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隔阂

    “母亲,我与聂兄也不是外人,这不过是嫂子闲暇时无聊做的一些小玩意儿,妹妹不过是瞧一回,又有何不可?”秦淮一面来打圆场,一面又看了许氏一眼。场中顿时有些尴尬了起来,许氏心中恼怒这个儿子只知兄弟之情,却瞧不出自己妹子的异样,这会儿当着众人的面却不好多说什么,只得勉强答应了下来,秦淑玉原本受许氏喝斥眼中盈盈欲滴的眼泪,顿时收了个一干二净,一边抹了把眼睛,一边吸着鼻子笑了起来,又冲崔薇福了一礼,这才高兴道:“聂嫂嫂,你放心,我只瞧瞧,我绝不会偷学的,也不会告诉别人。”

    崔薇点了点头,她根本不怕被秦淑玉学了过去,要学这些东西,光是试东西的比例与份量,掌握到其中的度崔敬平就不是一两天能学得会的,尤其一些奶油等都是由她调好的,崔敬平虽然会烤饼干,便奶油他却学了几年都不大会,调出来的奶油不是浓稠了,便是清得不像话,就是混得刚刚好了,可总也要缺些味儿,奶油是做蛋糕最主要的东西,没有这个,再好的底子也要差上一个味儿。

    秦淑玉见她相信自己了,不由一边笑得更加灿烂,看着崔敬平,眼里透出央求之意来。崔敬平瞧她这样子,不由笑了笑,回头便冲崔薇道:“那妹妹,我去厨房了。”

    “去吧,里面东西都是现成的,你只管做就是。”崔薇一边说到这儿,一边又指了自己身边的丫头让她带着崔敬平过去,那头许氏虽然不方便阻拦女儿了,但心中却有些不大痛快,瞪了身边两个婆子一眼,一边才勉强笑道:“玉儿。我让身边的于嬷嬷和古嬷嬷陪你去,你乖乖的,不要调皮。”秦淑玉也没想其它,连连点头,一边迫不及待的用眼睛催着崔敬平朝厨房去了。

    等他们一走,崔薇也有些乏了,刚刚许氏无意中透出来的傲气令她有些不大想再陪许氏说话,但做为主人,身边又没有其它人招呼着,当然不好意思扔了客人一个人溜了。便只有硬着头皮坐着,而刚刚还面面俱到的许氏不知道是不是真担忧自己的女儿,也没了心思说话。亭子中一下子便冷清了下来。也不知坐了多久,那头聂秋染过来让人给她换过几次果茶了,不远处秦淑玉才领了人,身边崔敬平端了盘子陪着一块儿过来了。

    看到女儿出来,许氏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崔薇转头看了她一眼,见到她这模样,心中也有些不舒服,自己家三哥又不是讨不到媳妇儿,也没有要与秦家攀高枝的心,许氏却表现得这般。她多少有些不快,那头秦淑玉却是凑了身子在崔敬平手里端着的盘子上捡了一块饼干吃了,许氏顿时面色铁青。

    因着这一件小事。许氏再也坐不住了,她的女儿一向听话,虽然性格有些活泼,不过该懂的规矩还知道,如今竟然会在男人手上端着的盘子里捡东西吃。许氏顿时有些不淡定了,连午饭也没吃。便带着秦淑玉告辞回去了,这母女俩要走,秦淮也不好意思再留下来,只得也跟着告辞,崔敬平两兄弟却是要在这边吃午饭的,几人索性就让人将饭菜摆到了湖心亭上,崔薇一边端着碗,一边抬头看了崔敬平一眼,想了想开口道:“三哥,你年纪不小了,总也要成家的,我聂大哥再过几天就要放榜了,如今小石头也在京中,你若是有看中意的,不如也留意一下吧。”

    只要挑个身家清白的,又温柔体贴的,也比回头杨氏给选的要好得多.

    一旁崔敬怀正端了碗吃饭,一听到这话,下意识的就回头看了崔敬平一眼,见他脸庞通红,连耳根子都有些烫了起来,不由嘿嘿笑出了声,谁料那头崔薇又看着他道:“大哥不如也留在京中,与三哥做个伴儿,虽说现在王氏自个儿回家去了,不过崔佑祖年纪还小呢。”一切都由身份地位说话,本来出嫁的妹子是没那资格再管娘家的事情,可谁有银子谁的地位高些,自然便有说话权,崔敬怀又一向老实,听到崔薇这话也没觉得不对劲儿,嘴里嗫嗫便不敢答声了。

    崔薇仔细打量了崔敬平的脸色一眼,见他只是有些尴尬,又有些害羞,并不像是对秦淑玉有什么好感的样子,顿时心中也一块石头落了地。许氏为人如此伶俐,身份又高,崔敬平要是对秦淑玉有什么心思,恐怕要吃不少苦头且不见得能如意,他自己没那个想法也免得往后徒增悲伤。

    不知是不是那日因为许氏的态度,秦淮也没了消息,五月十八号放榜之时,聂秋染被皇上钦点头名状元!

    这个消息一传过来,崔敬平两兄弟简直快要乐得发疯了!这是一件天大的喜事,打赏了送喜讯守来的人,又将人给送走了,崔敬平两兄弟又张罗着在府门前开始挂起了鞭炮来,四周看热闹的人将府中围得水泄不通!崔敬怀与崔敬平两人已经兴奋得说不出话来了,屋里崔薇倒还是颇为冷静,开始张罗着让下人们抬了几筐铜钱出来,发起了赏钱。聂秋染在她耳边说过他要中状元,给自己以后好日子过的事儿,不知怎么的,崔薇对他就是有一种莫名的信任感,心里早已经有了底,猜着他恐怕真能中状元了,等到确定了状元真是他时,崔薇也不显得如何吃惊意外。

    而聂秋染更是冷静,不过是将上辈子走过的路重新再走一次而已,实在是连半丝成就感也无,上辈子苦读几十年,重生之后回来又不是真将书本给落下,好歹当初为官多年,见识心境早已经与当初不同,若是这样考科举还拿不到状元,当真是枉费了他重活一次。

    崔敬平两兄弟相互看着傻笑了半天,见这两夫妻都是一副冷静的样子,崔敬平顿时笑不出来了:“聂大哥,妹妹,你们怎么不高兴?”

    “哪里不高兴了?”崔薇有些莫名其妙,又指着眼前让人一筐筐抬出去的银子,一边道:“不是正让人发赏钱,大家都沾沾喜气么?”

    崔敬平看她还一副有些吃惊的样子,顿时有些无语,这两夫妻像是早已经料到会中状元一般,根本没有丝毫意外的感觉,反倒是显得自己跟傻了似的白笑半天,崔敬平跟着收了笑不说话了,而崔敬怀则是心疼起这一筐筐抬出去的铜钱来,若是以前便是看到这样几大筐钱,他恐怕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但进京两个月了,多少见识宽了些,连几百两银子都见过,这几筐钱虽然吸引人,但他倒不是有多失态了。

    屋里正张罗着贴红纸,崔薇本来还有些淡然的心不知是不是受到下人们的欢喜影响,也跟着笑了起来,宅子外鞭炮声不断,不过隔着这样大个宅子,里头根本听不到动静,崔薇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道:“对了聂大哥,你是中了状元,秦公子可有高中了?”

    聂秋染点了点头,不动声色的替她倒了杯温热的开水递到她手上,示意她喝了这才道:“他在二甲之列,是进士出身。”这会儿对于科举制度,拜有一个专攻科举的丈夫所赐,崔薇几乎是明白了。进士分三等,甲等点三名,头名也就是状元,依次便是榜眼与探花。而二等则是赐进士出身,只点七人,而三等人数最多,称为同进士出身,也就是等同于进士的地位差不多,而秦淮出身官宦之家,却能刻苦努力,果然是有些本事。

    那头崔敬怀一听到秦淮的名字,愣了片刻:“就是秦家小娘子的兄长吧?没料到这些官宦之家,倒也不摆架子。”他这感叹一说完,崔敬平脸色顿时通红,崔薇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连忙便道:“大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崔敬怀便笑着道:“秦家的小娘子一片孝心,最近说想要跟三郎学些做糕点的本事,往后要讨好她母亲哩,她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但却一点儿也没有架子,像上回秦公子般,也没有瞧不起咱们这样的粗人……”他一说到这儿,崔薇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眉头微微就皱了起来,看着低垂着头,不敢将脸抬起来的崔敬平就道:“三哥,你……”

    “没什么没什么。”一被喊到名字,崔敬平顿时便不住摆手,慌忙道:“我只是做些糕点,秦姑娘只是来有时买些吃食的,不是大哥说的那样……”

    他不解释还好,这样一解释,崔薇觉得事情大了。

    崔敬平脸上带着惊慌与失措,崔薇也没忍心当天便逼问他秦淑玉的事情,心中却是担忧了起来,秦家那小姑娘不懂事,可是那许氏却不是个吃素的,她倒不是怕与许氏对上,可只怕崔敬平要真对秦淑玉对了心思,到时许氏那关他难过不说,而且恐怕还要吃不少的挂落,心里要难受!不过一想到性格开郎又知礼的秦淑玉,崔薇自己也觉得她乖,崔敬平又正处在这样尴尬的年纪,若是长时间相处,他要是会不动心才怪了!

    PS:

    第二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325》,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三百二十五章 隔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325并对田园闺事第三百二十五章 隔阂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