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噩耗

    祖孙俩在屋里说了半天的话,张岚他们几个也不过去打扰,分别了那么久有些话也该说说了。

    等中午的时候,老陈领着大孙子过来正式的给大家见礼,王振河他们也知道了陈旭这次过来也是知青下乡,他是跟别人调换了地方才争取来到王振河他们生产队来插队的。

    王振河听到这个消息高兴的直拍大腿“好小子不错,到我们这个地方虽说有些偏僻但是跟你爷爷能在一起也挺好的,以后你就在我们家里吃住,知青点你就别去了,估计你们的伙食也好不到哪里去,粮食分配也挺紧张的。”

    陈老爷子巴不得这样,在王家吃住孙子还能少受点罪,生产队大院那里的住宿条件也不好,他可是有亲身体会的。

    陈旭则有些为难,他们都是一起过来的,好像得听组织安排,“叔,这样行吗,队里上是不是有啥说道啊?”

    陈旭初来咋到的也不知道这里面的道道,可是王振河门清啊,大手一挥,“没事,你就安心在这里呆着,白天跟你那些同学在一起,吃饭睡觉就到我们家,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办理。”

    知青过来是要落户口的,王振河跟队长打声招呼,刘长林得知陈旭是陈老爷子的孙子睁只眼闭只眼也就那么的了。

    陈旭来的时候也巧,王家正好要杀猪,今天屯子里的人有好几家杀年猪的,一时间浓郁的过年气氛就显现出来,杀猪声此起彼伏的。

    王家的年猪依然是屯子里最肥的,没办法王家的粮食充足,糠,豆渣什么的都不缺,张岚是卯足了劲给自己家的猪吃。要是再不肥那才怪了。

    杀猪的时候王振海一家和陈旭的几个好朋友都过来帮忙,这也是王倩让她爸这么做的,让陈旭领几个好不错的过来改善一下,离家那么远。也挺不容易的,再者说来陈旭在这里住着难免以后要回去,跟同学打好关系以后就是回去了大家也好有个照应,这些吃过苦的知青在回城后一个个本事都不小。

    王娟和张岚就着锅里的热水剃猪头和猪蹄上的毛。姐妹俩帮着烧火,两大锅都开动起来,风匣在两个人的手里被拉的呼呼作响。

    “弟妹,猪皮就让明山帮你到供销社给卖了。今年他们正好收猪皮,我们家的都卖了不到二十块钱呢,估计你们家这头肯定有二十多了。你看看这猪多肥啊。”

    妯娌俩欢快的干着活。王振海带着儿子和明诚他们在外边倒肠,就是把猪肠里的东西都倒出去,顺便翻过来在清洗。

    王玉就在一旁捂着鼻子在看,“爸,真臭,你怎么不嫌臭啊。”

    王振海看了闺女一眼道“丫头,别看这个时候闻着臭。等你吃血肠的时候那就香了,有的人啊就爱吃这臭哄哄的味道呢,你没看城里的饭店都有专门的炒肥肠吗,价钱还不便宜呢。”

    明诚在一旁帮着用水冲,“大姐,等我们灌了肠吃就香了。”

    王振海家今天也是没有杀年猪的,喂了义务猪粮食就不是很充足,在说家里的孩子都大了,那胃口也能吃,哪还与多余的粮食来喂猪。

    王振河跟媳妇商量好了,给大哥家搁了十斤肉让王明林给送回去,王娟对这事真的很过意不去。

    “弟妹,我们老是张嘴吃你们的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张岚听了笑呵呵的说道“大嫂,你客气啥啊,都是一家人,哪有那么多的讲究,你多吃一口我少吃一口的还计较个啥,等孩子大了,咱们的日子也会越来越好的。”

    妯娌两个很快就收拾好头蹄,赶紧的做今天最重要的杀猪菜,王娟带着闺女帮着灌肠子,张岚忙活收拾饭菜。

    中午的这顿杀猪菜让那几个知青都快吃撑了,就算是在家里也吃不到这么好吃的饭菜,而且油水这么足。

    吃过饭,张岚割了一块猪肉出来让王振河送给王德生,“振河,这肉你给爸送过去,不管咋的爸毕竟没对咱们做过什么,这肉你给他送过去,也算咱们一点的心意。”

    王振河带着肉怀着一副很沉重的心情离开了。

    今天杀猪不可能将十几个来的知青都请过来吃饭,不过张岚也给他们几个端了一盆杀猪菜回去,也不是他家里的东西就是多,而是看在陈旭的面子上,好歹他们几个都是一批过来的,路上大家就算是没感情也处出了点友谊,不能陈旭在他们家吃喝,再转回头受其他的人的排斥。

    “妈,等会给老奶的别忘了哈,咱们家当初可收了人家不少的恩惠呢。”

    张岚笑着点头“妈忘不了,等会就让你哥给送过去。”

    临过年前张岚领着孩子给张万有老两口也送去了年货,想邀老两口到他们家过年被耿莲花给拒绝了。

    过年的时候京城的某院郝连春打开刚收到的包裹,见到里面的东西老人的脸上不由的一喜,“老左,你看看岚儿他们给我们寄好吃的了,你看有蜂蜜呢,还有老大的虾仁呢,咦,里面怎么还有一封信呢。”

    郝连春有些好奇的打开了信封,在一旁呆着百无聊赖的左占山一听说有信过来,蹭的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凑过来看看信上到底写了些什么东西。

    郝连春打开信纸上面就写了一个故事,说的是一个老秀才考到了60多岁才中状元的故事。

    左占山和郝连春一脸疑惑的彼此看着,“老头子,我没看错吧,怎么大老远捎信过来的竟然就写了这么一个故事啊?这到底是啥意思啊,怕我们老两口寂寞了?”

    老太太是一时间没摸到头脑,可是左老爷子却盯着上面的字迹想起了在王家的事情,紧皱的眉头也渐渐的舒展起来,“老婆子,你看看这是不是倩倩写的字,要是她写的那就对了。”

    老爷子一副了然的看着郝连春,“那当然了,倩倩的笔迹我还是能看出来,就是小丫头写的,没错。”郝连春很肯定的给出了答案。

    “老头子,你是说……”

    老爷子在一旁点点头,“我等会儿跟老武说一下,这个时候咱们什么也不能做,也不多说,在家老实的呆着,以后有机会的。”

    左占山很兴奋的扔下这句话,到隔壁给老武打电话去了。

    郝连春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之后,乐呵呵的收拾起王家送过来的东西,到厨房给老爷子去冲蜂蜜水喝。

    转眼七六年就来到了,陈老爷子在家没事就抓紧几个孩子的学习,这回孙子来了,虽然陈旭是高中毕业的,可是老爷子照样抓他一起学习,还美名其言曰活到老学到老。

    一九七六年一月八号中午的时候,墙上挂着的小广播就传来了一个令人沉痛的消息,人们心目中爱戴的周总理逝世了,这个消息让全国上下都沉浸在痛苦之中。

    社员们都自动自觉的开始集体制作小白花佩戴在胸前,臂缠黑纱,所有在干活的人都放下了手里的工具,大家都围在广播底下边听着消息边放声痛哭,尤其是成年人不论男女他们对总理的感情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孩子们虽然也跟着大人们哭,但是他们都还不懂是为了什么,只是知道大人哭他们也跟着哭。

    王倩心情有些沉重的让张岚给她们几个都戴上白花和黑纱,看到她妈流泪的样子,她也忍不住的心酸。

    重生了,她很幸运自己可以拥有这样的幸福家庭,可再次面对敬爱的周总理的逝去,心里唏嘘感慨难抑,有些事情她无法改变,历史的车轮还是按照原定的轨迹在前进。

    这个时候她想起了柯岩写的那篇文章《周总理,你在哪里?》这篇文章充分写出了人们对敬爱的周总理思念之情,就连后世的她看了都不禁落泪,更何况此时身在其中,感受这悲伤的气氛呢。

    每天社员们都守在生产队里大广播下面,听着总理的最新消息,边听边流泪,一时间整个屯子都笼罩在悲伤的阴郁当中。

    当广播开始传来男解说员现场直播的十里长街送总理的一幕时,生产队大院里那是哭声一片,有些上了年纪的人都哭晕了,人们心目中的好总理就这样离开了他们,离开了这个世间。

    由于周总理是年前去世的,所以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都没有任何过年的气氛,大家只是草草的吃了一顿饭就算是了事,上了年纪的人甚至坐在一起边流泪边回忆总理的点点滴滴,因为他们感受最深,是这些人将大家解放出来从奴隶变成了主人。

    过年的时候一帮小知青也到王家来拜年了,他们也回不去,家里太远了,没地方去的众人都围到王振河的家里玩,对这些年轻人夫妻俩都热情接待,还特地请他们吃了一顿饭,一直都是油水轻的年轻人是头一回吃到这么丰盛的饭菜,那油啊足着呢,直到这些人都回城了还念着王家当年让他们吃的饭菜,也一直念着夫妻俩的好,念着他们在王家一起呆过的美好时光。

    总理去世的消息很长时间都盘桓在人们的心头难以消逝,随着春天的脚步临近,又是一年的春播时节,渐渐走出悲痛中的社员们又投入了新一轮的劳动生产之中。

    鞠躬感谢ring_14,藍玉,炎华,趴趴丫头,柳叶漫天,angel1234596,张灯结彩zs,靈猫猫,小愛書迷几位老朋友投给99的粉红,谢谢大家对99的厚爱,也祝大家有个愉快的星期天。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农家有田227》,方便以后阅读重生农家有田227.噩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农家有田227并对重生农家有田227.噩耗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农家有田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