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想通

    孙梅当初闹腾得如此厉害,最后死的还不如一个没名没份的妾室,只是聂家的事儿,却是在宅子里传扬了开来。聂秋染也没有要制止的意思,许多人私底下猜测着,说什么的都有,聂夫子也不好意思再出院落门了,也不像平日一般总喊着聂秋染要去他那儿请安问好,又与儿子讨论国事等了,如此一来倒是消停了下来。

    好歹他还知道害羞,崔薇多少跟着松了一口气。

    白日时许家人又过来了一趟,许缪的夫人与秦夫人许氏一并递了贴子过来,说是想过来给她请安赔礼,崔薇也以自己身体不适为由推了。崔敬平昨儿被打了一顿,现在崔薇想起来才有气,许家人如此快便找上门儿来,恐怕是罗玄背后做了什么的缘故,果然权势是个好东西,若是自已无权无势,说不得昨儿崔敬平挨的打还不止是如此而已。

    下午时罗玄过来了,不像是没见许家人一般,崔薇一听到是罗玄过来了,连忙便让人将他唤了进来。一段时间不见,罗玄又长高了一些,他如今正是长身体的年纪,总感觉像是每隔几天就有些变样,容貌长得精致漂亮,只是看人时眉眼间都像是带了一抹邪气,看到崔薇出来时他顿时就笑了起来,一双眼睛里含着清澄与透明,连忙拉了崔薇坐下,一边就道:“姐姐,我好久都没见到你了,我昨儿听说有哪个不长眼的惹着了姐姐不高兴?姐姐跟我说,我替姐姐出气!”

    两人一段时间没见,罗玄却是丝毫没有生疏感。一来便腻到了崔薇身边,似是讨好着大人的小孩儿一般,半蹲在崔薇面前,讨好的看着她笑。罗玄几乎是跟着聂秋染等人后脚进京的。如今虽然名声大,不过除了许多人对他的惧怕外,更多的却是他与太子间的传说,罗玄这一世比前一世时更早的出现在了世人的面前。他自然要付出的努力就得更多,因此最近一段时间他几乎都没什么时间,罗玄如今在宫中虽然听起来势力大,不过他到底没有根基,靠的全是太子,要想再维持如今的地位,自然付出的更要比别人多。

    “小石头,你不要担心,不过是秦家的一点事儿。”崔薇说到这儿。也不准备瞒着他。将秦淑玉与崔敬平的事拣了简单的三言两语便说了。罗玄脸上露出思索之色来。半晌之后才道:“姐姐,三哥喜欢那秦家的小娘子?秦家嫌弃三哥配不上他们?”

    罗玄这话虽然说得直接了一些,但却并没有说错。秦家就是这么一个意思,崔薇点了点头:“秦夫人是觉得我三哥不是官身……”她话没有说完。罗玄已经桀桀笑了起来,半大的少年此时身上阴戾之气十足,他在崔薇面前还是头一回露出这种充满了杀气的神色来,倒是让崔薇愣了一愣,罗玄接着才开口道:“既然秦家嫌弃三哥配不上他们,如果三哥真喜欢那位小娘子,那就让他们能配得上就好了!”他说到这儿时,眼睛微微眯了眯,一双眼珠都似染了血色,看起来满眼凶光。

    “小石头,这事儿我想了强求也不行,就算我三哥能娶到秦姑娘,但往后在秦家面前却是抬不起头来,再说你自己现在也正是忙的时候,就别管这事儿了。”现在外头罗玄凶名越盛,可是同样的,骂他的说他的便越多。崔薇不是聂秋染一样重生过,对于未来的事儿不会担忧,也知道罗玄能熬过这一段,最后势力鼎盛,她此时对于罗玄十分担忧,毕竟在崔薇看来,罗玄再能耐,但到底是一个还未足十五的孩子,她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也因此平日里尽量都不想给他添些麻烦,可没料到昨儿的事还是让罗玄知道了。

    “姐姐你不要担心。”罗玄微微笑了笑,也不再提这个事儿了,又围着崔薇转了起来,一会儿看着她的肚子好奇,一会儿又与她说笑,如同一个好奇而单纯的孩子,哪里看得出外头的凶名赫赫来。本来崔薇想留罗玄吃完晚饭才回去,只是没等到崔薇开口,那头宫中却来了人,硬是将罗玄给召回去了。

    聂秋染回来时便与崔薇带回了一个消息,说是宫中太子对于大理寺许缪罔断案子十分不满,有意换其位置。而定洲那边又有人举报知府秦固贪污舞弊,如今太子刘乾极为看中此事,半日不到的功夫,朝中已经有消息传了出来。

    秦固贪污一事儿几乎不用查,便知道一准儿是有的。能坐到定洲知府的位置上,多多少少都会有下属送礼的事儿,这情况大庆朝上下无论大小官僚,便几乎没有不明白的,无非在于贪的多少而已,贪的少一些的自然便是百姓们口中的好官儿,贪的多一些的自然便是奸臣。一般真正两袖清风的官员少之又少,也正因为情况稀少,偶尔隔个几十百年出一个这样的真正正直的人,才会成为传说,被人口耳相传。

    只要是官儿,此时便没有不收银子的,当初潘世权谋个九品官儿,不也是为了银子与权力么!秦固此次被人举报,若是他打点得好,没有被捅到上头,这事儿大家心中都有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便过去了,可惜偏偏被人捅到了如今监国的太子跟前儿,而且又被太子上了心,这简直是半条腿都险些迈进鬼门关了!若是他这事儿一旦落实,恐怕为了以儆效尤,太子刘乾必定会拿他开刀,秦固就是死了也得自认倒霉了!

    聂秋染心中清楚得很,这事儿是罗玄在为崔薇出气呢。那家伙的手段经过了两世,果然一样阴险卑鄙,一旦有一个人惹到了他,他便是要让人家全家都来陪葬出气,这手段寡毒,可惜偏偏又有奇效!上一世时聂秋染对于罗玄这样的小手段没少恨得牙痒痒,却又偏偏拿他无可奈何。

    罗玄使用的都是一些旁门左道的诡计,明明难以登大雅之堂,要被人不耻唾骂的,可惜偏偏他又想得出来这些刁钻古怪的主意,而且整的人无法反驳,且这家伙又不在乎名声,就是名声臭到烂大街,他却依旧是活得随心所欲。

    前一世时聂秋染对他颇为看不上,毕竟两人乃是死对头,罗玄前世时感念聂晴当初无意间与他有过的恩德,聂晴又自小受聂夫子两夫妻重男轻女的对待,心中早已经深藏了怨毒,对于他与聂秋文两兄弟恨入了骨子里,因此由她从中作梗,罗玄一心与聂秋染争锋相对,两人相斗半生,谁也对谁无可奈何,聂秋染到那时才知道自己的妹妹对自己恨意有多深,只可惜他对于孙氏等人的心性明白悔悟的太晚了一些,以致于媛姐儿一死,他亦是了无生趣,最后自愿死在罗玄手下,才算是将前世的事儿做了一个了结。

    一想到当年情景,聂秋染心中还有些复杂,因着前世的事儿,他对于罗玄没什么好印象,前世时罗玄为人做事不择手段,只求结果,并不在乎方法卑鄙,朝中人人上下既恨他,可是却又怕他,聂秋染自己虽然也不是什么好人,但也干不出像罗玄那般屠村杀人,老少皆不放过的事情来。但这家伙狠归狠,可有一点也不能否认,他对感情极其看重,要不当年也不会因为聂晴一个无意中的举动,便后来对她多有维护,若不是聂晴自己瞧他不上,说不得后来罗玄对她还会再维护一些。

    聂秋染重生回来,一切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有了改变,聂晴与罗石头间的缘份,阴差阳错间竟落到了崔薇身上,而自己又是娶了崔薇,前世时与罗玄斗得你死我活,各揽权势争斗的两人,如今竟然把手言和,一想到罗玄在宫中唤自己大哥的情景,聂秋染心里既是有些得意,又是有些啼笑皆非。

    愣了半晌,聂秋染将心里突然间涌出的一些回忆给强行按捺了下去,一边温和的伸手在崔薇肚子上摸了摸,一边就道:“我估摸着,许家的人与秦家的,恐怕晚饭后就会过来。”许家与秦家如今遭了这样一个变故,明眼人都知道他们是惹了不该惹的人,许缪平日在大理寺中为官多年,在京中也有些人脉,但这时枪打出头鸟,没人敢替他们说话,许缪也唯有过来认错,盼着崔薇原谅了他们,才好使罗玄那边放过他们,不要再死咬着他们才成。

    崔薇一听到这些个消息时,还有些发愣,没料到下午时只是随口提了一句,罗玄回宫之后便已经替她出气了,顿时心中又是有些感动窝心,又是有些痛快,不过多少还是有些替罗玄担心:

    “聂大哥,小石头他没事儿吧?这事儿会不会连累到他?”聂秋染一听她问话,就知道她心中在担忧什么:“你放心就是,他有的是手段,你不用替他操心,许家人就是死光了,他还会好端端的。你自己也别想太多,随心所欲就是。”

    PS:

    第二更~!

    暴力奶妈,一个从小就让人买断自由的保镖。

    一个完全不懂游戏的菜鸟。为了保护目标而进入了游戏。从此展开了一段未知的旅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340》,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三百四十章 想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340并对田园闺事第三百四十章 想通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