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雄心豹胆

    云浅月和容景站在几人身后看了片刻,几人玩得热火朝天,连理会一个眼神也不曾。

    云浅月恼了,这什么事儿,她上前一步,伸手照桌子上一拍,怒道:“都给我停!”

    这四个字她认为要气势有气势,有威势有威势,够震住他们了吧!

    可惜她错了!

    那几个人齐齐顿了一下,似乎这才看到二人进来,叶倩眼皮一翻,问道:“你们两个也要玩?”

    “不玩!”云浅月摇头。

    “不玩一边去!”叶倩闻言挥手赶开云浅月。

    “就是,不玩一边去,别打扰我们玩。”风烬和西延玥一人伸出一只手,也扒拉开云浅月,口中齐齐道:“该谁下注了?”

    “我!”南凌睿将赌注推上前。

    几个人再度热火朝天地玩了起来。

    云浅月被推到了后面,看着几个人,无语了片刻,偏头看向容景。

    容景眸光微敛,上前一步,温声道:“她是不玩,我又没说我不玩。”

    吵闹的声音顿时一停。

    云浅月看着容景,他也……跟着玩?

    “呦,新鲜啊,小景也玩?”南凌睿“呵”地一笑,像看怪物一般地看着容景。

    容景点点头,“你没听错。”

    “那好啊,快过来,让我们几个试试景世子的伸手。”叶倩闻言也乐了,顿时招呼。

    风烬微微哼了一声,“你的钱都用来结婚使了吧?还有钱玩吗?”

    “风家主难道没听说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句话?”容景斜斜地挑了挑眉。

    “别连媳妇输没了。”西延玥扫了云浅月一眼,嘴毒地道。

    “将你西延那个新丞相迎过来还差不多。”容景反唇相讥。

    西延玥脸一黑。

    云浅月顿时大乐,插进话道:“对,就要将他西延那个新丞相迎过来,我到要看看这布衣卿相有多细皮嫩肉,我见犹怜。”

    “果然是一对黑心,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西延玥瞪了二人一眼。

    “要玩就玩,哪里那么多废话,快开始了!”南凌睿催促。

    “那就下注吧!”容景伸手解下腰间的玉佩放在桌子上,轻轻推上前,“就它了!”

    南凌睿啧啧了一声,“你也真舍得!”

    “这可下了大血本了。”一直没说话的云暮寒笑了一下。

    叶倩眼睛一亮,“我今日就要赢了它。”

    “那也要看夜女皇本事了。”容景浅浅一笑。

    玉子夕忽然伸手搂回自己的赌注,三两下便装回了怀里,道:“我不玩了!”

    众人都看向他。

    玉子夕眨眨眼睛,“你们玩,好好玩,一定要赢了姐夫啊!我看姐姐孤单,陪她说话。顺便给你们助阵。”话落,他从人堆里退了出来,一把拉住云浅月,“姐姐,你穿的可真艳,像个牡丹。”

    云浅月想着这可是个小滑头,见容景上了,立即就撤了,这个机灵劲以后怕是天都塌了也砸不到他,谁吃亏他也吃不了亏,顿时好笑,“新娘子自然是艳的,你见过哪个新娘子一身素?”

    “那倒是。”玉子夕拖着云浅月往软榻上走去,“姐姐,你今日奉茶累了吧?我给你捶捶肩。”

    云浅月想着有人侍候她自然乐意,点点头,“好!”

    二人转眼间便坐在了软榻上,玉子夕当真给云浅月捶肩。

    容景看了二人一眼,慢悠悠地收回视线,挑眉,“开始?”

    “谁说这小子和我像我劈了他,朕可没有这么临阵脱逃的没出息样。”南凌睿不屑地瞥了玉子夕一眼,嘟囔了一句,“开始。”

    几个人玩了起来。

    玉子夕给人捶肩的本事极好,云浅月这两日身子是很僵,夸奖道:“不错啊,还有这个手艺。”

    玉子夕得意地道:“那当然,我从小就用这一招来哄父皇,每次都将他哄得开心,我想要什么,他一高兴,就都赏了。”

    云浅月轻笑,“原来是冲着赏练出来的。”

    玉子夕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二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但同时自然也是关注着那几个人的动静。

    大约一盏茶后,容景慢悠悠的声音再度响起,“几位,还玩吗?”

    那几人一时间没了声。

    云浅月抬眼看去,几人眼前都没了赌注,所有的赌注都跑到了容景的面前,她想笑。这个人赌博的本事她早在雪山老人的院子里拉着华笙、花落等人赌博的时候就领教过。她自认为赌遍天下无敌手了,依然不是他的对手,这几个人不输才怪。

    南凌睿哼了一声,“不玩了!”

    叶倩、风烬、西延玥等人同时发出一声冷哼收场。

    云浅月立即跑上前去轻点容景的战利品,玉子夕也不慢地跑上前,对容景笑嘻嘻地道:“姐夫,我可是帮姐姐捶了半天背,有奖励吧!”

    “有!”容景毫不吝啬地拿起一块玉牌塞给了玉子夕。

    玉子夕大叫一声,“哇,赚了赚了,这个玉牌可是一个银庄。本皇子这几日正没银子逛花楼呢!”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

    容景一脚踹了过去,“现在逛你的花楼去!别再这碍眼了。”

    玉子夕领悟,暖味地看了二人一眼,拿着玉牌在南凌睿眼前晃了晃,施施然地走了。

    几个人赌博,自然赌注不小。一个个身份斐然,自然不能拿出小家子气的东西。不是店面,就是银庄,再就是酒楼,或者歌坊。那个银装显然是南凌睿的。

    云浅月当没看到几个人一脸郁闷,欢喜地将战利品收紧了自己的袖子。容景赢的,自然就是她的,她收拾完毕,回身笑眯眯地对几人道:“多谢哥哥们了,这贺礼都送了,还嫌弃不够另外加了些给我们,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地好好收了。你们放心,一定物尽其用的。”

    南凌睿瞪了云浅月一眼,“死丫头!”

    “得了便宜还卖乖!”叶倩愤了一声。

    云浅月挥挥手,“几位累了吧?休息去吧!”

    几个人输了东西,哪里这么容易走,一个个当没听见她的话,找了地方坐了。

    容景也不赶人,转身走到香炉前,如玉的手轻轻往香炉里添了些东西,慢悠悠地道:“几位今日想必玩得累了,应该多多休息一番。”

    他话没说完,屋中坐着的那几个人转眼间就冲出了房走没了赢。

    云浅月看着珠帘晃动,噼里啪啦地响,顿时大乐。这几个人是怕了容景的半刻醉了。

    房中静了下来。

    云浅月走到门口关上房门,就见容景从香炉旁回身,微笑地看着她。

    “真是黑心!转眼间就赢了人家这么多东西。”云浅月甩了甩袖子,噼里啪啦一阵响。

    容景眨眨眼睛,“荣王府没钱了嘛,我要养你,自然不错过任何别人送钱的机会。”

    云浅月斜睨了他一眼,打了个哈欠,向大床走去。她才不相信荣王府没钱了。走到一半,忽然身子一轻,被容景拦腰抱起,她看着容景,容景对她眨眨眼睛,柔声道:“奉茶晚了,爷爷很高兴,没道理回门早了,去惹云爷爷不高兴。明日也晚一晚吧!”

    云浅月立即道:“不行!”

    “你说不行不作数。”容景话落,将她放在了床上,俯身吻下。

    云浅月抗议,被吞进了肚子里。

    鸳鸯帐暖,春意莹然,一室旖旎。

    第二日起床晚了那是一定的!

    云浅月醒来,已经日上三竿,容景在她身旁睡着。她不想再上当,伸手推他,“今日回门,别太过分,起了!”

    容景幽幽睁开眼睛,叹息一声,“你怎么不学昨日?”

    听他的语气,还有些幽怨。云浅月瞪了他一眼,“容公子,您有点儿出息行吗?日日在这温柔乡里,别磨没了你的英雄气概。”

    “英雄气概?”容景挑了挑眉,认真地问,“我有这种东西?”

    云浅月默了一下,“没有。”

    “那不就结了,没有的东西,怕什么?”容景不知脸红地伸手搂住云浅月的腰,“今日春光又是极好,再睡片刻。”

    云浅月伸手拿开他的手,“要睡你睡。”话落,她起身坐了起来。以前没觉得容景这么黏床,如今可算是领教了他容公子黏床的功夫,非一般人可比。

    容景伸手揉揉额头,温香软玉不在,他自然也没必要睡了,于是也跟着起了。

    今日回门,自然也需要盛装打扮。

    凌莲、伊雪进来帮云浅月收拾,二人刚动手,便被容景制止了,摆手让其退了下去。二人不明所以,见容景亲自动手,才了然,笑着退出了房门。

    云浅月想起昨日他不是太满意,不知道今日怎么给她折腾,遂由了他。

    朱钗云鬓,翠玉珠华,环佩丝带,艳色织锦。

    一番收拾,不比昨日的逊色,反而更胜了几分。

    云浅月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挑了挑眉,对容景道:“你不是就想将我藏着掖着吗?这是怎么开了窍了?”

    “嗯,反省了一番,是牡丹总不能一直藏着。别人再眼馋,也是我家的。”容景道。

    云浅月嗔了他一眼。

    “以后我日日为你绾发画眉。”容景环抱着她吻了吻。

    云浅月勾了勾嘴角,点点头。她喜欢就这么被他捧在手心里宠着。

    二人出了房门,比昨日的时辰只早了从荣王府到云王府这么一段路的时间。

    院子里住的那几人不知道是依然在睡着,还是哪里去了。反正一个人影也没。

    云浅月也不理会,跟着容景出了紫竹院。

    荣王府大门口,早已经备好了车。车中装着新娘子回门带的喜礼。虽然云王府不缺这个,但过程总是要走的。

    二人上了车,马车刚要启程,一辆马车从宫里来到,正巧堵住了路。

    弦歌勒住马缰,对车内低声道:“世子,是宫里文公公的马车。”

    容景“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云浅月想着夜天逸和夜轻染定然是不让他们轻松悠闲的,事情来了很正常。

    “奴才拜见景世子!”果然文莱的马车来到,他立即跳下车,对容景的马车恭敬一礼。

    “文公公可有事儿?”容景温声询问。

    “摄政王请景世子即刻进宫。”文莱道。

    “我今日要带着世子妃去云王府回门。”容景淡淡地道:“宫里有什么事情,摄政王处理了就是了。我在不在,都是一样。”

    文莱连忙道:“摄政王说这件事情很重要,非景世子去不可。”

    容景挑了挑眉,“那就请摄政王稍等吧!我将世子妃送回云王府就去。”

    文莱大着胆子道:“摄政王让景世子即刻进宫,景世子,要不您……”容景不答话,却是轻轻笑了一声。

    文莱立即住了嘴,连忙道:“那奴才现在就回去禀告摄政王,说您稍后就进宫。”话落,他不再多言,连忙上了自己来时的马车,向宫里赶去了。不用容景吩咐,弦歌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荣王府向云王府而去。

    车中,云浅月看了容景两眼,见他玉颜有些浅浅的暗影,她蹙了蹙眉,并没有说话。

    今日的天比昨日还要暖,大街上人流熙熙攘攘。容景和云浅月大婚的喜庆热闹显然还没有过去,大街上还有三五一帮,三俩一伙地谈论着关于这次举世皆惊铺就万里锦红的大婚,又有的谈论流水宴席多么多么美味,又有的谈论摄政王和染小王爷没出席大婚,但是两日后却带着人包围了荣王府,后来御林军又撤退,荣王府没半丝动静等等。一时间这一场大婚,是百姓们茶余饭后最大的谈资。

    马车穿街过巷,热热闹闹的人声,不喧嚣,反而令人觉得这才真实。

    云浅月懒洋洋地躺在容景腿上,“从今日起,不得闲了吧!这才没两日呢!”

    容景笑了笑,“你不总是说偷得浮生半日闲吗?一日里总有闲的时候。”

    云浅月不置可否。

    马车来到云王府,时辰正是巳时,距离午时还一个时辰。

    云王府大门口,云离和七公主早已经得了消息,带着家眷们等在那里迎接新人回门。

    当容景和云浅月从车中出来,云王府大门口顿时如洒下了一片光华。云离和七公主都惊艳了片刻,更何况云王府大门口的内眷和仆从下人们,人人如定住了一般地看着二人。

    云浅月想着十几年如一日她都是一个模样,如今乍然改了,别说别人不适应,自己也不适应。她轻咳了一声。

    云离当先回过神来,笑着道:“景世子,妹妹!”

    “哥哥!”容景微笑地对容景见了一礼。

    虽然大婚,容景娶了云浅月,但到底是他的身份摆在那里。不是云离能企及的。他微微侧开身子,避过了他的礼。对二人道:“爷爷一早就在等着你们了。”

    “妹妹这副样子,真真叫人不敢认了。”七公主这时也回过神,亲热地挽了云浅月的手臂,接过云离的话道:“是啊,爷爷大早上就在等着你们了,快进去吧!”

    云离对容景道了一声“请”,二人走在前面。

    云浅月和七公主走在后面,她笑着道:“我这副样子也还是一个我而已。嫂嫂怎么就不敢认了呢!”

    七公主看了前面的容景一眼,对云浅月压低声音道:“我终于明白了当初先皇为何非要将你留了嫁进皇室。你这般样子,连洛瑶公主都不及你。这京中可是真挑不出一个有皇后风范的人儿来。”

    云浅月心思一动,这时才有些明白容景不再反对给她如此打扮的心思了。有些事情总要适应不是?她笑了笑,“我这不过是徒有其表罢了。看着好看而已,其实里面一堆棉絮。做不得真的。”

    “你说得也是!”七公主抿着嘴笑。

    四个人两两聊着天,不出片刻便来到了云老王爷的院子。

    屋中,云老王爷、玉青晴、以及云王府内眷称得上云浅月长辈的人都在,黑压压一大堆人。二人刚进了院子,云老王爷的声音就传了出来,“臭丫头,有喜了没?”

    云浅月一个趔趄,险些跌倒。这个糟老头子!

    七公主挺着大肚子扶住她,笑着打趣道:“看将爷爷急的,日日盼着你的肚子有动静。你快回答他,到底有了没?”

    云浅月瞪了七公主一眼,对屋里怒道:“你要不想我现在就回我自己的家,就闭了嘴。回来一次你惹我生气一次。”

    “都嫁了人了,怎么还是这副牙尖嘴利的泼猴子样。景小子,你是怎么调教的?”云老王爷冲着容景来了。

    容景和云离正走到门口,玉镯笑着挑起帘子,他微微探头,迈进了屋,温润地笑道:“我哪里敢调教她?她调教我还差不多。家有悍妻啊!”

    云老王爷哼了一声,“不听话休了她。”

    容景摇摇头,“不行,好不容易娶回去的。费了不少银子。”

    云浅月脸一黑,抬脚就去踹容景。因为费了不少银子才不休的?这个烂人!

    容景轻轻避过,回头笑看着云浅月,温声哄道:“乖,现在可不能让你踢,脏了没法见人。回咱们家之后我随便你踢。”

    云浅月狠狠挖了他一眼,不理会他,向玉青晴坐的地方走去。

    容景笑了笑,走到云老王爷面前,正儿八经地喊了一声,“爷爷!”

    云老王爷大声应了一声,顿时大笑,“这些年我老头子就恼恨没有你这么一个孙子,如今算是得偿所愿了。容老头那个糟老头子日日显呗他有个好孙子,管什么?到头来还是要分我一半。”

    云王府的内眷族亲旁支们都顿时纷纷恭贺,“恭喜老王爷得贵孙婿!”

    云老王爷更是开心,从怀里拿出一卷书递给容景,“这个你收着。”

    容景伸手接过,放入怀里,含笑道谢,“谢谢爷爷!”

    云浅月瞪了云老王爷一眼,这个老头子,她以为这些年她将他的好东西都搜刮殆尽了,没想到还有藏着的宝贝。

    容景来到玉青晴面前,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母妃!”

    玉青晴极为开心,一双凤眼都快眯成一条缝了,脸上笑得如一朵玉芙蓉,连连道:“和这个臭丫头一样喊娘。”

    “娘!”容景含笑喊了一声。

    玉青晴连忙应了,欢喜地从怀里拿出一块羊皮纸递给容景,“这个给你。”

    容景眸光微动,看了玉青晴一眼,伸手接了,揣进了怀里,道谢,“谢谢娘!”

    云浅月扫见了那个羊皮纸上写了云族两个字,她顿时凑近玉青晴耳边,恶狠狠地低声道:“原来你还有这样的好东西,怎么就这么偏心?嗯?”

    玉青晴伸手拍拍云浅月的头,给出解释,“小景比你乖,这个东西得了也不会闯祸。哪里像你。”

    云浅月哼了一声,她至今对身体里云族的灵术还只懂得一知半解,而她娘到好,将云族灵术的秘笈直接给了容景了。她能不嫉妒吗?她这个女儿当的还没人家女婿亲。

    一番认了亲,改了口。云王府旁支族亲走了个过场都退了出去。屋中只剩下云老王爷、玉青晴、云离、七公主、容景、云浅月六人。

    云浅月左看看,又看看,忍不住问玉青晴,“娘,子书哪里去了?”

    “昨日来与我见了一面,便不知哪里去了。”玉青晴道。

    云浅月蹙眉,忽然灵机一动,“他是不是去救罗玉了?”

    玉青晴点点头,“说不准,也许是。那个小丫头我不救,夕儿不救。她从小就和子书亲,子书不可能不救她的。”

    云浅月想着都是亲兄弟姐妹,但也有个生疏远近的。她还记得在河谷县的时候第一次见子书。他对罗玉极好,显然最疼爱这个妹妹。

    几人话了会儿家常,便是午时,云老王爷命人摆了膳。

    吃到一半,玉镯在外面禀告,“景世子,宫里的大总管来了,说请您即刻进宫。”

    “饭还不让人好好吃了。”云浅月“啪”地放下筷子,问道:“他说什么事儿没有?”

    玉镯摇摇头,“文公公没说!”

    “你去问问他什么事儿,就说是我说的。问明白重要了,今日就让他进宫,不重要的话,就不进。”云浅月来了火气,“今日是我回门的大日子,她三催四请,当我软柿子好欺负吗?”

    玉镯连忙应了一声去了。

    容景给云浅月捡起筷子,笑了笑,“好久没见到你发脾气了,还有些不适应。”

    云浅月瞪了他一眼,没说话。

    不多时,玉镯回来,站在门外禀告,“回小姐的话,文公公说了,是六公主的事情。”

    “她的事情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去!”云浅月恼怒地道。

    玉镯轻声道:“这事情涉及到了景世子,六公主在景世子和小姐您大婚那日出了宫,在荣王府喝喜酒,之后就再没回来,宫里人瞒了两日,才慌了神,找到了摄政王和染小王爷那里。摄政王和染小王爷命人查了,这一查不要紧,查到了荣王府二老爷家的大公子容翼和三老爷家的大公子容喆身上,六公主被他们轮流给……糟蹋了。”

    云浅月一愣,看向容景。

    容景慢慢地放下了筷子,脸上没什么表情。

    七公主腾地站了起来,看向外面,不敢置信地问玉镯,“你说什么?你……你说的可是真的?”

    玉镯低声回话,“是真的,文公公不可能拿这件事情骗奴婢。据说如今的六公主还在荣王府二老爷家的大公子容翼的别庄呢!那别庄就在城外,如今被染小王爷的人给围住了别庄。人赃俱获。”

    七公主身子向地上倒去。

    云离连忙伸手扶住七公主,宽慰道:“你先别急,本来六公主那样子,早晚都会出事儿,你急也没用,仔细肚子里的孩子。”

    七公主闭了闭眼,靠在云离的怀里,没说话。

    云浅月想到荣王府二老爷家的大公子容翼和三老爷家的大公子容喆,那两个人都是好色之徒。当初她启动凤凰劫失忆的时候第一次被容景弄去荣王府学识字,出来的时候那二人在紫竹林外的木桥上拦了她,对她别有居心,但后来因为容景,那二人避得她远了,再不敢惹她。如今做出这等事情来,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六公主虽然不招人待见,但那也是金枝玉叶。更何况还是一支许了孝亲王府小王爷的金枝玉叶。这件事情不知道到底是人下的套,还是他们两个真是猪油蒙了心,觉得玩一个公主也无所谓,鬼迷了心窍,做出这等事情来。她看向容景。

    容景起身站了起来,对外面问道,“如今摄政王和染小王爷在哪里?”

    “据说在宫里等着您!”外面的玉镯道。

    容景偏头看向云浅月,眸中没什么情绪变化,温声询问,“你是在府中等我回来接你,还是与我一起去?”

    云浅月立即握住他的手,“我与你一起去!”

    “好!”容景不再多言,拉着她出了房门。

    ------题外话------

    铁血即将开始了,美人们,你们的票票就是我的动力啦……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么么哒!O(∩_∩)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85》,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八十五章 雄心豹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85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八十五章 雄心豹胆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