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责问

    “逆子,聂家小娘子的事儿,跟你有什么相干!”贺氏一看儿子这神色,心里有些疑惑了,那头陈小军也顾不得他娘的责骂,看了聂秋染一眼,突然间便一下子跪了下去,嘴里低声道:“娘,我是真心喜欢崔梅姑娘的,您让我娶了她吧,我刚刚是胡言乱语的,只是气崔梅这几天不理我……”他这话一说出口,聂秋染脸上便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来。崔薇这名声一洗干净,但崔世财家里与陈家的婚事儿便算是真正落下了。

    此地贺氏心里复杂,既恨儿子不争气,又恨崔世财家的闺女不自重,更怕聂秋染与自己家秋后算账。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让她面对儿子半晌没说出话来。而与贺氏表情不同的是,刘氏脸上惊喜的笑意,与崔世福松了一口气的神情。众人都欢天喜地,人群里媒婆满脸堆笑,一边挥着手帕道:“这可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呀!”

    贺氏满脸僵硬的笑意,虽然对于这事儿还有些不甘心,但她已经知道此事儿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她心里这会儿活生生掐死崔梅的心都有了,看刘氏脸上的笑容,怎么看都不顺眼儿,众人也顾不得一旁站着的崔薇两人,忙就拥着媒婆与贺氏母子要再回崔家商议这婚事。

    这会儿陈崔两家的婚事已经是铁板上钉了钉子了,有了媒婆见证,再也无法更改,否则今日崔梅与陈小军私相授授一事儿,便足以将崔梅给毁了。此时崔世财一家人人脸上都带着笑意。可偏偏崔薇笑不出来,那陈小军抬起头时那一瞬间,她便看到了这个男人模样,苍白瘦弱,竟是那日晚间崔薇看到与聂晴头一个相会亲嘴儿的人!他跟聂晴是相识的,而且两人关系还如此的亲密,这陈小军说起崔梅时,满脸冷静与厌恶,与那日他看到聂晴时的欢喜完全不同。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她实在是太吃惊了,因此好半晌没有回过神来。聂秋染与崔世福打了个眼色,伸手勒在崔薇腰间便将她抱起来往屋里走,外人看来只当两人亲密了一些,不会看到崔薇这会儿脸上惊骇的神色。

    “聂大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崔薇太激动了。一回了屋,抓着聂秋染的衣襟便问了起来:“这陈小军,他是,那天与聂晴……”

    “我知道,我知道。”聂秋染看她这模样,不由有些好笑。忙拴了门拉她进屋,又给她倒了杯温开水。一边抓着她的手喂进了她嘴中,看她喝得涓滴不剩了,才掏了帕子替她擦嘴:“你不要着急,慢慢说就是。聂晴跟他有相识,这婚事儿恐怕也有聂晴的主意。”

    索性将她想说的话一并全说完了,聂秋染这才看着她笑了起来:“早跟你说聂晴不是省油的灯,让你小心一些的。今儿差点被她算计了吧!”说完,又伸手摸了摸她脸蛋。

    崔薇之前是听他说完要让自己小心聂晴。她也一直在小心谨慎了,平日里少跟聂晴相处,几乎从不跟她单独说话,可没料到这样,竟然也差点儿着了她的道!崔薇不由冷笑了两声,想到刚刚的情景,满脸不屑之色:“这样就以为我会怕了?若他真敢这样污我名声,我也敢让聂晴比我更惨!我可是嫁了人的,不像她一个未婚小姑娘,要是这事儿暴出来,她往后不死也脱层皮吧!”

    这话倒也是大实话,便聂秋染没料到她竟然敢大声的说出口来,不由有些惊喜的看了她一眼:“这样一来确实聂晴自己也讨不到好,但你名声也会受到影响的。”他今日做的,其实是与崔薇说法相差不多的做法,但这话若是自己说出口来,比让一个女孩儿说出口来更有效果!只是他没料到,崔薇竟然有这样的勇气。

    想到前一世时崔薇到死时还懦弱无比的样子,连句求他看在同乡份儿上帮她一把的话都说得结结巴巴,不敢直视人的眼睛,哪里有现在的勇气与耀眼。聂秋染有些惊喜的将人给搂进怀里,一边上下打量了崔薇好几眼,这会儿他心里原本只是一个随意掠过的念头,现在却是不可思议的浮现在心里,崔薇,该不会真不是前世那个人吧?

    毕竟连他自己都能再生,这世上又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一想到这些,聂秋染怦然心动。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现在他心里有些雀跃,只是这会儿聂秋染却本能的将这事儿给压在了心里,面色淡然的与崔薇又说了几句话,逗得她眉开眼笑,忘了刚刚陈家的龌龊事儿,聂秋染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

    两夫妻这厢说着话,那边不出两刻钟后,崔世福便过来了,崔敬怀没有跟他一块儿,王氏也不在,就凭王氏之前说的那句话,崔薇这会儿也厌恶她,猜到她现在恐怕在被崔敬怀教训着,也不提王氏,只将崔世福给让了进来。

    “薇儿,那陈家的事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崔世福一进门,还没来得及坐下,便连忙将这话给问了出来:“我刚在你大伯那边便想问了,可你大伯娘不肯说,我一提她就说我触他眉头……”崔世福本来也是为侄女儿好,可刚刚去了崔世财那边一趟,崔世财老俩口儿意思却是说他自己女儿嫁得好了,却不希望他们也有个女儿嫁给读书人,而且是难得遇着一个对崔梅有情有义的,刘氏上回便因崔敬忠的事儿对他不满得很,如今几句话说下来,直气得崔世福当下便直往崔薇这边过来了。

    “爹,那陈家是与聂晴说过亲的,并且这事儿都已经快定了下来,我聂大哥都将聂晴的嫁妆也准备好了,他们现在却又突然过来向崔家提婚,若是这事儿传了出去,您觉得这会是什么样?”崔薇想到刚刚刘氏的话,现在还恼火着,说起这事儿,面色便有些不好看:“我也将这事儿给大伯娘说过了,她却总觉得我像是见不得大姐过不好一般,她再过得好,还能越得过我去?”现在她在城里有店铺,又加上羊圈那边,总共有十亩多的地,不论如何看都甩出陈家一条街了,而且那陈小军这样的秉性,说得好听些是对聂晴忠心耿耿,一心替她办事儿,说得难听些,便是吃着碗里惦着锅里,为着聂晴的事儿,便要祸害其它无辜少女,这样的人本来人品就是有问题的,她怎么会去嫉妒?

    聂秋染一听崔薇这话,心里顿时五脏六腑到浑身里外都舒坦透了,跟吃了人参果一般,看崔世福也愁眉苦脸的样子,连忙便笑道:“岳父也不要着急,这事儿你到底只是一个做叔叔的,越不过人家父母,你要不先与大伯商议一番再做决定罢!”崔世财一家都头脑发热非要去做成这桩婚事,聂秋染怕崔世福最后吃力不讨好,没人会以为他一片好心,反倒会怪他多管闲事!有些事情,在没有吃过苦头时,崔世福说什么,恐怕以刘氏现在的德性,都不会听得进去的,反倒他说得越多,人家越当他眼红,说不得还要加快一些动作。

    显然崔世福自个儿也知道这种情况,听到聂秋染这话,顿时便叹了口气,不再开口了。

    塞了二两银子到崔世福怀里,将满脸愧色与心情沉重的崔世福送走不久,那头两夫妻还没坐下来,聂夫子等人便过来了,同行而来的还有许久没见着的聂秋文,冲聂秋染偷偷看了一眼,又给他使了个眼色,才低下头去了。

    孙氏一进屋里,气势汹汹便往屋中一坐,重重拍了拍桌子便厉声道:“怎么回事?我听说那陈家跑到崔家来提亲了,中间是不是你这小贱人搞了什么鬼!”孙氏指着崔薇,便是破口大骂。她这些年还是头一回在崔薇面前硬气挺得起胸来,一张嘴便开口,那头聂夫子皱着眉头,没有出言,一旁聂晴泪眼婆娑,抽抽噎噎的样子,看起来倒是楚楚可怜。

    聂晴今年已经十五了,身段早已经开始发育,她本来常年做事儿,显得便有些瘦弱,这会儿看起来倒颇有一种杨柳拂风之感,这一哭起来,梨花带雨的,看得让人心里也不由对她有些同情了起来,连聂夫子看着这个一向忽略的女儿,现在被儿媳欺负成这般模样,连姻缘都被崔薇想方设法的给弄到崔家了,可是却不敢哭出声来的样子,只剩眼泪在眼眶中滚来滚去,看得心里也有些酸涩了起来,拍了拍她胳膊,没有开口说话。

    “婆婆这话是什么意思?小姑子不是自己想嫁给陈家大郎的,她之前还来求夫君帮她将这事儿给推了,婆婆您不知道吗?”崔薇心里不住冷笑,面上却是不慌不忙的看了孙氏一眼,跟着便大声喊起了冤来。

    她这话一说出口,聂晴身子便是一僵,连孙氏也是愣了一下,聂夫子眉头皱了起来,沉默着没有出声,聂晴那头眼中闪过一道狰狞之色,突然之间便眼泪滚了出来:

    “大嫂,你抢了陈家的婚事,我不在乎,但大嫂这样说,是不是要逼得我不活了?”她说完,身子一软,便跪坐在了地上,一边仰着头,脸上露出了绝望之色来,泪眼婆娑的盯着崔薇看,一张嘴唇咬得惨白渗出鲜血,瘦弱的身子轻轻颤抖着,满眼的绝决,似是崔薇再说一句话,她便立即不活了一般。(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三更~为小粉票515票加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55》,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五十五章 责问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55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五十五章 责问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