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洞房花烛

    容景嘴角微勾,须臾,笑意蔓开,天圣京城燃起的所有灯火似乎都照在了他一人的身上,锦衣墨发,如玉风华,笑容连暗黑的天幕都点亮了,甚是艳华。

    云浅月即便日日见着这张脸,但还是被惊艳了,她呼吸一窒,伸手盖住容景的脸。

    容景拿开云浅月的手,一手揽过她的身子,如玉的容颜贴着她的脸颊,低声温柔地道:“云浅月,恭喜你解除婚约。”

    云浅月心思刹那暖了起来,如春水,如骄阳,明媚艳丽,也似乎一下子就驱除了从金殿出来的阴霾,兜兜转转,光阴日日夜夜,似乎她等的就是他这样的一句话,将她抱在怀里,用这样温柔的神色,温柔的语气,告诉她,她解除了婚约,可以是他的了。

    “你应该对我说同喜。”容景道。

    云浅月所有的感情刹那被她封住,忍不住好笑道:“容公子,同喜!”

    容景放开她,拉着她上了马车。

    帘幕落下,弦歌才被转过身子,笑得嘴合不上。这个容景的明卫,从来都是一脸木讷冷然,第一次笑得跟花一般。

    马车离开皇宫门口,向荣王府走去。

    京城的大街上有三三两两的人走过,谈论的无非是东海国长公主和二皇子突然前来天圣京城之事。解除婚约不过两盏茶之前的事情,便已经传了出来,大年夜里,有百姓们纷纷谈论。

    云浅月想着天圣京城藏得住秘密,但也藏不住秘密,藏得住言论,但也藏不住言论。这个京城,繁华的背后,它有着自己固有的生存方式。

    夜天赐呼呼大睡,小小的人儿,如一团火炉,很是香甜。

    即便他被容景抱着,云浅月也能感觉到从他身上传来的热源,她低头看着他,笑着对容景道:“我以前睁开眼睛见到自己被人一个手就能拎起来,好是伤感了一阵,后来也就任命了,想快些长大,可是如今长大了,却是羡慕他能被人这样抱着,无忧无虑地吃和睡。”

    容景笑看了她一眼,也看向怀里的夜天赐,“不用羡慕,我们生一个。”

    云浅月脸一红,嗔了他一眼,“你当是蒸馒头揉面团吗?说生就生,哪里那么容易。”

    “我看别人都很容易的,比如当初的夜天倾和秦玉凝,后来的夜天煜和赵可菡。”容景轻声道:“都是一举就中了吧!”

    云浅月顿时无语,半响才憋出一句话,“那是他们能耐。”

    “云浅月,你在怀疑我的能耐吗?”容景挑眉,“看来我对你这些日子真是太好了。那个七十二春,我还记着的。”

    云浅月身子一缩,对上他的目光,连忙补救,“我哪里敢怀疑您?我这不是随口说说嘛,这个一举就中的事情……咳咳,不是那么容易的啊,他们那是凑巧了。”

    “我们也可以凑巧。”容景道。

    云浅月继续补救,“这个是要靠机缘的。嗯,精子和卵子遇到并且互相欢喜的几率据说是千万分之一。要顺其自然。”

    容景扬了扬眉,慢悠悠地道:“我觉得我们的机缘够了。”

    云浅月还要说什么,触到容景的视线,顿时失了言语。她跟她在论辩这个做什么?于是闭口不再言语。

    容景却不放过她,“嗯?你觉得我们的机缘够了吗?”

    云浅月将自己当哑巴。

    “嗯?”容景伸手去捏她的脸,指腹微微用力。

    云浅月无奈又无语地看着他,有些气虚,“……够了!”

    容景笑意蔓开,柔声道:“今日夜甚好。”云浅月脸腾地红了,撇开视线不看他。低声道:“那株桃花还没开吧?”

    “今夜就开。”容景吐出四个字。

    云浅月觉得这话题没法再继续了,于是再度闭口不言语。可是车厢的温度因为两个人的话,突然升起来,让她觉得有些热,有些烤,不由得退离了容景一些。

    容景不动声色地看了她一眼,不再言语。

    马车继续向前走去。

    回到荣王府,云浅月不等容景下车,先蹦下了车,下车之后也不等他,足尖轻点,人以及向紫竹林施展轻功而去,转眼间就没了赢。

    将车外的弦歌看得愣了愣。

    容景挑开车帘,慢悠悠地下了马车,向紫竹院看了一眼,慢悠悠地抱着夜天赐向里面走去。脚步一如既往对闲缓优雅。

    府中的人大部分都在宫里参加夜宴没回来,荣王府有些静。

    云浅月飘身落在紫竹院,快步向房间走去。青裳、凌莲、伊雪都听了宫中的事情,为云浅月解除了婚约正在欢喜,就见云浅月独自一人回来,有些讶异,怀疑是出了什么事情,连忙迎上前来询问,“小姐,景世子呢?”

    “在后面。”云浅月红着脸看了三人一眼,冲进了屋。

    三人愣了愣,看向紫竹院门口,没有容景的身影,青裳和凌莲、伊雪对看一眼,青裳向外迎了出去,凌莲和伊雪跟着云浅月进了屋。

    云浅月刚进屋后,从柜子里抱出一套干净的衣物便向暗室走去。

    “小姐?”凌莲和伊雪看着她的动作,有些不明所以。

    “我去沐浴,告诉容景,回来之后就去给我下厨做饭。”云浅月丢下一句话,进了暗室。暗室的门关上,隔绝她的身影,里面“啪”的传出一声轻响,显然还落了锁。

    凌莲和伊雪松了一口气,看起来景世子和小姐不是在打架。于是出了房门。

    云浅月进了暗室好一会儿,容景的身影才姗姗出现在紫竹院门口,青裳抱着夜天赐走在容景身后,似乎得了什么天大的好事儿,一直在笑。容景面色平静,看不出什么想法。

    凌莲和伊雪迎上前,先给容景见礼,又禀告,“景世子,小姐说她沐浴,让您给她下厨做饭。”

    容景勾了勾嘴角,向屋内看了一眼,笑着点头,“好!”话落,他转道向厨房走去。

    凌莲看着容景往厨房去的身影,微微蹙眉,有些埋怨云浅月,“小姐也真是的,大年夜要景世子给做饭。”

    伊雪看看房间,又看看容景较之往日轻快的身影,她似乎想到了什么,顿时笑了,凑近凌莲低声道:“你傻了,景世子和小姐这是好事儿近了。”

    凌莲眨眨眼睛,忽然恍然大悟,“啊”了一声,也顿时笑开了。

    青裳笑着合不拢嘴地抱着夜天赐向她房间走去,凌莲、伊雪也欢喜地跟了去。

    云浅月躺在暗室温泉水中,任温热的水流包裹她的肌肤,感觉水滑细细地渗透肌理,她闭上眼睛红着脸想着过往的一幕幕。她和容景不止一次的衣衫凌乱,不止一次的克制情动,不止一次的险些把持不住,但终究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这一日终于到来,她却莫名地紧张起来,说不清楚为什么。

    也许是等待太久了,忽然有些近乡情怯了。

    但她不想再等了,真的也不想再等了!

    前世的小七已经被她放下,今生的子书已经成为她比亲人更近一些的人,熟悉的人里面,除了容景,谁也不能让她心动情动,不顾一切,今生只认准这一个人了。

    脑中想了许多,似乎什么也没想。

    不知过了多久,暗室外传来敲门声,温润熟悉入骨,“云浅月,你还要洗多久?晚膳都凉了。”

    云浅月立即睁开眼睛,连忙应声,“这就出来。”

    “用我帮你擦身穿衣吗?”容景问。

    “不用!”云浅月连忙摇头。她敢说用的话,不用吃饭了。

    容景似乎轻轻叹息一声,“这个内锁,其实真的锁不住我。”

    云浅月连忙站起身,不理会他,擦身,披衣,动作一气合成。不出片刻便将自己包裹妥当,连忙来到暗室门口,伸手打开了门。

    容景看着出来的云浅月,轻笑,“动作到是快!”

    云浅月横了他一眼,伸手扯过他的袖子嗅了嗅,嫌弃地道:“一身油烟味,快进去洗。”话落,不等容景说话,将他推了进去,反手帮他关上了门。

    心在那一瞬间砰砰跳得厉害。

    云浅月伸手捂住心口,做深呼吸,想着怕他做什么?他这个人跟一幅画似的,她早就想将他扒开了揉碎了研究了,如今得了机会了,怎么反而不争气起来?她用力的定神,奈何还是控制不住砰砰跳动的心,她有些无奈,任脚步轻飘飘地向桌前走去。

    暗室内没传出声,更显屋中静得只听到她的心跳声。

    云浅月坐在桌前,看着桌子上摆了三四个小菜,两碗粥品,两碗鸡汤,一壶胭脂醉,两双筷子,虽然量小,但贵在精致。就如容景的人一般,他做出每一样事情,都是精致的。

    她盯着桌子上的饭菜看了片刻,并没有动筷,而是拿起酒壶,满了一杯,端起酒杯细细地品尽。酒香清幽,入口香醇。胭脂醉,顾名思义,刚下喉,她脸上便爬上一层胭脂的颜色。

    有多少年没喝胭脂醉了呢?

    云浅月一边回味,一边又倒了一杯,慢慢地品着,不知不觉半壶被她喝了下去。

    这时,暗室的门被人从里面推开,容景着一身干净的锦袍从里面走出来,正是云浅月缝制的春裳。天蚕丝锦在衣摆和袖口上绣了素雅的几片紫竹枝叶,暗室的水汽随着他出来,蒸蒸如雾,让他整个人如画中出来一般。

    云浅月顿时痴了痴,盯着容景,转不动眼睛。

    容景站在暗室门口静静地看着她,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交汇。

    过了片刻,容景当先收回视线,抬步向他走来。

    云浅月忽然感觉心提了起来,全身的每一个汗毛都能感应到他清雅的气息,不由得蹦起来,但依然控制不住她眼中痴缠的神色。

    容景来到云浅月面前,看了一眼她端着的杯子,伸手掂了掂酒壶,微微挑眉,“喝了半壶?”

    “嗯!”云浅月点头。

    容景将剩下的另半壶放在自己面前,“这半壶给我喝,没你的了。”话落,抽出了他手中的杯子。

    云浅月眨眨眼睛,很是温顺,“好。”

    容景勾了勾嘴角,坐了下来,就着云浅月的酒盏,倒了一战酒,慢慢细品。

    云浅月看着他喉结微动,衣袖拂过,紫竹辉映,优雅如画。她忽然伸手捂住眼睛,垂下头,想着不能再看下去了。

    容景瞟了她一眼,没说话,继续慢慢品着酒。

    云浅月定神片刻,拿起筷子用菜。

    容景将鸡汤推到她面前,“喝这个。”

    云浅月本来染上胭脂的脸色腾地红了,想推回去,手又动不了,一时间盯着鸡汤没发声。

    容景笑了一下,也慢幽幽地将另一碗鸡汤挪到自己的面前。

    云浅月端起鸡汤,慢慢地喝起来。

    一顿饭,用了足足一个时辰才吃完。二人都没什么言语,三四个小菜、两碗粥品、两碗鸡汤、一壶酒,都被吃了个干净。

    饭后,二人都坐在椅子上不动,齐齐看向窗外,那株桃花已经繁花盛开。

    大年夜,万家灯火,荣王府更是灯火辉煌,紫竹院亦是装点得夜如白昼。

    云浅月发现那株桃树上不知何时挂上了两个大红灯笼,在最高的两只桃树枝上高高悬起,将整个桃树照得粉红相间,分外华丽。她偏头问容景,“什么时候挂了两个灯笼?”

    容景眸光微闪,笑着道:“你沐浴时。”

    云浅月轻咳了一声,红着脸低声道:“大年夜都守岁的……”

    “我们一起守岁。”容景看着她眸光温柔。

    云浅月又咳了一声,不再说话。

    容景盯着她看了半响,转过头继续看着窗外。

    夜渐渐渐深了。屋内熏香袅袅,屋外的桃花幽香飘了进来,融合在一起,有些虚幻。

    云浅月回身看向沙漏,已经快要子时了,她扫了容景一眼,见他盯着窗外,神色专注,没什么打算,她也不知道说什么,这样的事情,她总觉得时候太美好,好到她伸不出手去。

    “今夜观星台有烟火,要不要去看?”容景回头询问。

    云浅月眨眨眼睛,没说话。

    容景起身站起来,攥住她的手,“走,我们去看吧!”

    云浅月手缩了一下,跟着他站起身。

    出了房门,容景拦住她的腰,足尖轻点,如一缕清风,飘出了紫竹林。

    云浅月身子靠在他的怀里,因为胭脂醉的酒香在肚里,让她身上如一团火在烧,不觉得夜里的风冷,反而有丝丝的凉爽,让她通身舒畅。

    不出片刻,容景便带着云浅月来到了城墙上,飘身而落,落在了最高一点的墙楼处。

    云浅月一怔,这才回过神来,“不是去看观星台的烟火?你怎么带我来了这里?”

    “这里是看烟火的最佳位置。”容景道。

    云浅月挑眉,城里都家家灯火,街头巷尾都甚是明亮,只有这一处,乌漆墨黑的,她撇撇嘴,“我没看出这里是最佳位置。”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容景抱着她坐了下来。

    云浅月想着反正也来了,在哪里看烟火也一样,便不再反对。

    不多时,观星台燃起了烟火,将整个天幕似乎点亮,烟火飞上天际,今日无星,大片的烟火却如星星一般,璀璨地铺洒在天幕上。

    云浅月眼睛顿时一亮,“你说得对,这里的确是看星火的最佳位置。观星台的烟火将整个京城都点亮了,独独这一处是暗着的,但正因为在暗处,才看得最清楚。”

    容景“嗯”了一声,微微一笑。

    云浅月不再说话,看向观星台。星火璀璨,似乎点燃了她的心,她的心中也如一团烟火在燃烧。

    容景偏头看向云浅月,她清丽的容颜如胭脂,眸光莹莹,他玉颜便得极暖。

    烟火大约放了半个时辰,才渐渐息止。云浅月可以清晰地看到观星台的人影。其中几道熟悉的身影站在最前方,她收回视线,看向容景。

    容景也在看着她,忽然道:“云浅月,你怀孕了吧?”

    云浅月一怔。

    “你怀孕了!”容景重复道。

    云浅月有些懵,瞪了他一眼,“你胡说什么呢?我怎么会怀孕?”想怀,还没开始呢!

    “你就是怀孕了!”容景肯定地道。

    云浅月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实在想不出这个人突然抽了什么疯,压低声音怒道:“我还是个处子!”

    “我说你怀孕了你就怀孕了。”容景无视云浅月的恼怒,声音温润地又说了一遍。

    云浅月见他抽风上了瘾,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咬牙道:“原来我竟然怀孕了,我怎么不知道?孩子是谁的?请容公子劳驾告诉小女子一下。”

    “我的。”容景毫不犹豫地道。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早先一切旖旎紧张等情绪全然飞到了九霄云外,她嗤笑,“你日日抱着我,怎么怀的?容公子,用不用我给你补充点儿怀孕的常识?”

    “抱着也能怀的。”容景目光落在她的肚子上,柔声道:“只要你怀孕了,我们大婚就顺利一些。”

    云浅月恍然,到现在才明白原来他指的是假怀孕想大婚,她挖了她一眼,果断地拒绝,“不行,这么无耻的事情我不做,败坏本姑娘清誉。”

    “你我同床共枕这么久,你还有清誉吗?”容景挑眉。

    云浅月一气,怒道:“容景,你可以再无耻些,你的名字怎么不叫无耻?”

    容景低下头,似乎认真考虑,“如果你喜欢,我们以后的孩子就叫这个名字。”

    女子一时失语。

    只见容景思考了片刻,慢悠悠地又道:“明日我就去云王府下聘,云爷爷一定会很开心尽快抱重外孙子的。”顿了顿,又对云浅月劝慰道:“你既然如今怀孕了,就要戒骄戒躁,不要想太多事情忧思了,也不要到处乱跑,安静些日子,对我们的孩子好。等怀胎十月,孩子生下来,你就……”

    云浅月看着他,眼睛一点点睁大,最后大如铜铃,实在忍不住怒吼,“容景,你真是抽风了,被烟火打了脑子了吧?我说了我还是处子?怀个屁孕啊!”

    容景一怔,没出口的话卡在了喉咙里。

    云浅月又气又笑地看着他。这个人,想孩子想魔障了?还是被夜天赐刺激了?

    容景沉默了片刻,似乎从想法里脱线出来,伸手扶住额头,揉了一下,有些无奈地道:“哦,你还是处子,我忘了。”

    云浅月腾地从城墙上站起身,忽然暴走,这个被什么东西附身了的容景,她不要了。

    容景长臂一身,勾住她的身子,好笑道:“是有些魔障了。”

    云浅月哼了一声,没说话。

    容景低头,唇吻在她雪白纤细的脖颈上,柔声问,“还紧张吗?”

    云浅月想着哪里还会紧张?天大的紧张都被他弄没了,她缩了缩脖子,瞪了容景一眼。

    “我们回府,好不好?”容景声音有些哑。

    云浅月低下头,“嗯”了一声,声音轻若蚊蝇。

    容景将她打横抱起,足尖轻点,离开了城墙,向荣王府而去。

    云浅月将头埋在容景的怀里,想起刚刚的对话,还是忍不住好笑。这个人……这个人……他也是紧张的吧……

    回到荣王府不过是用了盏茶时间。

    容景飘身落在紫竹院,脚步还没站稳,便抱着云浅月向屋里走去。

    珠帘噼里啪啦清响,在夜中尤其清晰。

    云浅月被放在床上,身下沾了暖暖的锦绣被褥,她才睁开眼睛,入眼处的床账是红纱,锦绣被褥则是龙凤呈祥,屋中不知何时也燃上了红烛,这个房间像是从新布置过,全部焕然一新,入目所及皆是红色,她有些呆,“这是做什么?”

    “云浅月,我等了十年又半年,等了一个冬天,等着捂开了一株桃花。再等不及大婚了。”容景俯下身,覆在云浅月的身上,如玉的手摸着她的脸,柔声道:“我们提前洞房吧!好不好?”

    云浅月眨眨眼睛,这明明就是按照新房的布置,她能说不好?

    “你的桃花开了,也只能开在我怀里。”容景低头吻住云浅月,声音暗哑低喃。

    云浅月心顿时软了下来,她等了许久,不过是等这一刻,早先的紧张等等情绪全部烟消云散,她的心刹那柔软下来,轻启朱唇,迎合容景,手也伸出,勾住了他的脖子。

    这一吻不同于以往,或狂乱,或迷失,或急迫、而是带着与以往都不同的蚀骨绵柔。

    也许是因为两个人的婚约解除,心底彻底放松;也许是因为禁锢得太久,两颗灵魂放开;也许是今夜太美好,夜静,雾浓,星火璀璨;也许是胭脂醉酒香馥郁,红烛高燃,鸳鸯锦被,红罗软帐,人儿如画……

    总之有一切美好的东西来诠释这种美好。

    吻渐深,意渐浓,情渐起,两双眸光如雾。

    容景离开云浅月的唇瓣,看着她,轻轻去解她的衣扣。她的衣服他不知道解了多少遍,早已经熟悉得如自己的衣服。

    云浅月喘息着看着他,须臾,也伸手去解他的衣扣。他的衣服是她做的,自然熟悉每个环节。

    两人胸前的纽扣被解开,露出温滑的肌理。

    云浅月伸手扣住容景腰间的佩戴,容景如玉的手勾住她腰间的丝带,两人不约而同地轻轻一扯。腰间的佩戴被扯落,腰间的丝带扯开,同时松开,锦缎如画一般打开。

    容景俯下身,紧紧贴在云浅月温香软玉的肌肤上,那种美好,令他轻轻一叹。

    云浅月感觉容景的肌肤贴着她的,太过温滑,还过灼热,太过销魂蚀骨,她亦是一叹。

    唇落下,轻轻细吻,如春雨,细细密密地滋润属于他的领地,又如一个凌驾于王者之上的王者,掌控着他手下这一片春土,留下深深浅浅的痕迹,如梅花,如桃花。

    轻啃慢咬,将燃起的丝丝火苗点燃成泼天大火,烧遍每一个角落。

    云浅月承受不住这样的细密和风流,承受不住这样的密网柔情,承受不住这样的销魂透骨的滋味,不由得轻吟出声,是从来没有过的娇媚酥软。

    容景听到这样的声音,身子细微地一震,本来的细密绵柔的吻狂乱起来,瞬间如疾风骤雨,似乎要将身下的娇人儿吞噬。

    所剩无几的衣衫扯落,顺着帷幔滑到了床下。

    云浅月大脑已经昏沉,不能自己,脑中想极力地保持清醒,但不知道是酒意上来,还是情意上脑,总之身子已经软成了一滩水,连意识也不再受她掌控。觉得自己如一尾鱼,依照身上的人自己的喜好做成美食,来饱口腹。

    不知过了多久,云浅月听得容景极其暗哑的轻唤,“云浅月,你就是我的毒……”

    云浅月意识回笼了些,忍不住还嘴,“容景,你才是我的毒……”

    容景轻轻一笑,忽然搂紧她的腰肢,拉向他。云浅月意识到什么,忽然醒了一分,容景伸手盖住她的眼睛,低低呢喃,“上穷碧落下黄泉,不止今生,生生世世,你只能是我的。”

    “霸道!”云浅月刚骂出口,身子顿时传来钻心的疼痛,她忍不住轻呼一声。

    容景俯下身,含住她的唇瓣,将她的呼声揉碎在了自己的吻里。

    ------题外话------

    这一章够给力吧!美人们,你们的票票呢?来,来,来,让我看看你们的激动之心……O(∩_∩)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66》,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六十六章 洞房花烛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66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六十六章 洞房花烛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