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夜赏牡丹

    夜轻染、陈老将军、凤杨于第二日晚到达云城。

    新皇驾临云城军营,十万士兵得见新皇热血澎湃。夜轻染面容威仪地端坐在玉辇上看着台下十万士兵,简短的一席话,令十万士兵纷纷俯首。之后他命人端酒,为陈老将军和十万士兵送行,金口玉言,设记功薄,得胜还朝之日,论功行赏。

    十万士兵士气大振,齐齐振臂高呼,指天立誓,愿意抛头颅,洒热血,为皇上尽忠,奋勇剿灭匪患,还天圣太平,黎明万安。

    歃血敬酒后,陈老将军率领十万士兵驶出云城兵营,浩浩汤汤,向西南进军。

    夜轻染目送星旗远去,当日夜,启程返回京城。

    夜轻染回京后,已经是次日夜子时,南城门打开,皇帝玉辇和五千御林军鱼贯而入。

    进城之后,夜轻染不直接回宫,而是不在意一身奔波疲惫对砚墨吩咐,“去荣王府。”

    夜天逸闻言微微蹙眉,看向夜轻染。

    夜轻染对他道:“朕想看看荣王府的牡丹花。”

    夜天逸紧抿了一下嘴角,没说话。

    玉辇和五千御林军径直来到荣王府。

    子时的天圣京城万民安睡,人人入了梦想,但被整齐一致的马蹄声惊醒。荣王府笼罩在夜色中,依稀有几盏门灯燃着,极为静谧。

    内侍尖着嗓子一声高喊,“皇上驾到!”

    静寂的夜中如划破荆棘,刺啦啦的令人心惊。

    荣王府守门人被惊醒,天子驾临,自然不敢怠慢,连忙打开了大门。

    内侍一连三声高喊,容昔等人从府中急急跑出来迎驾,不多时,府门内跪了几十人。这几十人中自然没有容景和云浅月。

    夜轻染淡淡扫了一眼,声音散漫,在夜里清寂异常,“去通禀一声,朕刚刚回京,听说荣王府紫竹院种了一院子的牡丹,朕特来观赏。”

    容昔睡得迷迷糊糊,闻言连忙道:“皇上,如今夜里怕是观赏不出效果,还是天明吧!世子和世子妃都睡下了。”

    “夜里观赏有夜里观赏的味道!”夜轻染看了容昔一眼,声音不怒自威,“朕请景世子和景世子妃陪朕一起观赏,朕听说无数珍品牡丹,也甚是心仪,一饱眼福。”话落,见容昔不动,他眯了眯眼睛,“还不快去!难道朕连荣王府的一个小管家也指使不动吗?”

    容昔心神一凛,连忙站起身,往紫竹林跑去。

    夜轻染令人抬着玉辇,内侍簇拥着慢慢进了府。

    荣王府一改刚才的静谧黑暗,此时各处都燃起了灯,灯火辉煌。

    不多时,便来到了紫竹林,夜轻染穿林而过,只见紫竹院内黑漆漆一片,门口弦歌、青裳守在那里,二人见夜轻染来到,跪地见礼,青裳不卑不亢地道:“皇上,世子和世子妃身体不适,不能陪皇上赏牡丹,皇上明日再来吧!”

    “哦?身体不适?”夜轻染挑眉,看着院内的主房,慢条斯理地道:“那朕就自己赏,但是一个赏不好的话,伤了一株两株珍品牡丹,就不是朕能左右的了。”

    青裳脸色一白,立即道:“世子和世子妃不想被打扰,皇上还是……”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夜轻染声音威仪,看着青裳,眸光冷厉,“你是告诉朕连这小小的紫竹院都不能进吗?”

    “皇上虽然是九五之尊,但也该尊重臣子,这般夜间打扰,实在不妥。”青裳道。

    “呵,朕早就知道你牙尖嘴利,到不知道还有这等大道理,朕如何不爱惜臣子了?朕奔波云城马不停蹄,回来之后就先来荣王府,试问这天下还有哪个人让朕如此惦念?”夜轻染散漫一笑,“你家世子和世子妃不适,就由你代劳吧!为朕解说一番,都是什么品种的牡丹,也好让朕大开一番眼界。”

    青裳跪地不动,“皇上,我家世子和世子妃不想半夜被打扰。”

    “放肆!”夜轻染冷喝一声,眯起眼睛,“荣王府景世子和景世子妃就是这么调教侍婢的?一个奴才都登了天了。但敢对朕如此放肆,不看在眼里,荣王府这是也和西南李琦一样,要造反吗?”

    青裳脸色发白,“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皇上……”

    “砚墨!”夜轻染截住青裳的话。

    砚墨瞬间上前,嘡啷一声,腰间的宝剑出销,一道寒光闪过,直直刺向青裳。

    青裳面色一变,瞬间从地上弹起,抽出腰间的宝剑架住了砚墨的宝剑。

    夜轻染眼睛眯起,漫不经心地道:“原来荣王府是真的要造反,小小的侍女在朕的面前都敢拔剑了?”话落,他对身后一摆手,“拿下!她若反抗,生死不论!”

    夜轻染玉辇后瞬间现出十名隐卫,顷刻间挥剑上前,一个个都是武功高绝。

    青裳一惊,没想到夜轻染今日带了处置她的心,弦歌也没料到,二人对看一眼,没听到身后传出开门和说话的动静,二人一挥手,瞬间暗处现身数名隐卫,顷刻间对上了夜轻染的十名隐卫。

    转眼间,刀光剑影,衣袂纷飞,紫竹院门口杀气浓烈。

    “原来少了十八隐魂,景世子还有如此高手!”夜轻染看着面前的情形,冷然道:“景世子这荣王府真是卧虎藏龙,朕是不是可以猜测天下间也有无数这样的人归在景世子门下所用?”

    没有人回答他,主房中静静。

    “看来景世子真是身体不适,怕是又发了热了!这一园的牡丹看起来真是好,朕相中了两株,想必景世子不会不割爱。”夜轻染散漫地道:“再来几个人,去院中将最中间的那两株牡丹采来。”

    “是!”玉辇后又出来几人。

    荣王府暗中又出现几人截住出来的这几人,杀伐之声不绝于耳。

    “安王,你是否与朕一样也看着那两株牡丹好?怕是要辛苦你了!别人采不来这牡丹,你总能采来。”夜轻染回身对夜天逸道。

    夜天逸抿了抿唇,看着打成一片的隐卫,点点头,“好!”

    话落,他轻而易举地绕开了青裳和弦歌等隐卫的防护,众人只觉眼前一道身影闪过,夜天逸已经站在了院子正中,他的面前是那两株最大的珍品牡丹。

    “安王的武功又高了。”夜轻染赞扬道。

    青裳一惊,那两株牡丹是世子妃最喜欢的,她亲手将它们栽在了正中,昨日晚上搬了椅子坐在门口欣赏了好久呢。怎么能让夜轻染和夜天逸采摘了?她面色一变,也不理会砚墨的剑,像那两株牡丹护去。

    砚墨见她失了防护,宝剑瞬间对着她后背心刺下。

    弦歌被人缠住,应救不及,见到那剑对青裳刺下,脸刷地一白。

    千钧一发之际,房中忽然一柄剑从窗子扔了出来,顷刻间便打开了砚墨的剑。须臾,清冷的声音响起,“皇上夜闯荣王府,叨扰臣子,动刀动剑,这就是为君之道?”

    夜轻染轻笑,“景世子妃看来醒了,你醒来得可真正好,朕不懂为君之道,难道景世子妃很懂?那么就由景世子妃告诉告诉朕什么是为君之道?”

    云浅月抬步走出房门,一身轻软睡袍,长发披散,容颜清丽,如冰雪月华织锦的清雅雪莲,她看着夜轻染,淡淡道:“为君之道,上及天,下通地,气魂寰宇,渡众生,平天下,为国为民。就冲着为国为民来说,你今日此举就不是为君之道,君王仁爱,臣子亦是子民。夜闯臣子之府,以赏花一己之私叨扰臣子大病不得将养,动辄杀人,利器伤人,肆意横行,专横妄为,不顾民之愿扰民。就不配为君。”

    “说得好!”夜轻染不怒反笑,眸光紧紧盯着云浅月,“朕不配为君,难道这荣王府就配为臣?君忧愁,而荣王府不忧愁,君有难,而荣王府规避,君有理,而荣王府不见,君要见臣,荣王府挡君于门外,君礼贤下士,荣王府冷脸给君吃闭门羹。景世子妃,你既然将为君之道说得头头是道,就来给朕说说这为臣之道,如何该为臣?”

    “君有道,臣才有道。如今君无道,臣如何能有道?”云浅月冷冷挑眉。

    “原来是君先无道吗?”夜轻染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眸光却无半丝笑意,“朕记得景世子妃闯金殿毁龙椅,刺伤于朕。”话落,他轻轻招手,云浅月用来打开砚墨那把碎雪被他抓在了手中,他看了一眼道:“就是这把剑吧!还是皇伯伯赐给你的,你却用来杀朕了。”

    “皇上今日是来翻旧账的?”云浅月冷笑,“那就该先问问躺在皇陵里面的夜天赐。他是怎么死的。”

    “他是怎么死的呢!朕也很好奇。”夜天逸慢悠悠地道:“还有两位帝师如何死的,朕也很好奇。不如景世子妃今日就告诉朕,他们都是如何死的。也让朕有个明白。”

    “真是笑话!”云浅月冷笑,“皇上诏书说帝师飞升了,难道是儿戏?”

    夜轻染眸子眯了眯,“是不是儿戏,景世子妃心中应该比谁都清楚。”

    “我不清楚。”云浅月冷声道。

    夜轻染勾唇一笑,不再看云浅月,看向主屋,“景世子也醒了吧?何不出来?朕离京三日,对你可是甚为想念。”

    “皇上不顾奔波之苦,夜间来赏花,景甚感荣幸。”容景的声音响起,须臾,珠帘挑开,从屋内走了出来,着一件月白软袍,身姿秀雅虚弱,显然大病未愈。

    “看来景世子身体无恙,否则又如何有闲心种这牡丹?”夜轻染上下打量容景。

    容景淡淡一笑,如玉的手弹了弹衣领的褶皱,这个细微的动作在他做来优雅随意,“内子喜欢,即便大病,也要投她所好。”

    “景世子爱妻天下皆知,为其种了满园的珍品牡丹,博红颜一笑。当是一件风流韵事,朕定史官记录下来,流传千古。”夜轻染道。

    容景微微一礼,浅浅道谢,“那就多谢皇上了。”

    “朕既然来了,景世子就不请朕进去喝一杯茶?”夜轻染挑眉。

    “皇上要赏牡丹,自然还是在这院中看得真切。”容景缓缓吩咐,“青裳,摆茶。”

    “是!”青裳连忙下去端茶点。

    荣王府的隐卫在容景出来的那一刻都齐齐隐退了下去。

    夜轻染的隐卫也瞬间退回了玉辇后。

    只有夜天逸一人站在院落正中,看着眼前两株合抱在一起如并蒂莲一般生长的双叶牡丹出神,暗夜中,他眸中变换不清。

    “安王赏了半响牡丹,可有什么心得?”夜轻染转向夜天逸笑问,似乎刚刚的刀光剑影,利器杀伐不过都是镜花水月,风过无痕。

    夜天逸抬起头,脸上神色淡漠,“这牡丹倒是新奇。”

    “嗯?安王赏了半响,只单了这新奇二字吗?”夜轻染挑眉。

    “世间少见这样的并蒂牡丹,的确稀奇。”夜天逸道。

    “原来是一株并蒂牡丹,朕远远看来以为是两株,果然要凑近看才能知晓。”夜轻染呵地一笑,“这刚刚栽种,不知道能不能活呢!”话落,他看向云浅月,“景世子妃,你说这一株牡丹可能活下来?”

    “自然能!”云浅月道。

    “依朕看活不了。”夜轻染忽然挥手,一阵疾风扫向那株牡丹。

    容景刚要出手,云浅月拦住他,瞬间一缕疾风从她手中挥出,顷刻间拦住了夜轻染的疾风,两道疾风相碰,在那株牡丹的头上炸开,那株并蒂牡丹颤了颤,花枝震落了两根。

    “景世子妃大病还能有如此功力,真是令朕意外。”夜轻染道。

    云浅月眯着眼睛看着他,不说话。

    “安王说得对,这牡丹的确新奇,但是恐怕经不住风霜雨淋。”夜轻染话落,一摆手,“这牡丹也赏了,不过如此,景世子的茶朕和安王就不喝了,起驾回宫!”

    “起驾回宫!”内侍尖着嗓子高喊一声。

    玉辇调转过头,夜轻染再不看容景和云浅月一眼,有侍从簇拥着向紫竹林外走去。

    夜天逸也不看容景和云浅月,缓缓踱步,向外走去,雪青锦袍在暗夜中,极为沉寂。

    玉辇不多时出了紫竹林,离开了荣王府。

    喧嚣了一番的荣王府静了下来。

    云浅月抬步向那株并蒂牡丹走去,来到近前,见那株牡丹枝叶飘零,她脸色发冷,她和夜轻染掌风相碰,这株刚移植来的娇嫩牡丹自然受不住,若是不管的话,它定然活不过明日。但是她如何能不让它活过明日?这是容景亲手为她培育的并蒂牡丹,不但要活着,而且还要开花。她捏住花根,催动体内灵气。

    容景走过来,伸手拦住她,“一株牡丹而已。”

    “不行!”云浅月绷着脸道:“我就要它活。”

    “我可以再给你培育一株。”容景温声道。

    “我就要这株。”云浅月扬起脸,倔强地看着容景,“它必须活,还要活得好。”

    容景见她坚持,撤回手,不再拦阻,温声道:“少给它度一些就好。”

    云浅月点点头,她身体的伤害没好,损失的灵气刚刚养回了几分,也没有那么多,但是救回一株花足够了。云族灵术,博养万物,吸天地精华养生,亦是养天地精华。

    不多时,那一株牡丹枯萎的枝叶轻轻直了起来,本来蔫了的颜色,也精神了几分。

    云浅月撤回手,微薄的真气还是令她显得有些损耗,身子顿时脾虚不已。容景弯身将她抱起,看了一眼青裳,“将茶水泼了,都休息吧!”

    “是!”青裳端来的茶水立即倒在了地上。

    容景抱着云浅月进了房中,关上房门,将她放在床上,自己也躺了下来。

    云浅月恨声道:“好个夜轻染,他如今真是本事了,今日一株牡丹给他出了气了。”

    “他是帝王,自小就是帝王,生来就是帝王,从他出生那一刻起,这个天圣就是他的。”容景拍了拍她的身子,淡淡道:“这样的他才不至于辱没那把金椅。睡吧!”

    云浅月哼了一声,“也不辱没你是他的对手。”

    容景笑了笑,挥手熄了灯,帘幕落下。

    云浅月虽然损耗了些刚养回的灵力,但是却无困意,想着夜轻染如今回来,她和容景刚安静消停两日,明日起怕是又不安宁了。

    想着想着,不知何时睡了过去。

    第二日,夜轻染玉辇去了金殿早朝,这是他登基之后的第二个早朝。

    他高坐在金銮殿最上首,目光散散地向下一看,群臣便有一种高山压顶之势。

    文武百官人人低眉敛目,不少人都听说了昨日皇上夜闯荣王府之事,天圣京城有个风吹草动就会卷起一阵风,更何况还是皇上和荣王府那两位的事情,他不开口,群臣也不敢随意出声说话。

    “众卿有何本奏?”夜轻染目光扫了一圈,似乎在冷邵卓的身上顿了顿,淡淡问。

    冷邵卓顿时感觉通体一凉,似乎有什么想法,但又来得太快,抓不住。

    群臣人人屏息,没有人出列。

    “没有人有本奏吗?”夜轻染过了片刻询问。

    众人的头都稍微抬了抬,无本启奏,有本的人在这种气氛下,也不敢拿出来当第一个出头之鸟。以前先皇在位时,群臣都摸到了先皇的脾性,知道他如何表情便有何种的应对之策,后来摄政王监国,他虽然一直木着一张脸,但从来不会轻易批示和发怒,可是这位新皇不同,他曾经是染小王爷时就无人敢触他眉头,如今他是新皇,更是心思莫测,谁也猜不透他此时想什么,下一步会做什么。

    “冷小王爷,你可有本奏?”夜轻染目光落在冷邵卓的身上。

    冷邵卓心神一凛,想起他接受的案件来,缓缓走出队列,“回皇上,无本。”

    “哦?你也无本吗?”夜轻染挑眉,眸中看不出神色,“朕记得几日前沈昭沈大人受伤,刑部的案子移交给了你的手中。”

    “回皇上,臣目前没查出眉目。”冷邵卓道。

    夜轻染手轻轻敲了一下金椅扶手,细微的响声在偌大的宫殿极为清晰,群臣的心都不由得跟着提了提,他语调听不出情绪,“朕听说那日沈大人在刑部查出那刺杀之人是皇室隐卫,身上有皇室隐卫的刻印?”

    “是!”冷邵卓不抬头,目光看着自己脚前方一步处。

    “有了这个线索,还是没查出什么?”夜轻染扬眉。

    “回皇上,这是大案,恕臣无能。”冷邵卓垂首请罪。

    夜轻染忽然笑了,“不是你无能,而是背后凶手本事太大。”话落,他目光看向群臣后方一人,“赵大人,据说此案你查出来了?站出来说说。”

    那人连忙出列,正是德亲王的副手副中郎将赵穆。

    “赵大人有了新线索,彻查出事情来,却隐瞒不让我知,这是越权。”冷邵卓看着赵穆,脸色一沉,不等他开口,先声夺人。

    赵穆看了冷邵卓一眼,连忙恭敬地道:“回皇上,德亲王爷养病期间,刑部交由微臣掌管。微臣先协助沈大人,奈何沈大人为救景世子受伤,如今卧病在床,此案交由了冷小王爷。微臣本该协助冷小王爷,奈何冷小王爷和微臣旧日结怨,于是……”

    “哦,本小王记起来了,曾经你的小姨子在孝亲王府住过,是我府中的美人。”冷邵卓闻言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话落,话音一转,“不过后来我将你小姨子送回去了啊,你也不该再怨我了。不过是些陈年旧事而已,我早已经忘了。赵大人在朝为官,却公私不分。实属失职。本小王哪里做得不对,有御史弹劾,像赵大人这种不经上级官员许允,便直接越权上达天听,以后这文武百官里,还何人敢接收官事?”话落,他对夜轻染道:“皇上,臣请求严处赵大人。”

    赵穆脸色一白,这冷邵卓从大彻大悟痛改前非后,在朝中一直是个无关痛痒的人,从来不怎么发表意见,也不和群臣红脸争辩,今日第一次他见识到了这位孝亲王府曾经放浪形骸的小王爷的犀利,连忙跪在地上,“皇上,实在是臣查出此事太大,不敢走漏风声,才直达天听,禀告皇上知晓,臣虽然越权,但是有情可原。”

    “有情可原也是越权。”冷邵卓冷声道。

    “准冷小王爷所奏。”夜轻染威仪地看了冷邵卓一眼,“有情可原也是越权。罚赵大人俸禄半年,下不为例。”

    赵穆连忙叩谢,“臣谢皇上宽容体恤。”

    “冷小王爷,朕如此处置,你可满意?”夜轻染挑眉。

    冷邵卓不卑不亢地道:“皇上英明,这是宏正朝纲之事,臣满意不不满意不重要,重要的是令文武百官以儆效尤,再不出现此类事情。如此也安百官之心。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否则人人都如赵大人一般,越级上秉,百官威严扫地,何人心安在朝为政?”

    夜轻染点点头,“冷小王爷说得是。”话落,对赵穆道:“赵大人,让朕和百官听听你的情有可原?昨日朕彻夜奔波刚进宫,你就冲到了朕面前,朕相信你在朝多年,得德亲王保荐,定然也知晓朝纲规正,如今做出不合宜之事,也是实属兹事体大。”

    “是!实在这事情太大,臣是不得已为之。”赵穆连忙应声,郑重地道:“皇上登基遇刺,到如今已经数日,如今天暖,刑部大牢的尸体也快保不住了,可是彻查之事还没有眉目,臣深恐耽搁,便查不到害我皇的歹人。因在荣王府景世子妃对帝师验尸一事,臣得到启发。昨日思索之后,便对刑部那几名死尸进行了开膛破肚。”

    群臣乍然一听又是开膛破肚,顿时齐齐面色一白。那日在荣王府,云浅月对帝师开膛破肚之事依然记忆犹新。

    夜轻染和群臣都不说话,等着他继续。

    赵穆继续道:“开膛破肚后,臣看见在那几名死尸的身上,都有咒虫存活。而且是南疆的独门秘术离魂咒。这种咒术,只南疆王室会用。于是臣觉得,这是南疆女皇背后刺杀皇上。实属大事。”

    群臣齐齐一惊,顿时嗡嗡声一片。

    “此不足以定论是南疆祸我。”夜轻染威严地道,“南疆曾经分流一支,还有前秦丞相一支南疆王室血脉,也会离魂咒。”

    “回皇上,秦丞相夜霄已被杀于南疆,而秦小姐叶灵歌虽然下落不明,但是当初二皇子和四皇子逼宫谋反时她忠心护主。由此可见,不可能是她祸害。而且据臣所知,那秦小姐在父死后,不堪被南疆女皇追杀,藏身于南梁魔麓山军机大营,被南梁大将军顾少卿发现,顾少卿和南疆同气连枝也发出了追杀令,在数日前将其抓住,扔入了南梁的红营帐。”赵穆恭谨地道:“秦丞相和秦小姐在天圣期间,吾皇隆恩,不可能害皇上。所以,臣断言,皇上登基刺杀案,景世子遇刺案,都是南疆女皇在暗中作乱。目的是想我天圣失去皇上,再失去景世子,其狼子野心,想我天圣天崩地陷。此两大刺杀案,非叶女皇莫属。”

    ------题外话------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3》,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三章 夜赏牡丹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3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三章 夜赏牡丹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