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奸情

    聂秋文刚要开口说话,孙氏一看到儿子过来,连忙便道:“大郎,你可要给我作主啊!这贱人不要脸,勾搭你爹,都爬了你爹的床了!”孙氏气愤之下,也不管其它,直接便将这事儿给说了出来,崔薇顿时眼皮跳了起来,聂夫子原本坐在角落里不出声,原本不想将这样的丑事说给别人知道,尤其是晚上时崔薇才被自己责备了一顿,可如今自己的儿媳妇竟然与他滚成一团,被人瞧见,聂夫子这会儿老脸哪里还搁得住,又听孙氏这样一说,顿时恼羞成怒:“你给我闭嘴!事情是怎么样的还没有说清楚,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孙氏一向怕他,可这会儿愤怒之下忍耐不住,竟然声音比他还要高一些,尖利道:“还说什么,有什么好说的!难怪我说你不爱跟我睡一堆儿,原本是瞅上年轻水嫩的了吧?”孙氏嘴里不干不净的话不停的说着,直说得聂夫子脸色涨得通红,越发恼怒,两夫妻吵成一团,孙梅夹杂在其中,聂夫子今儿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孙梅一进来脱光了,屋里黑漆漆,他只当是哪个想要攀附他的小丫头,哪里知道是自己的儿媳妇!

    若是早知道是孙梅,他肯定也不会与她滚做一堆,被人撞了进来点灯瞧见了。他就是再畜生,再没有羞耻心,也不可能偷扒自己的儿媳妇!再者孙梅他根本瞧不上,有什么样漂亮的女人没有,孙梅长相三大五粗的,还没有之前聂秋染找给他的两个侍女好看。如果不是黑灯瞎火的,他怎么会这样?聂夫子心中这会儿又气又羞又恨,他生平还从来没有如此狼狈过的时候,直觉得孙氏让自己把一生的脸都丢尽了!

    聂夫子年幼之时便心高气傲。一心想要出人头地,为聂家光宗耀祖,要让别人对自己另眼相看,要让祖宗因自己而自豪。他自小读书,后又中了秀才,人人都夸他有出息,在村中不论哪个人提起他来时都是一脸敬佩的神色,哪个说起他时不是都尊敬无比?只是聂夫子自己资质平庸,中了秀才要再考举人时才知道有多难,他外表不显,人人都夸赞他,只是没有中到举人。这一直都是聂夫子心中的耻辱。也正因为如此。他自尊心比别人更加高傲,他中不了举人,便要儿子来中。他未完成的事情,儿子一定要替他完成。以维护他的体面与自尊,让他聂家受村里人赞叹。

    一直以来聂夫子都将自己的自尊高高挂着,孙氏在他面前一向温顺听话,可没料到就是这样一个他瞧不上的孙氏,此时竟然敢与他撕扯成一团!而关键是这一切还在自己的两个儿子与儿媳以及诸多下人面前!聂夫子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烫,他心里涌出一股戾气来,重重想要甩开孙氏的手,可偏偏孙氏的手死死抓在他身上,要让他拿出一个说法来。一向高傲的人此时被孙氏扯得面皮紫涨,却偏偏因读书而一向身体算不得有多好,挣扎不开孙氏的手。

    “我为你聂家生儿育女有功劳,你却跟这小贱人勾搭上了,你没有良心!”孙氏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她本来长得便不算貌美,如今一番哭起来,年纪又大了,聂夫子越发觉得她面目可憎,此时聂夫子心里怒不可遏,孙氏却是大着嗓门儿在那儿哭着,一边抓着聂夫子不住摇晃,一边又踢打着孙梅。

    “有什么事,不如好好坐下来说吧,打打闹闹的,成何体统,让人看了笑话。”聂秋染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前这场闹剧,将崔薇给拉到了自己身后挡了大半,这才皱着眉头,温和的劝了孙氏一句。

    聂夫子一听这话,顿时不住的点起头来,他此时狼狈异常,身上衣裳凌乱的裹着,刚刚从床铺上被人拉下来时,他衣裳本来就是散乱的,如今又被孙氏一番拉扯,简直是丢人现眼。聂夫子这会儿只当聂秋染是站在他这边的,心中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还没有开口,那头孙氏一听到聂秋染这话,就如同看到了聂夫子平日里也是这般皱着眉头教训她一般,顿时怒从心头起,恶从胆边生,聂秋染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她顿时就暴怒异常:“说什么,还有什么好说的!这两个不要脸的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还怕人家笑话!这贱人要是怕人家笑话,就不会爬她姑父的床了!”

    这会儿孙氏已经气得没有理智了,早忘了孙梅已经嫁给了聂秋文,一说到火在处,拉着聂夫子摇晃不止,又扯了孙梅过来几耳光又赏了下去,直打得孙梅脸上啪啪作响,原本就肿涨的脸顿时现出几分紫色来,足以表现出孙氏此时心里的愤怒。

    “我没有,我没有姑母。”这会儿孙梅泪流满面,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迷迷糊糊的就来到了这边,醒来时都到了这边房间里了,迷糊中她听到聂秋染的声音让她脱了衣裳上床,孙梅早就对聂秋染芳心暗许,恨不能与他颠龙倒凤相好一番,之前勾搭不成,如今一听到聂秋染的声音,哪里还受得了,也不知以为自己是在做梦还是怎么,脱了衣裳便朝床上摸了过去,刚上了床摸到个身体,便亲了过去,搂作一团,两人刚刚碰到,她只摸到聂夫子的身体,顿时便有人点着灯火进来了,一顿尖叫之后,孙梅才看清自已被聂夫子压在身下。

    一想到当时的情景,孙梅又哭得死去活来。聂夫子年纪这样大了,做她爹还有余,她再是瞎了眼睛也不会瞧上他,至少聂秋文也比他强,若是早知道床上的是他而不是聂秋染,她怎么会扑上去?也许是被这样的情景吓昏了,或许刚刚孙氏打她的几十耳光打得她昏了头,这会儿孙梅只当自己是做了梦走错了屋一般,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不停的哭着冤枉。

    她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孙氏又恨得咬牙:“小贱人,你这不守妇道的破烂货,发浪你往外头走啊,你竟然连自己的姑父也不放过,你这不要脸的!”孙氏嘴中不住骂着,又是一阵污言秽语的乱骂,直骂得聂夫子抬不起头来。

    场中热闹得很,半夜三更的还闹得这样凶,也幸亏当初罗玄给崔薇的宅子不小,周围几乎都是属于崔薇家中,别人听不着,否则若是宅子稍小一些,夜深人静的,孙氏这样闹着恐怕左邻右舍的都知道,到时才好看了。

    “不要吵了!放开我!”聂夫子听着孙氏污骂,顿时也觉得受不住,气得浑身直哆嗦,站起身来,狠狠推了孙氏一把,胸口儿绞着疼:“我要休了你,休了你!”

    他这话说得极大声,像是用尽了浑身力气在吼一般,脖子青筋都迸裂了出来,孙氏冷不妨之后被他推开,回过神来之后又听到聂夫子说要休了自己,没有像以往一般吓得魂不附体,她这会儿早被聂夫子与孙梅的行为气得没了理智,听到聂夫子这话顿时就坐到了地上,抖着双脚拍打着大腿便嚎啕大哭了起来:“你们两个不要脸的东西,我替你们聂家生儿育女,你现在为了这么一个破小浪货你要休了我,我不活了,我不会让你们两个好过的!”

    孙氏声音不小,直嚎得人耳朵边还嗡嗡作响的,一旁聂秋文劝了几次,看着孙衣裳凌乱的模样,顿时眼中闪过厌恶之色,别开了头来。崔薇看到眼前这情景,捂了脑袋,一边指挥着一旁看热闹正看得入迷的下人们:“将人先拉起来了,找件衣裳给她先披上,免得丢人!”众人一一都答应了,孙氏虽然还想再哭,但崔薇却是看着她冷笑:“你要是只嚎哭,我让人将你拉到外头哭个痛快!”这事儿她绝对做得出来,恶人还真要恶人来磨,孙氏虽然气得心里要吐血,但一听到崔薇这话,仍是不由自主的闭了嘴,只是一双眼睛如带了刀子一般剜着哭哭啼啼的孙梅。

    几人收拾妥当了,聂夫子虽然羞得没脸见人,恨不能赶紧摸到屋里不出来了,可是这会儿的情况却根本由不得他躲着,也只得收拾了之后坐在屋中。

    聂秋染看着这场闹剧,眼中闪过冰冷之色,故意看了孙氏一眼:“娘,既然她是你的侄女儿,这事儿你瞧着怎么办吧。”

    “她不是我侄女儿!她是破货!贱人!”孙氏这会儿气得要死,勉强忍住坐好了,一听聂秋染这话,如同拿针刺在了她心上一般,跳了起来指着孙梅又破口大骂。

    “好了好了,你说不是就不是吧。”聂秋染嘴角边露出一丝冷笑来,看着面色疲惫的聂夫子,以及眼中早已经满是惶恐之色的孙梅一眼:“如今之计你们决定怎么办?她本来是秋文的妻子,但现在出了这样的事儿,又与爹有了关系,不如便除了她的名份,反正娘本来早就想给秋文讨门新的媳妇儿嘛。”聂秋染说到这儿,便看到孙梅眼中露出惊骇与思索之色,回头看了孙氏一眼,脸上满是怨毒与不敢置信。

    PS:

    第六更到!!!!!要码吐血了,求粉红票,还有吗亲们?还有一个小时马上就不是双倍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338》,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三百三十八章 奸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338并对田园闺事第三百三十八章 奸情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