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打人

    到这会儿孙氏腿还是软的,浑身全是冷汗,人根本使不出一丝力气来,哪里坐得起身,只任由聂秋文拖着,却是在地上半晌站不起来。后头传来聂夫子让人让条路出来的声音,聂秋文听得心里越发害怕,忙又扯了孙氏一把,也不敢去看站在门边怒气腾腾的崔薇的脸,一边看到聂夫子跟聂晴二人挤过人群的身影,下意识的就想往崔薇屋里躲!

    “你给我慢着!”崔薇随手抓了一根放在门后的洗衣棒,这东西专门就是用来防着杨氏与孙氏这样一进门不管别的就撒泼想伤人的,正巧这会儿就用来对付聂秋文:“今儿将事情给我说清楚了,跑到我屋里来闹什么!”崔薇这会儿是真怒了,她忍了好几天的火气,在此时孙氏还来她门口闹的时候顿时便暴发了出来:“你们这是来干什么的,谁跟谁算账,弄清楚了没有?”崔薇手里的洗衣棒敲在门上‘棒棒’作响,那头孙氏本来发着呆,不过在看到崔薇拿了洗衣棒对着自己儿子时,她本能的心里涌出保护儿子的念头来,估计便是这股力气撑着,她原本双腿发软,一直站不起身的,可这会儿却如有神助般,一下子跳了起来,挡到了聂秋文面前:“你要干啥?”

    “是你们要干什么!”崔薇气得要死,也不管孙氏是不是长辈婆婆了,看着孙氏便道:“不知道婆婆今儿来到底是干什么的,一来便要踹我的门,好大的架子!”孙氏这会儿一回过神来,看到崔薇对自己毫不客气的模样,又想到上回她让自己滚时的情景,再想到儿子脸上的青紫,顿时气得失了理智。一边嗷嗷叫着,一边扑了上来:“老娘今儿打死你这小贱人,你敢打我儿子,老娘今天要你的命!”

    崔薇拍了拍黑背的头,嘴角边露出冷笑来,正好她忍了许久的怒气,今儿一并发泄出来!她挥手止住了后头聂秋染想上来的脚步,一边重重握了握手边的洗衣棒,她看到聂夫子朝这边冲了过来,朝后头退让了一步。避开了孙氏的爪子,在外头人看来只当她忍气吞声朝后头躲了般,不少人都想上前来劝孙氏几句。那头聂夫子面色铁青,说了一句是自己的家事,便拉着聂晴进了屋,一并将屋门给关上了。

    聂夫子还没来得及制止住孙氏,便看到崔薇挥了手中的洗衣棒。狠狠一下子朝孙氏身上砸了过去!

    这个变故吓了众人一跳!

    就连孙氏自个儿都没想到,那洗衣棒一下子落到孙氏面门,她下意识的侧头躲了一下,洗衣棒打在她肩上了,实在是因为太过吃惊了,孙氏竟然连疼痛都没感觉得出来。

    “聂大哥。给我将大门关紧了!”崔薇这会儿气得要死,聂秋文这不争气的死孩子,还有孙氏这不问青红枣白的泼妇。她前几天在聂秋文赶人时便忍了好几天了,现在气正好便发泄了出来,崔薇这会儿也顾不得聂夫子等人惊骇的神情了,挥了手中的洗衣棒便朝聂秋文与孙氏二人劈头盖脸揍了过去:“我打死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我打死你这个胆大包天的!”崔薇一边骂着。一边手里的洗衣棒便朝孙氏二人打。

    也许是一辈子在两个女儿面前逞凶斗狠的惯了,孙氏一时间面对崔薇这样凶狠的打她。竟然回不过神来,愣愣的竟然挨了好几下!

    大冬天的她衣裳穿得厚实,那洗衣棒打在身上倒并不怎么疼,但有几下敲到了她头上,直将孙氏敲得眼冒金星,那头聂秋文也挨了好几下,才回过神来。她这一回过神来,便是大怒,挽着袖子就要打崔薇:“小贱人,反了你的天了,竟然敢打人……哎呦!”她话没说完,眼睛上头就又捂了一下,这下子眼前一阵金星乱冒,她捂着眼睛一下子蹲下了地来!

    聂秋文开始还站着原地呆着不知所措被打了几下,可是腿上挨了几下时便有些撑不住了。崔薇打他那是下了死力的,聂秋文有一下被打到了耳朵上,耳朵顿时火辣辣的疼,也不敢在原地站着挨打了,一边看着崔薇,一边便哀求道:“大嫂,我错了,饶了我吧。”他一边喊着,一边围着院子就跑了起来。

    一旁聂夫子脸色铁青,嘴里厉声道:“住手,先住手!”

    崔薇哪里理他,直接挥着一根洗衣棒打得聂秋文满院子乱蹿。那头孙氏护儿心切,蹲了一阵之后站起身来,但她手头上没有武器,到最后只得跟着聂秋文一块儿围着院子跑,一边嘴里又乱骂。那黑背像是成精了般,每每在她想上前捞个东西对付崔薇时,便冲她一阵大叫,吓得孙氏不敢动弹,跑了半晌,只觉得胸口间憋闷无比,气短异常,喘着气,嗓子眼儿里跟快要起火一般,不由摆手哭了起来:“不闹了,不,不闹了!”

    她喘着粗气,可崔薇哪里由得了她,门口被聂秋染以不准外人进来瞧见家丑为由堵住了,屋里门他们又进不去,院子再大也地方有限,孙氏这一被打,初时不觉得,可挨的次数多了,便觉得头脑身上开始疼了起来。

    “大嫂,我错了,我错了,你饶了我吧!”

    聂秋文这会儿不敢还手,他自己到底心虚,一旁聂秋染又紧紧盯着他,看得他心里发凉,哪里还敢去想还手,只被打得不住惨叫,一旁孙氏还要惨,她倒是想还手,可惜崔薇这死丫头也不知哪儿来的力气,打在她身上疼得很,旁边又有条大狗盯着,一副随时想扑上来的模样,看得孙氏心里发寒,她这会儿又羞又气,只觉得生平从来没有如此狼狈过,这会儿孙氏裙子之前因失了禁已经湿了大半,而头发被打乱,浑身上下无一不疼,双腿哆嗦着,再也支撑不住,‘扑通’一声便摔坐在了地上。

    “反了天了,反了,天了。”孙氏一边哭着,一边看儿子聂秋文被打得满院子乱窜,气得几欲吐血。

    崔薇才不管她心里是如何想的,狠狠揍了聂秋文一回,出了口心中的恶气,她自个儿这会儿也累得浑身直打哆嗦了,又重重拿了棒子在聂秋文脑袋上抽了一下,只听‘卟’的一声细响,聂秋文痛呼了一声,脑袋处缓缓流下了一道殷红的血迹来,崔薇这才将手中的洗衣棒停住了,没再朝聂秋文打下去。

    “流,流血来了!”聂晴心里正是幸灾乐祸的时候,谁料一抬头便看到聂秋文额头被砸出一条口子来,此时血迹正不停往下涌着,将聂秋文半张脸都染成了鲜红的颜色,聂秋文一听聂晴惊呼,下意识的便伸手去捂脑袋,他自个儿摸到一头温湿,看到手心几乎全是血后,顿时忍受不住,双腿一软,便傻愣愣的坐倒了在地,摊着手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你这杀千刀的啊!”孙氏拍着大腿,不住哭嚎了起来,她此时心里惊怒交加,既是心疼儿子脑袋被打出血来,又是怨恨崔薇敢如此心狠,看到聂秋文脑袋不住涌出的鲜血,孙氏只觉得自己腿都软了,也不知道这死丫头如何下得去手,她浑身也没有力气,爬挪着朝聂秋文移去。那头聂夫子脸色铁青,脸色都有些扭曲了起来,强忍了心里的怒意,回头看了靠在门边的聂秋染一眼,心里只郁闷得直欲吐血,一边强忍着难受,指挥着聂晴道:“将你娘,和你弟弟扶到屋里先坐坐。”

    聂夫子活了一辈子都是风风光光的,年轻时候是个读书人,村里哪个对他不是毕恭毕敬又畏惧无比的,就是娶了一个孙氏,孙氏也拿他当天神一般看待,还从来没有过像今日这般喊了半天没人住手的情况,他这会儿心里早已经暴跳如雷了,可偏偏还强忍着,忍得脸色都已经有些发青了,额头青筋都绽了出来,心头气得要死。他自认自己已经极为冷静,可谁料聂晴听了他的话之后忙要上前扶聂秋文,那头崔薇却是冷笑了一声:

    “我的屋里,不准他们两个进去!”

    “老大家的,你不要得寸进尺!”聂夫子原本强忍的怒火,这会儿在听到崔薇的话时,顿时便没能忍得住,声音一下子阴寒了起来。他胸口不住的起伏,眼皮抖了半天,半晌之后才深呼了一口气,冷声道:“你不要忘了,你如今还是聂家的人,胆敢打婆婆,是谁给了你这样的胆子?”

    “大庆朝哪条例法又明文规定了不能打婆婆的?”崔薇也不客气了,看着聂夫子便冷笑了一声,又拿着洗衣棒,在自己另一只手掌心中拍了几下,目光盯着孙氏,直将孙氏看得心里发寒。

    她这句话直噎得聂夫子半晌说不出话来。

    大庆王朝确实是没有明文王法规定不能打婆婆,不过也没哪个女人真敢正大光明打婆婆的,光是一条不孝的罪名,便能将人活活能给折腾死,再说出了嫁的妇人,哪个都是靠着婆家的脸色过日子,又有哪个像崔薇一般嚣张,今日竟然敢这样打婆婆不说,还敢这样跟公公说话的?聂夫子气得身子不住哆嗦,看着崔薇说不出话来,一旁聂晴眼里闪过兴奋之色,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忧愁之色,一边拉着聂夫子道:“爹,大嫂也不是故意顶撞您的,她年轻小,您不要与她计较了吧。”

    PS:

    第一更~!

    重生媳妇在古代,

    生活悠闲也自在。

    挖个野草就是钱,

    银子源源进口袋。

    高兴跟你斗斗嘴,

    不爽掐斗老妖怪。

    唯有男人不给力,

    神神秘秘好奇怪。

    《花开农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77》,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七十七章 打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77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七十七章 打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