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息息相关

    容景一句话,令等候在中军帐外的所有人骇然失色。

    顾少卿当即反驳,“她死了?怎么可能?”

    “世子,您……”沈昭看着容景手里的信,能让他如此失态萎靡说出如此话语,除了世子妃有了不详的消息外,天下间恐怕再没有别的事情能令他向来云淡风轻的脸上改了颜色。

    二人开口后,其余人都没说话,一双双眼睛看着容景。

    容景拿着信纸,即便天气晴朗,暖阳高照,打在他身上,他身上却沾染不到半丝阳光一般,清瘦孤寒地立在中军帐门口,眸光灰暗地看着远方,目光放空,似乎去了万里之遥,那里有着他割骨放血也不能舍去的牵挂,看了许久,他低声道:“云山传来消息,她一个月前跳下万年寒池再没出来……”

    顾少卿闻言松了一口气,立即道:“不是死的消息就好!跳下万年寒池而已,她的本事大着呢,一个月没消息也不一定是出了事情。”

    容景眸光昏暗无色,“万年寒池,结万年寒冰,聚天地至寒之气,天下所有寒池加起来,也不如云山一个万年寒池的寒,寻常活物跳下去,转瞬便能冻成冰,她下去一个月了,云山的神使也不能探出她的气息。”

    “那也不能说明什么?天下寻常事放在别人身上可能就惯例寻常,可是放在她身上,从来就不能拿常理来论,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本事?俗话说,事关心则乱。你这个时候可不能因此乱了阵脚。”顾少卿立即道。

    容景看着远方,似乎失了魂魄,低哑地道:“云山一夜之间天翻地覆,青山屏障外玉兰花一夜枯萎,碧湖之水一夜结冰,由春越过了夏,直接入了冬。如今天变,云山万年来不曾出现过这等事。神女与她气息相关,如今已然闭息,她怕是……岂能还有活路?”

    顾少卿闻言顿时失了声。

    沈昭脸色白了白。

    所有将士忽然屏了息,这一刻,一根针落在地上怕是都能听得见。

    云山存于天地有多久,没有人知道,只知道云山是仙境,寻常人从来不能踏入其地。云山是超越天下诸山的存在,连东海的九仙山都不能企及。亘古至今,从来没有记载听说过云山发生如此天大的变化,如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又结合云浅月跳下万年寒池一个月半丝消息也无,顿时都觉得景世子妃怕是真的已经……怪不得世子如此姿态。“难道……世子您是想去云山?”沈昭有些痛心地看着容景,他虽然从小仰慕容景,但恩师可以说是云浅月,她对于他的生命有着启迪的作用,没有她,他相信一定不是现在的沈昭。

    容景闭上眼睛,不答话。

    顾少卿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看到他手中的信纸又将话吞了回去。

    这里的所有将领都知道景世子之所以收复河山,有一大半的原因是因为景世子妃,想还天下一片太平盛世,想给景世子妃一片锦绣山河,景世子妃就是他的支撑,若是景世子妃真的出了事情,他们不敢想象景世子会如何。

    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忘了八荒山的战事,忘了南疆云暮寒和他的二十万兵马岌岌可危。他们这里的人,虽然尊容景为主,但是对于云浅月也分外尊崇敬爱。

    没有哪个女子如景世子妃一般,将女子的柔和刚融合得淋漓尽致。这么多年,她一直被天下人瞩目,一日不谈论她的事情,百姓们一日不习惯。她离开天圣短短两个月时间,已经有许多人开始惦念想念她,他们从来不敢想象若是景世子妃死了这个天下该如何?

    多少人与她息息相关!

    “死了你随着她一块死就是了!她若是没死,看到你这副软弱的样子,估计会觉得瞎了眼才看上了你。”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传来,带着浓郁的恼怒瞪着容景。

    众人齐齐一惊,猛地转头。

    只见风烬不知何时来了军营,守军营的人自然识得他,不用通秉,便放了他进来。

    风烬走到近前,见容景依然闭着眼睛,看也不看他一眼,一动不动,他伸手一把扯过他手里的信纸,低头看了一眼,顿时嗤笑一声,手中的信纸被他撕扯了个粉碎,然后毫不客气地将碎屑扔在了容景的脸上,怒道:“容景,别让我看不起你!她还没死呢!不过是在万年寒池下没有消息而已,你就开始给她念死经,你对得起她倾心爱你?”

    容景眼皮动了一下,碎纸屑从他脸上滑落。

    众人都齐齐吸了一口气,看着风烬恼怒的脸,想着天下间敢这么对景世子的人少之又少,风家主绝对算是一个。

    “就算她死了,你也要将江山收复了,给她一片锦绣山河,让夜轻染看看!让夜氏死去的老皇帝看看,她不是不知天高地厚,没眼光挑了一个窝囊男人。”风烬似乎犹不解气,抬脚踹了容景一脚,“你听到了没有?”

    容景没躲开,着着实实地挨了,睁开眼睛看着风烬。

    “你看着我做什么?我就是打你了,有本事你打回来?”风烬瞪着他,“是男人就赶紧收拾了夜轻染,然后拜佛烧香祈祷那个女人阎王爷都不收能活着回来!你在这里什么也不做一心寻死管用?”

    容景静静看了风烬片刻,忽然突破云雾笑了,“你说的对,我如此是不管用。”

    风烬冷哼一声,“不管用就赶紧想办法救云暮寒。你要知道,她宝贝着她这个哥哥的呢!若是他死了,她活着回来估计也找你拼命。还有叶倩那个女人,她丈夫若是死了,你就等着她南疆大乱罢!她估计也恨死你。”

    “怪不得她让你跟在她身边欺负她那么多年,必有道理。”容景轻吐了一口浊气,看着云山方向,淡淡道:“她若是真死了,上官茗玥大约瞒死我也不给我来信了,如今还能来信,一切还有转机,他就是想让我乱一乱。”

    “你还有救就好!你若是没救了,现在寻死的话,等她活着回来后,多少人愿意代替了你照顾她。”风烬见他冷静下来,嘴毒地道。

    容景收回视线,瞥了风烬一眼,神色虽然苍白,但声音到底是镇定下来,对他道:“你来得正好,带领十大世家的人去一趟八荒山吧!”

    风烬不动弹,“爷刚来到这,一口水还没喝呢!况且凭什么听你的?不去!”

    容景对他笑笑,“你躲在十里桃花林和外公学了那么久阵法,难道如今不想试试?看看是夜轻暖的阵法厉害,还是你学的阵法厉害?更何况,你不是一直看她不顺眼吗?”

    风烬皱眉,没好气地道:“如今八荒山已经开战了,现在去也晚了,你要我去给云暮寒收尸吗?”

    容景摇摇头,“月前我已经在八荒山做了安排,即便有北崎和西延联手,一时间也奈何不了云暮寒。你真当云暮寒如此废物那就错了!他怎么也是叶倩选中的人。”

    风烬瞥了他一眼,伸开手道:“好处!”

    容景眸光动了动,“她若是能活着回来……以后……”

    “我当孩子的干爹!”风烬看着他,抢过话道。

    容景身子微微一僵,抿了抿唇,沉默片刻,还是点点头道:“好,就应你这个。”

    风烬顿时笑了,对中军帐外看着他们的一众将领道:“你们作证!将来他若是反悔,不让他的孩子认我这个干爹,就是食言而肥。”

    顾少卿见容景好转,当即松了一口气,想着他和风烬同样被云浅月从死人堆里扒拉出来,但到底是他跟在她身边十年之久,已经学了她许多东西。就这份这个时候能镇住容景的气势,就不是他们这里所有人能比的,他对风烬另眼相看几分,点点头道:“我作证。”

    “我也作证!”沈昭也敬佩地看着风烬,他从来没敢小看这个风家主,从第一次见面就知道敢对她大声责骂的人,不是一般人。

    “我们都作证!”一众将领齐齐面色一松。景世子就是他们这里所有人的天,他可不能塌了。若是他塌了天的话,那么他们所有人都没了希望。

    “好!那爷不吃不喝也立即启程!”风烬丢下一句话,转身走了。

    容景看着风烬离开,对一众将领沉静地道:“升帐议事!”

    “是!”众人齐齐应诺。

    这是七日以来,容景第一次议事。知道他虽然恢复冷静,但心里定然也压抑着担忧恐慌等情绪。但是他们也帮不了什么,唯一能做的是打赢胜仗,祈祷景世子妃早日归来。

    马坡岭容景收到了消息,同一时间,东海太子府也收到了消息。

    玉子书虽然未去过云山,不知道云山在哪里,但是身为东海太子多年,能代替东海王监国理政,一直实权在手,虽然没得到上官茗玥的传信,但是他也能拦截住从东海关口往外传递的消息。

    云隐暗卫从云山传出了一封消息前往天圣,虽然云隐暗卫隐秘厉害,但还是被一直严密监视东海入关口连半丝蛛丝马迹也不放过的他得到了信的内容。

    他收到消息的时候正值早朝,朝服刚刚换好,准备出府,整个人便呆立在原地。

    若说曾经降生在这个世界,让他对曾经的一切都变成了过眼云烟,但去年突然与她相逢,便从没想过她有朝一日会离开这个世界。

    这一刻,他忽然体会到了曾经她看着他离开受的苦。

    眼看着他曾经灰飞烟灭在维也纳上空,她那时又是怎么支撑过来的?

    虽然再不能续前缘,但是心里总想着只要她能活着,他能知道她幸福,哪怕距离天涯海角,只要他们都能活着就够了。

    可是如今……

    跳下万年寒池一个月没有消息,半丝气息也感应不到,云山一夜之间变天,由春入冬。他不敢想象,她是否还能活着?若是不活着了的话,云山是否成为了她的祭品?

    “太子?”内侍见玉子书站在门口许久一动不动,如化成了木雕,眼看过了早朝的时间,不得不出声提醒。

    玉子书脸色苍白地看了内侍一眼,对他摆摆手,“你去宫里传话,今日我不去上早朝了。”

    内侍一惊,朝服都换好了,太子竟然不去早朝了,今日可是还有重要的事情呢。他连忙道:“太子,昨日皇上还说与您议……”

    玉子书挥手打断他,寻常温和的语气竟然有些凌厉,“你去传话!再多言一句,自去领罚!”

    内侍立即噤了声,再不敢多言一句,连忙跑出了太子府,进宫去传话了。

    玉子书转回身,关了房门,跌坐在床榻上。

    太子的异常很快就被东海王、玉子夕、华王等人得到了消息。问明了那内侍的情况,一时间都觉得定然是跟云浅月有关。

    东海王当即免了早朝,吩咐内侍,“摆驾太子府!”

    不多时,玉辇出了皇宫,前往太子府。华王云韶缘、二皇子玉子夕等人尾随。华王府内,玉青晴和玉紫萝也得到了消息,从华王府匆匆出来,跑去太子府。

    不多时,一行人来到太子府,匆匆向里面走。

    内侍高喊三声“皇上驾到”,太子府的人连忙出来接驾,独独不见玉子书。虽然玉子书的太子权利几乎凌驾于东海王之上,但是他尊东海王,重孝道,从来不越礼,每逢东海王前往太子府,他都整理衣冠出迎,从不见半丝不尊礼数,今日实属例外。

    东海王等人一路来到太子寝宫。

    玉紫萝跑在众人前面,推开殿门,就见玉子书一脸苍白地坐在榻上,跟生了大病一般,她立即跑上前,拉着他问,“是不是二姐姐有消息了?是不是不好的消息?”

    玉子书惊醒,抬头看来,见东海王等人都进了内殿,他想站起来,似乎没有力气,张了张嘴,一时间没发出声音。

    “子书哥哥,你快说话啊!”玉紫萝急急地拉着他。

    “子书,怎么回事儿?你得了什么消息?”东海王也开口问。对于云浅月这个外甥女,他虽然不是亲舅舅,但是因为东海国数代没有公主,到玉青晴那一代才被老王叔抱回一个公主来。所以,分外娇贵疼爱,他也疼爱玉青晴这个妹妹。这么些年,云韶缘和玉青晴一直生活在东海,他们的女儿自己被留在天圣,那么小的丫头顶着天圣死去老皇帝的压力活了那么多年,他身为帝王,皇权的掌舵者,最了解在天网下生活的不易。尤其还是夜氏的天网。所以,对她自然而然地从心里多了一份真心疼爱,以前不见面也不怎么觉得,如今见了面,更是喜欢那个小丫头,所以,也真真实实为她担心。

    云韶缘和玉青晴看着玉子书的脸色,也急急上前,他们毕竟是为人父母。更是心慌。

    “哥哥,你快说啊!”玉子夕也急了!他和云浅月相处的时间不短,觉得那个姐姐到是比东海皇上这几个亲姐们都有姐姐的样子,他在天圣期间,对他也是纵容的。

    玉子书看着一张张焦急的脸,勉强镇定下来,摇摇头道:“不是最坏的消息,但也不是什么好消息。”话落,他将得到的消息说了一遍。

    他话落,屋中人顿时沉默下来。

    不单是云韶缘、玉青晴、东海王、玉子书对云山的灵术了解,连玉紫罗和玉子夕也是了解一些的。云山天变,亘古未见。这一定与云浅月有关系。

    “那怎么办啊!可恨的上官茗玥,不让我跟着。”玉紫罗红了眼圈,几乎要哭出来了。

    玉青晴也失了镇定,红了眼圈。

    云韶缘沉默许久,开口道:“都别急!九仙山师祖月前离开时说小丫头命硬,心骨坚韧,不会轻易出事的。再说云山天变,是福是祸,还未可知。云山灵术,本来就不能以常理来论之。万年寒池下更是不可预料。通天咒三生三死,云族千万年来,跳下万年寒潭被探不到半丝气息的人虽然稀薄,但曾也是有过。两千年前的少主数次没了脉息。所有人都觉得他在寒潭下必死无疑,但是他却成了云山亘古来通天咒第一个大成之人。上官茗玥从天圣用那个断绝她宮房的方法失败后回来说过一句话,他说以为他是传承了灵力最多的人,不想她才是。直抵两千年前的通天咒达成的那位少主了。哪怕就死,只有一生。她那个孩子惦记着小景,放不下我们所有人,总会抓住一息想尽一切办法活的。更何况她肚子里还有孩子。”

    “对!急也无用!再等等消息。那个小丫头朕看着可不像是短命之人。”东海王也道。

    玉子书闻言脸色稍好了一些。

    几个人觉得有理,都点点头。

    转眼又是半个月,云浅月依然在寒池下没消息,上官茗玥依然没上来。云山上空压抑着一层厚重的黑云,短短数日,万物枯死,除了人外,活物绝迹。

    千万年来,云山人第一次陷入恐慌。

    ------题外话------

    接近月底了,亲爱的们,票票表要浪费哦!

    谢谢亲们送的月票,爱你们,明天见!O(∩_∩)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102》,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一百零二章 息息相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102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一百零二章 息息相关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