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哀怨

    崔薇跟着聂秋染进屋,屋里除了聂夫子外,还坐着表情有些木讷的聂秋文,看到崔薇二人进来时,他起身便冲两夫妻福了一礼:“大哥,大嫂。”几个月没见,这小子整个人像是多了不少的变化,像是突然之间便长大了好几岁一般,看得崔薇有些吃惊,连连瞧了他好几眼。

    “你们坐吧。我这趟唤你们回来,是想与你们说说聂晴的婚事。”聂夫子抿了一口桌上的茶水,冲聂秋染摆了一个坐的姿势:“潘老爷的夫人近日与你娘提了一件事儿,说是她娘家的侄儿如今年纪正巧双十之数,家里是开了个杂货铺子的,只是他之前曾说过两门婚事,我打听过了,两家闺女都在未出嫁前没了,名声有些不大好听,人倒是个老实的,家境也殷实。而另一个则是潘夫大郎夫人的娘家的一个堂兄弟,今年十六岁,年纪跟你妹妹倒是有些相当,那家儿郎也是个货郎,但却是个挑货郎,我跟你娘的意思,便是想问问你的意思。”

    聂夫子不会无缘无故的唤了聂秋染回来,而这女儿的婚事,本来照他性格,也不可能会让聂秋染来拿主意的,他这趟唤儿子回来,一来是想要跟他重新修补关系,二来便是这两个说亲的人选,都是与潘家有关,人家潘家如今出了一个九品的官儿,本来不应该瞧得上他一个秀才,可偏偏现在潘家凑过来了,说的两个人选都是与潘家有亲戚关系的,恐怕潘家的意思,便是想与聂秋染搭上线,聂夫子心中明白,所以才唤了儿子回来,聂秋染心中当然更是跟明镜儿似的。

    只是他没料到。上一辈子娶了聂晴的人,最后竟然兜了一圈儿,在他已经改了些事情之后,又回来了。

    一想到这儿,聂秋染眼中露出幽冷之色,忍不住就笑了起来:“潘夫人的侄儿?潘少夫人的娘家兄弟?爹您该不会是指潘家想跟我搭上关系吧?他们难不成便不怕往后会看走了眼?”他现在还没入场考试呢,潘家这样早便凑了上来,前一世时可没有潘世权的夫人插手一事儿,不过潘夫人的娘家侄儿倒真有这样一回事,并且那个娘家的侄儿。便是最后娶了聂晴的人!

    那个人因为年纪不小了,本身也确实是个老实的,又顶着一个克妻的名头。但最后却没想到娶了一个出身不差且又得娘家看重的聂晴,一家人都将她当成如珠似宝一般,深恐逆了聂晴的意,万事都随着她,就是最后聂晴要与他和离时。那男人也只是老实的答应,虽然强忍不舍,但也没有为难过聂晴,确实是一个老好人!

    上一世的聂晴欠自己不少,甚至连媛姐儿也死于她与孙氏等人之下,如今这一世。聂秋染哪里还会让她再过上如此顺遂的日子,想了想便道:

    “这事儿我瞧着潘家像是打了其它主意,爹年纪长。经的事多,您自己决定就是,再说我一个做大哥的,父母俱在,如何决定聂晴的婚事?”聂秋染故意卖了聂夫子一个脸面。一句话说得聂夫子便笑了起来。他与聂夫子父子两世,深知其为人秉性。若是他对于聂晴怀有怜惜之时,那便是会对她多加照顾,自然会选于她有益的婚事,而现在聂晴名声差了,聂夫子自然不会对这个女儿另眼相看,他要的是个名声,哪里会管聂晴以后过得好不好。

    那潘夫人的侄儿为人虽然厚道,不过到底年纪大了些,又背了一个克妻的名头,若是将聂晴嫁过去,难免会被人家说聂夫子贪图对方家境殷实,聂夫子不像孙氏那般只知蝇头小利,他要图的更多,断然不可能为这样一个女儿便坏了他的名声,让人家说他闲话,纵然只是人家背后议论,他也是绝对不许的!

    聂秋染这事儿不插手,事实上是瞧准了聂夫子性格,他一准儿会将聂晴嫁给潘世权媳妇儿娘家的堂兄弟!虽说潘世权的媳妇儿娘家出身不差,是县中一户举人老爷,可是纵然是亲兄弟,也有日子过得好与坏的,潘世权的妻子娘家有银子,不代表她堂兄弟家也宽裕,否则也不会是个走街窜巷的小货郎了!同样是卖东西的,但一个有店铺,一个却得自个儿挑着去卖,结果自然是不同。

    “你心里有数是个好的,既然决定明年入场试,今年便得好好看书才是!也罢,你妹妹的婚事,我也不用来烦你的心了,我瞧着那潘少夫人娘家的堂兄弟是个好的,年纪与聂晴相当,而且为人又是个能干肯吃苦头的,很好,很好!哈哈哈!”聂夫子说完,抚着胡须便大笑了起来。他今日不过是借这个事儿与儿子交好而已,并不是真要为聂晴的事让他来拿主意,如今自个儿找了台阶下,他自然心中畅快,聂秋染明年入场,无论他中与不中,谋个官职是肯定的,他若是肯使银子,说不得谋个七品县令也是有可能的,只是可惜之前聂秋文坏了大事,闹得崔家那丫头店铺开不了,否则那崔家丫头嫁给了聂秋染,如何不会替他谋划!

    聂夫子心中暗感可惜,心里倒不由真有些气恨聂秋文不知天高地厚了起来,对崔薇之前打孙氏的怨气也消了不少,脸上露出笑容道:“老二家的现在正做饭,你们不如留下来先吃了饭再回去吧!”聂夫子这话刚一说完,那头孙梅便端了菜碗进来,一听到这儿,顿时呕得胸口儿疼,连忙便道:“爹,表嫂将表哥侍候得妥当,哪里用得着在我们这儿吃饭。”

    “孙氏,你该不会忘了你已经嫁给聂秋文了吧,现在应该改口了!”崔薇本来也不想留下来吃,可是一听到孙梅这话,却是皮笑肉不笑的顶了她一句,那句孙氏叫得刚刚进门儿来的老孙脸色发青,翻了个白眼,她总觉得崔薇这话像是在喊自己一般,可惜崔薇喊的是孙梅,而崔薇是孙梅长嫂。这样唤她也确实没错!孙氏心里郁闷得要死,既是气恨崔薇敢这样唤,像是在喊她一般,又没有理由发火,顿时堵了个半死,阴沉着脸不说话了。

    崔薇当然也看到了孙氏的脸色,忍不住偷笑。聂秋染见她笑得跟偷了腥的毛球似的,忍不住又是好笑,又是有些提醒般瞪了她一眼,见她虽咬着唇。但仍忍不住笑意的样子,也不再让她忍了,反倒回头与聂夫子说起话来。

    若是聂秋染愿意。他有很快便让人对他生出好感来且对他气恨全消的本事。

    没一会儿功夫,他便在饭桌上与聂夫子说起话来。今晚崔薇故意想要隔应孙梅,因此特意留下来吃东西,反正今天做饭的是聂晴跟孙梅二人,她们两人互相盯着。二人都是要吃的,不可能会容忍对方在饭菜里吐口水,她当然也就留下来蹭顿饭吃。那头聂夫子为人古板,父子三人单独坐大桌,而另外四个女眷便坐小桌,看样子对这一切孙氏等人是早就习惯了。脸上连半丝诧异之色都没有,聂晴便搬了桌子过来,摆了菜。

    大桌子那边摆着好东西。小桌子这边一样只有一小份儿,孙梅忙了一天,抢得跟什么似的,像是深怕崔薇吃到般,嘴里塞得鼓鼓的。那筷子便没有停过,崔薇刚想挟筷子腊肉。那头孙梅便先抢去了,她筷子上还沾着她自个儿没嚼烂的饭菜,瞧着恶心得很。多来几回,孙氏便当做没看到一般,反倒乐得侄女儿这样跟崔薇做对,崔薇怒极反笑:“公公婆婆家该不会没给孙氏东西吃吧?瞧二弟妹抢成这模样,像是活脱脱饿了好几个月一般!”

    那吃相,简直跟饿死鬼投胎似的了!

    聂夫子那头正跟大儿子说得痛快,一听崔薇这话,顿时便愣了一下,他为人最重脸面,要名声,一听到崔薇说自己不给儿媳东西吃,脸色刹时便有些发黑,又看到孙梅嘴里鼓着都有些嚼不动的样子,再看她碗里堆着的,哪里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不由就恨恨瞪了孙氏一眼,冷声道:“若再这样上不得台面,便自个儿回厨房里吃去!你大嫂虽然是自已人,可咱们聂家也没哪儿饿着了你!”

    “你要再做出这副姿态来,瞧我怎么收拾你!”虽说这话骂的是孙梅,可孙氏后背却冷飕飕的,她刚刚又被崔薇唤了一回孙氏,心中十分不舒服,回头又挨了聂夫子的骂,顿时便将气撒到了孙梅头上,拿起筷子便朝她面门上赏了过去,打得‘啪’的一声脆响,孙梅脸上刹时便印出两道筷子的红印儿来,上头还沾着油,她眼睛顿时就红了,像是有些不敢置信孙氏打她一般,委屈的抬头便看向了聂秋染。

    崔薇小心提醒她,道:“二弟妹,你夫君在那边呢,瞧错方向了!”

    一句话说得聂夫子脸色青白交错,连孙氏也有些忍耐不住了,孙梅忙不迭低下头来,聂秋染似笑非笑看了崔薇一眼,崔薇顿时低头吃饭了。

    这姑娘眼里的哀怨表现得太明显,可如今都已经成了婚,聂秋染摆明对她又无意,还不好好过日子,莫非想让聂秋染偷扒自已弟媳妇不成?就是聂秋文愿意顶那个帽子,孙梅自个儿也乐意,崔薇还不同意呢!

    PS:

    感谢:笑笑文静、感谢亲打赏的和氏璧~~~

    感谢:独眼兔ou、cjcj5498、14132616100、平安梅、感谢亲们的粉红票~~~~

    感谢:vfgty、~fei~、anuo0211、谶墨〓van、2423864121、超级帮帮糖、来自非洲的小犀牛、感谢亲们的粉红票~~~~

    感谢:开心蝶变、感谢亲打赏的平安符~~

    感谢:飞仙流影、vfgty,两位亲投的评价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85》,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八十五章 哀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85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八十五章 哀怨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