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谁会算计

    二十万大军先后撤回凤凰关。

    凤凰关内并没有因为今日出城交战而有丝毫影响,百姓们这些天也早就看明白了,两军打仗,不伤百姓。无论是南梁的军队,还是天圣的军队,方圆百里,均不扰民。百姓们早先的恐慌也踏实下来,安安心心地过起了日子。

    南梁、南疆、西延、北崎等小国本来就是天圣的附属国,边境一直以来互通来往,互相通婚,互通贸易,凤凰关内住着天圣的百姓,也住着南梁的百姓,早已经不分彼此,百姓们所求无非是安居乐业。

    云浅月看着城内家家门面开着,有买有卖,不由笑了笑,带着凌莲、伊雪回了总兵府。

    院中并没有看到容景的身影,她径直进了屋,果然见容景在屋中,负手立在窗前。他身上难得地换下了一袭月牙白锦袍,穿着一袭墨色锦袍,笔挺地站在窗前,如她去年与他前往十里桃花林参加南凌睿的负荆请罪时一般,一改往常的温润如玉,就像一把千年玄铁剑,将锋利隐藏在墨色锦袍后,清傲尊贵,荣华无双。

    她脚步不由顿住,静静地看着他。

    容景自然知道她回来了,从窗子一直看着她一路脚步轻快地回到屋,他嘴角不禁露出一丝笑意,融化了墨色的冷冽,他缓缓转过头,笑道:“大将军得胜回来了!”

    “大将军是得胜了,但不是我这个大将军,而是顾少卿那个。”云浅月撇撇嘴,走过来,对着他上下打量一眼,须臾,挑眉,“这是要回十里桃花林?”

    这副穿着让她不得不做如此想象。有一种人,他天生就该穿一种衣服。荣王府的世子,他不适合锋芒外泄,月牙白锦袍温润如玉,正遮掩了他的凌厉,令他看起来云端高阳。楚家主,十大世家第一大家的第一把交椅,他不需要掩藏锋芒,十金一寸的墨云彩沉香锻,他穿得当仁不让。天蚕丝锦的月牙白色,从容景穿起,天下无一人敢穿,十金一寸的墨云彩沉香锻,除了楚容外,天下无人敢穿。有一种人,他所用过的事物,别人连效仿都觉得是亵渎和望尘莫及,他这样的穿着,自然是告诉他,如今站在这里的不是容景,而是楚容了。

    容景笑着点头。

    “回去做什么?”云浅月拽着容景的袖子摩挲,心中想着这个人的奢侈,十金一寸的墨云彩沉香锻啊,这件衣服何止千金。

    容景看着她,含笑道:“在你眼里,这件衣服比我还好看了?”

    云浅月鄙视地看了他一眼,“老实交代!”

    “送一个人回十里桃花林。”容景道。

    “谁?”云浅月问。

    “凌墨!”容景道。

    云浅月恍然,顿时明白了他的算计,早先从她这里赶走了风烬和莫离,让二人回了风家和莫家,如今风烬是风家的家主,莫离是莫家的少主,说是少主,其实莫家的所有权利都已经到了莫离的手中,家主如今被架空了,不过是个摆设而已,接家主之位不过是早晚的事儿。等于风家和莫家都到了他的手里。花家、凤家早被他收服,加上他的楚家,如今是五大世家。他早就将莫离弄回莫家时,就算计了她手下的华笙、凌莲、伊雪,想三人回这三家,她没给,华笙是红阁七长老之首,红阁离不开她。而凌莲和伊雪聪明精细有余,但是武功和沉稳不足,她怕她们去了也玩不过那两潭深水,不想她红阁的两大长老折在那里,所以没松手,但五大世家总不能这样牵制,不堪大用,所以,天平必须倾斜,他心折了一个伊鸿不够撼动伊家,便将主意打到了顾少卿手下的凌墨手里。

    凌墨对凌家的仇恨,凌家除了凌燕外,再无继承人,而凌燕毕竟是女人,不足以让凌家后续传承,所以,凌墨无疑最合适。若是凌墨回了凌家,凌家人自然欢喜不已,就如风家一般,风家少主暴毙而亡,风家为了传承,发疯一样地找风烬。风烬被接回风家后,在他的帮助下,铁血手腕报了当年的仇,成了风家的掌舵人,本来风家和蓝家交好,一下子被他打破,风家为了继续传承,风家的族主和族中长老们都只能妥协,脱离了蓝家,归顺了容景。

    十大世家之所以能传承几百年还在如今的世上占据着一定的位置,自有其生存之道。百年传承的世家名门,子嗣的传承被视为重中之重。当年她娘和后来的七大长老从七大世家夺人,可以想象若没历尽一番辛苦算计,七大世家不可能将人给他们。而当年的楚家主嫁给荣王府世子,后来容景作为继承人回去接替了楚家,这里面未必没有如今楚老家主的算计。

    所以,凌墨即便对凌家有很深的仇恨,但他如今八招就打败了从坤武殿出来的凌燕,就足够让凌家轰动。凌家那些老东西们就如饿狼看到了兔子,总要逮住不放。只要他肯回凌家,有楚家主楚容领着回去,有南梁兵马大将军顾少卿做后盾,有凌家再繁华百年亦不为过做为强力的吸引,他们未必不会放弃新登基为帝的夜轻染,转而投靠楚容。

    至于凌墨,只要凌家那些老东西们拿出足够的诚意摆在他面前,任打任挨,愿打愿骂,哪怕是牺牲族主牺牲凌燕,将整个凌家都交给他,也在所不惜。比起他们的尊严,他们更看重的是传承。

    云浅月一番想法不过转瞬,她叹了口气,这到底是什么时候容景开始算盘的?难道是她去年从南梁回来?顾少卿咬了他,他便对他打了主意了?她用一副“你真黑心”的表情看着容景,“你伤了人家一箭,又灌了人家几坛酒,到现在伤还没好,如今又抢人家的人。你可真是……”

    “让他长长记性,免得再来惹你。”容景浅浅一笑,“否则他不长记性。”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也就你看我好,你以为谁都如你一样?”话落,她好笑地看着他,“如今人人都知道你在乎我,没有心思的人也偏偏要气你一气,你也不怕累着。”

    容景勾了勾唇,“他们若是有本事气我,尽管来,我都让他们一辈子长记性。”

    云浅月失笑,想着顾少卿这回估计长教训了,以后想来再不敢惹他了。而南凌睿找他要了一味发热的药骗了洛瑶,把柄攥在他手里,自然也不敢惹他,她伸手捶了他一拳,问道:“你不准备带我?”

    “大将军,试问你能扔下凤凰关内二十三万大军吗?”容景扬眉笑问。

    云浅月看着他,“你要去几日?”

    “说不好!”容景摇头,“如今蓝家、苍家、伊家、凌家、华家拧成一线。就怕凌家想撤离,其他四大世家也不准,夜轻染和夜天逸也不允许,所以,不会太轻易。”

    云浅月蹙眉,如今蓝漪受了重伤,凌燕受了一箭,都要养伤数日,军中玉子夕幻容的孙桢在,虽然能镇守住军中,但她也不能扔下这二十三万的兵马离开,毕竟这凤凰关里谁知道暗中有多少夜轻染和夜天逸的人。虽然可以保证这总兵府不进来他们的人,但也就这尺寸之地而已,她一两日三五日跟去可行,但若是时间再长,自然就不行了。他这个军师可以不出面,但是大军中的事情她这个大将军不能不出面,毕竟这些人不是一直跟随她的,而是点兵才跟随她几日,军心看着沉稳,但她若不再,难免会震动。她不舍地看着他,“这么说我不能跟你去了?”

    “嗯!”容景笑着点头。

    云浅月埋怨他,“你有这个算计,怎么不早跟我说?”

    “我虽然有这个算计,但也得见了顾少卿之后,他能放人才管用。”容景笑道。

    云浅月想想也是,她伸手将他抱住,任不舍蔓延,从大婚到现在,他们日日在一起,还没分开过呢,她语气尽量压制住不舍的情绪,软软黏黏地道:“早些处理完早些回来。”

    容景点头,眸中的不舍被他深深压下,掩藏在眸底,紧紧抱住云浅月。若非凌墨太年幼,一直跟随在顾少卿身边,顾少卿张狂肆意,手中有庞大的军权,在南梁无人敢惹,他也练就了张狂的性子,稍欠沉稳,怕他回去反被凌家和其他四大世家钳制,他得不偿失,也不至于亲自回去了。凌墨势单力薄,他亲自带着他回去,凌家也可以有破釜沉舟的勇气脱离夜轻染,自然事半功倍。所以,这一趟十里桃花林,他不得不去。

    窗外有两道身影飘身而落,立在院中,当前一人无声无息,之后一人只卷起细微风丝。

    青影的声音在外响起,“世子!凌墨来了!”

    容景“嗯”了一声。

    云浅月舍不得从容景的怀里退出去,抱着他不松手。

    容景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儿,大约是出了京城心情好,短短几日,她反而看起来气色红润,长胖了些。他面色温柔,“乖,我会尽快回来。松手吧!”

    “不松!”云浅月摇头。

    “怎么跟个孩子一样?”容景笑看着他。

    云浅月抿起嘴,吸着他清雅如莲的气息,贪恋着他身上的温暖,想着今晚上就该自己一个人睡觉了,空空的屋子和床榻,他还没离开,她就开始失眠了。更加不舍。

    容景到也不急,任她抱着,眸中是化了水的温柔。

    过了许久,云浅月黏不下去了,再黏下去他也不能不走。夜轻染让她做这个兵马大将军不知道什么心思,如今他们脱离京城,不见得就不被动了,必须要掌控主动,十大世家必须撬开一个突破口,凌墨的确是最合适的人,他这一趟十里桃花林之行,是势在必行之举。收服了凌家,再想着华家和伊家,依照伊鸿对他的敬服,那么也不是不能动摇伊家,再收服了伊家的话,那么华家是否也能动摇呢?若是这三大世家动摇,那么十大世家里,夜轻染和夜天逸也就只剩下一个蓝家和苍家了。八大世家对两大世家,蓝家和苍家自然不足畏惧。这样一来,十大世家都是容景的。有了十大世家做支撑,那么又多了一大助力,夜轻染想要筹谋什么,也不会轻易。

    云浅月慢慢地放开容景,伸手推他,“走吧!”

    容景低头吻了吻她的唇角,恋恋不舍地离开,须臾,转身,向外走去。

    他走到门口,云浅月忽然喊,“等等。”

    容景回头看着她。

    云浅月板着脸警告,“不准招惹十里桃花林的小姑娘!”

    容景轻笑,眸中似乎被阳光浸染,点头,“知道!”

    云浅月对他摆摆手,容景转身走了出去。

    这时,一抹黑影又从暗中现身,墨菊单膝跪地,“公子,您带上属下吧!将青影留下吧!属下可不敢待在这里,您若是走了,主母一定会找属下报仇的。”

    云浅月看着窗外,不等容景开口,立即道:“不行,青影跟着,墨菊留下。”

    墨菊顿时苦下脸,“主母,属下知错了!属下再不敢在您和公子的房外停墙角了,属下知道公子厉害了,属下……属下听墙角也不容易啊……”

    云浅月脸一红,羞怒道:“必须留下他。”

    “公子……”墨菊期盼地看向容景。

    容景对他一笑,吩咐道:“既然她让你留下,你就留下吧!”

    “属下后尸骨无存的……”墨菊顿时觉得阳光也不明媚了,似乎暗无天日。

    “那也是你的荣幸!”容景摆摆手。

    “你死了我帮你收尸。”墨岚现身,似乎看不过去墨菊的苦相,踢了他一脚。

    墨菊自然不会等着挨踢,一个前滚翻,滚了出去,难得的是衣袂不沾半丝尘土。他站起身,对屋内深鞠了一躬,“主母,属下昨日染了风寒,害了大病了,最近需要休息,有什么大事儿,您就喊墨岚吧啊……”话落,“嗖”地身影一闪,跑没了影。

    云浅月失笑。

    墨岚冷哼一声,追着退了出去,自然不会如他所愿。

    容景似乎也笑了一下,看了青影和凌墨一眼,吩咐道:“跟着我走吧!”

    凌墨似乎有些哀怨地看了容景一眼,但也清楚他能从他家的大将军手里将他抢过来,这份本事自然是他不敢招惹的,回了凌家,一切都要靠他,于是很识时务地跟上了他。

    三人转眼离开了总兵府,消失身影。

    云浅月手无意识地抓紧门框,一张脸皱成一团,片刻后,忽然自失地一笑,她以前独来独往多少年,单枪匹马敢闯国外的军事重地,即便来了这个世界,没有风烬跟着的时候,她还不是独来独往?如今竟然离不开他了,越来越没出息了。

    伸手揉揉额头,转身离开窗前,对外面道:“凌莲、伊雪!”

    “小姐!”二人在外应声。

    “你们代替我去看看蓝副将军和凌副将,请最好的军医给她们看诊。”云浅月想了一下,补充道:“蓝副将军的内伤很重,大约二十日能好吧,凌副将的剑伤嘛,怎么也要半个月。明白吗?”

    “明白!”二人顿时意会,一般内伤的确需要二十日或者月余,但是蓝漪武功高,应该十几日就可以恢复,小姐让她养伤二十日,自然是想军医在她的药中做手脚了,而凌燕的伤口虽重,但也就十日足够了。当初冷小王爷那么重的伤奄奄一息才养了不过一个月。当然,冷小王爷当初受伤时的好药堆积如山,自然不能和如今的军中比。二人立即走了下去。

    云浅月见二人离开,回身坐在了软榻上。坐了片刻,她起身站起来,打算去找南凌睿和洛瑶,容景离开,她必须找些事情做,哪怕是说话解闷,否则的话,总是想着他,人刚走,她的心就开始疼了。

    她刚走到门口,便见南凌睿和洛瑶走了过来,她将身子靠在门框上,看着二人笑道:“你们来了正好,我正要去找你们,如今省得我跑一趟了。”

    南凌睿瞪了她一眼,“死丫头,今日伤了我十弟,找你算账。”

    “你十弟也把蓝漪伤了,且比他伤得重。今日南梁胜,败的可是我。”云浅月也瞪了他一眼,见他得意,她道:“真没看出来啊,去年我去南梁时,见到那一帮子皇子,没觉得有本事,没想到拿出来一个就能抵挡一方。”

    “去年你去南梁的时候心心念念着小景,眼里哪有好好看别人?”南凌睿哼了一声,“他们若不是真有本事,至于你哥哥我这些年活得不容易吗?也不至于老头子怕他们威胁我的皇位,要一网打尽将他们都圈禁,我觉得可惜,费了多少心思才留下他们收服来为我所用。”

    云浅月想想也是,她去年的确没什么心情观赏那些皇子。转向洛瑶,看到她气色红润,一张脸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绝顶美人,她笑着揶揄地道:“嫂嫂昨日睡得可好?”

    洛瑶脸一红,点点头。

    “都住在一张床上了,哥哥竟然没下手,这是怜香惜玉呢,还是没能力?”云浅月挑眉,看着她虽然气色红润,但眉心不散,显然还是处子。

    洛瑶的脸本来是微红,闻言腾地红透了,连耳根子都染了红霞。

    “死丫头,不知羞!”南凌睿挖了云浅月一眼,“你哥哥我才不像小景那个黑心的,提前对你吃干抹净。”

    “那你这要是留到大婚了?”云浅月看着他挑眉,“如今天圣和南梁在打仗,两方兵战,你能兴大婚之喜?若是不兴喜的话,难道你还能等多久不成?如今仗打起来,便没那么容易罢了。你如今不吃,要等到何时?一年还是两年?或者十年还是八年?”

    南凌睿皱眉,“你和小景会这么无能?半年还结束不了战乱?”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不再理会他,明明看起来风流的性子,这件事情到矜持起来了。她对洛瑶语重心长地道:“嫂嫂,他桃花遍天下,你要努力啊!”

    “果然是个死丫头,什么都敢说!”洛瑶羞愤地瞪了云浅月一眼。

    云浅月呵呵一笑,对她悄悄道:“告诉你,要想拿住他,就要先吃了他,吃了他之后,就算先占了地盘,站了地盘之后,你说东,他就不敢往西,你说南,他就不敢往北。什么外面的桃花啊,墙里的红杏啊,还不是任你搓扁捏圆?如今你们又不是孩子,矜持什么?傻子才不吃。你可以尝尝,多少女人都没得到的肥肉,被你弄到手里,还不赶紧吃了,留着做什么?早吃早香。”

    洛瑶眨眨眼睛,到没了羞愤,看着云浅月,似乎在寻思她的话的可行性。

    “走,进屋说!”云浅月准备对洛瑶先洗脑,看着他那个哥哥精明也会算计,但是那是对别人,对自己喜欢的女人,他就是个笨蛋。若非如此,也不会一根筋到现在,叶倩飞了,蓝漪扔了,当初南梁太子府那一府美人衣角都没碰就给赶出去了。好不容易弄到手个洛瑶,捧在手心里,碰都不敢碰了。

    洛瑶站着不动,对她道:“不能跟你进屋说了,我们是来告诉你,我们要启程离开。”

    云浅月一怔,看着她,又看向南凌睿,“你们要离开?去哪里?回南梁?”

    南凌睿自然听到了她对洛瑶说的话,撇开脸,不看她,耳根子一抹可疑的红润。

    洛瑶低声道:“今早收到了叶女皇的来信,让我们去帮助她。”

    云浅月讶异,“叶倩竟然让你们去帮助她?去哪里?南疆?还是……天圣的西南?”

    洛瑶道:“天圣的西南,昨日你应该也收到了西南传来的消息,陈大将军和苍亭的大军破了江陵城之后在泥沼林和李琦的义军对上了,虽然初战李琦的义军小胜,但是陈大将军手中的十万大军兵将毕竟是正规军,加之他有调度整个西南兵马之权,等熟悉了泥沼林的地形,有各地兵马调遣相助,翻盘不过是几日之事。李琦虽然也是十万兵马,但没有经过训练的散兵,怕不是对手。如今叶女皇前去了泥沼林相助,准备调南疆兵马帮助李琦,她的皇夫云暮寒要镇守朝中,她一人势力孤单,你哥哥和我前去助她,泥沼林的战线才能拉得长些,不能让夜轻暖抽开身。”

    云浅月点点头,南凌睿能将西南千里绘出地形图来,他和洛瑶前去帮叶倩,对她简直如虎添翼。容景会算计,她也分毫不差。她叹了口气,本来以为容景走了,还有他们陪着她聊天,如今看来,她只能找别的事情打发时间了。

    ------题外话------

    2014年,新年新的一天,《纨绔世子妃》又跨了一个年度,我这个执笔的人感慨万千。最后一卷完结篇也在这一年落幕。大高潮,大转折,风高浪急,轰天动地,未来不久后也会有完美大结局。亲们,你们追随的脚步,一直是子情前进的动力和风向标。新年伊始,送出我的祝福,祝亲们元旦快乐,未来一年平安健康!陪我一起,一步步走向我们共同期待的完美终篇。群么么,大么么,狂么么,爱你们……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26》,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二十六章 谁会算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26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二十六章 谁会算计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