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起因

    虽说不是真正的小孩子,但来到古代好几年了,崔薇还真没遇过什么热闹,难得能瞧一回热闹,也提了些兴致起来。晚饭过后潘家那边敲锣打鼓的便热闹了起来,崔薇跟聂秋染二人吃饱了,一块儿拿了板凳出去时,正好就与崔世福等人遇上了。他们也是要出去看热闹的,崔世福跟崔敬怀倒是凑过来打了声招呼,杨氏与王氏二人估计是惦记着白日时跟崔薇闹的不快,这会儿连眼珠子都没转过来一回。

    崔薇也没理她们,只跟崔世福父子有说有笑的拿了板凳出去了。潘家那边这会儿早就搭满了桌椅等,府邸院前的空地上早就被人收拾了出来,临时搭了个简易的台子。四周早已经坐满了人,头上拿青布给拉开搭了好大的棚子。这会儿天色还没全黑,可头顶上布幔子一挡,里头火把一点,自然便显出几分黑暗来。这回潘家算是下了血本的,里头潘家人不见踪影,倒是看到几个宋氏等潘老爷的远亲这会儿正笑意吟吟的替潘家招呼着客人。

    本来崔薇吃了饭就过来,以为自己来得还算是早的,谁料刚一来便看到眼前挤满了人,许多离看台稍近些的地方,竟然连脚都挤不进去了。人群里有许多生面孔,瞧着竟然像隔壁村的都过来了,崔世福几人挤在前头,给崔薇二人开了条路出来,那周围的人笑骂着,许多人都是沾亲带故的,倒也没哪个真生气的。许多孩子跳来跳去欢喜的玩耍着,场中还没开始表演,便已经热闹了起来。崔薇本来不爱这样拥挤的情景,好不容易生出的兴致便打消了几分,回头看着聂秋染有点想回去。

    那头聂秋染伸了胳膊出来将她护在怀里,只是挤得再严实,上半身没被人挤着,下半身就被人踩了好几下。虽说这会儿人穿的都是布鞋,踩人一下不像前世时被人踩那么疼。但多来几回崔薇有些忍不住了,刚想抬头,那厢不远处便已经有人冲她招起了手来:“崔家丫头,快过来,我这边给你们留了位置。”一大堆人里,崔薇费力的转了头过去看。就见到不远处王宝学的娘刘氏踩在几条长椅子上,边上坐了人,这会儿正转头冲自己招着手。

    这下子崔薇就是不想去也不好拂了人家意,只勉强点了点头,聂秋染一面护着她,两人挤了过去。大冬天的。两人浑身竟然都挤出一堆大汗。崔薇撩了衣袖扇风,那头刘氏便凑近了她低声道:“这回潘家可热闹了。说是潘家郎君谋了个县丞的职位,可是九品官儿呢,听说一年奉银都是一百多两,我的乖乖。”刘氏说完,咂了咂嘴,一脸向往之色。

    对于庄户人家来说,一百多两已经不是个小数目了。更何况还是一年一百多两,那更是不简单。难怪潘老爷卖了不少的地也要给儿子谋这个缺,要知道卖的这些地,他几年便挣回来了。更何况一旦有了权,那钱倒还在其次,崔薇来了古代几年时间,对于此时的常情倒也了解一些,此时人讲究万般皆下品,唯有读高了,最后也不过是为了做官,因此这官能谋个出身,取个功名,给往后子孙谋个荫封才是正经,许多人削尖了脑袋想做官,一些手里有银子的,也不敢做生意,就怕将自家身份拉低了,往后连累子孙进不得仕途。

    刘氏拐着头低声与崔薇说着,一旁王宝学安静的跟聂秋染问过好之后便不说话了。他前两年被刘氏拘着读了书,整个人变得拘谨了许多,不像以前虽然话不太多,但骨子里还有些调皮状,几年不见,王宝学身上倒也多了些斯文,崔薇逮着与刘氏说话的空闲,便看了他一眼,见他对聂秋染恭敬而又略带了些拘谨的样子,忍不住就想笑:

    “王二哥如今也厉害了,在读书了呢。”当初王宝学跟她也算是熟识的,她一开口,王宝学眼睛便多了几分笑意出来,连忙就道:“让崔妹妹见笑了。”一旁刘氏看儿子脸上的笑意,再想到他如今越来越老成的样子,顿时心里叹了一口气,忙强打了精神道:“他哪里算是什么厉害的,不过多认识几个字儿,往后出去能写得来自己的名字罢了,崔三郎如今才能耐了,现在在城里都能挣钱了。”

    一旦刘氏出口与崔薇说上了话,那头王宝学自然便插不上嘴了,眼里的亮光渐渐跟着淡了下去,最后变成了微笑挂在嘴边,安静的聆听崔薇两人说起话来。聂秋染目光意味深长的看了王宝学一眼,接着才将手搭在了小姑娘腰上,四处望了望,崔薇跟刘氏说了阵话,那头不知哪个人像是在唤她。这潘家人多嘴杂的,说话声音也大,好不容易顺着那声音望过去,竟然看到孙氏坐在一个摆满了零嘴儿吃食的大桌子边,冲他们招起手来。

    那地方宽敞异常,几乎没人敢过去拥挤的,且有专人在那儿侍候着,刘氏顺着崔薇的目光看过去,便有些羡慕道:“你婆婆唤你了,聂夫子位份不同,又有聂举人在,难怪潘老爷要给你们另外安排桌椅,坐着倒比咱们这边好些。”她话里虽然羡慕,但并不是嫉妒,崔薇对刘氏印象一向又好,哪里愿意去和孙氏挤,闻言便淡淡笑了笑,拉了聂秋染的手站起身冲刘氏道:“王婶儿,我先去给我婆婆打声招呼哩,我凳子还在这儿,你帮我瞧着,我去去就回来。”刘氏一听她并不是要走了,顿时眉开眼笑,连忙就点了点头。

    崔薇一路朝聂家那边挤了过去,刚挤到孙氏便埋怨她道:“咱们是什么身份的人,大郎也是有了功名的,不比潘家小郎君差,你去跟他们坐一块儿干什么,没得丢了咱们聂家的颜面。”她自顾自的埋怨,崔薇笑了笑,没有搭声,聂秋染一副认真倾听的样子,脸上带着微笑,像是听得极认真一般,但崔薇与他成婚好几个月了,两人朝夕相对,哪里还不明白他心里想什么的,估计这家伙早已经将收思转开了。

    孙氏还在埋怨着,那头聂夫子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起来。聂晴并没在这边,聂家两夫妻便占了一张桌子,周围人冲他们投来羡慕与讨好的眼神,这种目光看得孙氏背脊挺得笔直,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来。崔薇却不喜欢被别人一直盯着看,她往聂夫子两人身上溜了一圈儿,便笑了起来:“公公,婆婆,小姑子今儿没过来?”聂晴近日里婚事已经定了下来,但还没有往外传,那陈家如今正在备着聘礼,只要一将聘礼挑过来,这门婚事便算是铁板上钉钉了,就是现在在孙氏看来也是跑不脱的,听到崔薇这样一问,她摆了手冷笑道:

    “如今她年纪大了,一天到晚往外头钻什么,还得在家里做鞋袜呢,哪里像你一样有时间。”她待还要再说,聂夫子警告般的看了她一眼,孙氏也知道聂夫子不愿让旁人瞧了自己笑话,今日她正是风光的时候,可不想因为这事儿被聂夫子给赶回去了。因此忍了这口气,只说了一句便将嘴闭上了。

    崔薇点了点头,又与孙氏说了几句,那中间已经有人搬了锣鼓等物在外围,有人开始调起了二胡弦,孙氏的注意力一下子便被吸引了过去,聂秋染捏了捏崔薇掌心,两人悄悄摸摸的退了下去。潘家人半刻钟后才出来的,这潘老爷崔薇原本的印象里倒是看过几回,容貌长什么样倒是记不住了,记忆里只剩下了威严与害怕的情绪。崔薇这回再见,自然不像原主那么胆小,抬头看了一眼,这潘老爷年约五十许,留着山羊胡,身材中等偏瘦,今日穿着一件宝蓝色绣了红色福字的缎子袄,不知是不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他脸上都带着笑意,倒不像崔薇记忆中那般令人惊吓的模样。

    那谋了官职的潘家郎君是他长子潘世权,大约二十四五岁,面皮白皙,容貌倒是普通,但眼睛黑亮,嘴唇上已经开始隐隐留起了胡子。大庆王朝虽然也是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一说,但那只是针对头发等,指甲胡须等则是并不在此陷内,只是此时人大多以留鬓须为美,因此一般男子到了二十八岁上,便开始留胡子的大有人在。这潘世权都已经开始留起了胡子,足以证明他此时最少都已经二十八岁了。

    这人穿着一身湖绿色锦袍,看起来倒有几分气势。聂秋染的目光望在他身上,闪过几丝冷意,周围大部份的村民妇人都将目光落在了潘家人身上,而这潘世权在小湾村众人眼中也算是个当官的,不少未婚的少女目光都往他身上溜,聂秋染借着火把,竟然看到一旁崔薇目光也落到了他身上,顿时嘴角抽了抽,靠近了崔薇耳边,掐了她腰一把,有些羞恼:“看什么!他哪儿好看的,不准看他,我比他好看多了!”

    “别闹!”崔薇被他捏得有些想笑,一边抓了他的手,一边靠近他耳朵边轻声道:“我跟你说,这男人年纪轻轻可不能留胡子的,你瞧瞧这潘家少爷,现在还年轻呢,就开始留起了胡子,往后等到三十岁时,胡子一大把,看起来恐怕要老好几岁,他的夫人年纪比他小些,往后两人站一起,不跟父女差不多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三更~为小粉票495票加更。。。今天木有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45》,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四十五章 起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45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四十五章 起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