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因差

    当初媛姐儿也是在她那时的年纪,可惜怕了自己,不敢亲近,后来被孙氏等人为了争权夺利而给害死,自己每回一想到她时,便不由自主的将对她的愧疚与怜惜总转移到崔薇身上,每当看到崔薇倔强的神情时,他总不由自主的想哄哄她,但不知为何,近来在他心里每回买东西时想起的总是这丫头的模样,鲜明得让他有些害怕,每回心里想到的第一个是崔薇,而不像是以前,头一个想的就是媛姐儿。

    对于这样陌生的情绪,聂秋染心中有些不知所措,他当初的一生,听了聂夫子的话,娶高门贵女为妻,后又纳孙梅为妾,到后来入仕步步青云,人家所送的美人儿也不少,但他现在想来,竟然一个容貌都记不清楚,一想起女人,竟然心里只得崔薇一个人的模样。聂秋染头一回脸上的笑意收了个干净,眼中有些惊慌,一边咳了好几声,也顾不得那羊奶烫口,抓起来便一口气喝了个干净,将杯子一下子放到了桌上。

    崔薇见他脸色有些异样,只当他一路赶回来是有些累着了,也不以为意,只是等他吃完了,任他收拾着碗筷,自个儿则是在包裹里又翻找了起来。

    聂秋染见她不跟自己说话,心里本能的觉得有些不舒坦,他这会儿虽然觉得这种陌生的感觉有些令他不知所措,但他两世为人,对于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却很是明确清楚,既然那种感觉并不令自己反感。而是觉得十分舒适,他自然不可能去放开。

    “包里头还有两本小人儿书,你瞧瞧,我给你买的。”聂秋染不喜欢她自个儿只顾着看包裹不理自己的模样,见她喜欢自己买的东西,心里既是觉得有些高兴,可对于她只顾自己欢喜而不理自己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忙匆匆将碗筷等收拾出去了,又打了洗脸水拿了脚盆出来。靠坐在她旁边,一边拧了一手洗着脸,一边见她不动手,干脆自个儿从里头掏了两本约有巴掌大小的书出来,递到了崔薇手上:“看这个!”他说完,微微笑了笑。脱了鞋将脚泡进了热水里。

    有些狐疑的看了聂秋染一眼,崔薇总觉得在他优雅淡然的模样下此时隐藏着一颗兴奋的异常的心。她将手里的小书摊在掌心里翻了翻,里头一面印着字,一面印着墨笔画,这不就是现代时简易的漫画书?还是黑白色的!这东西上辈子崔薇看过更精致的都不知道有多少,此时鄙视的看了聂秋染一眼。一边将书一放,站了起身来进里头给他取了一双拖鞋。聂秋染目光好奇的在拖鞋上头晃了一眼,看她不太在意这小人书的模样,干脆将人给圈了过来,一边翻给她看:“你瞧瞧,里面写的话本。”

    崔薇冷不妨被他一带,吓得险些叫了出来,他脚下还踩着洗脚盆呢。若是一翻倒,今日屋里非得闹回水灾不可。崔薇瞪了他一眼,险险的将他衣襟抓住了,一边拍了拍胸口,一边怒道:“聂大哥,要是给摔了可怎么办,还得换身衣裳重新洗漱!”她一双大眼睛瞪着人时满眼的神彩看得聂秋染忍不住想笑,拍了拍她脸蛋,将书放在她面前摊开了,这才道:“放心就是,绝对摔不着你!”也不知他哪儿来的自信,一个文弱书生还敢学人家隔空搂抱!崔薇鄙视了他一回,挣扎了几下,他不放手,也只得将目光落在小人书上,只是这一看,她不由看得有些入了迷。

    小人书里面讲着才子佳人的古老故事,后世时更精彩的故事崔薇也不是没有看过,可不知是不是来到古代,平日里消遣的事儿少了,她看了这书一会儿竟然绝望的发现的自己竟然连这样一本恐怕小学生都不屑于看的故事看得入了迷!

    聂秋染将小姑娘搂在怀里,悄悄将手搂在她腰上,将人紧紧贴在怀里,幸亏这会儿天气还冷,两人搂做一团也不热,小女生挣扎了两下,估计是觉得抱得紧了有些不舒服,自个儿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拿着书便看了起来。晕黄的灯光打在她脸上,衬得那肌肤跟上好剔透的羊脂玉般,丝毫瑕疵也没有,两排扇子似的睫毛将明亮的大眼睛挡了大半,在眼睑下垂出两排阴影来,看着她安静的样子,聂秋染觉得自己也宁静了下来,将下巴小心的搁在她头顶上,几乎抱着人就不愿意松开手了。

    “薇儿,我娘这几天过来找你没有?”抱到了人,聂秋染不由开始问起这段时间家里的事情来,照理来说孙氏上回签了一个不要自已侍奉她的契约之后,以聂秋染对她了解,恐怕她回去便会后悔,但孙氏心里肯定是有些忌惮的,一段时间不敢过来,他这样问也不过是看小姑娘自顾自看着书不理睬他,才找了个话来说而已。

    谁料他一开口,崔薇竟然将手里的书本放了下来,一边转头要看他:“聂大哥,你娘来过了,说是聂晴的婚事要定下来了,就等你回来,让你去一趟!”她这会儿才意思到两人亲近的动作,虽然平日里都睡一块儿了,但这会儿坐着她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忙要跳下地。聂秋染下意识的将人给搂紧了,又把她往自己胸口处拖了回来,眼睛眯了眯:“还是上回说的那姓陈的一家?”

    崔薇点了点头,一边推着想离他远一些,一边道:“说是对方叫陈小军的,人家已经着了媒婆过来提亲,婆婆就等你回来,说让你做主呢。”崔薇说到这儿,撇了撇嘴。孙氏这意思哪里是要让儿子回来做主,她估计只是想让聂秋染给聂晴出嫁妆的。但这是人家两兄妹的事儿,她又不准备去多管,因此只将孙氏的话带到而已,想到这陈小军,当时她觉得有些耳熟,后来一直想着在哪儿听过又忘了,实在是想不起来,只是看着聂秋染道:“聂大哥,那陈小军你怎么认识?你不是常年在外读书嘛。”

    那陈小军又不是小湾村里的人,而是隔壁凤鸣村的,聂秋染时常不在家,竟然也能认识他,实在也太奇怪了些。

    聂秋染这会儿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来,一双眼睛里闪过晦暗莫名的神色,半晌之后才轻轻笑了起来:“竟然说亲要嫁给了他?真有意思。若是这样,不知道……”剩余的几个字,他像是含在嘴边呢喃一般,崔薇没有听清楚,只是拍了他一下,又将刚刚的话问了一次。聂秋染脸上冰冷的笑意很快收了个干净,看崔薇已经生气了,不由露出无辜的模样来:

    “陈小军,你不认识吗?连我都认识,为什么你不认识?”

    为什么他要认识的自己就要认识?崔薇有些莫名其妙,又有些无语,看了他半晌,聂秋染又将她搂进怀里,哄了她几句:“好了,不过是个闲人,理他做什么,你不要认识他了,认识我就是了。”今儿他说话没头没脑的,崔薇也不理他了,一边催促着他赶紧拿帕子擦了脚,又让他试过了这拖鞋,聂秋染倒是有些稀罕的穿着在地上走了两遭,将东西收拾了,两人这才回房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聂秋染起来便拉着她要回聂家,竟然是连早饭都等不及吃的模样。若不是平日里看他跟聂晴两人并不是多亲热的样子,恐怕崔薇还真会当他兄妹情深了。

    两夫妻出了门儿时,外头雾气还没散,聂家里这会儿冷冷清清的,连院门都还没开。聂秋染刚一敲门时,不多一会儿聂晴便过来开门了,见到这两人时,聂晴愣了一下,半晌之后才轻声唤道:“大哥,大嫂。”她这会儿鼻尖冻得通红,两只耳朵这会儿已经化了脓了,肿得厉害,耳朵边上长了冻疮,那拴在耳洞上的线疙瘩染了点点血迹,瞧着便有些吓人。崔薇冲她点了点头,聂秋染不等她开口说话,便拉了崔薇进门,一边与聂晴道:“爹娘起来了没有?我听说最近娘在说你的事儿,回来瞧瞧。”

    平日里他对聂晴冷冷淡淡的,几乎连与她说话的时候都少。聂晴没料到他这会儿竟然会开口跟自己说话,而且问的还是自己的终生大事,顿时颇有些受宠若惊之感,忙欣喜的点了点头,有些激动道:“起来了,刚起来,大哥大嫂里面坐。”她一边说着,一边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来,她知道,聂秋染既然主动过来,又说起了自己的终生大事,恐怕也有要给自己出嫁妆的心,聂晴一想到这儿,眼中露出闪过一丝亮光来,忙殷勤的关了门,又冲屋里一句,这才跟在了聂秋染二人后头进了屋去。

    这会儿聂夫子两人果然是起来了,桌子上也摆了饭菜,看起来是刚准备要吃早饭的样子。聂夫子穿着一身青色襦衫,头上用方巾将头发绾了起来,倒也瞧起来文质彬彬,坐在一张太师椅上,配上聂家里一板一眼的家俱,更显得聂家中冰冷严肃。看到夫妻两人过来时,聂夫子才刚端了碗,冲二人点了点头,吩咐聂晴道:“来了,再给你哥嫂添副碗筷。”聂晴这会儿也知道聂秋染过来是给她添妆的,忙欢喜的答应了一声,连忙进厨房里去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二更~~~哇哈哈哈哈哈哈,18912529299,亲打赏了小猪啊,我今天四更。。。罐子的加更是在以后哈,今天不算的。。。感谢:巫女丫丫、流水冲冲、感谢亲们的粉红票~~~感谢:流水冲冲、感谢亲的两张粉红票和评价票~~~感谢:michellewy、感谢亲的评价票~~感谢:18912529299、感谢亲打赏的财神钱罐~~感谢:茉莉花的爱、感谢亲打赏的平安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40》,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四十章 因差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40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四十章 因差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