊顿时涨得通红,看到一旁聂明张大了嘴,如同吃了只苍蝇一般的眼神,顿时便拧了聂秋染一把。

    聂秋染并不在意,反倒心中有些高兴。从昨儿起崔薇就给他发了脾气到现在没怎么理他,现在终于肯伸手拧他了,证明她心中不像昨儿那样气了,他心头自然松了一口气,根本没在意崔薇的小举动,反倒伸手将崔薇那只还在自己胳膊上拧着的小手捉了过来包进掌心中,顺便将人也拉了过来,替她理了理头发,轻声在她耳边道:“想不想将罗石头弄回去?”

    崔薇傻愣愣的看了他半晌,想到罗石头的模样,顿时犹豫着点了点头。聂秋染嘴角边笑意更深,拉着她便往罗大成那边走,直到离罗大成还有五六步远时,才停下了脚步,盯着罗大成瞧了半晌,一边轻声道:“我家薇儿喜欢罗寐生那孩子,我们成婚早,如今要孩子还早了些,大妹夫不知愿不愿意将罗寐生送到我们家里住上几天?”

    那头罗大成听到聂秋染跟自己说话,顿时兴奋得满脸通红,搓着双手连连点头,简直是连话都有些说不出来了。那厢聂明却是死死拉了他一把,眼中露出警惕之色来,盯着崔薇看了半晌,这才冲着聂秋染笑道:“不知道大哥想要罗寐生干什么,你也知道,他不过是个灾星,我可不敢将霉运给大嫂带过去了,免得她往后生不出儿子来,被人骂作不下蛋的母鸡,误了她一生呢!”聂明看着崔薇冷笑了一声,想到她不肯给自己添妆,顿时心中生出厌恶来,又觉得有些不甘,嘴里便恶毒了一回。

    建了个书友群,314773859,想招个副版主帮我点下精华之类的,每天在线时间多且有兴趣的亲加群哦~~~~~~~平时也可以讨论下剧情神马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三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29》,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二十九章 结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29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二十九章 结缘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