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男人

    那头杨氏慌慌张张的请了游大夫过来了,那游大夫一路跟着她小跑,身上背着一个硕大的医药木箱,众人一见他们过来,不约而来的给这两人让开一条道路来。那游大夫直直的进去了,不多时里头便传来他一声惊吓,听得外头的众人更加的好奇,半晌没有听到孔氏的声音,众人不由都猜着孔氏是不是已经死了,久久不愿意留去。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有人倒陆陆续续回去家里做饭了,崔薇刚准备走,里头崔世福便满脸颓废的出来了,不多时屋里竟然响起了崔敬忠的声音,崔世福本来一脸的沉默,听到崔敬忠的声音时,他突然间愣了一下,接着脸上露出暴怒之色来,握着拳头便又朝屋里去了,屋里没多大会儿功夫便响起了崔敬忠呼痛的怒骂声!

    “老二儿,有事好好说,也别总打着孩子了,他年岁也不小了,本来腿脚就不利索。”林氏站在墙外喊,她年纪大了,也受不得惊吓,听到屋里崔世福生气得厉害,杨氏又痛哭流涕的,不由隔着墙壁开始喊了起来。崔薇虽然知道林氏是希望一家人好好儿的,但这会儿心里不由浮出一抹无奈与愤怒来。

    孔氏上吊自杀了,而崔敬忠竟然是在屋里头的,刚刚众人都忙着孔氏的事情,一时间没有注意到他,也不知他刚刚躲在哪儿了,在干什么,妻子上吊自杀,他这做丈夫的却一言不发,更有可能孔氏的上吊便与他有关,毕竟孔氏自个儿可是拖着寡母与弟弟的人,没安顿好那绍氏,她怎么可能舍得去死?崔敬忠如今虽然腿脚不方便,但说不定他嘴里也说了什么刺激孔氏!

    崔薇知道自己这会儿是有些偏激了,但她一想到崔敬忠为人以及他的狼心狗肺。这会儿越发笃定起孔氏的死是跟崔敬忠有关来,听林氏还在劝着崔世福,顿时便拉了她道:“奶奶,你年纪大了,不如先回去歇歇吧,这个时辰了,还没有吃晚饭,也免得饿着了。”刘氏正想看热闹的时候,崔世财等人也在,没人催着她做饭。她哪里愿意回去,因此装着没听到崔薇的话般,拉着林氏还想踮着脚往一旁墙壁上开的约有一尺见方的小窗看了起来。

    门边传来脚步声。崔世福满脸刹气,拖着如死狗一般,嘴里还在不住哭嚎的崔敬忠出来了,正好便闯上崔敬怀夫妻也过来,连忙便道:“大郎。你二弟妹没了,老大家的你赶紧进去给她瞧瞧,烧锅热水给她把身体擦了,阿淑先去村里罗里正那儿借点布赶紧件寿衣出来,大郎你去通知一下孔家的,将你姻伯母接过来。”崔世福一番吩咐下来。手里还紧紧捉着嘴中呻吟不已的崔敬忠,手背上头青筋都暴了出来,显然已经气极了。

    林氏听到孔氏人已经没了时。愣了一下。她是白发人送了黑发人,虽然孔氏跟她不是嫡嫡亲的,但到底嫁进了崔家,孔氏平日里为人除了手脚不干净之外,其实还是很勤劳。若不是她还有个弟弟寡母要养,这个孙媳妇儿简直是比王氏不知要好多少倍的。可惜这会儿竟然没了。

    崔世财吸了口烟,一边就道:“老二,我们爷儿几个去给你通知村里人过来帮忙,我那儿还有几头猪……”他本来想说先将猪拖过来杀了再说,可又想到上回刘氏狮子大开口要钱的模样,这话也不好意思说了,顿时便住了嘴,崔世福也知道他的意思,点了点头就道:“麻烦大哥了,这事儿我过后再来感谢你,那猪肉就在村里李屠夫家买,我那儿还有些钱,不够的,薇儿先借我一些。”崔敬忠这个人连自个儿都是靠别人养的,老婆死了他恐怕连出件寿衣的钱都拿不出来,更别说是办丧事儿了,崔世福根本没指着他,只是有些歉疚的看了崔薇一眼。

    “爹只管办就是,不够的跟我说。”孔氏人都死了,两人之间就算有什么恩怨,可人死如灯灭,自然也消了个干净,崔薇还没小器到与个死人计较的份儿上。再说孔氏死得也可怜,若是能帮她一把,让她死后不那么凄凉,她也能做得到。

    崔世福冲她欣慰愧疚的点了点头,一边拖着嘴里不住呻吟痛哭的崔敬忠便朝崔家大堂走,王氏满脸兴奋的跟在后头,早忘了之前崔世福吩咐她烧水的事儿,直到崔世福回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王氏这才忙不迭的跑到厨房烧水去了。她上回被崔敬怀狠狠打了一顿,险些没将她打死,这会儿王氏也怕了,哪里还敢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撞过去,忙招呼了崔佑祖跟她一块儿进厨房了。

    屋里林氏吩咐着刘氏点亮了烛火,一边崔世福将浑身骨头如同软了般的崔敬忠扔在地上,看到他这副没出息的样子,忍不住又是心头火起,重重踢了他一脚!这一脚像是踢到了崔敬忠痛处,他整个人一下子便跳了起来,看得杨氏心疼得直抽抽,连忙挡在了崔敬忠面前,哭喊道:“当家的,打不得啊,二郎如今已经是这个样子了,难道你就不心疼?”杨氏今日受的惊吓不少,整个人脸色难看得厉害,崔世福看着她护犊子的模样,冷笑了一声:“你不要以为你拦着他我就不打你了,我只问你,今日老二家的怎么会上吊自杀,这事儿跟他到底有什么关系,老二家的上吊时,他在屋里究竟干什么?”

    一连串的问题下来,杨氏想到刚刚儿媳孔氏死时的模样,忍不住便哭了起来,心中也泛怵,这会儿的人都信奉有鬼魂之说,杨氏刚刚见到孔氏的死状,吓得现在想起来还后背直泛冷汗,崔世福看她这样子,又跟着道:“人在做,天在看,他是个什么秉性,你自个儿心里清楚得很,你就护着吧,总有一日老二家的便是你日后的下场!”一句话说得杨氏激伶伶打了个冷颤,心里也不由有些害怕了起来。

    崔敬忠这个儿子实在是性情凉薄无比,再多的关爱也暖不了他那颗自私的心,这些日子自己天天侍候着他,毫无怨言,偏偏他对自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动辄便骂,今日若说他逼死孔氏,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自己现在能动得到,还能下田做事儿养活他,他对自己尚且如此凶狠,哪一天等到自己动不了了,他岂不是对自己还要变本加厉?换句话说,就算崔敬忠不再打骂自己,而是对自己好言好语的,可自己总有老的时候,莫非母子二人便只有活生生饿死而已?

    杨氏之前体谅崔敬忠经历了大的变故,又是一向心疼这个儿子久了,根本没想过其它,就是他打骂自己之时,也心疼他,生生受了,现在被崔世福这样说,她却觉得心里凉拨凉拨的,呆呆的,半晌说不出话来。

    “我没有,我没有逼她,那贱人自己想不通,我不知道,娘,你知道我的,我不会的。”崔敬忠目光闪烁了一番之后,接着便艰难的在地上挪着,抱了杨氏大腿便哭了起来。他这副惨状看得杨氏心里发酸,见他如同一条蛇般在地上挪着的样子,又哭得这般凄惨,令杨氏顿时便忘了刚刚心里的想法,一边抱着他,一边哭了起来:“儿呀,那孔芳到底做了什么,你说啊。”杨氏现在要做农活儿,一整天几乎都在田里侍弄着,早上出去,带几个窝窝头,晚上才回来,真正是早出晚归,辛苦非凡,不然她一个女人家在地里一个人干活儿,还真比不过人家。

    她早晨出去之后,晚上回来便见着孔氏死了,瞧她脸色那模样,恐怕死了好几个时辰了,杨氏对此毫不知情,一问崔敬忠,他却是摇了摇头,哭得撕心裂肺:“我怎么知道那贱人怎么想的,早上不过是骂了她几句,便受不住了,我睡了,我怎么知道她怎么会死的!没出息的东西!”最后一句话他像是含在了嘴边一般,眼睛一下子露出阴戾之色来,那眼神恶毒阴冷,看得人心里发寒。

    崔世福一听崔敬忠这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四处便要起身找扁担:“孽障,她是你媳妇儿,你竟只顾睡觉,不管她生死,你,你……”崔世福这会儿真是对崔敬忠既感失望又感心寒,一个大活人在他面前死了,他竟然还在若无其事的睡觉,难怪之前没听到他出声,原来是躺床上了。崔世福这会儿心中什么想法都有,孔氏嫁给崔敬忠好几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了,再说她除了手脚不干净,以及之前想逼崔薇嫁她弟弟冲喜之外,说实话,这个儿媳妇崔世福还少有不满的地方,她勤劳孝顺,为人虽然胆小了些,但好在对崔敬忠是一心一意的,当初去外头接活儿都要养崔敬忠,便足以证明她是个好的。

    两人相处这样些年,便是养个猫啊狗的都该养出感情来了,可偏偏孔氏捂不热崔敬忠的心,这会儿她人死了,崔敬忠还惦记着睡觉,实在是让崔世福心中失望得说不出话来。虽说早知道这个儿子的品性不好,但做父亲的,却总希望他能多少改一改,吃过几回亏了,总该悔过才是,如今看来,自己以前倒真是不了解他,如此狼心狗肺的东西,也唯有杨氏现在还看不清而已。

    PS:

    第二更~

    感谢:满满啊,亲的评价票~

    感谢:书友080615112917030

    ,亲投的两张粉红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60》,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六十章 男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60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六十章 男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