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首提

    聂秋染也是看了坐在地上呆愣的孙氏一眼,伸手便要去扶她,一边温和的替孙氏理了理头发:“娘,您若实在喜欢孙梅,又不想她嫁给秋文也行,但我可做不出抢弟弟媳妇的事,若娘真的非孙梅不可,那么便将秋文过继给姨祖母吧,姨祖母现在正好膝下没个子嗣,秋文过继过去,也好替她养老送终。”

    虽说早已经知道这个儿子不是省油的灯,但此时听到他这话,孙氏依旧是觉得心里一寒。要想将她的儿子过继出去,往后她的秋文便跟她再也没有一点关系,甚至不能再喊她一声母亲,孙氏哪里肯愿意?聂秋染这一招儿实在是毒辣得很,孙氏不知道他脑子里哪来这些稀奇古怪治人的念头,指着他半晌说不出话来,喉咙里‘咕咕’了两声,白眼一翻,便朝后头倒了过去。

    今日聂夫子夫妇过来本来是各有目的,谁现在一个没达成不说,还被气了一回,聂夫子面色铁青的倒背着双手走了,聂晴在后头使劲儿拖着孙氏,好半晌才出去,等这几人一走,崔薇才面色不好看的坐了下来,看了聂秋染一眼:“聂大哥要给聂家开枝散叶,如今不知瞧上了哪几个美貌小娘子没有?到时给我列张单子,我也好找你爹要银子去!”

    光听她这酸溜溜的语气,便知道她心里气得不轻,聂秋染头皮一麻,刚刚面对聂夫子两人时他还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不知为何,现在看到崔薇这似笑非笑的样子,聂秋染却是觉得哪儿不对劲,他还极少有这种事情不在掌握中的感觉,脑子里各种念头一闪而过,但他表面却是极其平静。当然将这事儿给否定了。女人他上辈子见过的不少,见识过各式样的女人,美貌的他也不是没拥有过,当然不会因为这种事跟崔薇吵架:“一切听你安排,我娘说的抬孙梅不算数。”

    得到了满意回答,崔薇顿时心中满意了,指着他道:“在我放弃你之前,暂时不准你纳妾!”

    说完这句,崔薇也没有理睬瞬间呆滞了的聂秋染,准备出去做饭了。

    第二天聂家人去了罗大成家。崔薇两人没去,反正崔薇跟聂明又不是多好的关系,上次因为罗石头的事儿。两人算是闹翻了脸,崔薇也没有想给孙氏了一份儿礼,只是自己包了十个蛋,让聂夫子等人带过去,算是作了人情。

    时间一晃便到了九月。聂秋染的生日在崔梅的之前,重阳节刚过,崔梅生日过了几天,那头陈家便过来提亲了。作为亲戚,崔薇自然也要过去坐坐,崔梅耳朵上戴的是她上回送的珍珠耳环。不知道是不是崔薇给她添过妆的原因,她看到崔薇时还很是友好的冲她笑了笑。聂秋染坐在外间院子里,崔薇坐在屋里陪着新娘子。崔梅今日里穿了一件大红的衣裳,早已经有人与她收拾打扮过了,不知道是不是新嫁娘都特别美的原因,她今日看起来光彩照人。

    “四妹妹,你说陈家郎君什么时候见过我的?你说他之前说的话是真的吗?我娘总说嫁到陈家会很好的。你也觉得吗?”崔梅这会儿还没有盖上盖头,一边有些紧张的拉着崔薇说话。看得出来这些话闷在她心里已经许久的时间了,她平日里又不敢跟刘氏等人说,崔薇送了她几样东西,她这会儿便将崔薇当成了好姐妹一般,张嘴便说个不停。

    她现在有些忐忑不安,心情不平静,光是从她紧张的神色便能看得出来,崔梅唇上染了胭脂,也不敢吃东西不敢动,崔薇拍了拍她手臂,她一把便转身将崔薇的手给抓住了,崔梅手心冰凉,身体还在微微颤抖着,脸上却是露出一丝梦幻般的羞涩笑容来:“我以后一定要听我娘的,好好孝顺婆婆,照顾夫君,四妹妹,你以后也一定会更好的,聂举人对你也很好呢。”少女脸上的笑意在这一刻看起来带了温暖,竟然透出一种异样温柔婉约的感觉来,崔薇看着这笑容发了呆,崔梅的印象,到了这一刻才深深的印入了她心里。

    陈小军是不是良配,她这会儿已经不好说出口了,打断一个对未来生活充满憧憬的少女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崔薇知道她只是想说话,只是希望得到别人认同,并不是真正问她意见,她沉默的听着,那头崔梅果然也自顾自说了下去,她脸上的红霞与那发亮的眼神,在许久之后,崔薇都能清晰的回想起来。

    外间‘噼里啪啦’的响起了鞭炮声,夹杂着许多人兴奋的喊‘新郎倌’来的声音,崔梅脸一下子红得像是能滴出血来般,刘氏穿着一身半新旧的墨绿色绒子衣裳,外头罩了一件红色的褂子,头发梳得光鲜,一下子便跑了进来,挥着手便慌忙道:“你们两个话说完没有,姑爷来了哩,不要再说了,赶紧将胭脂再擦一些。”她一催促,屋里崔梅顿时便手忙脚乱,拿了东西便往脸上抹,崔薇看她脸颊抹得跟猴子屁股似的彤红,那头刘氏还嫌不够,索性自己上前给她擦了两下,直到将崔梅脸上抹得自己都认不大出来了,这才出去唤老大崔敬海来背她出去了。

    崔薇是已经成婚的,自然可以跟着一块儿出去,外头院子里已经站满了穿得喜气洋洋的妇人以及村里一些前来看热闹的年轻小媳妇儿和小孩子等,只是上回看过的陈小军却是不在院子中,门口大开着,村里人将门口让了出来,崔薇出来时聂秋染目光往外看了一眼,崔薇顿时便明白恐怕那陈小军是没有进来的。

    他之前还口口声声说自己喜欢崔梅一个人,跟她交往多久,可现在成婚当日也这般冷淡不给脸面,也实在太过了些。

    刘氏脸色也有些不好看,见儿子背着大女儿,慌忙便跑了出去,崔薇也跟着走了出来,聂秋染拉了她的手靠近门边一些,便见到穿着一身红色喜袍的陈小军坐在一头临时租就来的马匹上,居高临下与刘氏说着话。刘氏脸上带着讨好的笑意,一边就道:“姑爷赶了这样久的路,不如进来歇歇脚,坐上一会儿也好。”这边接新娘子还有仪式要走的,陈小军的架势却像是不大想进门一般,刘氏真怕他这样走了,村里如此多人在,恐怕自己脸面往后也不知朝哪儿搁了。

    但陈小军对刘氏说话眼里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摇了摇头,轻声说了什么,屋里人吵得很,崔薇也没有听得清楚,只是看刘氏脸色一下子便有些不好看了起来,顿时心里不由有些同情崔梅,在这样的大喜日子里陈小军也当众给她没脸,可以想像往后嫁过去她要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那头刘氏又劝了几句,脸色怏怏的进来了,一边冲大儿子挥了挥手,陈小军本家一个婶子又打了圆场,只说年轻人迫不及待要接媳妇儿回去亲热了,引得众人哄堂大笑,刘氏脸色才好看了许多。

    崔梅被人扶上了花轿,崔薇今日作为娘家人早前崔世福便也求她跟聂秋染一块儿过去瞧瞧,算是给崔梅一个脸面,使陈家人往后看在他们情份上,多宽待崔梅一些,崔薇自然不可能是不给崔世福脸面的,因此今日也一块儿过去。

    花轿走到聂家对面的田坎时,那新郎倌儿陈小军竟然勒住了马,痴痴往聂家方向望了过去。

    若只是片刻钟时间还好,他这一刻恐怕便是望了好几息,这样大一队伍都停了下来,众人自然都顺着陈小军的方向看了过去,聂家门口处依稀像是停了一个瘦弱的身影,再有人想到当初传了聂家跟陈家议亲的事儿,人群中不少人都开始轻轻议论了起来。

    崔世福慌忙挤到了女儿这边,脸色有些发黑:“他这是要干什么?”今日女方家送亲的人便有人他,刘氏夫妇照此时习俗,是不能亲自送了女儿出门的,而是由亲近的长辈送出去,崔世福本来便觉得这个侄女儿的婚事定得草率了些,不过崔世财两口子一意孤行,嫁的又不是他自己的女儿,他做不了主,因此说了几句,见人家不听便作罢。其实崔世福心里对于陈小军很是看不上的,现在见他盯着聂家不放,人群中有些好事的便开始议论纷纷了起来,今日这事儿要是传出去,恐怕崔梅名声也不好听了。

    “爹,您去找那媒人婆说说,让她瞧着办。”崔薇心里也觉得这陈小军脑子有毛病,既然喜欢聂晴,明明有正大光明娶她的机会,他又不要,偏偏要拖一个无辜少女用一生时间来陪他,现在又不知表现的是个什么。崔世福答应了一声,连忙过去了,不多时,陈小军总算是低着头抹了抹眼睛,开始打马前行了。

    他的动作众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心里不免又联想到了许多。

    PS:

    第五更~为小粉票545票加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69》,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六十九章 首提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69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六十九章 首提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