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倾国相送

    算计了她和容景和离,竟然还算计了赐婚?

    云浅月只感觉一股怒气冲上脑门,心尖都跟着她这股怒气颤抖起来。 她甩开七公主的手,就要去找云老王爷算账。

    云离一把拉住她,低声道:“妹妹,爷爷手中有和离书,的确是你的笔记。”

    “我没有写那个!”云浅月恼怒地道。

    云离低声道:“我知道,凭借你和景世子的感情,怎么会写和离书?但是那笔记实在太像了,我看到的时候,差点儿都以为是你写的了。”

    云浅月唇瓣紧紧抿起,额头青筋直跳。

    “上官小王爷对你似乎没有恶意,此举看起来令人难以接受,但显然也是为了保护云王府和你,景世子那边对此事一直没什么回应。我想必有主张。你别急,仔细伤身。”云离低声劝说。

    “妹妹,你哥哥说得对,毕竟德亲王带着两万兵马上门那日很凶险,若没有上官小王爷,如今我们都入狱还是小事儿,怕是已经见不到你了。”七公主也过来,劝说云浅月。

    云浅月压下火气,点点头。

    云离和七公主不再说话,拉着云浅月向西枫苑走去。

    来到西枫苑,进了房间,七公主脸色似乎更差了些,还有些喘,云离连忙扶着她躺回床上,云浅月见此,收起自己的情绪,坐在床头给她把脉。

    七公主的脉比她离开时更虚浮了些,但大约是一直用药的原因,腹中的胎儿倒是很稳。

    云离紧张地看着云浅月,“妹妹,她……如何?”

    云浅月对云离一笑,摇摇头,“没事儿,胎儿很稳,哥哥放心吧!就是嫂子体虚,坚持用药就行。”话落,她问道:“算起来嫂嫂怀孕有六个多月了吧?”

    七公主嗔了云浅月一眼,“今日七个月整了呢!妹妹记错了。”

    云浅月心惊,七个月才这么大的肚子吗?那孩子生下来会多大?她面色不表露出来,揉揉额头道:“我不会算计这个,只能说出个大概时间,定然没有嫂嫂当娘的算计得准。”

    七公主摸着肚子,幽幽地道:“我只希望孩子能平安生下来就知足了。”

    云浅月看着她,想着她心里也是明白的吧?自己的身体,再也没有自己最了解。的确是体质最差的孕妇,也不至于如她一般从怀孕就日日汤药不离身。她暗暗叹了口气,握住她的手道:“嫂嫂胡乱想什么呢?孩子自然能平安生下来。哥哥给孩子起名字了吗?”

    七公主看了云离一眼,笑着道:“你哥哥说等着你给他起名字。”

    “那怎么行?孩子的名字要父亲起,或者爷爷起。”云浅月离京反驳。

    “爷爷也知道这件事情,说你从小就皮,好养活。名字就让你起吧!让孩子沾沾你的皮劲,将来也好活。”七公主道。

    云浅月骂了一句,“糟老头子!处处看我不顺眼。”

    “爷爷比谁都疼你,妹妹稍后过去,也别怪爷爷。”七公主话落,似乎太乏了,对云离道:“夫君,你有话对妹妹说,带着她去书房吧!免得因为我失了心情。”

    云离点点头,给她掖了掖被角,温声道:“你好好休息,别想太多。妹妹如今回来了,孩子定会没事儿的。”

    七公主笑着点点头,眉眼间的郁气也散了些,闭上了眼睛。

    云离和云浅月出了房间。

    西枫苑令设了小书房,云离推开门走进去,云浅月跟着进去,这个书房是她第一次进来,干净整洁。里面挂着一幅她几年前闲暇时随手画的画,随意轻狂之笔,她愣了愣,随即笑道:“哥哥,你也不怕丢人,怎么能将我胡乱画的画挂在这里?”

    云离看了那副画一眼,温声笑道:“不久前,赵妈妈收拾浅月阁的杂物,拾掇出了这副画,正巧被我遇到,我觉得画得甚好,便留了下来。不丢人,我觉得比天下第一画师画得好多了。”

    云浅月笑着摇摇头,坐了下来,将她如何被上官茗玥钳制,如今昏迷不醒来了天圣的事情简短说了一遍,说完之后,看着他道:“你也知道,我睡了十日,有些事情都不知晓,哥哥知道什么,尽管如数告诉我,也不至于让我两眼抹黑。”

    云离明白了前因后果,低声道:“妹妹对玉太子真好,竟然以身救他。”

    云浅月笑了一下,“哥哥如今还不明白吗?上官茗玥不是冲着子书来的,子书不过是个引子而已,他是冲着我和容景来的。即便我不以身换了子书的话,他也会有别的办法钳制我的。”

    云离点点头,想了一下,对他道:“从你点兵前往凤凰关,朝中以德亲王为首的一众老臣日日请柬皇上,要求调回你,皇上一直压着奏折。德亲王气病了一场,后来你拿下了凤凰关,那一众老臣才消停了些日子,西南的战事八百里加急频繁传来,不容乐观,朝中的老臣便转了视线,盯着西南。不久后,蓝漪受伤景世子失踪的消息传回,德亲王又不知道哪里得到了你是楚夫人和景世子前往十里桃花林的消息,早朝上死谏皇上必须解除你的兵权,派人即刻前往凤凰关,甚至说要调动青山城和凤凰关所有皇室隐卫,对你进行押解回京。”

    云浅月静静听着。

    “皇上再也压不下群臣的呼声,准许了德亲王的请求,派安王前往凤凰关。安王出了京城之后,皇上思量再三,私自出了京城,留下诏令,出了京城,留下诏令,令德亲王和孝亲王监国,德亲王和孝亲王虽然恼怒皇上竟然不顾身体安危只身出去,但事已至此,也只能听命。两日后,十里桃花林传出了安王已死,十大世家倒戈谋反的消息。德亲王便带着两万兵马来了荣王府。后面的事情你刚刚已经知道了。”云离想起那几日的惊险,轻吁了一口气。

    云浅月点点头,“这些我知道了,容景呢?他从十里桃花林出来,都做了什么?”这才是她最关心,最想知道的,她想他,一万个想,但是如今隔着千里,她离不开,他进不来。

    “景世子收服了十大世家之后,据说是回到了凤凰关。很是奇怪,那两日并没有什么表态,第三日才昭告天下写了《万民书》,之后拿下了副将军蓝漪和不投靠他的人,凤凰关二十三万兵马归顺了他。”云离低声道:“二十三万兵马归顺之后,顾少卿代表南梁,递上了降表,说愿意南梁举国归顺慕容后主,倾国相送。”

    云浅月腾地站起来,讶异地问,“举国递上降表?倾国相送?”

    云离点点头,“七八日前,顾少卿手持南梁王诏书,诏书盖了南梁玉玺。率领三十万兵马归顺,景世子接了降表。从此南梁不国,对慕容称臣。说待后主收复河山之后,重新划分州县土地自制。”

    “我哥哥他……”云浅月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虽然她想借他的兵马收复这万里疮痍河山,但也没想过这等举国归顺,只想的不过是两处兵力整合。

    “百年前,慕容一统天下,如今的南梁、南疆、西延不过都是曾经的藩王封地而已,不过是当年慕容氏没落之后,皇室无人收权,各地才烽烟四起,后来始祖皇帝征服了四方,才安定了战乱,建立了夜氏皇朝,但是他并未做到真正的大一统,当年自立为王那些都成了附属小国,如今南梁归顺,重新称臣,拥护后主,也是情理之中,毕竟早先的南梁是慕容氏的藩王臣属。”

    云浅月呐呐地道:“舅舅同意吗?”

    “妹妹说的是南梁太上皇?”云离问。

    云浅月点头,“虽然说早先的南梁是慕容氏的藩王臣属,但如今已经百年风云,南梁已经坐大,问鼎天下也不是不可能一试,可是如今竟然被哥哥给了容景,舅舅可愿意?”

    “南梁太上皇应该是愿意的吧!南梁并未传出任何太上皇不愿的消息。”云离道。

    云浅月轻吐了一口气,忽然一笑,“这样也好!南梁大国都归顺,四方投奔,容景的慕容氏算是名正言顺了。”

    云离轻轻点点头,赞叹道:“一百多年,慕容这个姓氏都未曾被人遗忘,百姓们世代都念着慕容皇朝治理下的好,都念着当年荣王悲天悯人之心让了一半天下,都念着百年来,荣王府对天下百姓的庇护,慕容后主收复自家河山,深得民心,已经是大势所趋。”

    云浅月不再说话,想着终于走出了这一步,只是有些遗憾,她没站在容景身边,没亲眼见证他的名正言顺。想着现在是否人人称呼他为后主?或者还是景世子?

    景世子三个字的身份已经根植入民心,代表的不是荣王府,不是夜氏的封赐和世袭,而是他本人的声望,不是他反戈了天圣就能剔除的。

    “如今景世子二十三万兵马和顾少卿三十万兵马整合,对于和离书和赐婚诏书,他均未表态。”云离又道。

    云浅月晒然一笑,“他虽然没表态,心里大约是记着呢!”

    云离也笑了,“极有可能。”话落,她见云浅月露出思念的神色,低声问,“妹妹,这上官小王爷既然相助云王府,却又做了帝师,他到底与你和景世子……是好还是坏?看着他像是对你和云王府很好,但是对景世子,却像是不好。”

    云浅月想着真问到点子上了,她也想知道他是好是坏,她摇摇头,恼恨地道:“我也不知道。上官茗玥不是什么好人。”

    云离看着云浅月,低声道:“新皇亲政之后,摄政王撤下了椅子,站在百官之首。可是如今金殿上重新设了一把椅子,就在金座旁边,坐着帝师。这几日朝议,他都针对景世子,且有一番调兵布置,甚是缜密。我与冷邵卓试探几次,无论如何见他都是真心帮助皇上的。真令人费解。”

    “他不是喜欢容景,就是和容景有仇。”云浅月磨牙。心里清楚得很,他站在夜轻染身边,将会是容景收复河山最大的阻力。夜轻染折断了夜天逸这个臂膀,来了个上官茗玥,他半丝没吃亏。

    云离一愣,看着云浅月,有仇好说,这喜欢如何说?

    “没准他有龙阳之好呢!”云浅月没好气地道。

    云离见龙阳之好从云浅月嘴里说出来,轻咳了一声,对她道:“妹妹,我见上官小王爷不像是喜欢那个……那样的人。”

    “人不可貌相。”云浅月冷哼一声。

    云离看着她,见她一眼阴郁,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有些恼怒,他疑惑地问,“上官小王爷不是喜欢你吗?”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他是喜欢我咬死他才对。”

    云离很少见云浅月如此情绪外泄,他叹了口气,上官茗玥实在厉害,也不怪她都没了以往的镇定,他到底是好是坏,是正是邪,他看不出。他只觉得他太深不可测,一眼就能洞穿人心,他试了几次,触到他似笑非笑的眼神,便觉得如跳梁小丑,做的都是,做的都是无用之功。

    “走吧!我们去看看他撑死了没有。”云浅月起身站了起来,也懒得猜测上官茗玥,只要知道容景无事就好,她跟在上官茗玥身边也许没什么不好,跟着他才能探出他的目的。

    云离点点头,起身站了起来。

    二人出了书房,向云老王爷的院子走去。

    “沈昭呢?”半途中,云浅月忽然想起沈昭,刚刚听他说起他和冷邵卓,没提到沈昭,沈昭是容景的直系属下,亲容派,容景成了慕容后主,那么他呢?

    “那日得到景世子倒戈的消息,德亲王带着人来了云王府,孝亲王带着人去了沈府。堵了个空,沈昭被人提前一步接走了。”

    云浅月点点头,只要人无事就好。

    二人来到云老王爷的院子,院中没了以往玉镯的身影,替换的而是年老的云孟,云孟从卸去了云王府大管家之职,一直陪在云老王爷身边,再不理迎来送往的外事,如今他站在那里,佝偻着腰,明显老了。

    云浅月问云离,“哥哥,玉镯呢!”

    云离看了云孟一眼,抿唇道:“她似乎无意中发现了绿枝的身份,被绿枝给杀了。”

    云浅月想起每次来都能看到玉镯盈盈笑脸,她是侍候糟老头子最贴心的婢女,她死了,老头子肯定很伤心吧!她默然地点点头,不再说话。

    “浅月小姐,您总算来了,您再不来,老王爷就要派老奴去西枫苑请您了。”云孟见云浅月来到,分外欢喜,她是看着云浅月长大的,几日前她是昏迷不醒随着新皇和上官小王爷进的京,如今听说她醒来了,他自然高兴。

    云浅月点点头,“孟叔辛苦了。”

    “老奴不苦,只是可怜了玉镯姑娘,老王爷还说玉镯这么些年侍候她身边,他一直舍不得将她放出去嫁人,本来想着过不久就不耽搁那孩子了,将她放出去,没想到就那么被杀了,真是想不到绿枝她竟然……这些年从没看她吃里扒外,以为忠心是自己人,哎,这也有老奴的责任,当年她还是老奴招进来给世子的……”云孟自责地道。他说的世子自然是云浅月那个曾经做世子的爹。

    “孟叔也别伤心了,将玉镯厚葬了吧?”云浅月有些难受地道。早知道,她今日醒来在皇宫时就该杀了她,不过这么多年,她对云王府就没有感情?否则今日她在宫内见到她时,她的眼睛不会如此没有生机。

    “当日老王爷就吩咐厚葬了!”云孟道。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多说,向里屋走去,挑开帘幕,就见屋内摆了一大桌子菜,桌前坐了两个人,正是云老王爷和上官茗玥,二人正谈得欢喝得欢。她撇撇嘴,走过去坐下。

    云离给二人见礼,云老王爷摆摆手,也让他坐了下来。

    云浅月不想说话,埋头吃饭。

    云老王爷挖了她一眼,“臭丫头,你是饿死鬼投胎吗?”

    “拜他所赐,我昏睡了十天,你说我能不是饿死鬼投胎?”云浅月反挖了他一眼,“糟老头子,你别跟我说话。我不想听你说话。”

    “你个死丫头,你当我乐意跟你说话?”云老王爷骂了一句,不再理她。

    上官茗玥看着云浅月勾唇笑了笑,并没有对她说话。

    一顿饭大多数都是云老王爷和上官茗玥在说,云浅月只顾吃饭,云离也静静吃着饭,只偶尔被问到,他才说上一两句,也不多言。

    一顿饭罢,云老王爷和上官茗玥没有散场的打算,坐着闲话品茶。

    云浅月越看云老王爷越生气,这个糟老头子从来都是看人家的孙子是好的,看不到自己家孙子孙女的好。她不时冷哼出声。

    半个时辰后,茶喝得饱了,话似乎也说得差不多了,云老王爷才放下茶杯,止住话,从怀里掏出两卷东西,对云浅月脑袋砸了过去。

    云浅月伸手接住,瞪着他。

    “你的东西,自己收好了。赶紧拿着她滚蛋,别再我这里待着了。”云老王爷赶人。

    云浅月打开两幅卷轴,一副是圣旨赐婚,夜轻染的亲笔手书,盖了天圣的玉玺,她扫了一眼扔开,又看向另一卷,虽然已经猜到是什么,但是打开之后看到字迹,还是吸了一口凉气,恼怒地看着上官茗玥,“你哪里找来的人竟然将我的笔迹模仿得如此之像?”

    实在是太像了,若不是知道她没写,简直不敢相信。

    上官茗玥扬唇一笑,张狂地道:“这等小事做来,我手下的人一抓一大把,算什么!”

    云浅月拿起手边的茶杯就想泼他。

    上官茗玥一把抓住她的手,起身站了起来,顺带把她也拽了起来,对云老王爷道:“爷爷,我们回宫了。”

    “走吧!走吧!”云老王爷摆手。

    上官茗玥拿起那卷被云浅月扔开的圣旨,一把夺过她手里的和离书,通通塞进自己的怀里,对她说了一句“我帮你收着。”,便拉着她向外走去。

    “谁要跟你回宫?”云浅月用力也甩不脱他,不由恼怒。

    “我一个人住在帝寝殿寂寞,你陪着我。”上官茗玥头也不回,不理她的挣扎,对她漫不经心地解释,“哦,忘了跟你说了,我们来那日,我看中了帝寝殿,新皇便将帝寝殿让给我住了,他住去了圣阳殿。”

    云浅月想着他许诺了夜轻染什么?让他既让他做了帝师,也让给了他帝寝殿住?

    殿住?

    上官茗玥打了个哈欠,“朝中那些老头子实在顽固,这几日被他们吵得我都没好睡,你可是香甜地睡了十日,令人嫉妒,回宫之后,你陪着我睡。”

    “陪你个鬼。”云浅月抬脚踹他。

    “你真不乖,难道还要我捆上你?”上官茗玥动了动腰间的红颜锦,见云浅月不甘心地撤回脚,他顿时的大乐,“这就乖了。”

    云浅月尽量让自己不生气,临出门,才想起走时安排了容老王爷住进了云王府陪糟老头子,如今他好好的,那另一个呢,她立即问云老王爷,“我爷爷呢?”

    “你爷爷我不是在这里?”云老王爷瞪眼。

    “我说的是另一个,荣王府的那一个。”云浅月问。

    “死丫头!”云老王爷骂了一句,“那个糟老头子半个月前得了灵隐大师一封书信,邀请他去东海论法,他转日就扔下我带着荣王府那两个小丫头,三个小子走了。”

    “两个小丫头三个小子?”云浅月疑惑。

    云离此时跟出门口,给云浅月解惑,“这件事情忘了和你说了,容昔、弦歌、秦青,青裳和容铃烟,都跟着容老王爷走了。德亲王得到消息,派人去拦截,连人影都没找到。”

    云浅月松了一口气,有些黯然地道:“荣王府如今当真是人去楼空了吧?”

    云离点点头。

    上官茗玥见云浅月黯然的神色不满,回头照着她脸蛋狠狠地拧了一下,霸道地道:“小丫头,以后再不准想着那个笨蛋,我会生气的。”

    云浅月疼的嘶地一声,打开他的手,骂道:“最好气死你。”

    ------题外话------

    嗯哼,可以开始不淡定了哈……O(∩_∩)O~

    亲爱的们,有月票的悄悄贡献了呗,么啊么啊么啊么啊么啊……==(*^__^*)……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42》,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四十二章 倾国相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42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四十二章 倾国相送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