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吃羊

    将等下要吃羊肉的酱料一一都准备妥当了,把香菜与细葱等洗净了切好放在一旁的青花大碗里,崔薇正准备洗些白菜放在一旁时,那头崔敬平犹豫了一下,仍是抬头看着崔薇道:“妹妹,今儿聂夫子都在这边吃饭,聂二他昨天也不是故意的……”他跟聂秋文与王宝学几人自小一起玩耍到大,感情不是一般的好,崔薇一边低头洗菜,动作顿了一下,眼角余光就看到崔敬平满脸纠结的模样,不由就叹息了一声。

    昨儿聂秋文没锁门害得自家羊圈受祸害一事,虽说是孙氏一开始没安了什么好心,但聂秋文现在年纪确实还小,在现代时他也不过是个还没初中毕业的孩子,正在叛逆期,再加上昨儿的事情她也听崔敬平说了,是王宝学过来唤了两人去玩,估计聂秋文是着急了,这才慌里慌张没关门,这事儿说到底,就算是孙氏有责任,便其实崔世福也有些责任,不该将钥匙交给聂秋文,就算是崔世福为了自己好,不希望自己跟孙氏起矛盾,毕竟在世人眼中看来,恐怕谁都以为自己是沾了聂秋染的光才买了这些羊和牛。

    崔薇虽然心里不是完全将聂秋文给原谅了,但这会儿并不想让崔敬平难受,自昨儿起恐怕崔敬平心中便有些忐忑,他忍到现在才开口说出来,崔薇也有些心疼他了。想了想不愿意在这大过年的时候拂了他的意,犹豫了一下。便点了点头,一边手上动作没停:“三哥,你要是想唤聂二过来吃饭,你就去吧。”她说的只是唤聂秋文一个人,并没有说要喊孙氏等人,崔敬平听她这样说,顿时高兴得险些便跳了起来,一边塞了些柴进灶里,一边就兴奋道:“妹妹。你放心,这损失让聂二记着,往后让他做事来还,我一定好好揍他一顿,给你出出气!”

    他这话一说崔薇哪里还有不明白他的意思的,笑着点了点头。那厢崔敬平慌忙便出去了,连草帽也顾不得戴,欢快的就朝聂家跑了过去。崔薇看着他背影笑了笑,手上动作没停,麻利的又将白菜洗了出来放到一旁。

    锅里炖的羊肉汤这会儿早已炖出了味儿来,一股股香味儿直从锅盖处冒了出来。崔薇将盖子揭开了,看着里头已经沸开了带着淡淡乳白色的汤。想了想又添了两勺子今日早好不容易挤出来后煮过的牛乳下去,又将洗净的干红枣以及枸杞等一并都扔了下去。刹时锅中乳白色的汤底里又泛出红色的枣子来,看上去极其的养眼,那味道炖出来也香味儿扑鼻,并不像是杨氏等人所说的羊肉做出来满是膻腥,反倒是带着一股让人直流口水的香气。

    把瘦肉等切成薄薄的片卷起来放在一旁的盘子里,崔薇深怕今儿晚上人多不够吃。因此特意将割了三斤多瘦肉,这会儿切得她手臂都有些发麻了。也不过才切了一小盘儿而已,连半斤肉都没切下来。外头突然间传来一阵脚步声,听着声音,像是崔敬平回来了,崔薇也没出去,不多时外头一阵说话声过后,崔敬平推着满脸通红的聂秋文进来了,聂秋文走路时脚还有些发拐,怯生生看了崔薇一眼,一边嘴里就小声道:“崔妹妹,我错了……”

    “你喊的是谁呢!”这两人一进厨房门时,聂秋染便将刷酱料的工作交到了崔世福手上,忙跟了进来,正好就听到聂秋文唤崔妹妹的那一声,顿时脸都黑了大半。这会儿聂秋文可是真怕他,一听到聂秋染说话,浑身打了个激伶,连忙就换了个称呼:“大嫂,我错了,大嫂,你原谅我一回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爹说过,男子汉大丈夫要自己挣银子自己花……”他说到这儿时,满脸的失望与郁闷之色,显然这孩子心里还有些不服气。

    崔薇可不想替孙氏教儿子,说多了聂秋文心里不舒服,而孙氏不见得会领情,更何况现在聂夫子还在外头,自己要真当着他的面教训他儿子,保管这个一看就是大男子主意极重的公公对她心中会生出不满了。更何况人是崔敬平唤过来的,自己要是继续捏着昨儿的事情不放,便是让崔敬平难以下台来。因此崔薇点了点头,开口道:“以后不要这样做了,就算你娘说了,但你也该知道不锁门不出去的道理,羊咬死这样多,多可惜。”被叼走了四头羊,昨儿咬死了两头,今天早上崔世福又送来了三头昨晚上没撑住受伤的羊,一天时间,便已经捉失了九头羊!

    更何况羊倒还能买,可那羊乳一时半会儿间却是产不了了,崔薇心中也郁闷得很,只是到底聂秋文还是个孩子,人家现在都来认错了,自己也不能总再抓着不放,说了他一句,聂秋文听她不再怪自己了,顿时脸上就露出笑容来,听她这样说顿时便接嘴道:“羊死了正好可以吃,还能省了买肉的钱!”

    这倒霉的破孩子!

    崔薇冲他怒目而视,那头崔敬平也黑了脸故意在他屁股上的伤口处狠狠踢了一脚,聂秋文嘴里发出惨叫声,看崔薇的脸色与一旁带着冷漠笑意的大哥,顿时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再不敢反驳,摸了摸屁股,吐了下舌头跑出去帮忙做事了。

    厨房里崔敬平乖乖的坐到了灶前帮忙生火,而聂秋染干脆也挽了袖子过来接了崔薇手中的菜刀准备帮她切肉,他虽然帮着崔薇生过火,便还从来没有做过帮忙切肉的事情,看得出来动作有些生疏,崔薇干脆一边剥着大蒜一边指挥他。

    众人热火朝天的忙着,这个大年三十的夜晚倒也因为人多而凭空添了几分热闹,崔敬平小心翼翼的说着从聂秋文那儿打探来的消息,据说昨儿孙氏被聂夫子勒令在外头跪了半晚,淋了好几个时辰的雨,聂晴也跟着跪了半天,一早起来两母女都病了。聂夫子手段粗暴而直接,既不打骂她们,也不出言多说,直接让人这样一跪,命都险些去了半条!今儿才请了大夫回去看,这会儿母女两人还躺床上哼唧,崔敬平过去时就听到那两人还在不停咒骂着,声音大得左邻右舍都能听到,崔敬平只是不想在大过年的说出来让妹妹堵心罢了。

    忙到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聂夫子等人回去给祖宗上香了还没回来,锅里的羊蹄才渐渐的炖得软了些,外头的羊肉早已经烤好了,崔世福等人忙着将烤好的羊肉抬进屋里去,崔薇想到上次崔敬平发高热时她让人给做的一只专门熬药的小火炉,顿时眼睛便亮了亮,忙指控着崔敬平搬进去,一边自己则是跟着聂秋染搬着切好的肉片与洗好的白菜以及红苕做出来的粉条等。

    切好的芋头码得整整齐齐的放在一旁,莴笋杆洗剥干净,切成指头大小的一条,码在白净的盘子中,看着特别的鲜嫩,新掐下来的豌豆嫩叶尖儿这会儿已经洗过了放在竹蓝子里头,看着菜渐渐端了出去,崔薇又取了虾酱出来,放了不少在汤锅里,又加了少许的盐,拿勺子舀了些汤尝,那羊肉汤顿时鲜美得让她险些咬到了自己的舌头!汤里带着羊肉特别有的香味儿,又因放了些羊乳等,刚好中和了羊肉之中的膻腥不说,又带了红枣的回甘,以及淡淡的杏仁味儿,让人忍不住想再喝一口。

    崔薇强忍着想再盛碗汤的冲动,将葱段以及香菜段端了出去,又好调好的辣椒碟端了出来,一边笑着让崔世福帮忙端一下锅底,一个简易的火锅便制了出来。可惜没有鱼肉等物,但也足够让头一回吃这样新鲜菜的崔世福等人诧异不已了。那烤好的羊肉外香里嫩,既麻辣又带着一股茴香与八角等特有的香味儿,让人尝过欲罢不能。众人搬了凳子围着火炉吃,直将那具烤羊吃得只剩了小半,才又吃起了羊肉火锅来。崔薇也吃了好几块烤羊肉,又盛了碗羊肉汤放了些葱段与香菜尝了,加了这些之后汤更加的美味儿,几乎光是吃菜便再吃不下饭了。

    冬天正是吃羊肉的好时节,不过若是换了平常崔薇才舍不得杀羊来吃,这回也就聂秋文的事儿出了意外,否则她根本没想过要将羊给吃了。一群人围着火炉子吃饭,个个都吃得汗流颊背,聂夫子还是头一回这样没体面没形象的跟着众人围在火炉子边吃东西。

    若是换了往年,每回大年三十年夜时便只是吃些腊肉与猪头肉便罢了,年年拜过祖宗都跟泼过水饭后便如同完成了一个行程般,还难得有像今年这般,以往让他看起来是不成体统,也不懂规矩的团年饭。但不可否认的,这样吃起饭来,比起往年在家中要有意思得多了!

    众人一直吃到夜半时分,锅里的羊肉汤被火炉烧得都已经见了底,崔薇添了好几次柴,她自个儿吃完了便坐在一旁替崔敬平等人挟些菜煮着,几人吃饱喝足了,才渐渐各自散去,天色不早了,聂夫子父子俩是最先离开的,聂秋文临走时恋恋不舍的将目光落在院子里那头还没处理过的羊身上,显然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崔世福等人倒是帮了崔薇将屋里打扫干净了,又把外头走廊都拿水冲洗干净了才挺着吃饱的肚子回去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一更~~~~提前上传的。。。感谢的话晚点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31》,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三十一章 吃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31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三十一章 吃羊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