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夫妻出征

    西南义军抢夺城池,硝烟弥漫。天圣京城春日晴好,风筝满天。

    容景和云浅月放了半日的风筝回到荣王府,夜天逸的马车已经等在门口。

    容景和云浅月下了马车,夜天逸本来背着身子正在看荣王府三个大字的牌匾,如今转回头来,看着二人,淡淡地道:“景世子,景世子妃放风筝回来了?”

    云浅月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容景笑了笑,“去送太后和母妃,顺便在南山赏了一会儿景,不辜负难得出一次城。”

    “皇上养病期间卧床不起日日奏折堆满帝寝殿,相比皇上来说,景世子这病养得好惬意。”夜天逸音色寡淡。

    “皇上是皇上,在其位,谋其政。容景怎么能和皇上比?”容景扬眉。

    “景世子再这样病下去,是否快忘记自己是一国丞相了?”夜天逸眸光闪过一丝嘲讽。

    “云世子暂代丞相之职,容景认为他做得甚好,朝中有我无我都尚可。若是能辞官归隐,正求之不得。”容景道。

    夜天逸眸光眯了眯,“云世子做得再好,也不能代替景世子。朝中景世子真的可有可无吗?天圣这千万黎民百姓可是日日烧香拜佛,祈求景世子早日康复,万千心愿,也是可有可无?景世子这样说话,是否会寒了百姓的心。”

    容景浅浅一笑,“安王夸大了!”

    “有没有夸大景世子知道。”夜天逸声音微冷,“皇上要我彻查苍亭被拦截在江陵城横水渡的原因。景世子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或者想法?”

    容景摇摇头,“安王能力匪浅,岂用容景指手画脚?”

    “不见得。这件事情至今我就没查出什么眉目来。只知道蒋烈自从到凌莲江陵城后,一直安分守己,不结交左右知县府台,也没有风评问题,为人清正廉洁,行事谨慎刻板。将江陵城治理得上下严谨,是江南三大好城之一,曾得到先皇的褒扬。所以,他一直守在江陵城,先皇动过数次江南各地的调派,对他却是从来没动过调派的念头,因为实在放心。”容景笑笑,“似乎是这样。”

    “你说这样的一个人,是什么原因让他阻止苍少主的五千兵马过横水渡呢?”夜天逸直视容景的眼睛,“景世子可能猜出来?”

    “人心是世界上最难猜测的东西。”容景淡淡道:“查案不是只凭猜测,安王不如好好读读江南的卷宗,也许能找出些问题,看看他是否与李琦有什么交情。否则为何要阻拦苍亭。”

    “卷宗我昨日就翻看了。江陵城距离天灵山八百里。李琦祖籍打铁出身,后来占山为王。之后起了狼子野心,想要称雄一霸,争雄一地。他与蒋烈从来不曾见过面,八竿子打不着。”夜天逸道。

    “那容景也爱莫能助了!”容景温声道:“景在养伤,不宜操劳,皇上既然将此案交给安王,安王慢慢审查就是。就算审查不出来,也不打紧,毕竟夜小郡主持了天子剑去了江陵城,对于蒋烈,杀了就是。”

    “杀一人容易,杀一官也容易,但是杀整个江陵城拥护一心的父母官,可就是难上加难了。”夜天逸看着容景,“江南本来就动乱,若是再和江陵城串联一线,整个西南千里都会燃烧起来,景世子是否如此希望?”

    “安王好没道理!”容景笑容冷了几分,“安王今日来处处针对,话语珠玑,难道认为是我暗中出手不成?”

    “若是本王如此认为,景世子怎么说?”夜天逸挑眉。

    “既然安王如此认为,就拿出证据来吧!”容景似乎不欲再说,拉上云浅月绕过夜天逸向府里走去。

    夜天逸也不拦阻,看着二人,忽然声音极慢地道:“昨日查出一件有意思的事儿,蒋氏有一个庶女,十年前嫁入了南疆的将军府。”

    “的确是有意思。安王可以再查下去,也许收获甚大。”容景头也不回地道。

    夜天逸不再说话,盯着二人的背影看了片刻,转回身上了马车,对车夫吩咐,“进宫。”

    车夫一挥马鞭,马车向皇宫而去。

    容景和云浅月走过前庭,来到后院,云浅月忽然笑道:“叶倩的黑锅这回背实了。”

    容景不置可否。

    云浅月想着夜天逸或者夜轻染,应该都知道是容景背后动的手,可是偏偏找不到证据。这种滋味,想想就令她觉得心情舒畅。

    接下来三日,兵部八百里加急的密折如滚雪花一般地滚入京城。

    兵部一边忙于招收新兵,一边应付八百里加急的奏折,皇上的脸从那日之后再没晴过,文武百官也跟着阴,朝堂上说话都不敢大声,生怕一个不小心小命不保。无论是皇宫,还是帝寝殿,还是御书房,还是金銮殿,都笼罩在极低的气压中。

    从那日蓝漪、华舒、凌燕三人进京封官之后,第二日就上了早朝。

    三名女子站在群臣之列,令历来清一色的朝局如注入了几抹春绿。也算给低沉的气压减了几分胆寒。

    老一辈的人如德亲王,自然看不惯女子登堂,议事时有意为难了一番,偏偏华笙等三日确实有才华,见地颇深,目光也远,有着不输于男儿的能力,德亲王便也心服了,不再为难。其余朝臣自然更不会刁难,一副为皇上的旨意马首是瞻的做派。

    三日后,西南传回消息,夜小郡主跑死了三匹马,到了江陵城。

    夜轻暖到了江陵城之后,先与苍亭汇合,之后与苍亭一起带领五千兵马来到江陵城下。

    江陵城依然城门紧紧关闭。

    夜轻暖持天子剑命令江陵城主蒋烈打开城门,喊叫了半个时辰,城门不开,城门上的士兵也无动静,夜轻暖大怒,施展轻功飞身上了城墙。这时,城墙上传出一声命令,羽箭如雨一般地对夜轻暖射下。夜轻暖无奈退了回去,苍亭立即命士兵支起盾牌。

    一阵剑雨之后,有一人从城楼里走出,正是南疆女皇叶倩。

    夜轻暖见到叶倩,终于明白了江陵城为何会拦截苍亭五千兵马,行出不尊皇命之事。原来江陵城已经被叶倩暗中收服,江陵城控制在叶倩之手。

    夜轻暖大怒,当即攻城,一轮攻城下来,五千兵马损失数百人,苍亭下令撤兵,传信给京城,另外与夜轻暖二人另行商议对策。

    京城接到消息这一日,夜轻染在金銮殿中一扫连日来的阴沉,冷笑出声。

    群臣大气也不敢出,齐齐想着南疆小国真是猖狂至斯,叶女皇竟然敢出现在天圣的地界江陵城,且不声不响地夺了江陵城的城主。没有攻城,没有杀戮,甚至半丝消息也没有,就夺得了一城一池听命于她,这实在是天方夜谭。

    可是这样的天方夜谭竟然发生了,不知道是该说江陵城这一道天险太差,还是该说叶倩其人太阴险狡诈,早有预谋。

    “来人,去荣王府请景世子!休日了十数日,景世子该上朝了吧?”夜轻染放下密折,冷声吩咐了一句。

    有内侍连忙躬身,跑出了金殿外。

    群臣都想着景世子这些日子的确是过得太惬意了。从遭遇暗杀养伤至今,比他们日日提心吊胆来说,他的日子简直赛神仙。与景世子妃据说先是种了一院子牡丹,之后日日在庭前看景世子妃和婢女踢毽子,后来景世子妃觉得春风送暖,不想日日待在屋里,于是景世子就在院子外给她搭了一架秋千,秋千能容纳两个人,二人在秋千上晒太阳。据说如今春日晴好,景世子又迷上了放风筝,于是二人日日跑到南山是放风筝,惹得京城阁里的大家闺秀十室九空,都跑去了南山拿着风筝放。若是皇上再不下命令召回景世子上朝,指不定过两日景世子妃有会弄出什么新花样和景世子一起玩呢,让他们这些在朝堂上盯着皇上刀风剑雨的人来说,简直是嫉妒得要死,却也不敢表现出来。

    “还有沈昭,养伤数日也够了吧!将他一并找来。”夜轻染又吩咐一句。

    那跑出金殿外的小太监耳朵尖,连忙大声应了一声,“是!”

    群臣想着这沈昭也有多日没上朝了,实在也是令人羡慕,据说他一直在荣王府养伤,景世子对他堪比亲兄弟,荣王府景世子私人专用的书房日日给他开着,他那个书呆子仿佛丢了朝中的事儿,一头扎进了书堆了,一呆就是十天半个月。乐此不疲,乐不知返。皇上若是不召他上朝,他怕是都想不起来自己身上还有官职了。

    夜轻染不再说话,群臣也不敢多言,都静静地等着那二人上朝。

    一个时辰后,外面传来尖着嗓子的高喊声,“景世子到!沈大人到!”

    群臣的腿都站酸了,趁机活动了几下腿,向外看去。

    “宣!”夜轻染吐出一个字。

    不多时,容景和沈昭一前一后地出现在金殿门口。

    容景依然是一袭月牙白锦袍,虽然一如既往的清瘦,但清瘦中多了些浓隽风华,气色较之数日前见大好,步履闲缓地走来,似闲庭信步,令大殿中的空气似乎因他的到来焕然一新。清雅如莲。

    沈昭看起来瘦了很多,状态像是没睡醒,显然是日夜苦读熬得狠了,可是一双眼睛却分外清亮精神,褶褶发光。

    这二人一来到,有的人心里一紧,有的人则是心里一松。

    “容景参见皇上!”

    “沈昭拜见皇上!”

    二人一站一跪对上首金椅上的夜轻染见礼。

    “景世子,沈大人,数日不见,朕好想你们啊!”夜轻染没让沈昭免礼起来,看着二人似笑非笑,懒洋洋地询问,“如今身体可好了?别告诉朕你们还要继续养。”

    沈昭跪在地上不答话。他心中清楚,他不是容景,皇上这是要罚他,不过比起日日上朝,这十数日来在荣王府书房受益的东西,让他跪个三日也值得。

    “景以为皇上不待见,所以多休息了几日。”容景淡淡一笑,四两拨千斤轻描淡写地驳回了夜轻染的话,“若是皇上真准许再休息几日,甚好。”

    “你们是朕的肱骨之臣,数日以来景世子和沈大人不在这朝中,可少了些风气。”夜轻染目光落在容景的脸上,“朕看景世子身子大好了,不必休息了。”

    容景淡淡一笑,“好的是表,里还没好。”

    “以景世子之能,好了一半也可以为朕分忧了!”夜轻染盯着容景的眼睛,“如今西南叛乱不平,连续夺城夺池,南疆女皇叶倩嚣张至斯,竟敢公然侵占了江陵城。景世子身为丞相,天下百姓仰望,西南百姓推崇,可是却眼睁睁地看着西南陷入战火中而不理不问,而日日与景世子妃闺房乐趣,就不怕寒了民心?”

    “民心乃力所能及才可为之,容景数日前险些自身不保,如何还能顾得来百姓民心?”容景扬眉,“况且朝中有皇上九五之尊坐镇,还怕区区西南?天圣有皇上在,就可以决胜千里了,西南也不过是一时狼藉而已。”

    “是吗?可是朕怎么觉得离不开景世子呢!”夜轻染挑眉。

    “能得皇上器重,容景甚感荣幸。”容景笑了笑。

    夜轻染凤目深邃地看了他一眼,将手中的密折扔给他,“景世子看看,叶倩何以猖狂至斯?一个小国,敢屡次挑衅天圣,背后可有什么人给她支撑不成?”

    容景接过密折,看了一眼,片刻后道:“南梁、西延、南疆三国自立,曾昭告天下,同气连枝。应该就是倚靠这个吧。”话落,他继续道:“皇上曾经和叶女皇交情深,应该比我更了解叶女皇所为才是。”

    “朕当时夺了她的胭脂赤练蛇,她恼恨朕,说得过去。之后朕将那条胭脂赤练蛇给了景世子妃,景世子妃给了景世子,景世子破解出了万中之王,如今据说还在景世子的手里?”夜轻染扬眉,“可是如此?”

    容景摇头,“上次她令人设血死咒刺杀我,五百隐卫,早已经将万咒之王夺去。”

    “这么说叶女皇拿回了万咒之王了?”夜轻染挑眉,见容景点头。他声音冷了一份,“景世子所言非虚?她既然拿回万咒之王,为何还要猖狂?殊不知她一小国当先挑衅天圣,即便南梁和西延相助,她也讨不得好处去。如今不求自己夹紧尾巴猫着,反而做出头之鸟?这是为何?景世子可明白?”

    容景似乎低头寻思了一阵,温声道:“去年皇上储备粮草,南疆自然也得到了风声。叶倩自小出身在南疆王室,对朝政局势谋略之事甚为精通。应该是早就料到皇上若是挽回去年三国自立的局势,准备出兵的话,南梁最弱,首当其冲,所以便先夺其声了。从皇上登基,我遭遇埋伏遇刺,到如今江陵城被她暗中收服,这连环计谋下,都是祸乱天圣,让皇上应付不来,阻止出兵征讨南疆,若是这个原因说来,也不奇怪。”

    夜轻染冷笑一声,“小国兵马,不过十万数,便如此猖狂,今日若是令她欺我,这把椅子该他做了。”话落,他对容景道:“以如今形式,景世子认为是否还可出兵南疆。”

    “二一添作五,五五成算,就看皇上如何主张了。”容景道。

    “朕若是说明日由景世子点兵十万,征讨南疆的话,你认为如何?”夜轻染挑眉。

    容景一时沉默下来。

    群臣齐齐心里一惊,皇上要明日就出兵南疆?由景世子带兵?

    “嗯?景世子是不想出兵,还是不愿意自己以身作则带兵出征?”夜轻染见容景不语,扬眉询问。

    “皇上朕放心景带兵出征?”容景沉默片刻,温声询问。

    “先皇曾说景世子一人抵十万雄兵,景世子是我朝肱骨之臣,受万民爱戴。若是景世子不能信,这天圣也无可信可能之人了。”夜轻染声音低沉。

    “皇上器重,为皇上分忧,为百姓解难,是荣王府百年来一直遵守的风评。容景理当尽心,自然不敢推却。”容景轻轻一叹,“可是内子身体一直不好,她在家中,我甚是不放心。若是皇上恩准,带着她一起,景自然万死不辞,不怕奔劳。”

    “哦?景世子想要带景世子妃出征?天圣军中有令,出兵不带女子。景世子这是要以身试法?打破陈规?”夜轻染扬眉。

    “当年始祖皇帝军中除了贞静皇后外,也有女将。而今皇上破格提拔了十大世家蓝家主、凌少主、华少主入朝为官,也算是打破了陈规。景带内子随军,也不算是破陈规。”容景淡淡道。

    夜轻染沉默不语。

    “皇上,老臣觉得可行,就让景世子妃随军出征吧!景世子妃一人在京中,免不得会生事,到时候令景世子忧心,影响军情。”德亲王当先站出来,第一次为容景说话。他实在是怕了云浅月再闯上金殿,也更怕夜轻染利用容景不在之际和云浅月起什么瓜葛,弄得不可收场。如今的容景,是万万不可得罪,只能安抚。

    孝亲王也连忙道:“德亲王说得有理。况且景世子和景世子妃恩爱,形影不离,若是景世子出征,景世子妃私自追去,被士兵传扬出去,影响军心动荡,那样还不如皇上下一道圣旨,让景世子妃随景世子一起出征。”

    二人一开口应和,帮助容景请旨,其余人也都怕了云浅月再闯金殿,即便她不闯金殿,在荣王府日日猫着,也令人觉得指不定那日她会做出什么轰天震地的大事儿来,真不如有景世子带着她出征,管着她,也好令京城太平,景世子也安心。人人都心中清楚,连皇上都敢杀,杀完了也没事儿,能管得住云浅月的人,非容景莫属。于是也纷纷出列,跟着请旨。

    文武百官,除了夜天逸和蓝漪三女外,难得意见一致。

    夜轻染高坐在上,面容寡淡,看不出心中所想,待群臣都出列后,他扫了一眼夜天逸和蓝漪三人,对其询问,“安王,蓝上卿,凌大人,华大人,你们四人是何意见?”

    夜天逸淡淡道:“臣觉得刚刚皇上所言不过是随口一问,景世子也是随口一答,未定之事,到不必急着谈及景世子妃这个随从之人,她可随军,也可不随军,到无甚要紧。”话落,他声音未沉,“南梁小国,比邻西南。如今夜小郡主持天子剑到了江陵城和苍大人的五千兵马汇合,虽然江陵城有叶倩坐镇,但她毕竟是孤城难守。寻到对策之后,攻陷下来不过是几日而已。稍后有陈老将军和凤杨十万兵马与夜小郡主和苍大人汇合,此四人合于一处,收复西南李琦叛乱的同时,便可以调遣当地兵马,征兵南疆。区区一个南疆,杀鸡焉用牛刀?怎么用得着派出景世子?”

    夜轻染哈哈一笑,“安王说得对!朕不过是一说而已。景世子去南疆,那是大材小用。使不得。”

    群臣齐齐一怔,心里暗暗抹汗,皇上和景世子斗法,转眼间就拐了十八弯,他们这是会错了意。是啊,皇上怎么会让景世子去征讨南疆呢!西南和南疆比邻,去了西南的人就可以收复西南的同时,用于征兵南疆,但不说陈老将军和凤杨,只说苍亭和夜小郡主,便不可小视,是收复西南的助力。

    夜天逸话音一转,继续道:“臣以为,南疆有难,唇亡齿寒。南梁比邻南疆,一直庇护南疆,既然征讨南疆,南梁自然不会坐视不理,一定出兵。既然如此,不如先夺其声,即日就对南梁出兵。南梁有凤凰关,有顾少卿三十万兵马,实乃势大,不是寻常人能是对手。但定然难不住景世子。所以,臣以为,景世子出兵南梁,才是上策。”

    夜轻染眉梢一跳,“景世子以为安王所言如何?”

    “安王说得有理,景还是那句话,无论对哪里出兵,也要带内子出征。皇上若是准许,就请即刻下旨,景准备一番,明日即可启程。”容景淡淡道。

    “好!”夜轻染伸手一拍扶手,声音威严,“点兵十万,即刻出兵南疆。封景世子妃为兵马大元帅,景世子为军师,蓝漪上卿为监军。凌燕、华舒为副将。明日朕为尔等送行!”

    此言一出,满朝皆惊。谁也没料到本来随军家眷从属的云浅月竟然被封为兵马大将军。

    ------题外话------

    亲爱的们,有票的上票哦,我需要加油,加油,再加油…~(>_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11》,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十一章 夫妻出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11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十一章 夫妻出征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