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翻手乾坤

    七公主倒在血泊中,无声无息,再不能说话,再不能言笑。

    云浅月看着七公主,一滴清泪滚落,她即便此时有了改天逆命之能又如何?终究是挽不回她再无生机准备赴死的心,她心底大约清楚,云离宁可失去她,也不想他的妹妹为了救她而出事伤身,她终究是用自己最后的一口气保全了自己的爱。

    她是真的爱云离。

    可是她也真的想救她,哪怕是倾尽全力。

    云浅月手中的灵力再也输送不进去,似乎七公主的身体就是一堵墙,拒绝她再输入点滴。她一时僵在那里,只觉得心顿时空茫得揪痛,她曾经亲眼看着夜天倾横剑自刎,曾亲眼看着赵可涵死在自己的怀里,曾发送了她的姑姑,发誓再不想看着至亲的人在她面前离去,可是她终究是人,不是神,不能算到世事无常,不能改天逆命。

    上官茗玥走上前,轻轻挥开云浅月的手,袖中的匕首出销,手起剑落,顷刻间划开了七公主的肚子,一个婴儿从她肚子内滚了出来。

    云浅月身子踉跄了一下,才惊醒。

    “果然是一颗夜明珠。”上官茗玥利索地伸手抓住了那个婴孩的腿,将她头朝上,脚朝下,对着她的身子拍了两下。

    “哇”的一声婴儿哭声响起,虽然哭声不大,却是真真切切的婴儿哭声。

    云浅月想伸手去抱那婴儿,可是手臂却是怎么也抬不起来。

    上官茗玥扯过一旁早就由嬷嬷准备好的小被子裹住浑身是血的婴儿,将她胡乱的揉了揉,擦净脸上的血,露出一张脸,他看了一眼,嫌恶地道:“真丑。”

    云浅月看着那个孩子,她娇小的巴掌那么大,与夜天赐一样,她的出生是她娘的祭日,以后一生,也不必谈过生辰了。

    “生了!公主生了!”外面有人惊喜地喊了一声。

    “是妹妹生了!”六公主惊喜的声音同时响起。

    “快进去看看!”冷邵卓说了一句,似乎是对六公主说。产房他们男子都避讳。

    云浅月闭上眼睛,又听到夜轻染说了一句什么,容枫也说了一句什么,终究无人推开房门进来。外面又有人说了什么话,但她都听不见了。

    一切的声音远去,只剩下七公主倒下的身子和上官茗玥划开她肚子的那一刀。

    满眼鲜红,尽是鲜血。

    她即便见惯了鲜血,也忍受不住曾经那么鲜活的生命,昨日还在自己面前说笑,今日便戛然而止,长辞于世。

    云浅月忽然支撑不住,身子向地上倒去。

    上官茗玥伸手扶住她,手心凝聚了一团光瞬间照着她额头猛地打了一下,“啪”的一声清响,他看着她,语气薄怒训斥,“人活一世,谁能无死?她死是命中注定,以往谁死了,也是命中注定,有因有果之事,你一人焉能救得了天下所有人不死?你长了一双手,没长了千万只手,救不活她也不怪你,是她寿成已尽,你想改天逆命也不掂量掂量你的斤两,自责个什么?”

    云浅月额头传来灼痛,瞬间醒了过来。

    上官茗玥见她睁开眼睛,将怀中的被子团扔给她,怒道:“你的侄女自己管,别扔给本帝师。本帝师今日沾了晦气,要回宫沐浴。没什么事情少来烦我。”话落,他推开房门,也不理会外面等着的夜轻染等人,臭着一张脸扬长而去。

    夜轻染愣了愣,见上官茗玥头也不回地出了西枫苑,微微蹙眉,看向房内。

    房门敞开,房内的情形一览无余。

    床**下尽是鲜血,云浅月抱着一团包裹着的被子站在床边,鲜血艳红的颜色与她苍白的脸色形成鲜明的对比。

    “七妹妹!”六公主痛苦地叫了一声,脸上本来因为婴儿啼哭的喜色尽退,冲了进来。

    夜轻染向前迈了一步,又顿住。

    容枫不犹豫,抬步走进了屋,来到云浅月面前,看着她,接过手中的包裹,温声道:“月儿,别伤心了,七公主是应了天命,如今能保住孩子,也算是有福了。”

    云浅月点点头,想离开,却是连抬脚的力气都没有。

    容枫伸手拽住她,将她拉出了屋外。

    六公主奔到床边,抱着七公主痛哭失声,悲痛的声音响彻在房中。

    院外,云离站在院子当中,人如化成了雕塑,脸色苍白如纸,眸光无神,没有半分生机。即便云浅月抱着孩子出来,即便六公主的哭声,似乎也不能将他哭醒。

    容枫拽着云浅月的手,为她缓缓输送真气。

    手心传来的力量,让云浅月有了说话的力气,她看了容枫一眼,制止他,撤出手,走到云离面前,看着他,曾经从云县出来的那个少年,一身傲骨抱负,想一展所学,她不想云王府离了云暮寒后继无人,为他架了青云梯,给他一展所学的机会和云王府世子的身份。希望天圣京城这座大染缸不要染了他爱脸红的颜色,但是终究他被大染缸染没了脸上的颜色。

    “哥哥,对不起。”云浅月哑着嗓子看着云离。他是该对他说声对不起,若不是她,云离不会做云王府世子,他会平平淡淡,也许不如意,但不会如此悲痛没了幸福。

    云离似乎被云浅月的声音将灵魂拉了回来,他眸光恢复焦距,看着站在她面前的云浅月,她一张苍白近乎透明的脸上清晰地印着如一阵风吹来就可刮倒的情绪,他顿时心痛得无法呼吸,对她伸出手,有些僵硬地摸到了她的头,声音哑得几不可闻,“傻丫头,对不起什么?母妃早就告诉我了,我知道她会死,不关你的事儿。”

    云浅月抿着唇看着她,低声道:“若不是我,你也不会娶她。”

    云离摇摇头,似乎有了些力气,“七公主是个好女子,娶她我不后悔。”话落,他用力地揉揉她的头,“你不必自责,这一条路是我自己选的。我愿意做你的哥哥,愿意娶七公主。这是我活这么多年做得最对的事情。”

    “她去时告诉我,让我给你找一颗能失去记忆的药,忘了她,再娶一个好女子。”云浅月目光看向天边,轻声问:“我会凤凰劫,让你能彻底的忘记她,永不记起。不必吃什么药,你愿意吗?”

    云离闭了闭眼睛,摇摇头,“我不想忘了她。”

    “那就不必忘了!”云浅月尊重云离自己的意思,每个人都有决定的权利,就像七公主终是为了他选择死,他为了七公主选择不相忘一样。

    “昨日她还对我说,不管你和景世子如何,她和我都会站在你这边,你答应嫁给上官帝师,我们便去祝福你,可是不想如今却搅了你的大婚。”云离声音低了下去,“昨日我该劝住她,不该去,不过也是该她挺不住了,我比谁都清楚,她怀孕这七个半月以来,挺得辛苦。你回来这些日子,她更是几乎下不来床了,昨日却比往常都精神,我便有预感。果不其然,昨日在荣华宫解花签之后,她回到府中,便发作了。”

    云浅月不知道该说什么,昨日她看到七公主也就不几日的光景了,但是也未曾想到连今夜也未过去。她已经尽力做到让自己麻木,可是终不能抵抗亲眼见到她死的难受。

    “云世子看看小郡主吧!”容枫抱着孩子走过来,递到云离面前。

    云离看着容枫怀里的包裹,裹着小小的一团,他颤抖地伸出手,须臾,接过孩子,紧紧地抱在怀里,眼眶一片湿润。

    孩子不足月的关系,如刚出生的小猫一般,哭声极其细微。

    “小心,别抱得太紧了。”容枫轻声提醒。

    云离抬起头,稍微松了些手,眼眶通红地将孩子又递给容枫,对他道:“枫世子,我和妹妹如今都没有力气,这个孩子……暂时拜托你看顾吧!”

    容枫点点头,接过孩子。

    夜轻染此时走了过来,伸手拍了拍云离肩膀,对他道:“青姨和太后去南梁之后失了踪,云王叔依然被困在南梁,今日起,朕封你为云王。七公主按云王妃之礼厚葬吧!”

    云离看着夜轻染,半响,点点头,并没有跪拜。

    “轻暖,你留下来协助处理云王妃丧事吧!”夜轻染对夜轻暖吩咐。

    夜轻暖和六公主在屋中守着已经死去的七公主流泪,听见夜轻染的话,应了一声。

    夜轻染看向云浅月,见她站着不动,知道她今日是不回皇宫了,安慰了她一句,出了西枫苑。随着他离开,皇帝的仪仗队也顿时簇拥着离去,西枫苑顿时显得分外空荡。

    容枫在夜轻染离开后,抱着那个孩子回去文伯侯府。

    冷邵卓留下来帮助处理丧事。

    不多时,云王府搭上了灵堂。七公主的肚子被太医缝好,梳洗干净,换了新衣,抬进了棺木里。六公主哭昏了过去,醒来之后又在棺木前哭。

    云王府的仆从也哭声一片,七公主从嫁入云王府之日起,孝敬云老王爷,和气对下人,没有公主架子,云王府的人都十分喜欢她,如今她死了,这些人是真伤心。

    云离和云浅月站在灵堂前,两个人都静静的,心中的痛千倍万倍,却是再无一滴眼泪。

    黎明十分,京中文武百官都得到了讯息,前来凭吊。官职无论大小,包括德亲王、孝亲王、钦天监几位和云王府不对卯的大臣也都前来云王府凭吊。自然一半原因是源于上官茗玥帝师的身份和云浅月的关系,一半是源于宫中传出皇上和浅月小姐握手言和一笑泯恩仇的消息。文武百官本来以为景世子反,云王府和荣王府一样倾塌,不想云王府因为云浅月的回归,再次如日中天,自然争相巴结。

    云王府门前一时间车水马龙。

    响午十分,宫中夜轻染下了册封的圣旨,封云离为云王,追封七公主为云王妃,封其女儿为明珠郡主。丧事大办,请灵台寺僧者诵经七日。

    圣旨下达的那一刻,云王府凭吊未走的朝臣山呼万岁的声音甚为响亮。

    一连三日,云王府来凭吊的人络绎不绝。

    三日里,六公主第二日便受不住被抬回了宫,云浅月和云离不吃不喝,守在棺木前。夜轻暖和冷邵卓分别劝了几次,都劝不动二人,夜轻暖无奈,派人去帝寝殿传了话。

    上官茗玥怒气冲冲地来到云王府,刚要对云浅月出手,云浅月看了她一眼,眼前一黑,昏了过去,上官茗玥一股怒气憋在心口,只能接住她的身子,带着她回了宫。

    云浅月离开后不久,冷邵卓将云离劈昏了过去,抬回房间。

    云王府的灵堂前只剩下僧人的诵经声,佛音笼罩整个云王府。

    云浅月再次睁开眼睛,躺在帝寝殿的大床上,明黄的帷幔垂下,殿内光线昏暗,上官茗玥坐在窗前的桌案上,手里随意地翻弄着什么,细看之下是罗盘。

    她静静躺了片刻,才缓缓起身坐了起来。

    上官茗玥听到动静,偏过头,对她询问,“醒了?”

    云浅月点点头,起身下床,觉得身子似乎又轻了许多,她脸色不由地沉了沉,对上官茗玥问,“我哥哥如何了?”

    “醒来就想着哥哥,也不问问我这几日照顾你如何辛苦。”上官茗玥轻哼一声,“不过是一个**子,值得你如此为她守了三日三夜不吃不喝地折腾自己?”

    “我睡了几日?”云浅月下床的动作一顿,敏感地抓住他的话音。

    “五日!”上官茗玥道。

    她守了三日灵堂,又睡了五日,这么说如今已经是八日过去了。她看着上官茗玥,“七公主发丧了?”

    “如今天暖,不发丧等着臭了?”上官茗玥的脸色臭臭的,嫌恶地对她挥手,“若是不放心你的哥哥,就去云王府看看。我看他好得很,今日已经上朝了。”

    云浅月沉默片刻,在床边坐了下来。发送了也好,盖棺定论的事情她不想做了,送灵的事情她也不想做了。云王府如今她也不想去了,即便那里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但是再也看不到那个女子笑着等在云王府门口迎着她了,还去做什么?云离已经在天圣朝局这个大染缸磨练了出来,好不好,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早就知道她必死无疑,日日煎熬,如今也算是解脱了。她轻声问,“那个孩子呢?”

    “枫世子是她亲爹,看着呢!”上官茗玥道。

    云浅月抬头看着他,脸色不好,“上官茗玥,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上官茗玥不屑地撇撇嘴,但到底是转了话,解释道:“那个孩子从那日被容枫看顾后,便黏住了她,离开他身边就哭,据说这几日他为了照看她都上不了朝。比亲爹还亲。”

    云浅月愣了一下,想着小孩子一般都和近身养着的人亲近,那个孩子和容枫亲近也不意外。容枫会医术,比云离和府中的丫鬟婆婆会照顾孩子,由他先看着也好。她不再言语。

    上官茗玥见云浅月没有动身的打算,对她挑了挑眉,“不去云王府?”

    “不去。”云浅月摇头。

    上官茗玥脸色似乎稍好了些,“既然不去,就收拾一下,我们启程。”

    云浅月看着他,“去哪里?”

    上官茗玥将罗盘一推,起身站了起来,“燕王那个老头子和云王府的老头子会晤,十分融洽,派人来传信,让我们去见他们。”

    “不去!”云浅月闻言果断地拒绝。

    上官茗玥一愣,显然没料到她不去,扬眉,“为何?难道你在这皇宫住得不愿意离开了?”话落,见云浅月不语,他道:“燕王的条件,你不去,不让玉太子发兵前往青山城相助天圣。”

    “燕王能阻拦了子书?”云浅月看着上官茗玥。

    “燕王府在东海的地位你不知道?不说一言九鼎,但也是帝王礼让三分。他若是真阻拦,也说不定。”上官茗玥走过来,伸手去拽她。

    云浅月瞬间躲开了她,移形换位,顷刻间由床前到了窗前。

    上官茗玥手抓了个空,转身,看着与他隔了数丈的云浅月,眉梢扬起,“小丫头,数日而已,我便奈何不得你了?”

    云浅月背转过身子,看向窗外,声音冷清,“上官茗玥,一局棋从来就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说了算的。你入了戏想再出戏,也该问问戏里的人同意不同意。”

    上官茗玥身子蓦地一僵,失了声。

    云浅月看着窗外,帝寝殿夜风细细,薄暮笼罩,往日里看着如一个大牢笼,今日再看,又如何不是九重宫阙,风景如画?她没听见身后再有声音,转身向殿外走去。

    “你去哪里?”上官茗玥抬步去追云浅月。

    云浅月先他一步出了殿门,随着她走出,殿门“砰”地一声紧紧关闭,她清冷的声音再度响起,“上官茗玥,你再往外走一步,仔细万箭穿心。”

    上官茗玥要踩在门槛上的脚猛地一顿。

    云浅月已经站在院中,对四下冒出来的弓箭手沉声吩咐,“若是他敢走出帝寝殿,就射箭!无论生死。听到了没有?”

    “是!”帝寝殿外包围的人齐齐恭敬地应声,上万只箭羽散发着森森锋利的光。

    ------题外话------

    一局棋,又一局棋,再一局棋,看到有人布置了连环棋局了吗?

    心爱的们,有什么不明白,先留着,等我解惑哈O(∩_∩)O~

    因为情节,影响了月票,以及承受各种言**击的负担,可是我依然坚守并且坚持这一条路。每个人心中也许都有一部《纨绔世子妃》,但我只写我的《纨绔世子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53》,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三章 翻手乾坤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53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三章 翻手乾坤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