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一念

    “进贡院春试,总共有三场,还没完呢。”对于崔薇连这个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聂秋染也并没有如何意外,他与崔薇两人相识相伴多年,对小姑娘性格是很了解的,她对于科举考试根本不太清楚,因此这会儿听她问起来,便与她详细解释道:“总共殿试有三场,分别在三月八号,与十五,以及下旬的二十二号,每次考试分别有三日,总共便是九日。”

    崔薇对于这大庆王朝的科举制度并不如何了解,一听这话顿时有些吃惊,挣扎着想从聂秋染身上下来,她前世时对于这些古人的规矩制度并不如何明了,更何况这大庆王朝又不属于历史上任何的时代,因此对于这科举制度,她也只是依稀猜测着是三天,可没料到听聂秋染这样一说,竟然是要考足足九天,那不是折腾人么?她本来有些不解,又觉得有些诧异,但一想到自己高考时的情景,又多了几分理解。

    毕竟是万千举人就朝那窄窄的门坎里挤,若是不严格一些,轻率便决定了,那进士满天飞,也不会被人挤得头破血流了。

    一看媳妇这儿神色,聂秋染就知道她还没有明白过来,顿时一边伸手轻轻在她身上抚摸着,又不想她害怕拒绝,故意转移她的话题,与她说道:“这三场考试总共九天,先由主考官选出杰出者,为贡士,再入五月时的殿试,由皇上重新安排名次,再挑选五甲。”

    听起来像是挺复杂的,而且一会儿会试,一会儿又是殿试的,崔薇脑袋跟着有些晕乎乎了起来,她这会儿浑身发僵,又困得眼皮都睁不开。脑子里一片迷糊,听聂秋染这样一说完,挣扎着就要下来:“我不管什么殿试五甲了,我困了,要睡觉,聂大哥,你明儿不是还要起来么?”聂秋染从洗完澡后就一直骚扰她,不是手摸摸捏捏就是亲亲吻吻,扰得崔薇有些不耐烦了,这会儿又被他给抱住。聂秋染哪里由她这样就睡了,还没尽兴呢,看她一手捂着胸。一手还打呵欠,连忙将她捂着胸的手扯了开来:

    “捂着干什么,我还不能看了?”一边说完,一边就看那胸没有手压着了,一下子就弹了两下。那情景看得让人心火大炽,少女容貌不是绝色,但一身肤质却少有人能及,跟剥了壳的荔枝似的晶莹白嫩,那灯光透过天青色朦胧的上好碧云纱帐子,打在她身上。衬得肌肤嫩得能掐出水来。

    “我要出去好几天,你想不想我?”聂秋染一边说着,一边将她身体给抱了起来。崔薇这会儿正是想睡觉的时候。虽说聂秋染宠她,不过最欺负她的也是他!她现在年纪还小,身体又还带着些青涩,每回被他一闹都难受死了,他去考试几天正好落得自已清闲。崔薇翻了个白眼,身体软软的就要往下滑。被他死死掐着腰不准,只要拍打了他手两下,赌气道:“不想,你不在,没人吵我睡觉。”

    “坏蛋!”聂秋染听她这样一说,心里有些郁闷,不过也早猜着她就是这样一个答案,气愤的伸手小心的扶着她自己坐了下来:“不想我,要先受罚!”两人刚刚才欢爱没多久,少女的身体自动的缠了上来,吮吸着挤压,崔薇本来便觉得有些难受,这下子他一进来便觉得有些胀痛了起来,这个位置她一坐下去又特别的难受,顿时几分睡意又消了一些,尖细的哭着拍打他,只是在别的事上聂秋染纵着她,可在两人亲密做这样的事情时,他根本由不得她拒绝,一晌受他摆布的结果,就是第二天睡到快中午才起来。

    聂秋染早已经不见了踪影,应该这会儿已经到了贡院,那家伙也不知哪儿来的好精力,昨儿她本来就吃不住,昏昏沉沉连身体都是他给洗的,一起身便是腰酸背痛,养了两三天才好转过来。

    等到三月末时,聂秋染的会试已经结束,等到放榜公布名单时,他没有意外的自然是在榜上,但此时殿试还要一个月,这场考试也不是说全完了。聂秋染又轻松了下来,每天除了写会儿字,兴致来时画一下画,其余时间都全用来陪她了。

    不知道是不是在聂秋染这个年纪正是最冲动的时候,两人欢爱频繁,崔薇还本来害怕自己这样年纪小就中了奖,怀了身孕,可是四月中时,好朋友依旧来了,她这才松了一口气,取而代之的是聂秋染有些郁闷的心情。

    他上一辈子时只得一个媛姐儿,血脉稀薄,连子嗣都没有,也正因为如此,上一世的聂秋文与孙氏等人才动了歪心思,想要靠聂秋文生的儿子过继给他,继承他的一切,又为了怕聂秋染往后给媛姐儿招婿,硬生生的将她给掐死。对于崔薇聂秋染是很喜欢,这样陌生的感情令他自己都有些不知所措,他很爱崔薇,自然也很想要与她共同生下孩子,既然都答应了她不想再找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来添堵,这辈子守着她过,两人生儿育女当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崔薇刚没高兴几天,那头聂秋染不高兴了,当然也见不得她没怀孕之后这样兴奋的表现,每回与她纠缠时又更频繁了几分,时间一晃便到了五月,聂秋染入了殿试之后,离放榜还有一段时间,最近崔薇兴致有些不大高,那头店铺的事情有崔敬平二人忙着了,她一天到晚又有人侍候着,便没了事做,除了一天到晚与聂秋染腻一块儿,整个人又没了戏看,天天困在园子里,渐渐有些无聊了起来。

    罗玄最近不知在忙什么,好几天才能过来坐一会儿,每次一来便像是深怕她跑了不见一般,一看到她就总要拉着她的手不肯放,为这事儿聂秋染险些快与罗玄翻脸了。如今天气已经渐渐暖和了起来,园子里桃花刚开过,李子花便已经盛开了,一整个内院里好几条路中都种了两排桃李树,如今一旦李子树一旦开花,整个院子里都飘着淡淡的清香,路上全是细碎小小的白色花瓣,风一吹来,走在园子中就跟下了一场漂亮的李子花雨一般。

    聂秋染伸手扶着崔薇的胳膊往亭子中走,这会儿园子里的池塘中荷花虽然没开,便那满塘荷叶已经铺展了开来,最近崔薇神色有些慵懒懒的,每日提不起精神来,这上京中她又人生地不熟的,每日做的事儿不是做女红就是画画儿看书,将她闷坏了。

    两人走在园子中走着,李子花轻悠悠的飘了下来,洒落在两夫妻头顶上,就这样与崔薇散步,聂秋染情愿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才好,他心里一种说不出的安宁,像是只要跟崔薇在一块儿,能抱着她,摸着她,牵着她与亲着她,上辈子的一些遗憾便都圆满了。他心里沉浸在这样的欣喜中,那头不远处一个小丫头却迈着小碎步,快步朝这边走了过来。

    “老爷,夫人,定洲秦知府的公子递了贴子过来,说是想要过来拜访。”门坊不敢随便作主,这才报了过来。

    一听到是秦淮要过来,崔薇顿时来了些兴致,像是突然之间找到了一点儿事儿做一般,精神一振,连忙拉了聂秋染的袖子道:“聂大哥,秦公子帮了咱们不少的忙,要不请秦公子以及秦公子的母亲等也一并过来坐坐吧,上次秦公子不是说他母亲与妹妹也来了么?”

    聂秋染看她眼神明亮,脸上带着央求与高兴,心里对她不自觉的冲自己撒娇很是高兴,一边就点了点头,摩挲了她手背两下,一边就道:“好,你要是喜欢,咱们多请些人回来热闹热闹。”如今他已经是中了贡士,殿士已经过了,只等放榜而已,到时一放榜他必高中,不过是将经历过的事情重新来一次,聂秋染这次中状元是肯定的,只消一等到放榜之后,别人讨好巴结还不来及,只要崔薇一放贴子,她是罗玄的姐姐,自己又是新科状元,到时不愁没人讨好着她。

    只是世事无常,缘份也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东西,前一世时他与罗玄还是不死不休的仇人,争锋相对,斗上大半生,到他最后被召回京时,两人斗得更凶,没料到这一世再度重来,竟然因为一个少女,原本该命中注定是敌人的,却偏偏又成了割舍不下的一方亲人。

    崔薇没有意识到聂秋染心中的古怪念头,反倒听他说邀请人来宅子中热闹热闹,倒一下子来了兴致,想了半天才道:“我也不知道请谁,咱们又不认识人,不如将三哥他们唤过来玩耍一天,我大哥他们还没来过这宅子呢!”

    聂秋染一听到她说不认识别人,不由就笑了笑:“你不认识别人有什么关系?人家多的是等着想认识你的。”这话倒是大实话,长平候罗玄莫名其妙的竟然有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姐姐,那家伙是标准的六亲不认,冷血狂人,这会儿外头对她好奇的人多的是,等着想与她攀关系的不少。只是崔薇一直以来都在内院之中,少有出门不知道罢了。

    PS:

    第二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322》,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三百二十二章 一念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322并对田园闺事第三百二十二章 一念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