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传言和离

    云浅月想着天下间果然是无奇不有,有人竟然能将千里传音用得炉火纯青如人在眼前,她不由得恼恨起来,子书到底招惹来一个什么人,看起来他的目标根本不是他,而是容景和她。 否则的话,不会真扔下子书不管挟持她。

    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不知是她的心思太明显,还是根本就在这个人的面前藏不住,上官茗玥低头看着云浅月,轻轻一笑,“正如二皇子所说,我吃了十几年的素,如今也该吃荤了。”

    云浅月挑眉看着他。

    上官茗玥悠悠一叹,“哥哥我哪里不比那个笨蛋好?让你愁苦着脸?东海人杰地灵,风貌极好,名士风流,如今这个季节玉兰花遍地,处处飘香,人间仙境,不过如是。”话落,他抽出手,一手抱着云浅月,一手在她唇角抹了抹,温柔地道:“你一定会喜欢的。”

    云浅月寒下脸,“别动手动脚。”

    “我是看到你嘴角咬我没擦净的血帮你擦擦而已。”上官茗玥无奈地一叹。

    云浅月皱了皱眉,不再说话。

    上官茗玥也不再说话,抬起头看着前方,狭长的凤眸在黑暗中看不出情绪。

    云浅月折腾了一日,也困了,实在不想费心力再与他对着干,况且她私心里并不怕他将她如何,这种感觉很奇妙,她也懒得去探究深想,头一歪,躺在了他的胳膊上,闭上眼睛。

    上官茗玥从前方收回视线,就见云浅月堂而皇之地躺在他胳膊上,转眼就睡着了,均匀的呼吸声传出,将他的怀里当做大床了,他顿时觉得自己这个挟持的绑匪甚是失败。嘴角勾了勾,用宽大的衣袖给她遮住脸上的风,轻功几乎脚不踩地,一路如风一般地飘向东方。

    玉子夕追出两百里,早已经不见了上官茗玥的影子,他累得气喘吁吁,再也没力气,坐在路边一株大树下大骂,“该死的上官茗玥,活着就是为了打击人的。”

    他自认为轻功很好,可是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轻功对于上官茗玥来说就是蚂蚁和大象。

    玉子夕骂了半响,将自己会骂的词都骂了出来,直到骂了个痛快,实在累及了,才头一歪,靠在树干上睡去。

    并没有发现就在他不远处的另一株树干上躺着一个人小憩,从他来到将其惊醒,一直听着他骂完,之后对着东方沉思片刻,施展轻功,无声无息向东追了去。

    云浅月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辆老牛车上,老牛很老,老得皮毛都掉没了,嘎油嘎油地向前走着,比蜗牛还慢,她眨眨眼睛,头上的天很蓝,晴空万里,虽然天晴,但是太阳不烈,正是冬日的暖阳,暖意融融。她听到四周轻风拂过,听着身边有人均匀的呼吸,听着山路虫鸣鸟叫,她猛地偏过头。

    只见上官茗玥躺在她身边正在酣睡,睡梦中似乎想到了什么美事儿,嘴角高高地翘起。

    云浅月看着他,即便睡梦中,他眉眼间的倨傲和张狂也丝毫不减,配上这张俊美绝伦雌雄莫辩的脸,再加上他高绝的武功和灵术,他的确可以笑傲天下,不可一世。她嫉妒地瞪了他一眼,想打散他嘴角的笑,但又作罢。虽然她一直睡着,但是隐隐约约还是记得他施展轻功带着她走了一夜,夜里风凉,他似乎刻意遮挡了风,她没觉得冷,还算是他有良心有待俘虏。

    她收回视线,看向四周,只见是走在一条山道上,四周景色一样,让她一时间也分辨不出是哪里,天色已经响午,她扫见旁边有几个食盒,坐起身,只见食盒是温的,打开,里面竟然是炒菜,而且好几样,菜不多,但贵在精。刚打开,一阵菜香味便飘出。

    云浅月看了上官茗玥一眼,他还在睡着,她想着要不要出手,见风吹来,他长长的睫毛动了动,她顿时放弃,丝毫不怀疑,只要她出手,他一定会立即醒来。无用之功自然不必做。她撇撇嘴,拿起筷子就开吃食盒的东西。吃饱了才有力气想他有什么目的。

    吃了两个食盒的东西,她才放下筷子,扫了一眼有饭菜无水,而她渴得厉害,看向四周,荒山荒冷,根本就没有水源。她刚要推醒上官茗玥,扫见老牛脖子上挂着的类似酒壶的东西,她伸手摘了下来,老牛竟然回头看了她一眼,继续蹒跚向前。她打开酒壶,果然是酒,一阵酒香,她刚要喝,犹豫了一下,低头闻了闻,酒香扑鼻,她想着若是这个人想害她,她也反抗不了,饭都吃了,还怕喝酒?于是再不犹豫,拿起来一阵猛灌。

    一壶酒一滴都没剩,之后酒壶一扔,她晃晃脑袋,嘟囔道:“这是什么酒这么好喝?”

    “好喝?”上官茗玥的声音传来,似乎带着隐隐笑意,“神仙醉,的确是好喝的酒。若不好,如何能将神仙都醉上三日?”

    云浅月暗叫了一声不好,感觉头有点儿晕了,支撑着偏头问上官茗玥,“我喝了一壶,能醉几日?”

    “大约十日吧!”上官茗玥道。

    云浅月身子一软,倒在了牛车上。

    上官茗玥笑了起来,似乎极其欢快,伸手拍拍云浅月的脸,“对我半点儿都不设防,让本小王觉得很失败,连欺负你都觉得可耻。”话落,他叹息了一声。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只觉得眼皮沉重得很,心里暗骂,她是不设防吗?相信方圆几十里都没人家没水源,她总不能渴死。怒道:“给我解药。”

    “神仙醉没

    “神仙醉没有解药。”上官茗玥笑吟吟地看着她酒劲上来,醉醺醺的样子,他坐起身,一手支着头,一手拍着她,分外温柔,“乖妹妹,好好睡,等你再醒来,我们就会到东海了。到时候咱们骑太子殿下的大雕回去。他的雕在来之前被我驯服了。否则我哪里会追不上他?”

    云浅月想骂他一句,但是耐不住酒劲,睡了过去。

    上官茗玥絮絮叨叨似乎又说了什么,云浅月耳朵嗡嗡,已经听不清了。

    老牛车继续向前走着,它看起来老迈,但是在崎岖的山路上走得稳稳当当。

    上官茗玥说了半响,无人搭腔,他又闭上眼睛,将云浅月搂在怀里,幽幽睡去。

    云浅月睡着,没发现刚转过一道山坡后不久,前方已经是茂密的丛林无路,而牛车仿佛没看见没路,继续向前走,他所过之处,树木被一阵风刮过,齐齐伐倒,倒地之后,半丝声响也没发出,便被四周的动物将树给搬走了。没路的地方,转眼间便腾挪出一个牛车的路。

    云浅月再醒来时,只觉得身体轻盈,灵台清明,没睁开眼睛,似乎方圆五里的动静都尽数掌握,她惊异地醒了片刻吨,消化了片刻惊异的感觉,才睁开眼睛。

    只见她躺在一个明黄的帐子里。

    床很大,只躺了她一个人,她伸出手,去碰触帐子,轻轻挑开一条缝,入目处的房间她分外熟悉。正是帝寝殿。

    天圣皇朝的帝寝殿。

    云浅月一惊,低头看向自己的衣服,已经不是她昏睡过去前穿的那件紫色阮烟罗,而是一件桃花织锦的粉色宫装。她面色一变,猛地坐起身,挥开了明黄的帷幔。

    哗啦一声,帷幔打开,惊动了外面的人。

    外面顿时呼啦啦跑进来一群人,对云浅月齐齐见礼,整齐一致,“奴才(奴婢)们拜见浅月小姐!”

    宫女太监嬷嬷大约二十多个人。

    云浅月眉头竖起,看着这二十人,不说话,让自己迅速冷静下来。她为何会在这里?上官茗玥哪里去了?难道是他将他送到了夜轻染的皇宫?

    她眯起眼睛,虽然不说话,但顿时压力从她身体散发出来。

    请安问礼的二十多人身子齐齐颤了颤,其中一人在最前面,直起身来,对云浅月道,“浅月小姐既然醒了,可有什么吩咐?是否传膳?”

    云浅月看着她,这才看清当前之人,她梳着宫里嬷嬷的发髻,穿戴着嬷嬷的衣装,却还是昔日云王府书房那抹素雅的倩影,只是那时候她嘴角含笑,如今却是一脸冷木。这个人正是昔日在云王爷身边侍候的绿枝,她看着绿枝,不由眯起眼睛,问道:“你是谁?”

    “奴婢绿枝!”绿枝恭敬地道。

    连名字都没改吗?她挑眉,“云王府的绿枝?”

    绿枝垂首,恭敬地道:“回浅月小姐,奴婢是昔日受皇上差遣,前去云王府侍候云王爷,如今云王府已经没有云王爷,不需要奴婢侍候,奴婢自然被皇上招回来了。”

    云浅月眸光一冷,她没有想到绿枝竟然是皇上的人,是先皇?还是夜轻染?记得她出生时绿枝就在云王府吧!那就是先皇了。她笑了一声,“我竟不知云王府竟然还养了一尊菩萨。这些年让你受委屈了。”

    绿枝不卑不亢地道:“为吾皇效忠,绿枝并不委屈。”

    云浅月忽然拿起手边的枕头对着绿枝砸了过去。

    绿枝不躲开,枕头将她砸了个正着,帝王所枕的枕头是玉枕,有棱有角,绿枝被砸到了地上,额头顿时出了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瞬间染花了她的脸。

    “姑姑!”四周响起宫女太监的惊呼声。

    在宫里被宫女太监称呼姑姑的,都是有一定品级的,可见绿枝的身份在众人中之高。

    云浅月冷冷地看着一众宫女太监惨白了的脸,人人惊骇的神色,她心中惊异,没想到自己的功力竟然在一觉醒来之后提升了不止一层,随手扔的一个枕头,并没有用内力,却还如此之快,连绿枝额头砸了个窟窿,她眯了眯眼睛,什么时候她得了某种提升功力的好处了?

    脑中没有什么印象,她也不再想,看着众人冷声问,“今日是什么日子?”

    那些人惊骇地看着他,人人哆嗦地说不出话来。

    “说!”云浅月声音凌厉。

    “回浅月小姐,今日是天圣一百一十八年四月十二。”其中一个小太监哆嗦地道。

    云浅月想着她被上官茗玥钳制离开凤凰关怡红楼那日是四月初二,如今整整十日了。她顿时一阵心浮气躁,容景在哪里?十里桃花林的事情解决了吗?这十日他在做什么?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她腾地下了床,光着脚向外冲去。

    “醒了?”外面传来夜轻染的声音。

    云浅月脚步猛地一顿,若不是有绿枝,若这里不是帝寝殿,若人人不是称呼她浅月小姐,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竟然到了的寝宫睡在这里。她压下浮躁,冷冷地看着门口。

    不多时,夜轻染脚步走近,来到门口,一身明黄锦袍令他看起来分外尊贵威仪。还是旧时模样,但是已经帝王气息庞大,如腾龙,缓步走来,令人不敢直视。

    透过珠帘,云浅月的心猛地缩了缩。

    夜轻染伸手拂开珠帘,缓步走入,先是看了云浅月一眼,目光从她头上到脚下,须臾,他看向地上跪看向地上跪着的众人和躺着满脸是血的绿枝,微微蹙了蹙眉,对云浅月问,“刚醒来就发脾气了?”

    云浅月声音冰冷,“我为何会在这里?”

    夜轻染看着她,笑了一声,“原来是因为这个发脾气吗?你在我这里睡了五日了。我吩咐人好好的侍候你,难道就是让你醒来与我质问发脾气的?”

    云浅月眯起眼睛,继续问,“我为何会在这里?”

    夜轻染不答话,也不再看她,对跪在地上的宫女太监吩咐,“将绿枝姑姑扶起来,送去太医院,吩咐太医,好好医治,不准落下疤痕。”

    “是!”立即有两人上前,扶起绿枝。

    不多时,绿枝被人扶了出去,有人打扫了金砖上的血迹,一群人转眼间退了个没影。

    云浅月见夜轻染不答,也懒得待在这里再问他,她必须要出去,才能知道外面如何了。她越过夜轻染,向外走去。

    夜轻染也不拦着,任她走出了帝寝殿。

    帝寝殿外,竟然下着雨,小雨不大,凄凄沥沥。

    她一刻也耐不住,施展轻功就要向宫门而去。可是她刚抬起脚,顿时一阵箭羽对着她落下。箭羽分外密集,如细密的网,她将周身迅速设上防护罩,可是依然寸步难行。

    云浅月坚持了片刻,但毕竟人难以对抗数千只箭羽,她心中含恨,只能退回帝寝殿。

    随着她退后,箭羽也顿时吸止,地面上落了厚厚一层箭。

    云浅月猛地回转头看向夜轻染,“你什么意思?”

    夜轻染淡淡地看着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将皇宫当成了什么?”

    云浅月眯起眼睛看着他,夜轻染眸中一片淡漠,她冷静地道:“我为何出现在这里?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夜轻染瞥了她一眼,忽然抬步向外走去。

    云浅月一把拽住他,“说清楚!你将我困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夜轻染弹了弹衣袖,掰开云浅月的手,语气淡漠,“你确定要听?”

    “自然!”云浅月看着他。

    十日,可以乾坤倒转,历史改写。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思想准备。

    夜轻染负手背在身后,对外面侍候的一众宫女太监随手指了一人,“你来告诉她,这些日子都发生了什么?”

    那人是一名小太监,闻言立即哆嗦地出列,垂着头低声道:“十日前,十大世家反戈了夜氏,联手杀了安王。拥护前朝后主。”话落,他似乎不敢说出那个名字,颤抖得更厉害,“前朝后主是……是……是景世子。”

    云浅月心思一动,夜天逸死了?容景前朝的身份大白于天下了?

    “继续说!”夜轻染没有表情地吩咐。“荣王府景世子妃,天圣征缴南梁的兵马大将军得到安王被杀的消息,心神俱裂,一怒之下……与景……世子写了和离书,言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你说什么?”云浅月上前一步,一把拽住那小太监的衣领。

    那小太监被她冰冷的气势和怒意吓得顿时身子一软,昏了过去。

    云浅月一把甩开那小太监,看向夜轻染。

    夜轻染扫了那小太监一眼,迎上云浅月的目光,嘲讽地挑眉,“不信吗?”话落,他随手一指一众宫女太监,“那就让他们再与你说说!”

    一群人顿时跪在了地上,齐齐道:“回浅月小姐,外面都这样传……”

    云浅月见不像作假,身子颤了颤,她写了和离书?她想起上官茗玥令人写的休书,她看着夜轻染,恼怒地问,“上官茗玥呢?”

    “上官茗玥?”夜轻染笑了一声,“帝师大人在钦天监议事。”

    “帝师?”云浅月眸光冰寒,“是他将我送来这里的?”

    夜轻染淡淡看了她一眼,向外走去,对跪在地上的人吩咐,“好好伺候着!”

    “是!”跪在地上的人齐齐应声。

    云浅月瞬间拦在夜轻染面前,盯着他看了片刻,见他一脸冷漠,再寻不到任何昔日的影子,她心里一灰,勉强镇定地道:“让我离开。”

    “离开?”夜轻染勾了勾唇,没有半丝笑意,冷漠地道:“不行!”

    “你就不相信我死也能冲出去一条路吗?”云浅月看着他。

    “那你就死着冲出去。”夜轻染不以为意。

    云浅月忽然对他出手,她奈何不了外面布置的数千弓箭手,但是如何能奈何不了他?今日说什么也不能留在这里,她要去找上官茗玥,问他为何将她带来了这里,难道这就是他绑了她的目的?他和夜轻染私下里有什么协议?

    她的武功比十日前高了不止一倍,她早就发现了,但是和夜轻染过上招,才知道有多高。夜轻染根本就抵抗不了她的武功,节节后退。夜轻染金冠被云浅月打下,“砰”地一声砸到了地上。

    云浅月毫不客气,趁着他躲避不开,迎面就是一掌。

    夜轻染面色微微变了一下,似乎也没想到云浅月短短时间竟然有如此功力,他也不躲闪了,抿着唇看着她。

    云浅月拿定主意,今日必须要出去,于是一掌砍向夜轻染的肩。

    千钧一发之际,一缕清风拂来,轻轻拂开了云浅月的手,明明很轻盈,却是有着排山倒海之力,迫使得云浅月退了数步。一抹艳华的身影飘身而落,风姿如月,俊美俊伦,正是上官茗玥。

    玥。

    轻袍缓带,衣袂轻扬,细雨中,一枝独秀。

    他落地后,看着云浅月冰寒的脸色,走近她一步,揽住她的腰,“刚刚醒来就发脾气?怎么这么不可爱。”

    云浅月狠狠地撞了一下他的腰,上官茗玥“嘶”地一声,一口凉气还没吐出,云浅月顿时一手死死地抱住他,一手对他拳打脚踢。

    上官茗玥挨了好几拳,才勉强制止住云浅月,手被钳制住,她猛地踩向他的脚。上官茗玥躲躲闪闪,却还是被她踩了好几下,她撒泼耍辣的劲头上来,一句话也不说,只恨不得打死他。

    上官茗玥最后被逼无奈,从她袖中抽出红颜锦,将她腿脚困住,她才死死地瞪着他,不再打了。

    上官茗玥一身狼狈,刚刚好好的锦衣华裳,风流公子的模样,转眼间便一团糟,他看了一眼自己,嘴角抽了抽,须臾,弹了弹锦袍的褶皱,锦袍在他一弹之下轻轻地舒展开,他又弹了弹脚,见脚上没灰尘,这才看到云浅月是光着脚的,他蹙了蹙眉,对她埋怨不赞同地道:“不知道女人的玉足是不能轻易外露的吗?怎么不穿鞋?”

    云浅月恼恨地瞪着他,若是眼神能杀人,他早死了一百次了。

    上官茗玥叹了口气,上前一步,将她拦腰抱起,她被红颜锦绑着,僵硬地躺在怀里,他看了一眼她恼怒的脸,笑道:“至于生这么大的气吗?我不是在这里吗?又没有将你扔下不管?”话落,他似乎才想起夜轻染,回转身子,看着夜轻染比他狼狈数倍的模样笑道:“这只小野猫就是爪子厉害,给皇上添麻烦了!以后我会好好看着她。不让她再伤了你。”

    夜轻染面无表情地道:“帝师言而有信就好!”

    ------题外话------

    只说三件事,一,淡定,二,淡定,三,淡定。

    有人愿意死在对手的剑下,也不愿意俯仰天下。没有对手,总是寂寞的。

    月中了呢,有票的亲,你们的票票,决定某情是大虐,是中虐,是小虐,还是不虐哦…嘿嘿O(∩_∩)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40》,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四十章 传言和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40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四十章 传言和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