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纳喜下聘

    即便做了万分充足的准备,云浅月还是疼出了泪,她小脸皱成一团,伸手去捶容景。

    容景一动不敢动,任云浅月捶他。

    云浅月的拳头落下,没有什么力道,她撤回来,伸手拿来他捂着她眼睛的手,恼道:“怎么这么疼……”

    容景看着她,额头有细微的汗滴下,将他如诗似画、如玉无双的容颜映照得有几分瑰艳,哑声道:“缘叔叔去南梁前告诉我,说……嗯,第一次,似乎疼一些,以后就好了……”

    云浅月颤了一下,“我爹告诉你?”

    容景点头,“嗯!”

    云浅月无语,他爹到底有多为老不尊啊!这样的事情他怎么告诉容景的?容景怎么听的?他们就不觉得不好意思吗?

    容景低头吻掉云浅月的泪痕,声音哑而魅惑,“乖,你忍着一些……我想要我们的刻骨铭心……”话落,他紧紧贴着她,扣住她的手,不让她动分毫,他却……了起来。

    云浅月有些难捱,想推他,却被他压制推不动,她想说话,却被他吻住,最后她无奈,只能忍受着这样的刻骨铭心。

    的确是刻骨铭心!

    已经刻到了骨头里了!

    深刻得不能再深刻!

    这是云浅月几度昏死过去又醒来再昏死过去再醒来之后得出的结论!

    一夜红烛燃烬,天已大亮,容景依然不知疲惫,不知餍足,将云浅月扒开了揉碎了,似乎要补偿他这许久以来所受的煎熬忍耐之苦。

    “容景……你还是不是人……”云浅月气息虚弱,手臂酸软得抬不起来,声音也如蚊子一般,从红肿的唇瓣挤出,更像是低吟。

    容景“唔”了一声,板正她的脸,上面的泪痕被他吻干,又溢出,一张小脸艳若桃李,清丽中瑰艳地盛开着,无论看几次,每一次都能灼烧他的眼,让他不受控制,身下的娇柔锦缎,即便抱了数月,但今日却更让他痴迷控制不住。像是他捂开的那株桃花,徐徐在他身下盛开,美艳不可方物。他知道她一旦盛开,就是极美的,世间所有的花,都不及她,但盛开之后,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让他本来是个克制的人,却是食髓知味,不知餍足。

    “容景……会死人的……”云浅月嘘嘘弱弱地求饶。

    “不会……”容景摇头,“云浅月,我还没够……”

    “怎么就不会……等你够了……我真死了……”云浅月彻底领教了这个人的能耐。她以后打死也再不敢说他不能耐了。

    “七十二春还没用……”容景柔声道。

    云浅月费力地伸出手臂抱住他,觉得一定不能让他将这个付诸行动,那样她估计会骨头都不剩一根,软软地求饶道:“好容景了……那个就是个害死人的东西,不知道是哪个混账弄的,被我学了,以后我打死也不看了……”

    容景停止动作,挑了挑眉,“果真?”

    “果真。”云浅月保证。

    容景看着她,须臾,笑意蔓开,低头在她被浸润得红艳滴血的唇瓣上再度落下一吻,从她身上滑下来,抱住她,闭上眼睛,“既然你知错能改……今夜就饶了你吧!”

    云浅月松了一口气,说话的力气也没了,彻底安心睡了过去。

    容景看着她,均匀的呼吸声传出,她真是累得极了,他想着缘叔叔的那句话他到如今还认为很对,“自己的女人要自己调教。”,果然要自己调教。

    云浅月再度醒来,已经是第二日傍晚。

    她睁开眼睛,屋中没人,伸手去摸旁边的被褥,身边的被褥很凉,显然那人早已经起来多时。她想起了他昨夜的疯狂,脸一红,暗骂了一句,缓缓坐起身,身子虽然酸软,但不那么疼了,而且一身清爽,显然在她睡着的时候被清洁过,大约还被按摩疏松了筋骨。她裹着被子,盯着身上的龙凤吉祥的锦绣被褥看了片刻,开始穿衣。

    这时,门从外面被推开。

    云浅月抬眼看向门口,就见容景走进来,见她起来,他如玉的面容笑如春风,眉梢微微扬起,有一种绝伦的清艳,声音温柔,“醒了?”

    云浅月见他春风满面,她却如霜打了的茄子,不满地用鼻孔哼了一声。

    容景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伸手夺过她的衣服,将她连人带被子抱进怀里,柔声道:“天都这么晚了,一会儿又该休息了,你干脆不用起了。”

    云浅月脸一红,挖了容景一眼,“都是你害的。”

    “对,是我害的。”容景轻笑,低头吻她唇瓣,柔声道:“可是我还想再害一遍。”

    云浅月用胳膊撞了他一下,磨牙问道:“凭什么你生龙活虎,我就起不来床?”

    容景闻言状似思考了一下,温声道:“大约这是天生的差异。”

    云浅月想着男人和女人果然不同。她懒洋洋地靠在他怀里,不再出声。

    “饿了吗?我让药老炖了鸡汤,昨日晚上你喝的鸡汤太少了。青姨说你除了多补补外,凤凰真经里第九重功法可以修习一遍,有助于修养你的身子。云爷爷说你不必去拜年了,他等着抱重外孙子。”容景低头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脸有些黑,“他们……都知道了?”

    “这等重大的事情,自然要知道的。”容景见云浅月脸色黑成锅底,他“唔”了一声,似乎有些无奈地道:“我母妃离开得早,无人传教我这等事情,嗯,昨日看你太累,我不太了解这样的事情是否伤身,于是就多问了几个人,以免万无一失……”

    云浅月顿时脸更黑了,瞪着容景,恼道:“你什么不会问我啊?我比他们都懂,用得着你挨个去问吗?”

    容景低头看着她,“你很懂?”

    “废话!我前世学了那么多,医学虽然没修满分,但是对付你这个绰绰有余。”云浅月想着她怎么忘了给这个男人进行教育,让他出去丢人。

    容景眨眨眼睛,长长的睫毛微颤,神色无辜,“我哪里知道你懂,以为你与我一样。”

    云浅月彻底失了言语。

    外面青裳大约听到了屋中的说话声,欢喜地问,“世子,浅月小姐醒了吗?”

    “嗯,她醒了。”容景颔首。

    “那奴婢去端晚膳?药老早就将汤品炖好了,就等着浅月小姐醒来喝了。”青裳询问。

    “好,端来吧!”容景吩咐。

    青裳立即脚步轻快地下去了。

    云浅月红着脸推容景,“躲开,我穿衣服。”

    “其实我看你不用喝补品也无碍的,推人这么有力道。晚上还可以再累一下。”容景看着云浅月,慢悠悠地道。

    “容景,你这属于纵欲过度。”云浅月瞪了容景一眼,推开他,“我今夜要回云王府去睡。”

    “不行!”容景立即摇头。

    “那你不准再累我。”云浅月趁机要求。

    容景“唔”了一声,似乎在思量,“看情况。”

    云浅月横了他一眼,动手穿衣。

    容景见她非要起身,夺过衣服帮她穿戴。

    不出片刻,穿戴妥当,云浅月起身下床,脚刚站到地上,便软得支撑不住,向地上倒去。容景立即伸手扶住她,蹙眉,“都睡了一日了?还没恢复吗?”

    云浅月靠在他怀里,阴阴地怒道:“将你翻过来掉过去折个几十次,你睡一日给我试试?”

    容景一时没了音,半响才微带歉意地道:“忍得太久了……”

    云浅月抬眼看着他,本来有些火,看着他真带自责的样子,又有些好笑,绷着脸道:“你给我洗脸,给我梳头,给我喂饭。”

    容景点头,“好!”

    接下来容景扶着云浅月来到清水盆前,果真给她洗脸,很是认真,如对待小孩子一般。云浅月静静地站着,感受到他的手沾了水碰触到她的脸上,细细地清洗,她忽然感觉很幸福。以前若别人问她幸福是什么,她说不出来,也不知道,如今知道了,原来就是在心爱的人的臂弯里熟睡,看着心爱的人为她做事情,哪怕是微乎其微的一件小事。

    净面之后,云浅月坐在镜子前,容景站在后面给她梳头。

    云浅月看着镜中的自己,似乎一夜之间,她便有了不一样的变化,往日清丽中如今如春桃浇灌了雨露,竟然在她自己看来都美得惊心,她盯着镜子中的自己看了片刻,有些不确定,“这是我吗?”

    容景微笑,“自然是你。”

    “唔,好陌生。”云浅月低喃。

    容景俯下头,在她脖颈吻了吻,柔声道:“桃花盛开美,你的盛开比桃花更美。”

    云浅月脸一红,更是艳丽不可方物,她微嗔,镜中的人美眸流转。她不再看自己,看向容景,见他也艳得动魄。她顿时舒服了些,原来变化的不止是自己一个人。男人也盛开吗?这样一想,有些好笑。

    青裳端着菜品走进来,笑嘻嘻地对云浅月见礼,“恭喜浅月小姐!”

    云浅月看了一眼青裳,偏头问容景,很是认真,“我是不是该赏?”

    容景轻笑,“是该赏。”

    “那赏什么?”云浅月问容景。

    容景伸手放在云浅月的小腹上,温声道:“这里有了孩子的话,就赏给她看着吧!”

    青裳笑嘻嘻的脸顿时一苦,但又乐不可支,“奴婢乐意着呢!多谢世子赏!”话落,她转身欢快地走了出去。

    云浅月对容景瞪眼,“胡说什么?”

    “不止是紫竹院的人,全荣王府的人都赏过了。唔,或者说不止荣王府的人,云王府的所有人也赏过了。”容景道。

    云浅月扬眉,“你这是昭告天下了?”

    “也不算昭告天下。该知道的人,大约都知道了吧!总要让人知道。”容景笑着道。

    云浅月不再说话,伸手搂住容景的腰,低声道:“容景,我觉得很幸福。”

    容景环抱住她,面容温柔,“我也是。很幸福。”

    云浅月笑意蔓开,虽然累,但是这种幸福和以往是不同的。两个人终于合二为一,彻底地熟悉彼此,让彼此成为彼此身体中的一部分。世界上最美好的语言,所有美好关于幸福的辞藻也难以表达。

    片刻,容景抱着云浅月用膳。

    晚膳很丰盛,很精致,很大补。

    云浅月对着晚膳翻了好几个白眼,便任由容景喂着吃。

    饭后,云浅月懒洋洋地窝在容景怀里,看着窗外道:“这花开得也太及时了些,容景,你怎么就能算计得刚刚好呢?”

    容景笑着道:“因为我是培育的那个人,所以自然也就掌握了它的所生所长。”

    这话意有所指了,就如她一般,从小到大,她其实都在她的掌握之内。偶尔偏离轨道,他依然能将她拉回来。

    云浅月笑看了他一眼,不再说话。

    容景也看着窗外,享受着安静的美好。

    正月初一,依然是万家灯火明亮。这个年过了今日,算是过去了大半了。

    容景低声对云浅月道:“明日我带着聘礼去云王府下聘。”

    云浅月眨眨眼睛,“明日就去?”

    “本来今日就想去,奈何你睡了一日,便推迟了。”容景道。

    “明日大年初二吧?这也太急了些。”云浅月想着大正月下聘礼,这样的事情很少吧!

    “要不现在就去?反正我见你也不怎么累。”容景商量。

    云浅月嗔了他一眼,“你可真是急不可耐。我都成了你的人了,急什么?”

    “早将你娶回来,早踏实。”容景手摸着云浅月的小腹,“万一这里有了孩子,总不能让你挺着大肚子拜堂。”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忽然道:“容景,我们现在是不是不适合要孩子?”

    “嗯?”容景看着她。

    “过完年了,事情怕是也多了。”云浅月轻声道:“不是有一种事后的避孕药吗?要不我……”

    “不准。”容景脸蓦然一沉。

    云浅月看着他,“这是权宜之计,免得我成了你的累赘。”

    “我不怕累赘,累赘越多越好,我甘之如饴。”容景抱紧云浅月,“事情多了怕什么?我们又何惧事情?有我在,你不要喝那个,那个药才是真伤身。我们顺其自然。”

    “好吧!我就提提而已。”云浅月也不想喝苦药汤子。

    容景不再说话,静静地抱着她。

    云浅月没有问容景关于昨日退婚之后朝中是何情形,外面天下都传扬了什么,夜天逸、夜轻染今日做了什么,她一概不想知道。她只需要知道,从昨日起,别人都与她无关,只容景与她有关了。牵扯今生,永不言弃。

    二人坐到入夜,容景抱着云浅月上了床。

    这一夜,容景极为规矩,只抱着云浅月入睡。云浅月即便白日睡了一日,但还是抵不住疲惫,靠在他怀里,睡得踏实。

    容景半夜醒来一次,盯着云浅月看了片刻,将她娇软的身子搂紧。他没有告诉她夜天逸昨日晚上砸了御书房,没有告诉她,夜天逸喝了一夜酒,如今怕是还人事不省,没有告诉她,夜轻染昨日带着一队人深夜出城狩猎,如今未归,没有告诉她容枫在文伯侯府画了一幅画,之后给烧了,没有告诉她,冷邵卓将孝亲王府的所有下人叫到了一起,讲了一夜的段子,没有告诉她苍亭练了一夜剑法……

    那些与她关联的人,都以着自己的方式在发泄着。

    若说昨夜天圣京城里面睡得最好的,那就是莫过于南凌睿和玉青晴了。连荣王府的那个老头子和云王府的那两个老头子都没睡着觉,不知怎地凑到了一起下棋喝酒,一夜没睡。

    一夜一晃而过。

    第二日清早,云浅月醒来,便见容景还在睡着,她静静地看着他,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摸他的脸,却见他缓缓睁开了眼睛,她立即住了手。

    “醒了?”容景声音微哑。

    “嗯!”云浅月点头。

    容景偏头向外看了一眼,收回视线,一个翻身,将云浅月压在了身下,云浅月一惊,他轻声道:“天色还早,你应该不累了吧?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云浅月刚要说话,他不容她说,顷刻间占据了主导,将她掌控。她有些无语,都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虫儿被鸟吃。他们谁是鸟谁是虫,显而易见。鸳鸯暖帐,红罗春梦。春红化成了春泥,低低爱语,绵绵情话,说不完,诉不尽。

    云浅月最后又疲惫地睡了个回笼觉。

    容景意犹未尽抱着她想着,是不是有些过分了?他自己反思片刻,又觉得也没太过分,是她身体太差了,需要好好补补。她闭上眼睛,也跟着睡回笼觉。

    云浅月再次醒来,已经响午。

    容景已经穿戴妥当坐在桌前处理密函,她刚醒来,他便察觉了,从密函里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温声道:“总算醒了,快些起来吧,我们带着聘礼去云王府。”

    云浅月酸软无力,恼道:“不起来。”

    “难道要我一个人去?”容景挑眉,似乎在寻思,喃喃自语,“这样的事情我没做过,不知道如何做,你昨日不是说不懂的问你吗?你跟着我去,总能避免些错误。”

    云浅月无语,“容公子,我看你很懂。”

    容景勾唇,放下密函,走了过来,伸手拉起她,“我刚刚派人去云王府给云爷爷传过话了,如今云爷爷怕是已经等着了。”

    云浅月无奈地穿衣服,“若不是你,我不至于睡到现在。”

    “嗯,我的错。”容景很温顺地承认错误。

    “所以,到时候有人笑话我,你一并担着。”云浅月想着南凌睿一定会笑话她。

    “好,我担着。”容景含笑。

    云浅月磨磨蹭蹭地穿戴起身,又磨磨蹭蹭地净面梳头,之后磨磨蹭蹭地跟着容景出了紫竹院。她脚步还是有些虚软,整个人娇弱中透着风情。

    外面的阳光正好,桃花盛开,整个紫竹院浓浓桃花香。

    云浅月一身春裳被风卷起,她感觉风似乎转过年一夜之间就变得柔了暖了。今日的确是个好日子,适合下聘。

    荣王府门口,停了一排马车。

    云浅月数了一下,足足二十辆,而且车车装满银箔纳喜之物,她惊了一下,“怎么准备了这么多?”

    “这并不多!”容景道。

    云浅月蹙眉,“太多了!一个形式而已,不至于。”

    “至于。在我眼里,你无价。这些不算什么。若不是云爷爷说云王府早晚要丢了这个名字,让我差不多就行了,我还要更多准备一些。”容景温声道。

    云浅月闻言不再反对,既然他准备了,便只能这样了。

    二人来到车前,弦歌笑嘻嘻地挑开帘子,“属下给浅月小姐道喜!”

    云浅月瞪了他一眼,“喜得是你家世子!”

    “属下早就给世子道过喜了,不止属下道过喜了,世子手下的所有人都给世子道了喜。您没见呢,昨日早上,喜折跟滚雪球似地滚进了紫竹院……”弦歌嘻嘻笑着道。

    云浅月瞥了容景一眼,见他眉眼含笑,她觉得从大年夜到今日,让她无语的事情真多。

    二人上了马车,弦歌一挥马鞭,欢喜地向云王府而去。

    二十车纳喜之礼,拉开了一道长长的战线,占满了半条街。

    京城的人似乎都得到了景世子要去云王府下聘的消息,纷纷从家里出来挤在大街上看。车队过处,可以听到人们欢喜的讨论声。大抵都是在说如今浅月小姐也解除了婚约,她和景世子总算修成正果,名正言顺了。似乎所有人都在为他们高兴。

    马车里,云浅月听着外面的话直往耳朵里冒,她愤了容景一句,“瞧瞧你收买人心的手段,无人能及了。”

    容景笑着道:“这也不全是我自己的功劳,你也有份。”

    云浅月觉得若是她有份的话,也是小份,抵不过他的份大。不过所有人都祝福的声音,比骂声要让人心里舒畅就是了。

    马车走过一条街,前方传来一对人马的铁骑声,整条街都被踏踏声响砸得微震。

    弦歌勒住马缰,低声对车内禀告,“世子,是染小王爷狩猎回来了!”

    容景“嗯”了一声。

    云浅月想着夜轻染大过年的跑出去狩猎了?

    不多时,一对人马迎头拦住马车,勒住马缰,夜轻染凉寒的声音传来,“弱美人,你这是要做什么?”

    容景没说话,弦歌看着夜轻染道:“染小王爷还不知道吧?我家世子这是要去云王府下聘。”

    “下聘?”夜轻染扬眉,一身风雪风尘。

    “是!”弦歌点头。

    夜轻染冷笑一声,紧紧地盯着马车,“弱美人,她刚刚解除了婚约,你就如此等不及了吗?这么急着就去下聘?”

    “是啊,等了十年,已经等不及了。”容景温声道。

    夜轻染打马上前,弦歌立即抽出腰间的佩剑拦住他。

    “这里是大街上,你以为本小王能如何?害你家世子不成?你放心,本小王不是他的对手。要伤他也伤不了。”夜轻染瞥了弦歌一眼,“我和他说几句话。”

    弦歌守在车前不动。

    “弦歌让开!”容景吩咐。

    弦歌收起佩剑,错开了些身子,但看着夜轻染身后的清一色黑衣骑,还是有些谨慎。

    夜轻染上前,不等他掀开车帘,容景先一步挑开车帘,看了夜轻染一眼,微笑道:“染小王爷出山打猎,收获不小啊!”

    夜轻染顺着容景挑开的帘幕缝隙,看到了静静坐在车中的云浅月,她的变化,他几乎一眼就能看出来。或者不止他能看出来,凡事熟悉她的所有人都能看出来。他一时间忽然没了话。

    容景挑了挑眉,“这是染小王爷自己的乌衣骑吧?果然各个精良。”

    夜轻染的脸色变幻了一番,不理会容景,盯着云浅月吐出一句话,“小丫头,你很好。”

    云浅月对夜轻染轻松一笑,幸福在她脸上是如此的明显,“是啊,好得不能再好了。”

    “你就这么肯定……你……”夜轻染似乎想说什么,积压的情绪似乎太多,让他一时间说不出来,最后透出凉凉的一句话,“未来变数太多,你下的决定未免太早了。”

    云浅月摇摇头,“你不明白我,我觉得已经够晚了。”

    夜轻染沉着脸盯了她片刻,这才看向容景,凤目眯起,森寒一片,“弱美人,她不一定是你紫竹林的鸟,你别太早炫耀你的幸福,仔细灰飞烟灭。”

    容景笑了一声,“染小王爷狩猎很累吧?她到底是谁,我不下评论,你也不必下评论。总有乾坤大定的那一日。我们一起看着好了。”

    “我自然会看着!”夜轻染冷哼一声,不再停留,双腿一夹马腹,他身下坐骑四蹄扬起,向德亲王府而去。

    他身后,一队人马紧紧跟随,卷起一阵寒风煞气。

    容景落下帘幕,笑意收起,看了云浅月一眼,薄唇微抿,缓缓道:“他连从不出世的乌衣骑都亮出来了,夜轻染对你之心,不比夜天逸差呢!”

    云浅月心头烦闷,不说话。

    容景将她抱在怀里,摸着她的秀发,语气温柔凉寒,“他若敢夺,我必敢杀!”

    ------题外话------

    审文的编辑大人,已经改了三次了,所有的描述都没有,清水的不能再清水了啊,给过了吧啊……~(>_<)~

    美人们,我无力了。看在小景这么卖力的份上,票票是不是该走起呀……O(∩_∩)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年票钻石打赏鲜花!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67》,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七章 纳喜下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67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七章 纳喜下聘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