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连环安排

    从容景进云王府纳喜下聘,到大厅内交换生辰八字商定婚期,短短不过一个时辰的时间。最后以容景要给天下铺满锦红,大摆流水宴席三日,需要准备一个月的时间为筹算,定下了婚期。

    婚期定下之后,大厅内的几人开始商定婚礼事宜。主要是针对两府共通的细节部分。

    大婚事宜商议到一半的时候,云王府大门口传来一声高喊,“摄政王到!”

    这一声极响,大厅内商议婚事的众人听得清清楚楚,停止了交谈,看向门口。

    云浅月微微蹙眉,想着夜天逸如今来云王府做什么。难道是来阻止的?她寻思了一下,偏头看向容景。

    容景面色清淡,温声道:“夜宴上摄政王高兴,喝多了酒,今日酒醒了,大约过来给云爷爷拜年。”

    云浅月不说话。

    云老王爷哼了一声。

    玉青晴和南凌睿坐在椅子上不动,云离和七公主对看一眼,对云老王爷、容景、玉青晴道:“爷爷,景世子,母妃,我们出去迎一下摄政王。”

    玉青晴温婉的地点头,“去吧!”

    云离和七公主抬步出了房间。摄政王来云王府,云老王爷可以不出迎,容景和云浅月可以不出迎,玉青晴和玉子夕可以不出迎,他们都有身份摆在这里,但是云离和七公主不可以不出迎,夜天逸是七公主的哥哥,他们按照礼数自然要迎出去的。

    二人出了大厅后,云老王爷摆手,“继续商量,我就不信今日他能阻止得了。”

    容景点头,于是一老一少继续商议起来。

    云浅月也不再理会外面,听着二人商议。

    一盏茶后,外面有脚步声走来,不多时,人已经来到门口,玉镯请安问礼声音响起,紧接着珠帘挑开,夜天逸走了进来。

    不止夜天逸一人,他后面跟着夜轻染和夜轻暖。

    云浅月抬起头,淡淡打量了三人一眼,夜天逸似乎一夜之间瘦了很多,雪青色的锦袍穿在他身上,有些松垮。夜轻染穿着不再是在早先街上遇到时的衣服,而是换了一身,也清洗了冷煞和风尘。夜轻暖今日披了一件火红的披风,娇小中显得格外喜庆。

    三人的后面,跟着迎客出去的云离和七公主。

    三人谱一进来,大厅内的气氛霎时一变。

    “云爷爷大安,青姨大安!”夜天逸对云老王爷和玉青晴微微一礼,淡淡开口。

    夜轻染和夜轻暖跟着夜天逸身后,亦是给二人见了个礼。

    “摄政王大安!染小王爷和夜小公主安!”玉青晴笑着站起身。

    云老王爷抬起头,打量了夜天逸一眼,不客气地先发制人,“夜小子,你今日来不是来破坏我老头子急于抱重外孙的心情吧?要不是的话,就留下听礼,要是的话,就赶紧滚蛋。”

    夜天逸扫了一眼容景手里的喜折,声音微凉,“云爷爷多虑了!我今日来给您拜年而已。”话落,他目光落在云浅月的脸上,紧紧一缩,抿唇道:“我和月儿情意不再,但过去的仁义还在。她的纳喜我自然要听礼一番。”

    云浅月对上夜天逸的视线,没说话。

    “只要你不是来捣乱,就坐吧!”云老王爷口气不再那么冲了,摆摆手。

    玉镯搬来凳子,夜天逸缓缓落座。

    “云爷爷,先皇和太后大丧不足白日,不能兴喜事儿吧?云王府这是在做什么?”夜轻染看着桌子上红色的本子以及容景手里的喜折,挑眉。

    云老王爷老眼一瞪,“先皇和太后大丧,新皇出生则是大喜。这大丧和大喜遇到,以防先皇和太后的煞气冲撞了新皇,京城要兴一件大喜事,来护佑新皇安平,臭丫头被太后托孤照拂新皇,她身上的大喜最能传递给新皇的那个人。染小子,我老头子活了多大岁数,吃的盐比你走的路多,别拿你那一套来我老头子面前说。这个不能兴喜虽然有规制,但凡是都有特例。”

    夜轻染忽然笑了,“云爷爷不愧是三朝元老。”话落,他不再说话,转身坐在了一旁。

    夜轻暖脚步欢快地走到云浅月面前,伸手拉住她的手,笑嘻嘻地道:“月姐姐,恭喜您大喜。我从小就觉得景哥哥极好,想着不知道天下哪个女子能有福气嫁给景哥哥,我将所有与景哥哥年纪相仿的女子都想了个遍,也没想到你。我觉得谁都可能,就是你不可能。因为你命中注定是要嫁给皇家的啊!”

    “命中注定之说不可信。”云浅月淡淡一笑,任夜轻暖拉着她的手。

    “天下风云变幻,从来就是旦夕之间。命中注定的确不可信,我最喜欢的就是云姐姐和景哥哥,看到你们如今大喜,我虽然替和你解除了婚约的逸哥哥难受,但也真心实意为你们欢喜的。”夜轻暖语气诚挚,见云浅月笑看着她不语,她扯了扯她的袖子,笑着问道:“云姐姐,你们如今商定下婚期了吗?”

    “嗯,商定了!”云浅月笑着点头。

    “这么快?不是今日景哥哥才来纳喜吗?婚期就已经定下了?是什么时候?”夜轻暖立即问。

    云浅月笑着道:“三个月后!”

    夜轻暖一怔,看着云浅月,又看了一眼容景,容景面带微笑,她收回视线,怀疑地问,“云姐姐,景哥哥不是急于娶你吗?怎么定了这么晚的时间?三个月就是百日呢,太长了吧?”

    “他说要将天下铺满锦红,将天下大摆流水宴席三日。需要这么长时间准备。”云浅月笑着说着,眸光流光溢彩,流露出幸福的颜色。

    她话落,夜天逸眸光一沉,夜轻染面色一黑,夜轻暖则是大惊。

    “景哥哥,你要这样迎娶云姐姐?”夜轻暖大惊之后,看向容景依然惊异地询问。

    容景微微一笑,声音温润,“我爱了她十年,她为我不羁世俗。我给她一个如此大婚,亦不为过。”

    “可是……可是将天下铺满锦红,天下大摆流水宴席三日,那得何等的劳民伤财……”夜轻暖看向夜天逸和夜轻染,见他们不语,她试探地道。

    “大喜之后,锦红好好保管,还是可用,天下大摆流水宴席三日,也是遍布到天下各个角落,让全天下不得饱食的百姓可用饱食,不会浪费。劳的是荣王府的财,不是劳民伤财。”容景温声道。

    “可是……可是这样的举动,还是太过惊世骇俗了。”夜轻暖道。

    “千年前云族少主迎娶蓝雪国公主,也是如此。古来不是没有举例。”容景道。

    夜轻暖闻言失了声。

    大厅内沉默了片刻,夜天逸看着容景,缓缓开口,“依景世子之能,用不了三个月这么久吧?”

    容景淡淡一笑,“摄政王太看得起容景了。三个月已经是我的迫不及待了。”

    “当年云族少主迎娶蓝雪国公主准备了多久?没多久吧?”夜天逸问。

    “云少主那等人物,自古以来有几人?景倾尽所能,也不可比之。”容景淡淡一笑,“我能所为,也不过三月而已。”话落,他补充道:“或许若是摄政王和染小王爷愿意相助的话最好,也许能够提前也说不准。”

    “景世子无需自贬,你之能不下于云少主。”夜天逸目光清冷地道:“若是景世子放心让我帮忙,我倒是真可以帮一帮。”

    容景清淡一笑,“既然摄政王如此说,到时候景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就不客气了。”

    夜天逸点点头,不再说话。

    夜轻染看着容景,“弱美人,你用如此大的排场迎娶小丫头,怕是会倾尽荣王府之财,只为她一人。你就不怕天下传扬她是你的红颜祸水?当年云少主万里锦红迎娶蓝雪国公主,后来为了她弃江山不要,有些人说蓝雪红颜祸水。你就不怕有些人也如此说小丫头?”

    容景挑了挑眉,“倾尽荣王府之财,摄政王和染小王爷才能对我放心不是吗?”

    夜轻染眯起眼睛,“荣王府富可敌国,你一朝倾尽,是想作何打算?你给她一个如此大的排场后,是想她嫁去荣王府喝西北风吗?”

    容景低笑,“染小王爷原来是怕我养不起妻子,这个你无需担心,荣王府虽然一朝散尽家财,但能博得摄政王和染小王爷的宽心也是一桩好事儿,这些年先皇处处防我害我,也无非是因为这些家财而已。况且容景不是无能之人,散尽家财之后,养个女人还是能做到的。”

    夜轻染不再说话,转头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瞪了容景一眼,好笑地道:“你最好不要让我喝西北风,否则的话……”

    “否则如何?”容景偏头微笑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轻哼一声,对上他如玉无双的脸,还是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呗!我那时候都嫁给你了,还能怎么办。”

    容景笑看着她,目光温柔,声音亦是柔情似水,“你放心,天下铺满锦红,天下流水宴席大摆三日。之后荣王府虽然所剩无几钱财,但足够养你与孩子了。”

    云浅月脸一红,嗔了容景一眼,笑着不再说话。

    二人这般当众情意浓郁,任何人似乎也插不进去二人中间。一时间再无人说话。

    云老王爷打破沉寂,“来,继续商议。”

    容景点点头,拿着喜折,与云老王爷继续商议起来。二人依然如早先一般,似乎丝毫不受外来的三人影响,也不怕暴露大婚事宜和安排。

    夜天逸、夜轻染、夜轻暖三人再无人说话。

    其余人都静静听着。

    两个时辰后,一切事宜在容景和云老王爷的商议中逐一敲定。此时天色已晚。

    云老王爷吩咐人准备宴席,夜天逸、夜轻染、夜轻暖三人未曾离去,与众人一起入席。三人算是对这一场纳喜下聘的吉日做了个见证人。

    晚宴虽然不热闹,倒也安平,没有你讥我讽,没有话语夹枪带棒,夜天逸、夜轻染、夜轻暖三人并未生出什么事端。似乎真的只是为了拜年,顺便观了一场纳喜之礼。

    晚宴后,众人离开云王府。

    离开之时,夜轻暖忽然对南凌睿道:“二皇子,我总觉得你有些熟悉。”

    南凌睿挑了挑眉,天生的风流一览无余,他扬唇一笑,柔声道:“夜小郡主这句话我听得多了。虽然夜小郡主很美,但本皇子怜花有道,不忍夜小郡主千里奔波东海,夜小郡主可万勿对本皇子生出什么心思来啊。”

    夜轻暖盯着南凌睿看了片刻,摇摇头,“二公子误会了,我心系南梁帝,并无其他心思。只是觉得二皇子和南梁帝有些像罢了。”

    南凌睿扬眉,“原来是这样!我说从我来天圣见到了夜小郡主之后,夜小郡主怎么就一直盯着本皇子看呢,本皇子还以为夜小郡主对本皇子一见钟情了,原来是因为南梁帝。”他说着一笑,“若有机会,本皇子也想见见这位与我齐名的风流皇帝。”

    夜轻暖点点头,轻声道:“他其实不风流,那些红粉艳事不过是传言而已。”

    “那他可就不配与本皇子齐名了!本皇子偏爱红粉,不喜国事政事。想来我们话语不会投机,不见也罢。”南凌睿话音一转。

    “我看二皇子也不像是真偏爱红粉之人。”夜轻暖盯着南凌睿的眼睛。

    南凌睿扬声大笑,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好久才止住笑意,对夜轻暖道:“夜小郡主,你看男人可不见得准的。”

    夜轻暖莞尔一笑,不再争辩,对南凌睿邀请,“明日是初三,大雪融了,北山有赛马,二皇子是否去玩耍一番?”

    南凌睿摸着下巴,“本皇子身子骨单薄,万一……”

    “都是这京中里面住着的哥哥姐姐们一起玩耍而已。二皇子放心,不激烈的。”夜轻暖笑着道。

    “这么说明日有很多美人可看了?”南凌睿眼睛一亮。

    “是这样的。”夜轻暖点头。

    “好,我明日去玩耍。”南凌睿欣然应允。

    “那我明日来云王府接二皇子一起。”夜轻暖道。

    南凌睿点点头。

    玉青晴此时蹙眉开口,“夕儿,来时你父王交代我特意看着你不准胡来。”

    “姑姑,去赛马而已。我不会给东海和父王丢脸的。”南凌睿立即保证。

    夜轻暖也连忙说话,“青姨,您知道的,就是每年春年之后普通的玩耍而已,大家聚在一起,也就是聚一聚来年的好运而已。不会出什么事情的。若是您不放心,让云姐姐也跟着一起去。”

    容景笑着道:“云浅月要准备大婚,明日不去。青姨多年没回天圣了,不放心二皇子的话,与二皇子一起去罢了。”

    玉青晴摇头,“我都老了,就不去凑什么热闹了。”

    “青姨还年轻。”容景笑道。

    “就是,姑姑,你年轻着呢,与我一起去吧!免得你回去在父皇和太子皇兄面前告我的状。”南凌睿立即道。

    “青姨,您有多年没回天圣了,我也是,听说如今的赛马和以往不同了呢。一年就一次,不去可惜啊,您还年轻嘛,您若是和月姐姐一起去的话,没准大家都觉得这是一对姐妹花呢!”夜轻染娇俏地笑着道。

    玉青晴失笑,“小丫头嘴真甜,好了,你别劝了,我明日跟着去就是了。夕儿和紫萝这两个孩子一母双胞,都天生的怪性子,一个女人长年穿着男人的衣服跑,如今跑丢了。一个长年尽招惹些红粉情事,让他父皇操碎了心。紫萝如今找不到了,夕儿是我带出来的,他可不能出事儿,我还是跟着吧。”

    夜轻暖顿时欢喜,“那我明日来接青姨和二皇子。”

    玉青晴点头,夜轻暖高高兴兴地出了云王府。

    夜天逸和夜轻染没说什么话,只是多看了南凌睿几眼,与夜轻暖一起离开。

    三人离开后,玉青晴低声道:“夜轻暖这个小丫头着实敏感,已经怀疑睿儿了。”

    “不愧是暗凤。”容景温声道。

    云浅月想着夜轻暖的确敏锐,即便她娘用灵术将南凌睿全身上下给变幻了一番,还是让她有所感觉,这让她真的猜不透这个小丫头的心思了。她若非是真的喜欢南凌睿,对他相思入骨,就是她天赋敏感,能体会常人所不能体会的深透之事。

    云老王爷皱眉看着南凌睿,“你明日仔细一些。”

    南凌睿在夜轻暖离开后,便大虾米似地躺在了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无所谓地道:“仔细什么?越是仔细,她越是怀疑,该如何便如何,就算她猜出了我,那又如何?”话落,他掂了掂玉青晴给她的东海国二皇子的印信道:“这个可是做不得假的。她就算猜到,也奈何不得我。”

    “虽然奈何不得你,但总归是有麻烦。夜皇室的天龙暗凤不是摆设。”玉青晴话落,看向容景,“小景,你可有什么办法打消那个小丫头的疑虑?”

    “青姨安心,这个无碍。我已经与东海玉太子商议过此事,假亦真时真亦假。明日你们照样去北山赛马,小睿哥哥也不必隐着藏着小心着,该如何便如何。”容景道。

    玉青晴觉得有道理,点点头。

    再无他事,容景和云浅月离开了云王府。

    坐进马车,云浅月忽然对容景询问,“你是否早有安排?什么叫做假亦真时真亦假?你将真的玉子夕弄了来了?”

    容景勾唇一笑,将云浅月抱进怀里,“什么也瞒不住你。”

    云浅月本来猜测,如今得到证实,惊了一下,“他来了,那哥哥怎么办?不能两个东海二皇子吧?你如何安置?他难道不会被发现?夜轻染不是挑了几个娘布置的暗桩吗?”

    “从我得知小睿哥哥来京时,从给青姨传信时,我和玉太子便商议安排了一番。东海二皇子虽然落后青姨一步,这两日也该到了。”容景道:“青姨的暗桩虽然挑了,但还有我的,他走我的暗桩和暗道,他来了之后,替换了小睿哥哥留在天圣,而小睿哥哥走我的暗道,送他去东海。”

    云浅月闻言盯着容景看了半响,吐出一句话,“果然是老奸巨猾。你这算是计中计,计外计,连环计。局中局,局外局,连环局,都给他们用上了。”

    容景轻笑,抱住云浅月娇软的身子,纠正道:“我不老。”

    云浅月想着你是人不老,心是又黑又老。

    “没办法,为了我们能顺利大婚,我能顺利将你娶进荣王府做紫竹林里的一只鸟,只能绞尽脑针了。”容景道:“况且也是有玉太子相助,我一个人是不成的。不过能在他帮助下顺利娶你,也不枉我吃了他多年的干醋。”

    云浅月好笑地瞪了容景一眼,对他警告道:“你私通东海太子。小心有朝一日泄露,你激起民愤。百姓们再不爱护你了。”

    “那到无碍,你爱护我就够了。”容景柔声道。

    云浅月捶了他一下,深深地感叹容景这个男人说起甜言蜜语来,怎么这么手到擒来?

    马车回到荣王府。

    车刚停稳,弦歌还没开口,容景便拦腰将云浅月打横抱起,缓缓下了马车。

    云浅月在容景怀里眨眼睛,仰着头看着他,“以后你的胳膊就代替我的脚了?”

    容景“嗯”了一声。

    云浅月在容景怀里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睛,唔哝道:“你说我对他们说三个月后大婚,他们相信吗?”

    容景低下头,笑看着云浅月,柔声问,“你怕他们破坏?”

    “我一辈子就这一次大婚,自然不能让他们破坏。”云浅月点头,“他们怎么也料不到婚期之事还可以说谎吧!是会相信的吧!”

    容景摇头,“在别人的身上发生的事情在他们看来正常,但只要在你身上发生的事情,从来就不能用一般的思维来判断。”

    “这么说他们不信了?”云浅月皱眉。

    “以夜天逸和夜轻染对你的了解,夜轻暖的敏感,他们大约是不信的。”容景道:“因为无论是你,还是我,还是云爷爷,都等不及三个月。”

    云浅月有些泄气,幽幽地道:“结个婚而已,怎么就这么难。老天爷专门想我嫁不出去吗?没道理啊!”

    容景低笑,将脸贴在云浅月的脸上蹭了蹭,柔声道:“不要担心,我想娶你,十年前就想了,我想天下铺就万里锦红,将天下大摆流水宴席,也是早在十年前就想了,我准备了十年。怎么可能让他们破坏?”

    云浅月睁开眼睛,眸光亮晶晶地看着容景,“十年啊,是不是也就是说,若是明日大婚,也是可以的?要不就明日大婚吧!”

    容景轻笑,点了云浅月的额头一下,揶揄地道:“你可真是迫不及待。”

    云浅月脸一红,愤道:“只能怪容公子太过黑心,用十年做了一张大网套住我,我如今身在牢笼里,人是你的,魂儿也是你的,飞不出你的手心,只能安于你的安排,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可不就迫不及待嘛。”

    容景好笑,看着她道:“明明幸福的事儿,被你说得好似怪可怜一样。”

    云浅月也顿时笑了,“我本来自由自在,如今被你管制,的确可怜嘛。”

    容景笑着摇摇头,柔声道:“我被你管制才对!本来在荣王府我最大,但是你进去之后,就变成你是最大了,我要听你的。”

    云浅月闻言顿时笑吟吟地看着他,伸手摸摸他的脸,“容公子,以后你的名声前面要加个前缀,知道是什么吗?”

    容景笑看着她,配合地问,“是什么?”

    “惧内!”云浅月吐出两个字。

    容景失笑,肯定地颔首,“没办法,我的确惧内,这个名声注定要背负上了。”

    云浅月得意地挑眉,在容景怀里哼起了歌。是一首欢快的《今天是个好日子》。

    容景抱着云浅月往里面走,听着她欢喜的歌声,目光温暖温柔。

    回到紫竹院,青裳、凌莲、伊雪三人迎了上来,纷纷对容景和云浅月道喜。纳喜之礼如此顺利,她们心中自然都高兴。

    回到房间,容景径直抱着云浅月向暗室走去。

    云浅月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道:“容公子,你是否要侍候我搓背啊?”

    “浅月小姐有求,容景必应。不止搓背,你要我做什么,我做什么。”容景笑着道。

    云浅月闻言眼睛一亮,立即道:“那我要你……”

    她后面的话没说完,顷刻间被容景吻住,唇齿相缠,片刻后,将她吻得气喘吁吁浑身无力,容景声音暗哑地道:“你要我,我自然就立即给你。今日,我们试试你以前说的鸳鸯浴吧。”

    云浅月“唔”了一声,想抗议,奈何只能发出单音节的声音。

    容景抱着她下了温泉水里,两人的衣衫被他弹指间化成碎片,他压在云浅月温滑如锦缎的身子上,吻着她清透如雪的肌肤,眸光魅惑温柔,溢满浓浓情欲,“你说我不懂的问你,这个鸳鸯浴我不太懂,你今日要好好教教我……”

    ------题外话------

    明日应该可以调整过来,恢复早八点更新。

    月底最后几日了吧?亲爱的美人们,月票表要留着了哦。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69》,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九章 连环安排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69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九章 连环安排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