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真龙凤现

    云浅月被容景突如其来的动作一惊,刚要开口,轻呼声被他吞入口中。宽大的衣袖盖住两人,缠绵的吻席卷而来。

    云浅月伸手推却,容景纹丝不动,她承受不住,身子一软,只能任由容景为所欲为。

    四周静谧,万千人海如无一人。

    缠绵入骨的吻将云浅月吻得几欲窒息,容景才缓缓放开她,贴在她耳边,低声温柔地道:“不准想别的不相干的人。听到没有?”

    云浅月无力地捶了他一下,恼道:“霸道!”

    “我就是霸道,你喜欢不喜欢?”容景灼热的气息喷在云浅月的耳畔。

    云浅月媚眼如丝地瞪了他一眼,故意道:“不喜欢。”

    “嗯?”容景低头再欲吻下。

    云浅月再也承受不住他再来一次,连忙讨饶道,“喜欢。”

    容景嘴角微勾,得意地挑了挑眉,如玉的手将她一缕散发的发丝捋顺到耳后,眸光温柔沉溺。

    云浅月想着这个男人,他骄傲嚣张到了这种地步,身边都是人,他全然不顾及了。这样一想,微微偏头看去,身边已经没了夜轻暖的身影,夜天逸面无表情地看着高台,夜轻染正脸色阴沉地看着她和容景,她对上夜轻染的视线,没脸红,也没说话。

    夜轻染冷哼一声,先开口道:“小丫头,你们到全然不顾及了,光天化日之下……”

    “这是黑天。”云浅月截住他的话。

    夜轻染被打断,怒道:“黑天也是大街上,你们如此有伤风化……”

    “除了染小王爷,没人关心我们。”容景声音有些温凉。

    夜轻暖瞪了容景一眼,“以后你们亲热,少让我看到。”

    “只要染小王爷躲着我们些,这个你自然就看不到了。”容景不咸不淡。

    夜轻染恼怒,还要说什么,夜天逸忽然回转头,面无表情地看了容景和云浅月一眼,对夜轻染道:“看看苍亭解的是什么?”

    夜轻染怒意被打住,转回头看向高台,催动功力看去。

    容景忽然出手拦住夜轻染。

    “弱美人,你拦我做什么?”夜轻染本来一肚子怒意,如今见容景拦他,彻底怒了。

    容景淡淡道:“都知道了谁的命数,还有什么意思?染小王爷,你如今在这里看别人,稍后你上去,别人也会如此看你。你可愿意?”

    夜轻染脸色阴寒,“我可不记得苍亭与你有什么交情。”

    “这无关交情。”容景声音寡淡,“他不关我,但他心里惦记的人可关我。”

    夜轻染一噎,扫了云浅月一眼,恼恨地住了手。

    容景缓缓撤回手,容色淡淡。

    二人虽然两股大力顷刻间较量了一番,但是都隔开了人群自动地竖起了屏障,百姓们丝毫没感应到,不受影响,一张张脸好奇地看着高台上。

    云浅月在容景和夜轻染出手的空隙,催动灵力,大致地扫了鸳鸯灯现出的谜题一眼。在二人罢手后,她也住了手。

    夜天逸对于二人的动静到没说什么,只是看着高台。

    “轻暖妹妹哪里去了?”六公主的声音忽然响起。

    云浅月看向六公主,见她脸色恢复过来几分,已经不用人扶着,站在冷邵卓身边。

    夜天逸和夜轻染闻言转回头,四下扫了一眼,周围都没有夜轻暖的身影,都齐齐蹙了蹙眉。夜天逸对身后询问,“小郡主哪里去了?可看到?”

    “回摄政王,小郡主刚刚离开了,有隐卫跟着她。”黑暗中,皇室隐卫之主回话。

    夜天逸点点头,回转头。

    夜轻染眸光闪过一抹若有所思,也转回头,扫了容景和云浅月一眼,没说话。

    不多时,高台上忽然传来“嗤嗤”两声轻响,两盏神灯里有火光喷出,直对苍亭。苍亭面色一变,立即躲避,但那道火光如影随形地追着他。

    夜天逸见了立即出手,但他刚运功,便面露痛苦之色。

    “你受了内伤,还是别运功了,我来救他。”夜轻染连忙出手阻止夜天逸,顷刻间出手救高台上的苍亭。

    云浅月闻言看向夜天逸,想着怪不得他刚刚要夜轻染看苍亭的命数,原来是他受内伤了。这些日子京中没发生什么大事儿,也没有什么人与他作对,和他亲自动手之事。他如何会受伤?

    夜天逸感受到云浅月的视线,转回头,对上她的目光,眸光深海处,痛苦之色是如此明显。

    云浅月心下微微一悸,收回视线,想着能伤到夜天逸的人,寥寥无几,况且又有夜轻染和皇室隐卫相护,寻常之人靠近他身都不得,而容景也不曾对他出手过。这么说来,伤他的是他自己无疑了。至于原因,她深以为不必探究。

    容景这次并没有拦阻夜轻染,扫了夜天逸一眼,面色淡淡。

    夜轻染谱一出手,神灯喷出的火光撤了回去,苍亭有些狼狈地站稳身形,脸色有些白。

    孟婆婆看着苍亭,此时开口,“苍少主,蓝家主方才强行破解,受了内伤,而你比她加了个更字,神灯问命,求的是天缘。天缘到,命数到,天缘不到,命数自然不可强求。你强求的话,自然会遭到神灯的反噬。”

    苍亭紧紧抿着唇,不说话。

    “苍亭,下来吧!”夜轻染缓缓撤回手,对苍亭道。

    苍亭看着神灯,静默片刻,点点头,缓步下了高台。

    夜轻染看着神灯,眸光变幻一番,回身问夜天逸,“天逸,你可上去?”

    夜天逸目光悠远,声音有些冷寂,“我答应了轻暖妹妹为她求一盏神灯,理应上去。”

    “今日这鸳鸯灯和以往不同,问的是天命。你上去,问的自然是你的天命,与她无关。你不必理会她。”夜轻染蹙眉道。

    夜天逸微抿着唇,默然道:“既然如此,那就不必了!我没有必要问天命,我的命都是注定的。”

    夜轻染皱眉,没说话。

    “摄政王,你的命数可不是自己的,如今新帝太小,你背负天圣百姓命运。为天下苍生积福祉之事,你可是分内之事。”孟婆婆忽然道。

    “摄政王上去!”四周的百姓们忽然扬声高呼。

    “摄政王上去!”一人声小,两人声大,万人的高呼声可想而知。

    夜天逸薄唇抿起,静默片刻,抬步走向高台。

    人群中响起一片欢呼声。

    云浅月看着夜天逸,他的背影挺直,百姓们的呼声一半还是对于夜天逸这个摄政王喜爱的,他从回京后,治理水患,老皇帝驾崩后,他被封赐摄政王,推行了很多安民利民的政策,百姓们绝大多数还是对他崇敬的。不管他私下里做了多少与容景敌对的阴暗之事,但是明面上的事情,还是做得滴水不漏。

    夜天逸走到鸳鸯灯前,鸳鸯灯内忽然喷出火光。

    夜轻染大惊,飞身上了高台,就要出手去救夜天逸。

    “染小王爷无需着急,你看清楚了,这火不是吞噬之火。”孟婆婆出声阻止夜轻染。

    夜轻染一愣,只见夜天逸不躲不避,那火光虽然喷出,却是化成了一条火龙,围着夜天逸转了一圈,之后盘踞在了他的头顶。华光闪耀中,鸳鸯灯上现出密密麻麻的字,因为火光照耀得明亮,那字迹不得掩饰,让台下的数万百姓们都看得清清楚楚。

    云浅月在台下看得愣了一下,目光落在夜天逸头顶盘踞的火龙看了一眼,又看向鸳鸯灯的字幕,她刚看了一眼,高台上的火龙飞回了鸳鸯灯内,字幕也顷刻间消失。

    这一幕可谓是奇景,变幻得也太快。

    数万百姓们齐齐发出震耳欲聋的惊呼声,有些人纷纷跪倒,高呼道:“龙,真龙!”

    云浅月偏头看向容景,只见容景没什么表情地看着夜天逸和那两盏归于沉寂的鸳鸯灯。她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容景回转头,对云浅月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云浅月心下安定了些。

    “王身龙命!摄政王多保重贵体。”孟婆婆苍老的声音吐出一句话。

    夜天逸点点头,一言不发地下了高台。

    “这不对啊!孟婆婆你说要解三题才得以问天命。如今这昙花一现,为的是那般?摄政王未曾解题。”夜轻染出声询问。

    “凡尘俗子自然要解题,有多大的慧根和本事,便看多少命数。就如夜小郡主,如蓝家主,如苍少主。而摄政王天命尊贵,神灯现缘,不必解题,这不是我老身能掌控的。一切随缘而已。”孟婆婆道。

    夜轻染不再说话。

    “刚刚染小王爷你出手救苍少主,神灯让你一让,可见是贵气非凡,神灯现缘。你可上台来?”孟婆婆问向夜轻染。

    “我不信神,不信佛,其心不诚,不上去也罢。”夜轻染没什么情绪地道。

    “不信神佛,也可问命数。”孟婆婆道。

    “我的命数归自己管,不问也罢!”夜轻染道。

    “染小王爷虽然不比摄政王尊贵,但也是贵为德亲王府小王爷,执掌兵权,将来你一念动,对于苍生百姓来说便是杀伐大事。你即便不问自己运术,为黎民百姓问天命福祉也该是分内之事。”孟婆婆道。

    夜轻染皱眉,不说话。

    “染小王爷上去!”人群中再度发出高呼声。

    夜轻染听到四周的高呼声,忽然笑了,偏头看向容景,“弱美人,你可上去?”

    “我上不上去,染小王爷不必理会,染小王爷和摄政王一样,受万民所托,不上去说不过去。”容景淡淡道。

    “我即便上去,别人也看不到我的命数。弱美人,你不会看我的命数吧?”夜轻染道。

    “染小王爷的命数还不值得我废功力。”容景不以为意。

    夜轻染哼了一声,向台上走去。

    云浅月看着夜轻染,想着容枫说他是暗龙,那么是否如夜天逸一般呈现龙身?刚刚鸳鸯灯内的灵识在他一出手便规避了一步,说明他的命数已经高于前面的夜轻暖、苍亭、蓝漪了,不知道他是个什么运术。

    她正想着,夜轻染忽然回头,对云浅月道:“小丫头,我不会让别人看见的。你好奇我的运术是不是?那就上来与我一起?背着我偷着看,哪里有在我身边看得清楚。”

    “我就愿意偷看,不愿意上去。”云浅月直言道。

    夜轻染顿时一噎,瞪了云浅月一眼,恶狠狠地道:“那你最好看得清楚一些。”

    云浅月煞有介事地点点头,面上是气死人不偿命的神情。

    夜轻染哼了一声,有些气恼地向高台走去。他上了高台后,顷刻间催动功力,用浓雾将自己包裹。台下的人只看到浓浓的一团雾,看不到他的人。

    人人用力地睁大眼睛。

    云浅月盯着高台,催动手中的灵力。

    容景拦住她,低声道:“不看也罢!”

    云浅月不解地看向容景。

    容景对她低声道:“刚刚你已经动用了一回灵力,如今就算了。天命之事,神之说,向来是有既定缘路。得此,则失彼,得彼,则失此。你今日看了夜轻染的命数,他也许不出片刻就会还回来看你的命数。世间的缘法,都是有因有果。我不愿意让别人看你的命数。”

    云浅月好笑,“你讲得条条是道,怪不得能和灵隐论法。不出家可惜了!”

    “我与佛无缘。”容景笑看着她,眸光沉溺,“只与你有缘。”

    云浅月嗔了他一眼,“既然我们不看他们的命数,也不看自己的,这两盏神灯也不想要,我们还留在这里做什么?走吧!”

    容景颔首,“好!”

    云浅月拽着容景的手转身,向人群外走去。

    “景世子,浅月小姐,你二人来此一遭,难道就这么走了?”孟婆婆见二人离开,忽然站起身。

    容景停住脚步,缓缓回身,淡淡一笑,“容景其心,装不下天下苍生,装的独独一个云浅月而已。问命的话,亵渎了神灯。”

    “我一个女人,最大的所求,不过是相夫教子。相的那个夫是容景,教的子也只是他的孩子。心里更是装不下天下苍生,独独一个他而已。这问天命真是不必问,的确亵渎神灯。”云浅月淡淡道。

    二人话落,齐齐转身离去。

    “景世子、浅月小姐留步!”孟婆婆忽然飞身下了高台,拦在了二人面前。

    孟婆婆的身形奇快,若不是白发苍苍,从她行止上,还真看不出是一个老婆婆。

    容景和云浅月被迫停住脚步。

    “两千年前,云少主心里也只装了一个蓝雪公主,但他通天咒大成,博爱万物。退一步,天下盛世繁华安平了千年才有变数。这是大爱。荣王府数百年来为苍生百姓积福祉,天下百姓有目共睹。荣王百年前仁念之心感天动地。后世子孙均有善缘,仁善天下黎民。景世子掌管荣王府后,黎民百姓更是得了不知多少庇护,金银赈灾多不胜枚举。我虽然是一介老婆子,但也听多了关于景世子的好。如今景世子既然来了,你心里装着一个女人又如何?你的仁善之心足以问天安命。”孟婆婆道。

    容景微微一笑,“天命之说,贵在心缘。容景无心缘,只有善念不足。况且我的善念也是有限,若关乎云浅月之事,她为先,天下为后。所以,今日便算了吧!孟婆婆也说了,强求不得。”

    孟婆婆闻言一时语噎。

    容景拉着云浅月绕过她。

    孟婆婆再度拦住二人,看向云浅月道:“浅月小姐,你与神灯有缘。景世子言之有理,可以不上去,但你不行。我老婆子为神灯宿主,今年大限将至,即将作古,神灯会寻新宿主,也许你就是下一个宿主。最合适之人。”

    云浅月摇头,对孟婆婆道:“我无心要那两盏灯。”

    “天下多少人想求这两盏神灯求而不得。浅月小姐,你因何缘由不想要?”孟婆婆问。

    “我对这等神通问命之事生来不感冒。”云浅月道。

    “这两盏神灯可是上古云族神物。浅月小姐,你体内既然有神灯内的灵气,它在你手中对你百利而无一害。”孟婆婆低声道,“若它落在有心人的手中的话,恐怕会成为害事儿。”

    云浅月心思一动。

    “你不想要,这万千人海里想要它的人怕是不是一人两人。如今台上的染小王爷,他在收服神灯。”孟婆婆道。

    云浅月眼睛眯了眯。

    “你现在上去,染小王爷没有你能与神灯能通灵,神灯就是你的。”孟婆婆道。

    云浅月看向台上,浓雾已经从夜轻染身上扩散开,将两盏鸳鸯灯包卷。肉眼看不见夜轻染有什么动作,但她体内的灵气隐隐流动,可以感受到高台上神灯发出的抵抗气息,可见孟婆婆说得对,夜轻染在趁机收服神灯。他此举也情有可原,他德亲王府一心一意为天圣江山,自然不可能让这等神器落入旁人之手。

    “浅月小姐,你再耽搁下去,神灯就是染小王爷的了。”孟婆婆催促云浅月。

    云浅月笑了笑,无所谓地道:“他既然想要,那就给他吧!”话落,她拉着容景绕开孟婆婆。

    孟婆婆愣愣地看着云浅月,似乎从来没有想过神灯竟然有人不想要的。但这个人是云浅月,一直与寻常女子不一样的云浅月,到也不意外。

    孟婆婆见二人真是无心,便不再拦阻,看着二人离去。

    就在二人即将走出人群之际,浓雾中忽然破出一道火光,直直向二人追来,火光如一道长龙,顷刻间就到了二人面前,瞬间将二人包卷。

    容景眸光微动,云浅月一怔,台下万人爆发出一片惊呼声。

    “神灯有灵识,景世子,浅月小姐,你们不想,但是天缘太过,也由不得你们。”孟婆婆道,“你们不去救神灯,神灯却来救你们了。”

    容景看着头顶的火龙,忽然出手,一股强大的真气从他衣袖中溢出,打向它。

    火龙发出哼哼声,忽然之间壮大了数倍,强大的火光将容景整个人包卷。

    云浅月面色一变,也顾不得暴露不暴露灵力了,灵力从手心溢出,顷刻间汇聚成了一个光圈,将容景先一步罩住,火龙靠近容景之后,在他周身转了个圈,忽然类似龙头的部分直直向云浅月扑来。

    云浅月灵力全部用来护容景,自然无力抵抗。直觉一股大力扑来,她整个人被火龙打飞了出去。

    “云浅月!”容景喊了一声,声音一改往日的从容不迫,声音寒急。

    “月儿!”夜天逸急声喊了一声。

    “小丫头!”台上夜轻染本来想收复神灯,但见神灯冲破他的钳制向云浅月而去,他雾气散去,现出身形,本来微微懊恼,如今见云浅月惊险,也急声喊了一声。

    苍亭和冷邵卓都在台下,也齐齐喊了一声。

    人群再度发出惊骇的呼声,将几人的喊声淹没在人潮中。

    火龙卷着云浅月在半空中转了两个圈,须臾,甩了出去。

    夜轻染、夜天逸、苍亭、冷邵卓等人面色一变,百姓们已经有不少被惊骇得昏死过去。

    云浅月顷刻间被火龙打在了高台上,别人营救不及,只有夜轻染站在高台上,他刚去接云浅月,便被火龙的大力打了出去,须臾,“砰”地一声,云浅月摔倒在台面上,发出重响。

    容景被云浅月的灵力护住,待她灵力撤去,他才能动,他足尖轻点飞向高台,身形即便快若闪电,但因为耽搁了一瞬,也没能接住云浅月。他飘身落在了她身边,面色微白地伸手去扶她。

    云浅月头有些晕,她这些日子过得太安逸,好久没与人动过手了,如今不想吃了这神灯的亏。睁开眼睛,就见容景脸色罕见的发白,她忍着疼,连忙出声,“我没事!摔了一下而已。”

    容景微抿着唇看着她,“谁要你护我却让自己陷入险境?你知不知道我……”

    “我最疼你嘛,自然要护你,万一它将你烧了,我哪里有丈夫?”云浅月打断他的话,对他一笑,摸着他的脸道:“别怒,那种情况,我自然要护你。换做是你,你也是要护我的对不对?不能总是你挡在我面前,也该我为你挡一次。”

    容景眸光聚上情绪,将她扶起来,低声道:“傻瓜,它怎么会烧了我?”

    “我一时情急,忘了你的能耐了嘛!”云浅月扯了扯嘴角,后背有些丝丝地疼,她想着一定擦破皮了,这条该死的火龙。她抬起头,见火龙昂首挺胸地盘踞在二人头上,似乎颇有些耀武扬威之势地看着她和容景,她脸色一黑。

    容景眸光罕见地沉,忽然一言不发地对火龙出手。他的手心溢出一道寒冰之光,如一条冰雪之龙,顷刻间向盘旋在头顶的火龙呼啸而去。

    “天地真经,否极万物!”孟婆婆惊呼一声。

    人群中亦是爆发出一片惊呼。

    夜轻染勉强站稳身形,夜天逸、苍亭等人本来要上高台救云浅月,此时都止住脚步,几人看着眼前的情形,面上神情各异。

    云浅月抿唇看了片刻,那条火龙实在太张狂,即便容景气息博大,但也是不及火龙博大,缠斗处于微微劣势。她想起关于传说的两千年前那个云族少主张狂的品性。他通天咒大成,既然将灵力注入了神灯,那么也注入了他自己的灵识。让这条火龙也和他最原始的主人一样,张扬无忌,轻狂不可一世。品性暴露无遗。它一定听到了孟婆婆和她说的话,恼恨她对孟婆婆说不要它,才追来对她和容景出手,将她狠狠摔了一跤,她也有些恼,世间还有这么张狂的人。见它那狂妄的样子,让她气不打一处来,不觉得以二欺负一有什么不对。她摊开手心,手心顷刻间汇聚一团云雾,她体内的灵气本来受到神灯和火龙这强大的灵气牵引,不用她自己催动,灵气便蓬勃溢出,顷刻间叠了一层又一层的花瓣,一共叠到九层,忽然花瓣绽开,从花蕊处流出一道冰蓝的纯灵之光,这道纯灵之光瞬间与容景那条冰雪之龙汇聚在一起。

    二人本来一个修习天地真经,一个修习凤凰真经,这两本功法同宗一源。而二人在灵台寺地下佛堂时就融合了彼此真气,再加之十年情意,如今身心融合,心有灵犀,没有丝毫外力和杂质困扰,自然轻而易举觉融合在了一起。

    须臾之间,容景那道冰雪之龙因为云浅月的加入,顷刻间壮大了一倍。

    就在这时,另一盏一直静静的鸳鸯灯里忽然窜出一条火红的类似火光凝成的凤凰,顷刻间与那条火龙汇聚到了一起。

    容景眸光闪了闪,云浅月一怔。

    孟婆婆忽然大呼,“是火凤!龙出,必然凤随,真龙真凤现身了!”

    台下百姓们闻言,都齐齐睁大眼睛,本来震耳欲聋的惊呼声,忽然没了音。

    “景世子,浅月小姐,住手吧!”孟婆婆颤抖地飞身上了高台,对二人跪下。

    容景不为所动,云浅月亦是不为所动。似乎较上劲了一般,四道强大的真灵之气相互碰撞。火花不断。

    “这样下去,两败俱伤啊!”孟婆婆看着二人,骇然道。她话落,那二人仿若未闻,无人理会她。她继续颤声道:“景世子,浅月小姐,苍生仁念为重。”

    “你怎么不让它以苍生仁念为重?是它先招惹我们的。”云浅月恼道。

    “我老婆子斗胆问天,叨扰两位神灵,已经是罪过。老婆子自知罪孽深重,愿意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两位既然现缘,便是苍生百姓福祉,罢手吧!”孟婆婆跪在地上祈求道。

    一龙一风火龙不退。

    容景和云浅月亦是不退。

    孟婆婆额头现出血迹,声声祈求,但也无用。

    不多时,云浅月那道纯灵之光忽然从容景那道冰蓝的火龙中破出,本来如一条银河,却是渐渐地化成了凤凰的模样。

    本来沉寂惊骇得没了音的百姓们忽然再度爆发出惊骇声。

    夜天逸、夜轻染、苍亭等人的脸色在红蓝的火光和寒冰的火光辉映中,变幻莫测。

    六公主不敢置信地道:“这不可能,她云浅月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凤?她有哪一点儿像凤了?”

    夜天逸回头瞥了六公主一眼,沉声道:“她生来就是凤。”

    夜轻染声音低暗,“不错,她生来就是凤。”

    “那景世子……他怎么会是龙?他……他难道要谋反?”六公主骇然地道。

    夜天逸和夜轻染齐齐抿起嘴角,面色一沉一暗,并未接话。

    六公主还要说什么,冷邵卓一把捂住了她的嘴,警告道:“祸从口出,难道你想现在就死?如今正是冰雪天,你想一张草席裹尸?”

    六公主脸色发白,立即噤了声。

    冷邵卓嫌恶地放开她,看向高台。

    此时高台上两龙两凤汇聚的火光颤抖得愈发激烈。容景和云浅月的身形在火光中,似乎要随火光燃烧。而挂在那里的两盏鸳鸯灯轻轻摇曳。

    孟婆婆知道叩头无用,便也不再叩头,抬起头来,看着半空中。

    一盏茶后,依然难分胜负。

    但是本来战场在高台上,渐渐地扩大,有波及百姓之势。有些百姓们觉得头昏耳鸣。

    “今日这里有数万百姓啊!”孟婆婆苍老的声音大声喊了一声。

    容景和云浅月齐齐一顿,那一条火龙和火凤也是一顿。

    就在这一顿之际,孟婆婆忽然伸手举天,高声道:“我以我血我魂祭神明,谢天神开恩,真龙凤现,天地共主,庇护万物,苍生之福。景世子、浅月小姐,你们承接天命,可不要辜负世人。”

    孟婆婆吐出一句话,她的身体刹那燃烧起来。

    同一时间,那一龙一凤分别突破了容景和云浅月的防护,从灵台冲进了他们的体内,几乎眨眼之间,与他们体内的真气合为一体。

    高台上四道骤然火光消失,只剩下两盏鸳鸯灯静静地高挂,孟婆婆的尸体染成灰烬。

    ------题外话------

    亲爱的们,有票没呀?神乎其技了!木有办法,小景小月强大,这是必须的!哈O(∩_∩)O~

    遁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75》,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七十五章 真龙凤现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75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七十五章 真龙凤现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