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赐名燕归

    他宁愿她笨一些,什么都交给他吗?

    云浅月抱着容景的腰,将头埋在他的怀里,那一世过惯了思前想后心思缜密不容半丝疏忽遗漏的日子,这一世她的确已经乏了,虽然来了十六年,她那十五年半都在应付老皇帝的罩在她身上的大网,疲惫厌烦,如今有了他,她便从内到外全然地相信他依靠他了。

    有些事情,她不是不明白,而是不想明白。这种安逸的感觉,让她沉迷。

    容景低头看着云浅月乖巧温顺的模样,玉容温柔,眸光似水,嘴角勾出浅浅温暖的笑。

    二人就这样抱着,直到门口传来一声熟悉的咳嗽声,云浅月才从容景怀里出来,探头向外看去,当看到站在门口的人,眼睛一亮。

    “本太子是否打扰二位了?”玉子书秀雅的身子倚靠在门口,似笑非笑地问。

    容景缓缓转回身,看了一眼玉子书,温声道:“有些打扰。若我是你,定然不说话。”

    “本太子这两日风餐露宿,又累又饿,如今快前胸贴后背了,很抱歉,忍不住不打扰啊!”玉子书说话间,踱步走了进来。

    云浅月看着玉子书,见他华丽的锦袍有些褶皱,虽然依然干净整洁,但隐隐还能看出风尘之气,她问道:“风餐落宿,你去了哪里?”

    “十里桃花林。”玉子书道。

    云浅月挑眉,“罗玉在十里桃花林?”

    “嗯!”玉子书点点头,来到软榻前,懒洋洋地坐了上去,露出疲惫之色,对容景道:“我要吃八珍肘子,脆皮熏鸡,红烧鲤鱼,酱蒸牛排……”

    一口气报了十几道菜名。

    云浅月好笑地看着玉子书,“这么饿?”

    玉子书点点头,“很饿。”

    容景对外面温声询问,“青裳,听到了吗?”

    青裳隐隐含笑的声音传来,“回世子,听到了,玉太子真是饿极了。”话落,转身匆匆向小厨房跑了去。

    “罗玉呢?一直在苍家?”云浅月询问。

    玉子书摇摇头,“她在十里桃花林后九环山的无回谷里。”

    云浅月愣了一下,那可是个有去无回的谷,问道:“救回来了吗?”

    玉子书揉揉额头,“没有,我去了之后,她不愿意回来。”

    云浅月挑眉。

    “那个小丫头,她说那里有山有水有人陪她玩,乐不思蜀。”玉子书无奈地道:“我就多余去这一趟,姑姑和子夕不去管她才明智。”

    云浅月想着不回来这的确是罗玉的性情,在哪里都能养活得了她。

    “这是用了隐灵术?”玉子书偏头看向躺在软榻上的孩子。

    云浅月这才想起被他扔在一旁的孩子,点点头,轻轻挥手,隐灵术撤了,还回本来的面目,她问道:“你能看得出来?”

    玉子书“嗯”了一声,“在华王叔和姑姑身边耳濡目染了些,能看出来。”

    云浅月见他看着孩子,简单地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与他说了一遍。

    玉子书听罢看向云浅月,“你想将夜天赐要我带走?”

    “早先是有些这个想法,如今嘛,他封赐了平王,我不知道是否还能让你带走。”云浅月看向容景,“你说呢?”

    容景淡淡道:“东海太平,国泰民安,百多年不成问题。他需要的是平安和让我们没有顾忌。带走吧!留在我们身边,总是束手束脚。今日之事,夜轻染虽然探试了你的心,但他心底到底信不信,还是不可估量的。”

    云浅月点点头,对玉子书问:“你怕不怕麻烦?”

    玉子书笑着摇摇头,“麻烦到不怕,但我不想替人家养孩子。”

    云浅月眨眨眼睛,“我姑姑的孩子。”

    “若是你的孩子我还可以考虑。”玉子书摇头。

    云浅月仔细地看了玉子书一眼,“一万两银子。”

    “本太子不受利益诱惑。”玉子书摇头。

    “两万两银子。”云浅月加价。

    玉子书眨眨眼睛,“一个月两万两银子?”

    “你的胃口可真大!不行。”云浅月立即反对。什么叫做不受利益诱惑,他这是谈价,她立即道:“半年两万两银子。”

    “这买卖不划算,不做!”玉子书摇头。

    “那我要娘亲带着他。”云浅月道。

    玉子书慢悠悠地道:“紫萝就是跟在青姨身边被他带着的,如今你看看她怎么样?你难道想他将来变成第二个紫萝?”

    云浅月摇头,他自然不想,那多头疼,但还是道:“一个月两万两银子也太贵了。”

    “本太子亲自带在身边教导。你说值不值这个价?”玉子书问。

    云浅月眨眨眼睛。

    容景忽然轻笑,温声道:“既然是玉太子亲自教导,那就这么定了。”

    玉子书闻言嘴角微勾,看着容景道:“还是景世子大方,这女人啊,就是小气。”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抬脚踹了玉子书一脚,恶狠狠地道:“不准给我教育出一株烂桃花来。子夕是被你带在身边教导的吧?沾花惹草!”

    玉子书着实受了云浅月一脚,笑着道:“那些都是假的而已,不信你看不出来。”

    云浅月哼了一声,她自然看得出来,那孩子看起来风流放荡,但其实是有轻微的洁癖,和南凌睿一般,谈妥这件事情,她问道:“将夜天赐送走的话,那么接下来如何?难道让这个孩子顶上?他有天疾,活不了几日了吧?”

    “让娘对他施个定术吧!好药喂着,能多活些日子。”容景道。

    玉子书伸手去把那孩子的脉搏,片刻后,轻轻一叹,“原来是个天疾,怪不得云儿愿意拿他来换夜天赐,她心肠看起来硬,其实软得很。”

    容景挑了挑眉,“你竟是了解她。”

    “我自然了解他的。”玉子书似笑非笑地看了容景一眼,“比你了解的深。”

    “那又如何?他如今嫁给本世子了。”容景搂过云浅月的腰。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这两个人,幼稚起来还是个孩子。提醒道:“饭来了!”

    玉子书立即站起身,走到桌前坐下。

    青裳端着托盘走了进来,一碟一碟地摆在玉子书面前。

    玉子书不再理会刚刚和容景短暂的斗嘴,忙着吃了起来。

    容景第一次见识到了玉太子优雅背后的狼吞虎咽。看着他道:“真该画下来,这副吃相一旦传出,玉太子名誉扫地了。”

    “你的世子妃饿得狠了之后,本太子十个也不及她。最好一起画下来。”玉子书道。

    容景听到“你的世子妃”那几个字唇瓣绽开一抹笑意,打消了念头,“那算了!”

    云浅月不再理会二人,转身走到床上,盘膝坐下,拿起她娘给容景的那个本子,开始练了起来。

    容景看了她一眼,没有阻止。

    半个时辰后,玉子书酒足饭饱,又恢复优雅温和的玉太子形象,仿佛刚刚风卷残云的人不是他一般。青裳佩服地看了玉子书一眼,将剩菜残羹收拾了出去。

    云浅月将所为的云族定术学会了几分,但若定长时间还不够火候,需要多练几日,她对玉子书问,“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

    “明日!”玉子书道。

    “这么快?”云浅月皱眉,每次他一来,他最怕听到的就是他走。

    玉子书看出云浅月的不舍,也露出一丝不舍,无奈地道:“父皇这些年操劳政事,身体晚年便不好了,容易劳累。我是太子,理应为他分忧。华叔叔、姑姑、如今都不回去,子夕来了也不想走了,我若再留在这里,东海的政事都堆积在父皇的身上,他受不住。”

    云浅月想着也是,点点头,“那好吧!”

    “明日你要离开?带上我。”南凌睿的声音忽然从门外响起。

    云浅月抬头,就见南凌睿从外面走了进来,她想着如今来天圣的那几个人背后不知道都在干什么,一日一日的见不着影子。

    “你确定要跟我去?”玉子书看着南凌睿进来挑眉。

    “废话,否则朕对你开什么口?”南凌睿叱了一声。

    “不留在这里看热闹了?”玉子书又问。

    “哪里有我的洛瑶美人重要,不看了。”南凌睿摇头,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样。

    “若路上你替我照看孩子的话,我可以考虑应你。”玉子书道。

    南凌睿蹙眉,“什么孩子?夜天赐那个小东西?”

    玉子书不置可否,“如何?”

    “带着他做什么?不过是一个小祸害而已,怎么没被毒酒毒死!”南凌睿一屁股坐在了早先玉子书坐的地方,嘴毒地道。

    云浅月抬脚踹了他一脚,反驳道:“不行,你滚回南梁去,扣押着爹为你做牛做马,你跑去东海找女儿,算什么意思?”

    南凌睿哼了一声,“你还扣押着娘呢!”

    “她那是为了照顾糟老头子尽孝道。”云浅月立即道。

    “我娶了媳妇回来给他抱孙子,他更乐意,这是大孝。”南凌睿横了云浅月一眼。

    云浅月一噎,没得反驳了,拆台道:“人家洛瑶还等着你吗?东海青年才俊多的是。”

    南凌睿一把拽起玉子书,“现在就走。”

    玉子书摇头,“累,走不动。”

    南凌睿看着他道:“一万两银子。”

    玉子书摇头,“两万两银子也不行。”

    “去东海这一路,食宿我管之外,十万两银子,怎么样?”

    玉子书眨眨眼睛,“二十万两银子。”

    “玉太子,你可真会做生意。”南凌睿凉凉地看着玉子书。

    玉子书无奈地道:“没办法啊,谁叫本太子爱民如子呢,要不遗余力为东海造福啊!”

    “好,那就二十万两银子,现在就走。”南凌睿一咬牙。

    玉子书立即站了起来,人瞬间就精神了,哪里有半丝风尘仆仆的劳累疲惫?痛快地点点头,“好,那现在就启程吧!”

    云浅月无语地看着玉子书,“玉太子,您得多爱银子啊!”这转眼间就敲诈了多少?

    “云儿,你该说我多爱我的子民啊!”玉子书纠正。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你要那么多银子做什么?东海国富硕,还少得了银子?”

    “建学堂,做公益,兴水利,整农业,用处大着了。”玉子书理了理锦袍,“钱自然越多越好。”

    “容景,你说东海安平一百年错了,它会安平一千年。”云浅月转头对容景道。

    容景微微一笑,“以后咱们也会让这天下安平的。”

    玉子书眸光微闪,南凌睿斜斜地看了容景一眼。

    “青影,将夜天赐抱来给玉太子。”容景仿佛没看到二人神色,吩咐了一声。

    青影飘身而落,抱着夜天赐进了房间。

    云浅月站起身,快一步地接过夜天赐,不舍地看着他的小脸道:“你先去东海,要听这个哥哥的话。”她指了指玉子书,“他是姐姐最信任的人,等安定了,姐姐去接你。”

    夜天赐“哇”地一声哭了。

    “这个小东西,真能听得懂话。”南凌睿哼了一声。

    “乖,不准哭,你可是男子汉。以后你再不叫夜天赐,你叫……嗯……”云浅月想了一下,没想出个名字,问向容景,“给他改个名字,他叫什么呢?”

    容景笑着道:“东海二皇子风流天成,红颜无数。他有一个私生子,不奇怪吧?”

    云浅月愣了一下,“子夕还小。”

    “小?”容景挑眉,提醒道:“云浅月,他比你小那么一点儿而已,他做那些事情,弄出的那些名声,任谁也看不出他小来。”

    “可是这影响他名声,他还要大婚的啊。”云浅月道:“万一这影响他找个好女人,怎么办?”

    “那就不是咱们管的事情了。”容景看向玉子书,慢悠悠地问,“玉太子带在身边个孩子教导,最容易疑心,总不能说是玉太子的孩子,是不是?”

    玉子书笑了一下,“也好!他自己做了恶果,这里等着他了。是该让他有个教训。”

    “那叫什么?”云浅月看这两个男人一来一往给玉子夕弄个孩子出来,她觉得真是一个比一个心黑。

    “玉太子起吧!”容景道。

    “燕归吧!”玉子书想了想道。

    “玉燕归……”云浅月品味了一下,觉得不错,笑着点点头对哭着的夜天赐道:“就叫玉燕归吧!忘记你姓夜,你从今以后姓玉。别哭了,生子果本来是来自东海,你与东海也算有缘。这是福分。”

    夜天赐小手扔了簪子,抓住云浅月的衣襟,不舍地大哭。

    云浅月眼圈红了一下,许诺道:“你好好在东海待着,等我没准哪日就去看你了。”

    夜天赐吸着鼻子,委屈地哭。

    南凌睿一把将夜天赐从云浅月怀里拽出来,嫌恶地道:“你这个东西生来就不招人待见,如今给你找了人家,别人求都求不来的福分,算你命好,哭什么?走了!”话落,抱着他向外走去,警告道:“你若是再哭一下,我就将你扔水里去。”

    夜天赐本来大哭,闻言立即噤了声。

    玉子书轻笑,看向云浅月,“云儿,我走了。”

    云浅月上前一步去抱玉子书,容景一把将她拉回了怀里,对玉子书送客道:“玉太子一路顺风。”

    玉子书挑了挑眉,“景世子可要看住了人,如今染小王爷为帝,他可不同于夜天逸。”话落,他扫了云浅月一眼,意有所指,“云儿小心一些吧!”

    “自然会看住了。”容景道。

    云浅月点点头,问道:“你什么时候再来?”

    玉子书向外走去,不回身,摆摆手道:“不来了,下次你去看我。”

    “好!”云浅月答应的痛快。

    容景对青影吩咐,“送玉太子出城。”

    “是!”青影立即应声。

    玉子书出了房门,和南凌睿抱着夜天赐一起离开了紫竹院。

    二人一走,房中霎时一空,云浅月心里顿时有些难受。她喜欢他的亲人都能围在他身边,今天想见了,就见一面,聊会儿天,喝会儿茶,而不是一个天南一个海北。想见也只能想着见不到。

    容景看着云浅月,知道她不舍,轻轻抱她在怀里,不说话,只拍着她,如安慰小孩子。

    过了片刻,紫竹林外传来容昔的声音,“世子,宫里的文公公奉了新皇旨意,前来请您进宫。”

    云浅月的不舍悉数被吞回了肚子里,从容景怀里出来。

    “何事?”容景问。

    “我问了,文公公说新皇只让来请您。安王、德亲王、孝亲王都要进宫。”容昔道。

    容景低头对云浅月柔声道:“应该是商议新帝登基的事宜,我大约会晚些回来,你不要等我了,先睡。”

    云浅月想着当初夜天赐太小,自然没办什么登基大典,如今夜轻染尊遗诏继位,自然要尽快举行登基大典的,她点点头。

    容景理了理锦袍,缓步出了房门。

    看着容景的身影离开紫竹院,云浅月站在窗前,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紫竹林一片暮色缭绕。她心也如这暮色一般,有着昏昏的沉暗。

    青裳走了进来,轻声道:“世子妃,奴婢将平王抱下去了吧!”

    云浅月回身看了那孩子一眼,点点头,“去吧!”

    青裳抱着那孩子走了下去。

    云浅月脑中想着今日的一切,风云变化,当真是旦夕之间。想起与夜天逸的初见,想起与夜轻染的初见,想起第一次见夜轻暖的情形。她轻轻叹了一口气。

    对于夜轻染,她是看不透。

    对于夜天逸,她是不想看透,不想明白。

    对于夜轻暖,她从来没看她。

    这三个人,性格迥异,差别巨大。她从小就认识,看着他们一步步走上这样的一条轨道。她清楚地知道,谁的面前都是一条不归路。只要走上,便再无回头。包括她的,容景的。多想也无益。

    “凌莲、伊雪!”云浅月对外面喊了一声。

    “小姐!”二人立即走了进来,见云浅月的背影罕见的沉重,便知道有事情吩咐。

    “话落和苍澜还在保护沈昭吗?”云浅月问。

    “是!”二人齐齐道。

    “这些时日,沈昭有什么事情吗?”云浅月又问。

    二人摇摇头,“没有,沈昭身边一切太平。”

    “将咱们红阁在皇宫的暗桩给我一份。”云浅月道。

    “属下和伊雪二人来到小主身边后,华笙姐姐便嘱咐我二人一心跟随小姐,不让我二人分心,将我二人手下主管的事情移交给了花落和苍澜。”凌莲轻声道:“如今小主要红阁在皇宫的暗桩,只能寻花落拿名单。”

    “现在就传信给花落,让他来一趟。”云浅月吩咐。

    “是!”凌莲立即走了下去。

    云浅月站在窗前,静静地等着。红阁从落到她手里,她一直没发挥作用,都只靠着容景了。以前她认为依靠他没什么不好,她想找寻个港湾,他正好就是那个港湾,她想栖息,他毫不犹豫地给她支撑起一片蓝天,但如今她方才知道,这样下去不行。要依靠他做避风港,现在还不是时候。

    花落来得很快,不多时就来到了紫竹院,飘身而落,推开门走了进来,看着云浅月闲闲地道:“小主总算想起我了,我还以为小主在温柔乡里乐得记不起属下等人了呢!”

    云浅月回转头,见花落还是那张俊美得脸,桃花容貌,俊美异常,她本来沉暗的心情看到他满脸写着不满的神色顿时轻松了几分,笑了笑,说了一句不相干的话,“花落已经到了娶妻的年龄了吧!”

    花落一愣。

    “你们二人知道他喜欢谁吗?”云浅月问凌莲和伊雪。

    凌莲和伊雪看了一眼花落,抿着嘴笑,“他喜欢小姐您。”

    云浅月眨眨眼睛。

    花落点点头,“是啊,我喜欢小主,可惜小主嫁人了。”花落,她见云浅月笑看着他,幽幽地道:“我打不过景世子啊。”

    云浅月仿若不闻,忽然又道,“风露那个小姑娘也可以嫁人了吧!”

    花落脚步一顿。

    云浅月哈地笑了一声,拉长音道:“哦,我知道了,原来花落喜欢的人是风露呀。”

    花落脸一红,顿时恼了,有些恨恨地道:“我看小主心情很好,是不想见我,那属下走了。”花落,他转身欲走。

    云浅月笑着道:“回来!兴你日日逗着风露那小丫头哭,就不兴我点破了?”

    “那个小丫头,我才不喜欢她。”花落哼了一声。

    云浅月笑笑,也不管这话真假,不过心情到在这几句话中好转过来是真的。她伸出手,对花落道:“将皇宫的名单给我。”

    花落见她说正事儿,也正色起来,摇摇头,“没有名单,都记在属下心里。小主想知道的话,属下给小主说来。”

    “好!”云浅月点头。

    凌莲和伊雪立即出了房门,齐齐守在门口。即便这里是紫竹院,她们也要小心谨慎。

    花落低声将皇宫的暗桩名单与云浅月说了一遍,云浅月过耳不忘,听罢之后寻思片刻,笑着道:“到是埋得精妙。”

    “除了皇宫的暗桩,还有这京城的暗桩,小主要不要知晓?”花落又问。

    “一起说来吧!”云浅月道。

    花落又说了一遍。

    云浅月听罢后眯了眯眼睛,点点头,“到都能派上用场。”

    “红阁没有废人和无用之人。”花落道。

    云浅月自然相信的,红阁贵精不贵多。她手轻轻敲着窗棂,沉默片刻,对花落道:“你和苍澜继续保护沈昭,一定要寸步不离。”

    花落点点头,云浅月摆摆手,他出了房间,离开了紫竹院。

    “凌莲,你传信给华笙,让她吩咐人,从今日起密切注意京城动向,尤其是东西南北四门来往的人和各府府邸新近的人员。不放过一丝一毫,每日向我报备一次。”云浅月轻声吩咐。

    “是!”凌莲应声。

    云浅月又在床前站了片刻,转身上了床。

    夜渐渐深了,容景依然没回来。

    云浅月半夜醒来一起,身边空空,她对外面问,“世子还没回来吗?”

    “世子还在皇宫议事。”青裳连忙回话。

    云浅月重新闭上眼睛,继续睡去。

    大约三更天,熟悉的脚步声进了院子,不多时,房门被轻轻从外面推开,紧接着,人走了进来,来到窗前,静静站定,看了片刻,然后轻轻脱了锦袍,打开暗室的门,走了进去。

    云浅月这一夜没睡实,知道容景回来,宽了心,真正睡了去。

    刚睡熟,容景上了床,手轻轻一扯,云浅月松软轻滑的睡袍被扯开,他覆了上来。

    云浅月睁开眼睛,他的唇已经落下,她微微轻喘,“你不……累?”

    容景“唔”了一声,“不累……”

    云浅月不再说话,伸手抱住他,迎合他洒在她身上的浓浓情潮。

    云雨初歇,云浅月才有机会嘟囔,“怎么回来得这么晚?”

    容景意犹未尽地抱着云浅月,如玉的手指轻轻摩擦着她温滑的脸颊,语气慵懒而漫不经心,“昨日商议了一夜,将明日新帝登基的所有的事宜都敲定了。”

    云浅月一愣,这么快?刚要再问,容景再次覆了上来,声音低哑,“看来你还有力气,我们再来一次……”

    ------题外话------

    亲爱的美人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群么么,爱你们。

    努力码字,风雨欲来……O(∩_∩)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91》,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九十一章 赐名燕归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91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九十一章 赐名燕归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