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大婚迎娶

    云离的声音打破了屋中的沉静。

    云浅月看了一眼天色,这太阳还没出来,容景就来接她了?也太早了吧!

    玉青晴闻言向窗外看了一眼,立即笑道:“好啦,好啦,小景这动作可真快。”话落,她对云浅月道:“先去祖嗣上香,再去你爷爷处拜别。让小景等上片刻。看看府里的这些小家伙们有没有胆子拦他的门不让他接新娘子。”

    云浅月想着容景来接亲,别说是拦了,恐怕云王府的人大放鞭炮给他打开门欢天喜地地迎进来,有些人天生来就是让人喜欢的。她点点头,“好!”

    “爷爷三更的时候就起床了等着你了。”七公主笑着道,“我和母妃早上过去的时候,就听他在叨咕,养了这么些年,还是给别人养了人。心里不舒服着呢。”

    云浅月撇撇嘴,“他不是盼着我嫁出去吗?”

    “爷爷嘴上说而已。”七公主笑着道。

    “到了爷爷那里,给他多叩几个头。”玉青晴道:“虽然从云王府嫁到荣王府不远,但总归是嫁出去的女儿了。”

    云浅月点点头,心里凭地升起一丝浓浓的伤感,“我知道,爷爷最是疼我的。”

    玉青晴和七公主都不说话,一左一右扶了她走出房门。

    房门外,浅月阁不知何时妆点得遍布红绸锦色,大红的锦绸,从浅月阁屋门口,铺开到了浅月阁院外,房檐廊角、梅枝桂树上都高挂了红绸裁剪的花。入眼处,一片红艳艳的华丽。晨起有些雾色,太阳还没升起,整个世界一片艳红。

    云浅月看着满目的鲜红,神色又晃了一下,顿时有些晕乎乎的感觉。

    云离等在那里,一身锦衣华服,见云浅月一身大红嫁衣出来愣了愣,一时没说话。

    七公主看了云离一眼,打趣笑道:“妹妹,你这妆容连你哥哥都不认识了。”

    云浅月扯开嘴角,笑着道:“一会儿哥哥背着我出去,别脂粉味呛到他就好。”

    云离回过神,笑着摇摇头,“不会!”话落,他轻声道:“景世子那时候说一个月的时间,我便真以为一个月了,没想到如今才不过十六日而已,妹妹这么快就大婚了。”

    云浅月眨眨眼睛,笑着道:“那时候爷爷说纳喜第二日就大婚,他其实也可行的,但有些人没到,他就等了等,如今有些人到了,自然就大婚了。早一日将我嫁出去,大家都安心,免得日日紧张着,府里这些日子都小心翼翼的怕出状况,嫂嫂都担心的瘦了,哥哥也日夜不好眠。”

    “妹妹说得也是,你嫂嫂这些日子总是求神拜佛的。”云离无奈地笑看了七公主一眼。

    “希望今日顺顺利利的。”七公主接过话,笑起来。

    云浅月点点头,她也希望顺顺利利的,这一辈子就一次大婚,谁敢来给她搅局,她定然不饶了他,谁也不行。

    一行人出了浅月阁,簇拥着云浅月向云王府祖嗣祠堂而去。

    来到祠堂,云离和七公主陪着云浅月走了进去,每个牌位上了三炷香,出来后,众人再次簇拥着她便赶往云老王爷的住处。

    来到云老王爷的住处,云老王爷一身新袍子,正襟危坐。见到云浅月进来,他开口就炮轰,“臭丫头,人家嫁人都哭喜,怎么没听见你哭一声半声。”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清声道:“我从云王府嫁到荣王府而已,说回来都用不了一顿饭的时间,哭什么?”

    云老王爷哼了一声。

    云浅月走进屋,十全婆婆给地上早放了垫子在地上,她看了一眼,将垫子拿开,径直跪在了地板上,规规整整地给云老王爷叩起头来。

    虽然从小到大,她可以一个月不来这个院子请安一次。

    虽然从小到大,一见面这老头子不是拐杖抡起来打就是骂。

    虽然从小到大,她将他每次都气得吹胡子瞪眼。

    虽然……

    但他是她的爷爷,娘亲两岁半离去,不是爹爹的伯伯当了爹爹也不亲,府中风侧妃掌权,她那时候还小,怕老皇帝发现,不敢做什么大动作铲除风侧妃对老皇帝打草惊蛇,只能伪装纨绔嚣张的性子保护自己,但总有马失蹄无奈的时候,都是这老头子在后面处置了。比如奶娘是老皇帝一直安插在她身边的人,那一日她启动凤凰劫失去记忆回来要逼问出奶娘,却被老头子派人将奶娘杀了,将她保护了起来,她失忆的事情没外传,在府中虽然打压风侧妃激起了风云,但都被老头子暗中帮她化解控制在了云王府这一个小圈子内,她才那么容易地在失忆那会儿瞒住了老皇帝。

    虽然这些事情老头子从来都不说,但她心里清楚明白得很。

    她的爷爷,比这云王府所有人都护着她。

    头一个一个的磕下,从小到大,每一次相处的画面如过电影一般地涌入脑海放映。不知何时,她的泪水滴下来,落在地面上,一滴一滴。

    屋中玉青晴、云离、七公主、喜媒、十全婆婆等人谁也没说话,静得只听见她叩头声。

    “行了,行了,磕个没完没了的,多磕头不如多给我抱重外孙子回来。”云老王爷坐在椅子上摆摆手,红了眼眶,哑着嗓子道:“赶紧走,别让我孙女婿等着。等得久了,小心被人抢了去。看你到时候真哭天抢地了。”

    云浅月抬起头,睁着泪眼瞪了他一眼,“没一句好话。”

    “快滚吧!”云老王爷闭上眼睛不再看她。

    云浅月站起身,上前一步,抱住云老王爷,哽着声道:“糟老头子,你难过什么?我又不是嫁到天涯海角去了,你若想我,派个人招呼我一声,我还不是屁颠屁颠就滚回来。”

    “谁难过了?臭丫头,我巴不得你赶紧滚出去,免得在我面前碍眼。”云老王爷睁开眼睛,吹了吹胡子,“一股子粉味,脸抹得跟猴屁股似的,难看死了,别没出门,就被小景给休了回来。”

    云浅月“噗哧”一下子笑了,哼道:“他敢!”

    “记着点儿以夫为纲,别总让他不省心,惹他生气。”云老王爷推开云浅月,“还不快去!免得误了吉时。”

    云浅月点点头,站直身子,不再多说,由十全婆婆过来给她盖上盖头,扶着她走出门。

    来到门口,云离弯下身,轻声道:“妹妹上来吧!出了这房门,你的脚就不能粘土了,我背着你。”

    大婚出嫁,有哥哥或者弟弟背的。南凌睿、云暮寒都出了云王府,云离堪当重任了。

    “哥哥有力气吗?”云浅月从红盖头的细微缝隙里看着云离的背,他和容景清瘦的程度不相上下。但容景有武功,他可是个文弱书生。

    “自然有力气的,哥哥怎么也是男人,不至于被你小瞧了去。”云离顿时笑了。

    云浅月点点头,笑着趴在了他的背上。

    “夫君小心一些。”七公主笑着叮嘱,“你可别摔了妹妹,否则景世子找你算账。”

    “摔了我也不能摔了妹妹。”云离背着云浅月迈上地上铺着的锦红。

    玉青晴、七公主、喜媒、十全婆婆一众人簇拥着云浅月向大门口走去。

    大门口传来热热闹闹的声音,敲锣打鼓,极其欢庆,似乎将整个帝京城都吵沸了。

    云浅月趴在云离的背上,虽然这个哥哥瘦弱如书生,但她的确小瞧了,他脚步不晃,且走得稳稳的。她想着今日就大婚了啊!她一直以为要等许久他们才能走到一起,江山初定,日月卓辉之际,她才能等到他的大红花轿进门,那时候也许云王府早不在了,她不知道从哪里出嫁,荣王府也不见得在了,他不知道从哪里迎娶。但是原来有些时候,幸福看着遥远,其实只要伸手,就能摘到。

    这一日,来得如此的快,但又如此的水到渠成。

    云老王爷住的院子在大后方,所以,距离云王府大门口有些远。走到一般,云浅月轻声问,“哥哥,你累不累,要不我施展轻功吧!可以脚不沾地的。”

    “那怎么行?我坚持得了。”云离摇头,“这些日子为了这一日,我每日早晚都锻炼身体。你好好待稳了,我定能将你送到景世子手里。”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说话。

    后面跟着的七公主上前,掏出娟帕为云离擦了擦额头的汗。

    云离对她温声笑道:“妹妹没有现在的你沉,我背得动。”

    七公主嗔了他一眼,“我肚子里面是两个人,自然沉的。你这些日子日日拿我练习,如今背着妹妹一个人,哪里能不轻松?”

    云离笑得眼睛有些明亮,点点头。

    云浅月有些感动,这个不是亲哥哥的堂哥哥,对她是极好的。为了他的大婚,他一边要照顾怀孕的七公主,一边也没闲着准备府中的大婚事宜,还要掌管礼部的事情,又拿七公主练习,她犹记得初见,在云王府大门口,从云王府旁支站在那一处的一群人中扫了一眼,从他脸上扫过,她连停顿也不曾,后来孟叔将他介绍来掌家,得了她微薄的好感,后来云暮寒被叶倩带走,她提升了他为世子,他抓住了机会。这样一晃,也半年了。比起南凌睿和云暮寒,他才是最有哥哥样的那个人。

    “哥哥,我永远是你妹妹,无论有什么难处,你都要告诉我。我虽然嫁入荣王府了,但永远都是云王府的女儿,爷爷的孙女。不会不管云王府的。”云浅月低声道。

    “嗯!”云离重重地点点头。

    云浅月不再说话。

    “这帮小没用的,将大门大敞四开的,对小景拦也不拦,谁家的新郎娶媳妇这么个巴不得将新娘子送出去的?哪里这么容易的!”玉青晴笑骂了一句。

    云浅月抬头看去,只见云离背着她转出了后院,来到前院,一眼就可以看到云王府大门口的大门大敞四开,门口聚了黑压压一群人,将云王府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大门口停了一顶十六人抬的大娇。其中一人站在大门口的正中,一身大红喜服,往昔搁在他身上的词,已经不足以描述他此时的风华绝代,艳华天下。

    有那么一个人,他做新郎,比新娘子还倾城。有一种惊心动魄的艳色和瑰丽。

    云浅月痴了痴,簇拥着她出来的一众云王府的女眷也痴了痴。

    白衣的他是“锦衣雪华玉颜色,回眸一笑天下倾。”,那么红衣的他就是“风华绝代艳天下,玉色倾城倾山河。”

    玉青晴笑骂过之后赞了一声,“这小景真真是个祸害人,他今日若是这般骑在马上迎娶你,明日之后,这帝京城里见过他的闺中女儿都不要出嫁了。”

    云浅月勾了勾嘴角,这个男人在七岁的时候就让她忍不住盯着他看。看了这么些年,还是百看千看不厌。她眸光转了一转道:“为了不让他这般祸害人,我就将他收在花轿中陪我一起坐轿吧!”

    “这也行?”玉青晴咂舌了一下,“哪里有新郎也坐轿的?”

    “怎么不行?我们哪里用讲那么多规矩。”云浅月道。

    玉青晴噤了声,似乎在思量。

    “妹妹,这可是大喜,开不得玩笑。还是按规矩来吧!”七公主在旁边劝慰道:“景世子虽然太华滟,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能真坐去车里,千古来,可没一例。”

    云浅月眨眨眼睛,笑着道:“我说了不算,一会儿看他的,他说如何就如何。”

    玉青晴好笑地道:“这会儿还没过门拜堂,竟然先开始贤惠了。”

    云浅月抿着嘴笑,看着站在门口的容景,繁忙数日,昨日又忙一夜,他似乎分毫不受影响,芝兰玉树地站在那里,玉色的容颜微微带着笑意,此时阳光没升起来,他便是一轮阳光。从她出来,目光便焦在了她的身上。她似乎被他目光笼罩,身上也如被洒了暖暖的阳光。

    几十步的距离,似乎拉出了长长的线。

    跨跃时间、空间、轮回,她兜兜转转,终于找到了能给她一个臂弯的人。

    十年,你躲我避,若即若离,两个人将心思都引入大海里,缠成了藤,又将藤连根拔起,晒在了海平面,才得以手牵手,心与心相连。

    还剩下最后两部,容景似乎终于等不及了一般,走上前,从云离的后背上抱起云浅月。

    四周发出一声响彻天地的欢喜惊呼。

    熟悉的如雪似莲的气息包卷缠绕,云浅月伸手勾住了容景的脖子,盖头仰面盖在她脸上,她一下子红得什么也看不见了。但心却砰砰地跳了起来。

    这一刻,才真实地体会到了她要大婚了!要嫁给抱着他的这个男子。

    “多谢哥哥辛苦!”容景抱着云浅月在怀里紧了紧,对云离道谢。

    云离已经一身是汗,接过七公主手中的娟帕擦了擦,对容景摇摇头,“送妹妹出嫁,不辛苦。别误了吉时,景世子接妹妹回府吧!”

    容景笑着点头,对玉青晴看了一眼。

    玉青晴对容景摆摆手,没有嫁女的丈母娘的哭哭啼啼,则是很大度轻松地挥了挥手,“快去吧!”

    容景转身,在众人的目光中,抱着云浅月上了后面的十六人抬的花轿。

    云王府门口的人再次爆发出一阵惊呼。陪着新娘子坐花轿,这新郎可是头一回罕见。

    七公主有些呆地看着轿帘落下,容景吩咐一声,十六人抬的花轿走了起来,她扯云离的袖子,“这……这……景世子真如妹妹所说,和她一起进了花轿了……”

    玉青晴到是笑了,“这个小景准备了十年,自然要处处看好了人,不能出半丝纰漏。他昨日离开时候,嘱咐我在小心仔细地给她守着人,如今自己亲自守着了。不奇怪。”

    “可是这也不符合规矩啊,万一……”七公主想说万一破了喜怎么办,但没说出口。

    “他们是大喜,天作之合,什么规矩不规矩的,都是人定的。”玉青晴摆摆手。

    “我看这样倒是极好,你就别操心了!”云离对七公主笑着道:“虽然宾客都奔着荣王府去了,但我们府也是要招待的,你和母妃去后院陪着爷爷吧!我来负责。”

    七公主想想也是,点点头,和玉青晴向府内走去。

    花轿离开云王府门口,十六人抬的轿夫稳稳的,脚程极好,显然都是武功一等一不次于弦歌等的隐卫高手。前面有容景的亲卫开道,后面有荣王府的护卫护行。花轿的队伍拉开一条长龙。

    云浅月被容景抱在怀里,听着花轿走过两侧人山人海的热闹声,很想扯开盖头挑开帘幕去看,容景伸手按住她的手,柔声说,“且忍忍,稍后让你看个够。”

    “好吧!”云浅月想着看的话,外面估计也都是人头碰人头。

    “乖!”容景揉揉她的头。

    云浅月在盖头下嗔了他一眼,奇怪地道:“你这可是突然就大喜临门了,这些人怎么转眼间就将京城街道围城了人山人海了?未免速度了些。”

    容景笑道:“昨日夜里,一夜之间,我将京城铺上了红绸锦色。他们自然知道要大喜了,大清早便等着了。”

    云浅月想着一夜之间,他该动用了多少人力,问道:“那么天下也是了?”

    “嗯!”容景点头。

    云浅月靠在他怀里,不再说话。

    “脂粉味好浓,你到底在脸上扑了多少脂粉?”容景半响蹙眉低头看着她。

    云浅月眨眨眼睛,问道:“你要不要现在看看。”

    容景盯着她看了片刻,摇摇头,“算了,我怕我看了将你扔出去。姑且忍受一会儿吧!”

    云浅月恼了一下,伸手去扯盖头,“我就偏要你看看,到底要看看你扔不扔我。”

    容景按住她的手,轻笑道:“不扔的。”

    云浅月住了手,得意地挑了挑眉,这个程序虽然不合规格,但她还是想尽量规格一些,比如说,三拜天地后进入洞房,他挑开她的盖头,之后喝交杯酒。

    容景虽然知道她在故意的,但还是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二人再不说话,花轿四面的红色艳华得晃人眼。外面人山人海,他们却只听得见彼此的心跳声。

    长长的队伍出了云王府,转了整个帝京城的所有繁华主街后,向荣王府走去。

    一路上极为顺利!

    云浅月感觉时间很短,花轿便停下了,容昔的声音在外面欢喜地喊,“世子哥哥接浅月姐姐回来了。快放鞭炮。”

    他话音刚落,鞭炮声噼里啪啦地响起。荣王府门口响起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这么快就到了啊!”云浅月嘀咕一声,“这花轿还没做够,怎么办?”

    “要不再在街上转一圈?”容景看了她一眼,笑着询问。

    “算了,以后有时间再慢慢坐。”云浅月摆摆手。

    “嗯,你什么时候想坐了,我再陪着你坐。”容景颔首,不认为花轿只有大婚才能坐。不大婚的话想坐也能做的,只要他陪着就行。将她再度打横抱起。

    云浅月连忙道:“你得先下去,对花轿射箭,踢轿门,给我下马威啊!”

    容景轻笑,“你到是比我清楚。”

    “那是自然,我这些日子除了看容氏祖训,就看大婚礼仪来着,你没给我找嬷嬷训练我大婚,但我怎么也不能给你容公子出丑不是?”云浅月很是得意。

    “这些都不用了!我用不到踢轿门,用不到下马威。”容景抱着她出轿门。

    “唉,等等,你若不想射箭,踢轿门,给我下马威,要不你坐在花轿里,换我来做这些?这么好玩儿的事情,你怎么能不干呢?”云浅月拉住容景,不让他下轿。

    容景看着她,虽然隔着盖头,但也能感受到她的兴奋,他轻声道:“浅月小姐,应该保存些体力,我们这一夜长着呢。”

    云浅月翻个了白眼,摇头,催促他,“长夜多的是,但这个大婚可就一次。不行,你下去,一定射箭、踢轿门,给我下马威。不然我不下轿。”

    容景无奈,将她放下,探身出了花轿。

    云浅月坐在花轿里,看着容景下轿,轿帘落下,她轻轻扯开一条缝,看向外面。

    “世子哥哥!火盆准备好了,让浅月姐姐迈火盆吧!”容昔欢喜地上前,一改以往荣王府大总管的老成做派,如今就是个孩子。

    “小公子,该改口喊世子妃了!”十全婆婆提醒容昔。

    “对,对,对,是该喊世子妃,不,应该喊世子妃嫂嫂。”容昔欢喜地改口。

    容景面上挂着赞同的笑意,对容昔吩咐,“去拿弓箭来!”

    容昔一愣,“世子哥哥,要弓箭干嘛?”

    “射箭!”

    “你不是说这些取消了吗?”容昔睁大眼睛,如今怎么又要了?

    “有人喜欢。”容景吐出四个字。

    容昔小大人本来就聪明绝顶,立即明白了,连忙挥手对人吩咐,“快去拿箭。拿先祖荣王那把紫月弓来。昨日爷爷还说了,要世子哥哥用紫月弓,但是世子哥哥将这个给取消了,我就没取来,如今正用上了。”

    容景点点头,无异议。

    云浅月坐在花轿里,伸手拿起手边的苹果一边啃着,一边等待。

    不多时,紫月弓取来了,容昔递给容景。容景接过紫月弓,看了一眼,轻轻拉弓搭箭。

    三支箭羽射在了轿门上。

    四周轰然欢呼了一声。

    容景将紫月弓递回给容昔,回身轻轻踹了轿门三脚,之后对里面笑着问道:“这回可以下轿了吗?”

    云浅月一个苹果吃完,将苹果胡捧在手里,隐隐的笑意从花轿里传来,“好!”

    容景挑开轿帘子,将凤冠霞帔包裹的人儿抱出来,第一时间便看到了她手里的苹果胡,他好笑地道:“怎么被你吃了?”

    “平平安安,一世幸福,自然要吃进肚子里才作数。”云浅月道。

    容景轻笑,“你说得对,但怎么没给我留一口。”

    云浅月默了一下,“忘了。”

    “一会儿你负责给喂我一个苹果吃。”容景笑着道。

    “好!”云浅月答应得痛快。

    十全婆婆手里捧着个百年好合的花瓶要将云浅月手里的苹果胡换了去,吩咐人小心地收了起来。又连忙道:“世子,可以将世子妃放下了。她要迈火盆。”

    容景抱着云浅月迈过火盆,“我和她一起。”

    十全婆婆自然是容景选的人,也不反驳,世子说如何就如何。连忙带着人奉上百年好合百子千孙的好话。簇拥着容景向府内走去。

    云浅月透过盖头细微的缝隙,看到荣王府今日被装点得艳色奢华。大门口无数人头和人脸,熟悉的,不熟悉的,都是荣王府的家眷。往里面走去,便可见前院庞大的跨院都被人占满,满满一院子的人均是朝中的官员。

    她目光在缝隙里扫了一圈,看到了德亲王、孝亲王、文大将军等老一辈的朝中老臣,容枫、冷邵卓、苍亭、沈昭等新一辈清流,独独没见到夜天逸和夜轻染。她心思动了动,没吱声,任容景抱着她向里面走去。

    礼堂被鲜花装簌,荣王府处处弥漫着花香。

    首位上坐着容老王爷。青裳抱着夜天赐坐在容老王爷身边观礼。

    容景抱着云浅月来到礼堂前,沙漏正指到吉时。

    ------题外话------

    美人们不用担心啦,我们小景是谁,不做到万无一失,他哪里敢娶月儿?O(∩_∩)O~

    月初的月票有点儿忧伤,不过不影响大喜的心情,么么哒……O(∩_∩)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79》,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七十九章 大婚迎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79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七十九章 大婚迎娶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