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肆意缠绵

    回到总兵府主殿,容景正坐在椅子上阅览密函。

    云浅月走过去,靠着他坐下,凑近他手中的密函去看,只见是关于西南的战事密函。

    密函中说夜轻暖持天子剑去了江陵城之后,和叶倩第一个回合交手未讨得好处,便和苍亭密谋,调动皇室埋藏在西南隐卫暗中对江陵城出手,可是未曾想到叶倩竟然将南疆的皇室隐卫大半调到了江陵城,于是两方隐卫在暗中较量了个你死我活,各有损伤,如今叶倩依然占据江陵城,将铁索,吊桥,凡是能通行的通道全部斩断或者拦截,江陵城如一座跨越不过去的沟壑,将夜轻暖和苍亭依然拦截在城外。

    而李琦的义军趁着短短时间又攻下了四郡县三城池,真正的西南千里被他掌控,义军势如破竹,锐不可当,天圣的兵将死忠的尽数被杀死,没有骨头的皆投靠了李琦。从起义至今短短两个月的时间,李琦由天灵山起义时的一万人马,发展到了如今的十万兵马。可谓发展迅猛,令人心惊。

    兵部的八百里加急一天一到天圣京城,夜轻染倒是再未震怒。

    朝中的官员人人骂南疆妖女狼子野心,要祸乱吞并天圣休想。

    天圣京城朝野和百姓们的视线分为两股,一股关心对南梁的征战,一股关系西南战事。

    容景阅览完一本密函合上,又拿起另一本密函打开。这一本密函上面罗列几十个人员名单。皆是李琦的手下,出身、事迹,关联的人,一一在目。

    容景大致看了一遍,便在几十个人名上勾勾画画了两下,便合上,看下一本密函。

    云浅月跟着他看了两本,见他也不理她,便撇了撇嘴,起身前去给夜轻染写令蓝漪接管魏章那十万兵马的奏折。

    她写的奏折自然极其简单,只交代了魏章已经老了,不可再用,蓝监军有其能,十万兵马令她接任。之后写上署名,便喊来凌莲,令她着人送去驿站,送去京城。

    她写完奏折令人送走后,见容景连头都没抬,依然自顾自地处理事情,也不打扰他,径自上了床休息,一连奔波数日,昨日又被他缠绵了半夜,她自然乏得紧,不多时便睡着了。

    再次醒来,已经天黑。云浅月睁开眼睛,屋中没人,桌子上没了容景的身影和堆叠的密函。她坐起身,对外面喊了一声,“凌莲、伊雪!”

    “小姐!”二人闻声立即跑了进来。

    “容景呢?”云浅月问。

    凌莲轻声道:“景世子似乎是出了城。”

    “他出了城?什么时候?去做什么了?”云浅月一怔。

    “您睡下不久,他就出去了。也没有交代,奴婢们没敢问。”凌莲摇摇头。

    云浅月看向外面,她睡的时候还不到午时,如今已经入夜。她蹙了蹙眉,想着他出城去哪里呢?片刻后,对外面喊,“青影!”

    外面没有声音。

    云浅月又喊,“墨菊!”

    “主母!您喊我?”墨菊应声出现在门口,声音似乎有些愉悦兴奋。

    “你家公子呢?”云浅月看着窗外问。

    “属下要是告诉您,主母可有奖赏?”墨菊调皮地问。

    “奖赏你两个巴掌,正经点儿!”云浅月对外面瞪眼。

    墨菊嘻嘻一笑,再不敢玩笑,连忙正经地道:“公子去敌营了,大约是卖国去了。”

    凌莲和伊雪“扑哧”一笑。

    云浅月恍然,原来他是去南梁的军营见顾少卿了。她对外面道:“看你真是皮紧了,早晚说个媳妇管住你。”

    “主母给我选的媳妇,将来一定是最好的。”墨菊笑嘻嘻地道。

    “给你选个母夜叉。”云浅月笑着愤道。

    墨菊似乎轻咳了一声,紧接着小声道:“母夜叉也有人爱的,就比如公子,爱主母爱得死去活来呢!”话落,他“嗖”地没了影。

    云浅月闻言有些好气又好笑,暗暗磨了磨牙。

    “今日顾将军伤得很重,世子应该是去查看顾将军的伤势了。”凌莲笑着道。

    云浅月点点头,起身下了床,想着他既然去见顾少卿,想必晚膳会在他那里用了,便令凌莲和伊雪端来饭菜。她刚坐下,外面有脚步声走来,她抬头,见是孙桢。

    孙桢大模大样地进了院子,在门口道:“属下请见大将军。”

    云浅月收回视线,“进来。”

    孙桢走了进来,姿态恭敬,步伐稳重,端看来真是个在兵营里历练了许久的人。他进来后,一本正经地给云浅月见礼,云浅月没理他,他直起身,径直坐到了桌前,拿起筷子就吃桌子上刚摆上来的饭菜。

    云浅月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一顿饭吃完,孙桢抹抹嘴,起身站起来,转身走了出去。

    凌莲和伊雪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见他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院子,疑惑地低声问云浅月,“小姐,他……”

    “他就是来蹭饭的。”云浅月看着桌面上干净的碗碟,想着堂堂东海国的二皇子这两日难道给饿着了?摆摆手,“不用管他。蓝漪如今在做什么?”

    “蓝监军从魏总兵处出来之后就去了魏总兵管辖的兵营,晚膳也在兵营用的,相处这半日以来,士兵们都很喜欢她。说蓝监军人看着冷清,却是个好相处的人。”凌莲道。

    云浅月点点头,“凌燕和华舒呢?跟着她一起?”

    “没有,他们和张沛、韩奕等将领在一起。谈论您是否如今趁着顾将军受伤再出战,什么时候再出战。”伊雪摇头,“她们也很受兵将们喜欢。”

    云浅月手轻轻敲击桌面,淡淡一笑,“分而击之,女人果然不可小视。”

    二人不再说话。

    云浅月拿出西凉的地形图摆在桌面上,每一座城池,每一处山脉,每一处村庄,都清晰在目,她静静地看着,眸光沉思。

    深夜,容景依然未归,云浅月合上地形图,皱眉看向窗外。

    又等了一个时辰,容景依然未归,她不由站起身,抬步走出房门,刚到门口,一抹黑影落下,紧接着青影的声音响起,“世子妃,世子今夜不回来了,命属下回来告知您一声,您不必等他了,自己休息吧!”

    云浅月看着青影,竟然夜不归宿了?问道:“你家世子在做什么?”

    “世子与顾将军在喝酒。”青影道。

    “顾少卿受了伤,如何能喝酒?胡闹!”云浅月脸色一沉。

    青影不说话。

    云浅月看着青影,“是他不愿回来,还是顾少卿不让他回来?”虽然如此问,但是想着谁能拦得住容景?除非他不想回来。

    青影似乎小心地看了云浅月一眼,低声道:“世子说和顾将军一见如故,秉烛夜谈,品酒一醉。”

    “我去找他。”云浅月想着若是喝一夜酒,顾少卿的伤更严重了。他不过就咬了她一口,说了两句挑衅的话,他已经射了人一箭下了重手,怎么能再跑去逼着人喝酒?顾少卿虽然是大将军,掌管三十万兵马,但也不过是个还没及冠的少年而已。真是欺负人。

    青影并没有拦阻,而且错开身子,给云浅月让道。

    云浅月迈出门槛,走了两步,刚要施展轻功飞身而起,便又转了回去,对青影道:“算了,他愿意喝就喝吧!你去吧!”

    话落,她回了房间,房门关上,径自上了床。

    青影似乎松了一口气,足尖轻点,又离开了总兵府。

    云浅月躺在床上,打了个哈欠,什么也不想,睡了过去。

    不多时,有人无声无息地落在了院子,半丝风丝也没掀起,凌莲、伊雪丝毫无所觉,须臾,那人推开门,无声无息走了进来。

    径直来到床前,床上的人儿裹着被子睡得极熟,呼吸均匀,整个人占据了一张大床,他盯着床上的人看了片刻,忽然恼怒地掀开被子,将那熟睡的人揪了起来,怒道:“云浅月,你就这么放心我?”

    云浅月睡得迷迷糊糊,眼睛也不睁,身子软软地随着他手拖起来,嘟囔道:“别吵。”

    容景瞪着她,“我不在,你睡得竟然这么香?”

    “困着呢!”云浅月甩开他,身子一歪,躺回了床上。

    容景又伸手将她拽了起来,她的身子软得如面条,歪歪扭扭,向他怀里靠来,他忽然一把甩开她,抬步向外走去。

    刚迈步,忽然腰间缠住了一双手臂,云浅月睁开眼睛,哪里还有半丝困意,好笑地看着他恼怒的脸,“是你一日不理我,扔下我不管,又告诉我夜不归宿了,如今这是跑回来和我闹什么脾气?”

    “你没睡?”容景转回头看着她。

    “你没在,我睡不着。”云浅月软软蠕蠕地瞅着他,“我就想着顾少卿的酒有那么好喝吗?怎么能比得过我?让你流连不返?”

    容景哼了一声,“他的酒自然好喝,十两银子一坛,喝了十坛。”

    云浅月挑眉,“你什么时候这么降低身份了,从来喝酒不是非千金一坛而不喝吗?”

    容景看着她,不说话。

    “一身酒味!这是回来耍酒疯了?”云浅月看着容景,别扭的样子像个孩子。她好笑地拉着他上床,哄道:“容公子,你跟他一个孩子计较什么?不就是咬了我一口,说了几句话吗?你也还了他一箭了,还令他喝了一肚子酒,本来养半个月的伤,如今估计该养一个月了。无论如何都是你赢了,消消气吧啊。”

    容景不说话,躺在床上目光深幽幽地看着她。

    云浅月一叹,这陈年老醋吃的,可真有水准。她伸手给他宽衣解带,捂住他的眼睛,撤掉自己睡袍的丝带,锦缎滑落,她身子覆在他身上,与他肌肤相贴,低头吻下。

    容景身子细微地一颤,但躺着没动。

    云浅月双手环住他,手在他身体上轻挑慢捻,指尖划过,激起层层颤栗,两人相知甚深,她自然也清楚他的敏感,不多时,他从外面进来微带丝凉气的身子就被她勾起火热,她感觉他身子紧绷,在她挑逗下颤栗,心下得意,兴趣浓郁。

    可惜她没得意多久,容景忽然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如玉的手扣紧她腰肢,铺天盖地的吻落了下来。

    云浅月承受不住他如此火热,忍不住轻呼。

    容景仿若未闻,令熊熊大火吞没她。明明温润如玉的人,今夜却肆意而疯狂。

    云浅月感觉腰断了几次,又被他接好,最后天色微亮,她才被从火海里脱身出来,疲惫不堪地睡去。睡去之前,似乎听容景餍足之后不知疲惫地低低嘟囔,“连一个小毛头都敢扬言跟我抢你,自然不能轻易地放过了他。”话落,搂住她香汗淋漓的纤腰,又道:“到底是你太会惹桃花,还是我看着好欺负……”

    云浅月已经连听的力气都没了。留一丝神志想着自作孽,不可活,下次她打死也不招惹他惹火烧身了。

    容景说了两句话之后,如玉的指尖爱怜地抚摸着她白瓷般的脸庞,忽然轻笑,“竟然不知道你还有这等点火的本事,倒是极好。”

    他似乎也不需要云浅月回答,早先郁气散去,语调愉悦。

    不多时,天已大亮。总兵府外有一群人走来,张沛和韩奕以及几名副将、参将便走便低声交谈着,虽然他们的声音低,但还是能被容景听到,谈论的自然是出兵之事。

    容景向外看了一眼,对外面道:“将他们挡回去,就说大将军吩咐,今日不出兵。”

    “是!”凌莲、伊雪立即应声,转身去了。

    二人来到门口,挡住来人,将容景的意思转达了。众人对看一眼,今日竟然还不出兵?大将军打的什么心思?难道明太后和云王妃不救了?据说大将军和宫里的明太后不太对卯,但是还有云王妃呢!难道也不救了,就让云王妃在顾少卿的大营里受苦?张沛藏不住话,看着凌莲和伊雪问,“二位姐姐,大将军到底是何打算?怎么今日还不出兵?顾少卿伤重,我们都歇息够了,如今是出兵的最好时机啊!若是顾少卿养好伤,再打他可就难了。”

    凌莲和伊雪齐齐摇头,“大将军既然如此吩咐,自然有她的打算,各位将领听命就是。”话落,二人也不理会众人,齐齐转身,走了回去。

    众人对看一眼,知道凌莲和伊雪是云浅月的近身信任之人,虽然还想再问,但二人不再搭理他们,自然也不敢再逼问,只能听命,转身一起离开。

    蓝漪听闻云浅月吩咐不出兵,到没什么表态,依然待在魏章十万兵马的兵营。

    一日一晃而过。

    云浅月这回被容景折腾得惨了,睡了整整一日一夜才醒来,醒来后却浑身酸痛地起不来床,而容景坐在桌前姿态闲雅地阅览密函,她恼怒地瞪着他。

    容景感受到云浅月的视线,偏头向她看来,须臾,微微一笑,声音温柔,“醒了?”

    云浅月恼怒地翻了个身,却因为动作太大,令她抽了一口冷气。

    容景放下密函,来到床前,看着她微蹙的眉,如画的眉目也跟着蹙起来,“我都已经帮你揉按了筋骨,怎么还这么严重?”

    云浅月不理他。

    容景伸手将她拽进怀里轻轻抱住,看着她没有半丝歉疚地控诉道:“是你先惹我的。”

    真是倒打一耙!若不是他喝陈年老醋先闹别扭,她至于哄他哄出冤家来?云浅月闭上眼睛不看他。

    容景低下头,吻她的唇瓣,“前日真喝了十坛酒,醉得厉害……”

    云浅月冷哼一声,不到午时喝到深夜,两个酒鬼,还竟然不脸红地说出来。伸手推他,却推不动。她恼道:“滚开,我是大将军,日日躺在床上像什么样子!”

    容景轻笑,放开她,“你是该活动活动,再睡下去的话,我都担心你长在床上了。”

    云浅月挖了他一眼,挣扎着坐起身穿衣。容景很有良心地伸手帮忙。

    云浅月下了床,脚走在地板上还觉得腿发软,身子发虚,又狠狠地磨了磨牙,骂了容景两句,他含笑听着,温柔地侍候她净面梳洗,收拾妥帖,她还是气怒不消,不理会他,自己出了房门。

    外面阳光晴好,打在她身上,暖融融的,舒散了几分疲惫。

    凌莲和伊雪见云浅月出了房门,都齐齐松了口气,迎上来。

    “有什么事情发生吗?”云浅月问二人。

    二人摇摇头,低声道:“张沛等人来询问了几次是否出兵,都被景世子挡了回去。三十里外南梁的兵营没发生什么事情,城中也没发生什么事情。”

    云浅月点点头,身子靠在门框上,懒懒地晒着太阳。

    凌莲话音一转,“不过西南发生了些事情。陈老将军带领的十万兵马到了江陵城,与夜轻暖、苍亭兵马汇合,昨日午时,一举拿下了江陵城。江陵城沦陷,叶倩不在城中。”

    “江陵城虽然是天险,但到底是小城,十万兵马加上夜轻暖的皇室隐卫,攻破江陵城是理所当然。”云浅月淡淡地道:“蒋烈呢?”

    “蒋烈极其家人不知所踪。”凌莲低声道:“早就被景世子派人接走了。”

    云浅月想着蒋烈是孝亲王妃的弟弟,冷邵卓的舅舅,自然要保护好。不伸出手保护,以后还要何人敢被收买人心反抗天圣?

    三人正说着,外面传来一声高喊,“报!皇上圣旨到!”

    云浅月看向门口。

    不多时,一个兵士带着一个人走了进来,那人正是文莱。文莱一身风尘,看起来脸色蜡白,显然是快马兼程而来,赶路赶得太急,脚步有些踉跄。

    文莱进了总兵府,一眼就看到了云浅月,连忙快步过来,“奴才给大将军见礼!”

    云浅月对他笑了笑,“文公公辛苦了!”

    “奴才不苦,就跑死了两匹马而已。”文莱道,“皇上想令八百里加急,但又觉得八百里加急也不一定快了,免得耽误军情,特派了奴才前来。皇上说这封圣旨要当着二十三万大军和所有将领的面宣读。您看……”

    云浅月挑了挑眉,当着二十三万大军和所有将领的面宣读?她向屋内看了一眼,见容景仿佛不知道外面来了圣旨,依然坐在桌前阅览密函,她点点头,对凌莲和伊雪吩咐,“击鼓,升帐!”

    “是!”凌莲和伊雪立即去了。

    云浅月抬步向外走去,文莱向屋内瞅了一眼,立即拿着圣旨跟上她。

    来到中军大营,云浅月从西山军机大营和玉龙山新兵营带来的十万兵马,以及攻打凤凰关收服的三万兵马,还有青山城魏章的十万兵马都列队敬候。

    蓝漪、华舒、凌燕、孙桢、张沛、韩奕等人都已经等候。

    云浅月普一来到,众人目光都定在她身上。清风吹起,紫色软烟罗如九天上铺开的紫霞,包裹着花容月貌的人儿,如织染的画。所有人眼中都现出惊艳的神色。往日凛然如尘封的剑,冰雪堆砌,今日似乎冰消玉碎,柔美如弱柳扶风,不盈一握。

    二十三万兵士,人人屏息。

    张沛、韩奕等人没见过这样的云浅月,他们从见到她时,心里就没将她当女人,虽然一路行军至今,她在所有人心中就是一个将军。如今看她这般,都呆了呆,一呆之后,都连忙惊醒,不敢再看第二眼,生怕成为魔咒。

    “皇上圣旨,令所有将领士兵听旨。”云浅月站定,目光清凉地看着下面,清声开口。

    她的声音清凉如风,瞬间吹散了惊艳或呆怔的眼光,都齐齐垂下头,跪了下去。

    文莱眼睛扫了一眼黑压压的将士,清了清嗓子,当先介绍,“杂家是侍候先皇的文莱,如今在当今圣上和安王身侧侍候。皇上信得过杂家,令杂家前来宣旨。”

    他这番话,自然是说明他是皇上的人,听命于皇上。魏章手下所有士兵顿时恭敬了些。

    文莱话落,拿出圣旨展开,高声宣读,“朕知晓大将军一举夺下凤凰关,甚是欣慰。大将军首战告捷,扬我天圣,报我军威。实乃大功,朕先为之记上一功,他日还朝,一并赐赏。所有在此战中建功的将士,朕也一律封赏。”

    将士们顿时发出欢呼声。

    文莱顿了顿,继续宣读,“青山城总兵魏章,镇守青山城十五年,劳苦功高。如今年迈,再不能上阵杀敌,是朕顾虑不周,才令其受了重伤,今恩准回京养伤,伤好后,择职录用。其手下十万兵马,全权交由大将军统领。蓝监军救魏总兵一命,免我天圣老臣死于为难。也是功高一件,特升为副将军,协助大将军征南。钦此!”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所有士兵高呼,震耳欲聋。

    ------题外话------

    感谢亲们的月票,群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20》,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二十章 肆意缠绵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20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二十章 肆意缠绵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