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守株待兔

    砚墨去给苍亭宣旨,荣王府同时也得到了西南天灵山有人举义旗造反的消息。

    容景收到墨阁传回的消息后,云浅月也收到了红阁的消息。

    容景并没有什么指示,只是对青影说了一句,“知道了!”

    云浅月想着西南天灵山在天圣边境以南,比邻南疆,那里几乎大部分是沼泽地,交通闭塞,从天圣到天灵山,路途多重险阻,一直以来,距离天圣是天高皇帝远,流寇横行,匪患出没,百姓们有天灾人祸根本得不到朝廷的救援,朝廷每每下放的救济物资也因为路途险阻,几个月半年到达的还是快的,有的甚至根本到达不了,被匪患给劫了,或者是直接就被贪官污吏中饱私囊。去年发了一次大水,西南沼泽地怕是成了汪洋,后来又下了几场大雪,百姓们本就困苦,可想而知,怕是路有冻死骨,民不聊生,尸横遍野。

    天圣百年下来到今日,官员们大多都无甚能力,好图安乐,好奢成风,贪官污吏居多,本来就已经千疮百孔,如今连外表繁华不过都是遮掩下的一层面纱。老皇帝晚年一心除掉荣王府和云王府,将全部心思都用于集权,荣王府和云王府自然不甘被他除掉,于是明里暗里进行皇权拉锯战。这一场拉锯战中,并没有以老皇帝的死而告终,反而他死后还留了后手,以夜天逸为障眼法,以夜天赐为跳板,扶植夜轻染为他的继承人,这期间,上天似乎专门和夜氏作对一般,天灾不断,百姓疾苦,流民失所,路途埋骨,将一个外表繁华的天圣彻底变成了千疮百孔的枯木。夜轻染才登基两日,一切还未着手,却又连番出变故,如今有人再不堪重负,趁此机会揭竿起义,也不足为奇。

    “不知道这小小的起义,夜轻染如何处理?”云浅月偏头看着容景,轻声询问。

    容景淡淡一笑,“派人前去天灵山吧!”“派谁去呢?”云浅月问。

    “夜轻染躺在龙床上下不来,夜天逸要监国,夜轻暖要暗中保护京城内外不能离京,德亲王、孝亲王年迈,如今德亲王又急火攻心卧病在床,孝亲王声明不好,去了也适得其反。冷邵卓没有武功,就算能去,如此路途险阻,即便有高手保护,恐怕没一两个月也走不到地方。而容枫看顾军机大营,兵部不能无人,朝中一些清贵之流帮系不清,不敢冒然起用,荣王府的旁支已经无人,云王府除云离外没有拿得出去手的人,即便有也不会起用,云离和冷邵卓一样,不能派去,而沈昭是我的人,满朝文武,也就只剩下苍亭了。”容景道:“苍亭是十大世家中的人,而且他文武全才,曾经精心研读过行军布阵和安民之策。武功高强,带着人快马加鞭,轻装简行的话,十日可到。是最适合不过的人选。”

    云浅月点点头,轻声问,“杜子詹如今在做什么?”

    “已经联络好了慕容旧部,听我指示。”容景道。

    “那你什么时候下指示?”云浅月问。

    容景摇摇头,轻轻摸着云浅月的头温声道:“不急。”

    云浅月看着容景,不明白他是如何打算的,既然从那日杜子詹找来荣王府,他为了她,也为了那些百年来隐藏的慕容旧部,已经亮出了身份,取出了令牌,从灵台寺拿回了玉玺,便已经打算倾覆了天圣天下,可是如今过了数月,杜子詹那里已经准备好,他还在等什么?

    容景明白云浅月心中所想,温声解释道:“慕容氏已经亡国百年,即便天圣欺世盗国,但是做得隐秘,百姓们全然不知,只知道他们是于乱世危难之中,解救万民于水火,建立了皇朝,天圣这百年来,还是给了百姓们安居乐业的生活,不过如今败落了而已。但即便如此,百年风云已过,慕容氏早已经消弭于尘土,如今打出慕容氏旗帜,也不过是打着复国旗号下的匪军而已,不是正义之师,名正,言不顺。所以,再等等。”

    “等到什么时候?”云浅月问。

    “等到天圣彻底支持不住了的时候,等到天下百姓彻底支持不住的时候,等到如百年前的天下一样,混乱不堪的时候,等到不能等的时候。”容景面容微微偏暗。

    云浅月蹙眉,“顾忌那么多做什么?言不顺就言不顺!我们怕什么?”

    容景轻笑,看着云浅月,语气有些微叹,“金戈铁马,江山震动,帝业成就,不过都是一把金椅,一面宫墙而已。真是不值得期待!我要送你一片锦绣山河,但也不想你背负上祸国殃民的骂名。”

    云浅月恍然,明白他是为了她,如今天下百姓都知道夜轻染对她之心,而她嫁给了容景,若是容景此时打出慕容氏的旗帜复国,慕容氏被人认可不认可先不说,只单单她云浅月三个字,就足以成为万矢之地。金戈铁马,烽火硝烟,铁骑踏平每一寸土地,都会遍地苍痍,那么她毫无疑问,不管是目前,还是千古后,都会背上红颜祸水,祸国殃民的罪名。她想明白后,看着他嘟囔道:“的确没什么期待,可是我们不动,别人饶不了我们啊!我可不希望再被动挨打,姑奶奶又不是生来软骨头,凭什么总是等着挨打不还手?祸国殃民的罪名我不怕。”

    容景如玉的手弹了他脑门一下,笑道:“你放心,以后我们不必再被动了,被动的是别人,天灵山不过是个开始而已。祸国殃民的罪名我也定然不让你背上,我的女人,怎么能被世人欺负,她的好和不好,只能我说。”

    云浅月闻言心里如涓涓细流滑过,顿时暖入心脾,她伸手抱住容景的腰,烦恼一扫而尽,笑嘻嘻地看着他,“我从来不知道容公子若是说起甜言蜜语来,原来天下谁人也不及。”

    容景抓住她的手,好笑地看着她顽皮的样子道:“小心伤口!伤疤还没好,就忘了疼吗?”

    云浅月连忙不再乱动,目前养伤是大事儿。

    片刻后,门外青裳轻声禀告,“世子,宫里有人前去苍少主府邸宣旨,皇上宣苍少主进宫。”

    “嗯!”容景应了一声。

    云浅月想着果然是苍亭。

    一个时辰后,苍亭从宫中出来,领了皇上旨意,点兵五千人马前往天灵山。

    五千人马对付五百人马,可谓是十倍之多,可以看出夜轻染对这个李琦起义的重视。

    云浅月得到青裳又禀告回的消息时,想起来了这件事情的主角人物,问容景,“这李琦可有备录?到底是何人?真的是布衣出身?”

    “嗯,是布衣出身。祖辈三代是打铁的。”容景道。

    云浅月“哦”了一声,打铁的人对于兵器可不陌生。五百人起义,兵器应该充足。

    半个时辰后,青裳又在外面道:“世子,苍少主来了府中,想见世子妃。”

    云浅月挑眉,从那日上元节之后,她和苍亭再无交谈,如今他点兵要去天灵山,来见他做什么,她看向容景。

    容景对她一笑,“你去见见他。”

    云浅月点点头,起身站了起来,对外面道:“将他请去会客厅。”

    青裳应了一声,立即去了。

    云浅月出了房门,向会客厅走去,如今已经太阳偏西,晚霞铺满天际,她向西边的天空看了一眼,想起那句“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的话,天象显示适合出行。她缓步走出了紫竹林。

    来到会客厅,苍亭并没有进里面,而是已经等在门口。

    云浅月看着他,一身墨色锦袍,比初见的时候瘦峭很多,眸光也不如初见轻浮,而是色泽凝定,淡淡地望着她,没什么情绪,她仔细地打量了他一眼,淡淡道:“进去吧!”

    苍亭摇摇头,“不用,我有几句话要说,说完就走。”

    云浅月闻言也不强求,点点头。

    “你和容景会起兵吗?”苍亭看着云浅月的眼睛,问出第一句话。

    云浅月一怔,没想到苍亭会问这个问题,她淡淡地看着他,并没有言语。

    “不能回答?”苍亭挑眉。

    “你叫我怎么回答?”云浅月撇开眼睛。

    苍亭忽然一笑,“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云浅月转回头,看向他挑眉。

    苍亭不答话,又问道:“若是我初来天圣那日,不伤了你心,你会不会……”他话说到一半,忽然又顿住,“说这个倒是无意义了,不说也罢。”

    云浅月不置可否。

    苍亭脸色有些晦暗,又道:“我会和蓝漪退婚。”

    “这个不关我事儿吧?苍亭,你到底要与我说什么,我见你,可不是站在这里听你与我说废话的。”云浅月皱了皱眉。

    苍亭看着她,目光深深,“如何会不关你?上元节那日之后,我和蓝漪再无可能了。”

    云浅月眉头皱紧,“那是你们的事儿。”

    苍亭忽然笑了笑,笑容有些惨淡,目光不再看云浅月,而是看向天边,轻声晦涩地道:“你就是天边的那些彩霞,尽管铺满天际,但也只会点染一人,那个人就是容景。”

    云浅月不说话。

    苍亭看着天边沉默了一下,片刻后又道:“多少人心中清楚,但也无可奈何地沉沦自己。”话落,他微凉地一笑,“云浅月,你就是毒药。”

    云浅月撇开脸,这些话,她不想听。

    苍亭从天边收回视线,眸光有些微的情绪退去,对她道:“苍澜是我弟弟。”

    云浅月嘲笑,“你还知道你有个弟弟,我以为你忘了呢!”

    “即便他自小脱离苍家,但他也是我弟弟。”苍亭声音平静,看着云浅月的侧脸,认真地道:“他既然是你的人,你就要好好保护自己手下的人。不要人死了或者伤了。”

    云浅月心思一动,转回头看向苍亭。

    “你对谁都好,没道理对自己的人不好。别人为你卖命,你就要对他惜命。”苍亭道。

    云浅月眸光眯了眯,没说话。

    苍亭看着她,忽然又道:“云浅月,既然当初我选夜天逸,如今虽然是夜轻染,但只要夜天逸帮他,我也不会后悔。君子一诺,千金不回。若你和容景举兵,我也会与你们兵马一战。”

    云浅月笑了笑,不以为意。

    “只这些话,你记好了。”苍亭不再多说,扔下一句话,转身离去。

    云浅月看着苍亭的背影,脑中将他的话过滤了一遍,虽然东一句西一句,没个主次,但她还是懂了他今日来的目的。她微微抿唇看着他身影出了荣王府,转身向紫竹林走去。

    回到房间,容景半躺在床上看书,见她回来,对她一笑,“这么快?”

    云浅月“嗯”了一声,走过来坐下,对他道:“他对我说沈昭有危险。”

    虽然一句没提沈昭,但是苍亭提了苍澜,说苍澜是他亲弟弟,让她保护好他。苍澜和花落被他派去保护沈昭。若是沈昭有危险,那么也就说明他们二人有危险。

    容景闻言笑了笑,“苍亭还有个哥哥的样子。”

    云浅月抿唇,思索地道:“如今夜轻染卧病在床,夜天逸监国,夜轻暖暗中辅助,新帝登基,朝局不稳,两位帝师又受了伤,他们定然不会再生事对沈昭不利。那么有谁想对沈昭不利?而被苍亭知道了,特意临走前来对我传了这个信?”

    “如今这数日你我大婚,新帝登基遇刺受伤,平王之死你怒闯金殿,两位帝师三跪谢罪,等等事情分至舀来,如今如此乱,什么人却能有机可趁?”容景慢慢地道:“另外,谁最恨沈昭?”

    “秦玉凝!”云浅月忽然想起她来,多久没听到她的名字,她几乎忘了这个女人。她该是最恨沈昭的人。

    “沈昭杀了夜霄,父仇不共戴天。”容景道。

    云浅月眯起眼睛,她早先吩咐华笙密切注意京城动向,尤其是东西南北四门来往的人和各府府邸新近的人员,不放过一丝一毫,每日向她报备一次。但华笙这几日也没说秦玉凝来了京城的消息,看来是秦玉凝躲过了红阁的视线入了城,那个女人当初从南疆她的眼皮子底下跑了,后来去了南梁魔麓山军机大营作乱烧了粮草又从顾少卿手下跑了,之后再无音讯,如今回到京城,她丝毫不怀疑红阁的能力,那么只能说明,她背后有人相助支持。

    苍亭既然能得了讯息,那么也就说明秦玉凝是和夜天逸或者是夜轻染一直都联络了。若无他们暗中相助,十个秦玉凝也躲不过南疆隐卫的搜索,也躲不过顾少卿的追杀令,更不能隐藏个密不透风,连红阁都查不到她的消息。

    若是这样的话,天圣京城哪里是红阁实力最的薄弱地方?

    非皇宫莫属。

    明太后在宫中为太妃的时候,秦玉凝为丞相府秦小姐的时候,她又是六公主伴读,二人关系较好,如今明太后在宫中,夜轻染重新布置了皇宫调动了重兵,两位帝师又在宫中,如今的皇宫,可谓是固若金汤。秦玉凝在宫中的话,秘密进宫应该走的是皇室暗道。

    想到此,云浅月看着容景,问道:“你说怎么办?”

    容景对她挑了挑眉,“你明明心中都已经想好怎么办了,如今还来问我?”

    云浅月对他眨眨眼睛,“我是有一个主张,但若是你不同意的话,我也不能实行。”

    “说说!”容景道。

    云浅月看着他道:“我这两日想住去沈昭的府邸。”

    容景看着她,脸色一沉,“云浅月,你也真敢说出来。”

    云浅月伸手抱住他的腰,将脑袋贴在他的胸前,轻声道:“我想了又想,派谁保护我怕都对付不了秦玉凝而损兵折将,红阁的人我谁也舍不得折损,况且为了一个秦玉凝,怎么也不值过。所以,不如我亲自去,让她再不能活,免除后患。这个女人以前是一朵温室里的娇花,可是如今经历的事情多了,她就是一株毒草。不除去的话,后患无穷。”

    容景微沉着脸道:“你是有夫之妇。”

    云浅月好笑,“我知道,我已经嫁给你了,自然是有夫之妇。”话落,她说出理由,“皇宫如今固若金汤,夜轻染不可能再给我第二次机会让我去皇宫伤人,秦玉凝在皇宫,我不可能跑去杀了她,所以,只能等她去找沈昭,我趁机保护沈昭而出手。”

    “可以让娘亲去!”容景沉声道。

    云浅月摇摇头,笑着道:“娘亲肯定不去,那个女人,早就在这京城住的不耐烦了,要不是给爷爷调理身体,她估计早就滚蛋了,如今又被我拴住等着臭老道和普善大师来杀帝师,爹爹也来,她才安稳下来等人,帮了我这么多忙,这等小事情,估计她也就一撇嘴的事儿,肯定不做。而且今日她受了伤,你看她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定然也是伤得不清。况且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杀鸡焉用宰牛刀,用她是大材小用,还是用我吧。”

    容景蹙眉,问道:“需要几日?”

    “那就要看秦玉凝几日出来了。”云浅月道,“她应该是从魔麓山出来就来了京城了,如今猫了这么些日子,怕是早就等不及了。应该用不了两日。”

    “我将青影派去保护沈昭,用不到你。”容景想了一下。

    “那怎么行?青影的用处我又不是不知道,他不能离开你,而且他不懂南疆咒术,虽然武功高强,但不一定有秦玉凝会邪门歪道,也许会中了招。”云浅月道:“只有我最合适,我和沈昭可以配合,我用灵术,他用咒术,让秦玉凝有来无回。既然苍亭给了我这个信,就不能浪费,他应该知道她这两日就动手,所以才在临走前来告知我。那我就先杀了秦玉凝,再等爹爹和臭老道他们来了铲除夜氏帝师。”

    容景看着她,“非这样不可了?”

    “你放心,我不会让自己受伤的,夜霄我都杀了,秦玉凝还奈何不了我。”云浅月立即保证。

    容景看着她,半响,轻轻一叹,“云浅月,你怎么不说要我与你一起?”

    云浅月一怔,看着他。

    “我与你一起去沈昭的府邸。”容景道。

    “你受伤呢,不能出手。”云浅月想着绕了半天,原来他是打着这个主意,她立即摇头,“不行!”

    “我不出手,看着你出手。”容景道。

    云浅月蹙眉,“你我都去的话,这个房间就空了,我们又不是没家,都跑他那里去。”

    “空了就空了。”容景道,“也许只空一日而已,她也许等不及明日。”

    云浅月看着他,想想也是,一咬牙,“好!到时候你不准出手。”

    容景点头,对她温柔一笑,握住她的手道:“我答应了以后什么事情都与你一起,所以,你如何能扔下我?”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秦玉凝几辈子修来的福气,需要他们二人一起给她送行。不过念她心心念念了容景十多年,有他送她一程,她死也瞑目了。

    二人达成一致,便也不再谈论此事,青裳摆上饭菜,二人吃罢,各自喝了药,便离开了紫竹院,前去了沈昭的府邸。

    他们去之前自然没有给沈昭通信,半丝风声也没外泄。

    沈昭的府邸极为清静,府中的仆人就几个,清一色的男仆,没有女眷。府邸并不大,贵在精致。前面是会客厅,后面是个两进的跨院。

    如今初春,后面的主院里种了两株海棠,刚刚发芽,冒出新绿。

    二人悄无声息来到沈昭的府邸,飘身落在了海棠树干上。云浅月四下打量了一眼,压低声音道:“看起来沈昭还没有回来。”

    容景点点头,温声道:“皇上遇刺安王令沈昭彻查,他这几日在查此事,自然早出晚归。”

    云浅月轻哼一声,夜天逸到是挺会给沈昭找事,她收回视线,低声道:“布个阵法如何?皇宫能固若金汤,沈昭的府邸也要让秦玉凝知道不是好进的。”

    容景笑了笑,“好,你布置吧!”

    云浅月点点头,伸手折了海棠枝杈,将树枝折成一小段一小段的,大约折了几十段,她目测了一下四周,用那只完好的手臂轻轻一甩,手中的树枝小段便随着她指定的位置落在远处。

    一炷香时间,已经摆好了阵法。云浅月罢了手,低声道:“让她尝尝死阵的滋味,当初我为了要看东海国公主和荣王府的一纸婚约,跑去爷爷那里苦思冥想了一夜,才破了这个死阵。咱们今日就守株待兔。”

    容景笑着点头,轻声道:“沈昭回府了。”

    云浅月也听见了门口的响动,抬头看去,只见沈昭下了马车,一名侍从抱着他随身所用跟在身后,他看起来有些疲惫,并没有向主院来,而是直接去了书房。

    他进入书房后,书房的门从里面关上了。

    云浅月看向容景,低声问,“咱们去他的书房看看?”

    “嗯!”容景点头。

    云浅月拉住他的手,二人足尖轻点,落在了沈昭的书房外,并没有停留,转瞬间便无声地推开房门,飘身进了书房,房门在他们身后关上,先后用了不到两秒时间。侧身站在门口的侍从根本未察觉。

    书房内,沈昭坐在桌前写着什么。

    云浅月拉着容景的收站在他身后看去,只见是给南疆国舅杜子詹的信,信中叙述了京中的情况,听他信中所言,显然是杜子詹一直等不到容景的指示,急了,很是暴躁,沈昭安抚他,说一切全凭公子做主,我等不可不听命贸然行事,此事不是小事,公子自然有主张。

    他口中的公子,自然是容景。为了避免暴漏身份,容景的来往信件属下对他的称呼一直都是公子。

    又着重提了帝师,说帝师出现,京中形势不容乐观,让他不可轻举妄动打乱公子主张。

    云浅月想着沈昭从来了京中,这么长时间以来,在容景手下,已经被他磨练出来了沉稳的气度,看他语气和风格,倒有几分容景的做派。杜子詹大约是等的时间太长了,又一直远在千里外,等不到容景的指示,所以显得急不可耐,沈昭比他沉稳。她看了几眼,偏头看容景。

    容景示意她去屏风后。

    云浅月点头,二人悄无声息地进入了屏风后,屏风后有一张软榻,二人来的时候已经吃饱喝足,正适合休息。于是心照不宣地都靠在了软榻上。

    沈昭对进来的二人一无所查,只听到沙沙的落笔声。

    写完一封信后,沈昭折好,他打开窗子,轻轻打了个口哨,青啼飞了进来,他将信绑在它的腿上,放开它后,它却不走,向屏风飞来。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想着这鸟的鼻子真灵,知道他们在这里,容景张嘴说了一句什么,青啼立即转了向,飞了出去。

    沈昭到没发现青啼刚刚小小的举动,继续坐下身埋首处理桌案上放的一堆事情。

    一直到深夜子时,沈昭依然没离开书房。云浅月想着照这样下去,沈昭的身体能吃得消吗?她不由蹙眉。

    她正想着,沈昭终于放下笔,站起了身。

    就在这时,府中西北角忽然传来“啊”地一声大叫。

    ------题外话------

    想不想秦玉凝这么痛快地死了?O(∩_∩)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月底月票清零哦,别留着了,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101》,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一百零一章 守株待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101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一百零一章 守株待兔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