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缔结姻缘

    前后两道八百里加急,群臣心里齐齐一颤。

    夜轻染话音一顿,目光看向大殿门口,面上的笑意收起,声音微微一沉,“宣!”

    一名内侍高喊一声,“皇上有旨,宣!”

    不多时,一名士兵跑上了大殿,“噗通”一声跪在了殿中,禀告道:“皇上,八百里加急,北疆暴乱。”

    此言一出,群臣齐齐一惊。北疆一直是安王夜天逸的私属封地,以前一直归安王管辖,几乎不受朝廷规制,如今安王已死,皇上也未对北疆再派人治理,不想短短数日,北疆竟然发生暴乱。

    夜轻染微微扬眉,“何人起事?”

    那名士兵立即道:“北疆边守传回消息,如今北疆流传一个说法,说安王之死是皇上在朝中排挤安王,才使其在十里桃花林被景世子所杀。安王在北疆得北疆百姓爱戴,如今北疆百姓暴乱,举旗向皇上为安王讨个公道。”

    夜轻染点点头,对那名士兵摆摆手,“朕知道了,退下吧!”

    那名士兵恭敬地起身,退了下去。

    群臣都面露忧色,刚刚解决了西南千里李琦的叛乱,如今北疆又出内乱,北疆可不同于西南偏远苦穷之地,北疆虽然曾经也被誉为苦寒之地,但经过夜天逸五年来治理,早已经不同以前,如今的北疆,说一句不夸大的话,可以算得上是天圣最好的国土,虽然不比京城繁华,但是风调雨顺,是百姓们的天堂,去年发大水降大雪,许多流民都涌去了北疆居住。北疆乱的话,可以说危机了天圣三分之一的江山。

    夜轻染目光扫了一眼群臣,对容枫轻笑一声,“今日连续两道八百里加急,看来实在不合时宜谈论立后之事,枫世子,青山城你可以去助阵,那么北疆你可有良策?”

    容枫见夜轻染面色含笑,又看了一眼云浅月,见她也含笑望着他,二人对于北疆的叛乱似乎都不在意,他脸色不好地道,“北疆虽然一直是安王治理,但是当初浅月小姐相助安王五年,插手北疆之事甚深。北疆封地安王的许多部下都见过浅月小姐,浅月小姐对于北疆暴乱应该有应对之法。臣以为,这两件事情,虽然是大事儿,但也都可解决,不影响皇上立后。”

    夜轻染“哦?”了一声,笑看着容枫。

    容枫直视着夜轻染,一字一句地道:“国事家事天下事,皇上即刻下旨,立浅月小姐为后,浅月小姐才能名正言顺母仪天下出策于北疆。”

    “看来今日枫世子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了。”夜轻染偏头看向云浅月,好笑地道。

    云浅月看着容枫,笑着点头道:“对于北疆,我的确有策略。”

    容枫再度请旨,“请皇上即刻下旨册封!臣定为天圣为皇上为皇后鞠躬尽瘁。”

    “请皇上即刻下旨册封!臣等定为天圣为皇上为皇后鞠躬尽瘁!”满朝文武见云浅月说对北疆有策略,心头齐齐一松,再度铿锵有力地请旨。

    夜轻染抿了抿唇,笑道:“既然爱卿们众志成城,心意拳拳,朕……”

    “报!”外面有一声高喊。

    群臣应激性地回头,心里齐齐想着今日是怎么了?

    夜轻染话音打住,忽然笑道:“看来今日天气太好了,消息接踵而来,真是热闹啊!”

    容枫眉头不由得皱紧。

    群臣不语,心里都生起怪异的感觉,往日早朝,也未曾如此多事,今日不知为何事情都赶在了一块儿?先是景世子攻克了青山城,然后是北疆暴乱为安王讨要公道,这如今又是什么?

    “宣!”夜轻染懒洋洋地坐在椅子上摆摆手。

    内侍再度高喊。

    不多时,一名士兵走了进来,不是身穿八百里加急的兵服,身穿守门士兵的兵服,他呈上一块令牌,跪在金殿正中,禀告道:“皇上,东海紫罗公主在城门口求见。”

    夜轻染挑眉,“东海紫罗公主?”

    “正是!”那人举着令牌道,“属下已经确认了她的身份,是紫罗公主无疑。”

    夜轻染看着那块令牌,对一旁的内侍递了个眼神,那内侍立即走下台阶,将那块令牌拿上来递给夜轻染。夜轻染接过令牌看了一眼,递给一旁的云浅月。

    云浅月拿着令牌左右翻看了一下,点点头,“不错,是东海紫罗公主的令牌。”

    “她来做什么?”夜轻染蹙眉。

    云浅月寻思片刻,笑着道:“请进来问问不就知道了。”

    夜轻染看向那名士兵,问道:“她可说了来意?”

    那名士兵摇头,“紫罗公主未说,只说她是东海紫罗公主,手里持有东海王的书函,要见皇上。”话落,他补充道:“说请皇上金殿宣见,她是为了国事而来,代表东海。”

    夜轻染眉梢微凝,手轻轻敲着金椅扶手,似在思索紫罗来意,并未下旨宣见。

    云浅月想着紫罗带领一万兵马在迷雾山拦截夜轻染,后来被她吓走,如今又跟着来了天圣,手里持东海王的书函?到底为了何事儿?

    容枫此时也不再说立后之事,问向那名守城士兵,“紫罗公主带多少人来?”

    “回枫世子,她一人。”那人道。

    容枫回身对夜轻染请旨,“皇上,既然紫罗公主为了国事而来,言明手持东海王书函,自然不能不宣见。臣请旨出城迎接紫罗公主。”

    他的意思自然是先去探听消息。

    夜轻染思索片刻,点点头,对容枫摆摆手,“既然如此,辛苦枫世子了!”

    容枫站起身,向殿外走去。那名士兵也从地上起身,跟了去。

    夜轻染对依然跪在殿上的群臣摆摆手,“都起来吧!朕立后之事看来今日不是时机,仓促不得。改日再说。”

    群臣也知道今日看来不成了,齐齐站起身。

    云离和冷邵卓也不太情愿地起身,他们从容枫口中隐隐知道若不嫁给夜轻染,云浅月有性命之忧。所以,今日也跟着容枫坚决请旨,但是接连事情打断,看来的确急不得。

    既然紫罗公主要求当面宣见,她手持东海王书函,代表东海国而来,自然不能慢待。于是,夜轻染并未散朝,满朝文武都在大殿中等着。

    大多过了半个时辰,殿外传来一声高喊,“紫罗公主觐见!”

    夜轻染摆正威仪,沉声开口,“宣!”

    内侍将话传了出去,不多时,容枫和一身女装的罗玉进了大殿。换掉了一身男子袍服,身着女装的紫罗容貌虽然不及洛瑶公主天香国色,但也完全赛过天圣宫中的一众公主和大臣府邸的闺阁小姐。一身粉红衣裙,如一朵盛开的花,尤其是她有一双灵动的眼睛,令她看起来分外明艳惹眼。

    谱一进殿,顿时吸引住了群臣目光。

    朝中人大多数都认识紫罗,第一次她女扮男装,人人都以为京中来了个小公子,猜测他的身份,第二次她随洛瑶而来找云浅月论剑,取消云王府景世子的婚约,后来玉子夕前来天圣找紫罗公主,那时候人们才恍然那个小公子原来是个女儿身,还是东海的公主。那时候为了找她,天圣好喧闹了一阵,不想如今她只身出现在了大殿上。

    一朵娇花,端庄明丽,不见倾国,也可倾城。

    人人心中不由想着,东海果然出美人。

    “紫罗拜见天圣皇上!”玉紫罗走到大殿中央,以东海两国邦交的礼仪对夜轻染一礼,声音婉约,再不向以前的痞子模样,仿佛换了一个人。

    容枫在玉紫罗身后停住脚步,看着她端庄的身影,脸色分外难看。

    夜轻染余光扫了云浅月一眼,见她微微蹙眉,他眯了眯眼睛,清声道:“紫罗公主免礼,只身前来天圣,言明面见朕,不知公主其意几何?”

    玉紫罗直起身,看向上首,一张脸身穿男装时俊美绝伦,身着女装时,淡施制粉,轻扫娥眉,分外秀美,她微微一笑,一国公主的做派丝毫不落差于洛瑶的贵气端庄,声音清丽,“本公主见皇上数次,暗中心仪,思之魂牵梦绕,有心下嫁。今日前来,得我父皇特许,想东海和天圣结亲。我与皇上缔结百年之好。”

    一言既出,满堂皆惊。

    自古见过两国为了维持邦交缔结姻缘的,但没见过有一个女子只身前来为自己求亲的。尤其还是一国公主。而且还是今日,在群臣谏言皇上要立后的当口。

    所有人都看向玉紫罗,实在难以与她以前身着男装时重叠当成一人。

    玉紫罗站在那里,看着夜轻染,一双美眸,似乎诚意拳拳。

    夜轻染忽然一笑,慢悠悠地道:“朕记得数日前,紫罗公主带领一万人马在迷雾山拦截朕,想要找朕报仇,一副欲杀之后快之色,为何短短几日,便改了初衷,说心仪朕了?”

    玉紫罗脸色不变,清声道:“爱之深,责之切,皇上不会不懂吧?当日我拦截你,自然是心有爱慕,想与你相处,拦截不成,自然是向父皇请了书函,来天圣了。”

    夜轻染“哦?”了一声,“紫罗公主据说一直随东海华王身边教导,华王性情难测,玩世不恭,喜爱玩笑。紫罗公主与朕见面不过几次,莫不是开玩笑吧?”

    “这里有我父王的书函,盖了玉玺的,皇上认为我是开玩笑吗?”玉紫罗从怀中拿出一纸折叠好的书函递向上首。

    立在夜轻染身边的内侍立即走下去拿过书函。

    玉紫罗躲开那名内侍,对夜轻染道:“我父皇的书函,皇上不该亲自下来取吗?”

    那名内侍顿时缩手,看向夜轻染。

    夜轻染盯着玉紫罗,来自他身上的压力无形地压向她,群臣顿时都有些受不住,身子发颤,而她站在那里仰着脸看向他,仿佛不受影响,片刻后,夜轻染撤回压力,说了一声“好”,走下玉阶。

    云浅月坐在椅子上,并没有动,面色也看不出什么情绪。

    夜轻染来到玉紫罗面前,对她伸出手,玉紫罗到也没做什么为难,将手中的密函递给他。他拿过打开,的确是一纸文书,下面盖着东海王的印玺。他盯着那张书函看了片刻,转身走回金椅,将书函递给了云浅月。

    云浅月接过书函,面色淡淡翻看。

    玉紫罗似乎现在才看到坐在上首的云浅月,对她挑眉,“景世子妃,以你的身份,似乎不该坐在这里吧?你的位置不是该坐在慕容后主的身边吗?”

    云浅月抬头看了玉紫罗一眼,没说话。

    容枫此时冷声道:“景世子和景世子妃已经和离,如今她已经不是景世子妃。”

    “和离?”玉紫罗不相信地回头看向容枫,讶异地道:“是这样吗?我早先才从景世子处来,景世子亲口说他们并没有和离啊!那和离书不过是有人仿造误传而已。”

    容枫脸色难看,冷笑地质问道,“紫罗公主这是何意?口中说着心仪我皇,却又从景世子处来。这让我等不得不多心,紫罗公主是否投靠了景世子,有何等奸计来陷害皇上。和离书若是误传的话,为何景世子早不澄清,偏偏等到现在让你来澄清?”

    “景世子那个人心高气傲,不喜澄清,也不奇怪。”玉紫罗迎上容枫,笑道:“安王本来就没有死,浅月小姐哪里来的因为安王和景世子拔刀相向绝情之事?安王之死都可能误传,和离书被误传,也不奇怪不是?”

    容枫一怔。

    群臣齐齐心神一凛,想着安王没有死?这话从何说起?十里桃花林清楚地传回消息,说安王被景世子杀了。葬在了十里桃花林。当时朝野哀恸,德亲王还大哭出声,安王府挂了白帆,浅月小姐昏迷的那时日里,皇上为安王立了衣冠冢,言有朝一日要回安王尸骨再入葬。

    怎么如今紫罗公主说安王没有死呢?

    所有人都看向上首坐的夜轻染和云浅月。夜轻染面容威严,看不出情绪,云浅月拿着手中东海王的书函,低着头静静看着,看不清神色。

    “景世子妃如此认真地看着书函,难道怀疑书函是假的不成?”玉紫罗对云浅月挑眉。

    “书函是真的!”云浅月放下书函,抬起头,扫了一眼下面的满朝文武,目光最后落在玉紫罗的脸上,淡淡道:“和离书也是真的,我如今自由之身,再不是什么景世子妃。”

    玉紫罗忽然一笑,“这事情可有意思了,景世子说和离书是误传,你说和离书是真的。这让我等该信谁?”

    “信谁不重要,重要的是紫罗公主当真喜欢皇上,要下嫁于他?”云浅月扬眉。

    “自然喜欢他,不喜欢之人,我要嫁他做什么?”玉紫罗理所当然地道。

    云浅月淡淡一笑,随意地道:“既然如此,皇上就答应了吧!”

    群臣齐齐一惊,容枫、冷邵卓、云离齐齐面色一变。

    群臣都看着她,想着浅月小姐难道如今还不能对景世子忘情?否则为何她对于东海紫罗公主上门来自己请婚而答应,仿佛不在意?这若是一般女子,真喜欢皇上的话,又怎么让皇上答应?但反过来换句话说,浅月小姐自然不是一般女子。

    “臣等方才已经请旨,立浅月小姐为后!皇上万万不可答应东海公主之事。更何况东海公主自己前来,只持有东海王一封书函,不足为证。更何况玉太子和浅月小姐交好,事先浅月小姐并未曾得到玉太子传递来关于此事的消息,另外传言,东海王日前要退位居于太上皇,着东海玉太子继承王位,所以,此事务必要慎重,严查,不能因为一封东海王的书函和紫罗公主一面之词,匆匆下决定。”容枫出列,当即大声道。

    冷邵卓和云离立即出列附和容枫。

    满朝文武互相看了一眼,也觉得此事应该慎重,今日连番出事,实在匪夷所思,不能不让人心生警惕。尤其是紫罗公主进殿来直接反驳推翻浅月小姐身份,其意不明,不能轻易下结论缔结婚事儿。于是,也齐齐出列请旨,言明此时需要慎重商议。

    夜轻染看了群臣一眼,见玉紫罗恼怒地看着容枫,他淡淡一笑,“朕也觉得此事应该慎重,朕立后不是玩笑,和东海缔结百年之好也不是玩笑。需要慢慢考虑,好好相商才是。”

    “吾皇圣明!”群臣高呼。

    夜轻染偏头对云浅月笑道:“朕记得云王妃青姨是东海公主,算起来紫罗公主与你也是姐妹。如今她既然来了天圣,一路劳累,你这便带她下去,代替朕对她好好招待吧!”

    云浅月点头,起身站了起来,步履轻缓地走下玉阶,长长的宫装衣裙拖曳在地,拉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一瞬间大殿上的金光似乎都打在她身上,端庄清丽,早先只看紫罗公主进来时容色艳丽,分外尊贵,可是如今她这般走下来,上下一对比,尽管紫罗经过一番悉心的打扮,显出东海公主的风范,但还是较她少了一份从容气度和母仪天下的风范。

    这一刻,文武百官心中齐齐对紫罗打了个否,不后悔他们今日的请旨立后。紫罗公主虽然贵为东海公主,但姿容华贵不及浅月小姐堪当国母。

    ------题外话------

    最近身体不舒服,更新时间不太稳定,大家见谅。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群么么!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ar cpro_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66》,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六十六章 缔结姻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66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六十六章 缔结姻缘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