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不急一时

    云浅月话落,一万人马齐齐发出抽气声。

    沈昭大喜过望,猛地上前一步,紧紧地盯着容凌,“这……这真的是……怎么会……”

    云浅月含笑将给墨菊等人解释的话解释了一遍。

    沈昭欢喜地点了点头,定了定神,试探地伸出手,“我……我能抱抱他吗?”

    “能!”云浅月将容凌递给他。

    沈昭伸手去接孩子,又立即缩回来,摇摇头,有些无措地道:“我不会抱,万一摔到他,还是不抱了。”

    云浅月将容凌塞进他怀里,“你试试,没关系。”

    沈昭乍然接到孩子,便立即将他紧紧钳住。

    容凌发出抗议的咿呀咿呀声。

    玉子夕看不过去了,上前一把将孩子夺过来,轻松地抱在他怀里,对沈昭不屑地道:“笨死了,回去练习抱枕头去,抱个十天八天,就会抱孩子了。”

    沈昭短短时间已经被吓出了一身汗,玉子夕将容凌接过去,他大松了一口气,被骂笨也不恼,连连应声,“好,我回去就练习抱枕头。”

    云浅月看着他好笑,对他道:“启程吧!”

    “今日天晚了,您和小公子乘船劳顿,不如休息一夜?”沈昭擦了擦汗,回归些神智。

    “不累,启程吧!”云浅月摇头。

    沈昭见云浅月真不见疲色,容凌在玉子夕怀里很精神,犹豫了一下,点点头。他一声令下,一万兵马护送着云浅月离开东海入海口。

    入海口距离河谷县有一段距离,夜半时分,来到河谷县。

    本来该是百姓们熄灯休息的时间,但是今日河谷县灯火明亮,百姓们都立在街头,显然是得知了云浅月归来的消息,人人脸上一如去年她途径这里离开时一样,激动欢喜。

    云浅月接受百姓们的好意,从车辇里探出头。

    百姓们见真的是她,发出欢呼声。

    过了河谷县,欢呼声似乎还不绝于耳。

    沈昭走在马车旁边,对云浅月解释道:“如今的天圣国土早已经被世子收服了三分之二。天圣百姓们被夜氏压制多年,官吏搜刮民脂民膏,一直以来忍气吞声,自从世子起兵反戈了夜氏,百姓们纷纷拥护世子,以前是在暗中,受夜氏隐卫监控,不敢明目张胆,但是从今年过了春年以来,夜氏隐卫都被夜轻染和夜轻暖抽调去应付世子,对百姓们再无心力,监控少了,所以,百姓们也放开了。有的百姓们杀了不降世子的官员,有的百姓家有壮丁的自愿去投靠世子参军,如今世子兵马壮大,夜轻染就剩下北疆和天圣京城到云城这尺寸之地了。收复不过是早晚之事。”

    云浅月点点头,漠然地道:“这是必然结果。”

    沈昭话匣子打开,又道:“您离开的这一年里,世子只有在得到您平安的消息时才展露笑颜,尤其是您跳下寒池下三个月的时候,世子推算出云山乌云蔽日,那时候属下见他都快支撑不住了。若不是风家主及时去了,对世子棒喝了一顿,世子恐怕不能再坚持。”

    云浅月可以想象到他在不知她生死时的煎熬,尤其是他会观天象,能看出云山的情形时,当时云山的掌刑堂三位长老和所有人都被惊得六魂无主,更何况远在万里的他了?

    “有一段时间,属下看世子似乎都有放弃江山随您而去的想法了,几十万兵马和天下百姓的呼声恐怕也不能挡住他。那一段时间,世子越来越瘦,军营里的人也日日忧心,食不下咽,寝不能安。国舅的头发急得白了大半,连顾将军都说您若是不回来,他们所有人都活不成。”沈昭又道。

    云浅月叹息一声,她从来就知道自己这一条命重要,她不能死,所以,哪怕历经千辛万苦,哪怕为了分离出生死锁情筋脉尽碎,哪怕皮肤寸寸裂成口子结了疤,哪怕只剩下一息的时候,她也要活过来,必须活过来。

    沈昭低声道:“您能平安回来,还带回了小公子,真是难以想象,世子若是知道……”他住了口,意思不言而喻,不敢想象容景在看到容凌时会如何。

    云浅月轻轻吐了一口气,将曾经的艰难和云雾吐散,笑道:“他若是知道,恐怕会不理我。”

    “怎么会?”沈昭立即反驳,“世子盼星星盼月亮将您盼了回来,不可能不理您。”

    “他那个脾气,怕是会怪我瞒了他容凌的事儿。”云浅月想着容景天生骄傲的大爷脾气,如今一年不见,分外怀念。

    沈昭沉默了一下,还是摇头道:“不会的!世子只会庆幸您平安,庆幸有了小公子。”

    云浅月不置可否,就算容景对她生气也没关系,她在云山寒池底下挺不住的时候,想得最多的就是只要让她活着,哪怕让他日日对她发脾气也是好的,就怕连让他发脾气的机会也没有。

    夜里行军分外安静,而且一路上也极为太平。

    天明时分出了河谷县境地,来到了洛水城。洛水城一如梅岭山河谷县一样,百姓们站在街道两旁迎接云浅月,人人洋溢着欢喜。

    云浅月看着百姓们一张张的笑脸,想着他们欢迎的不是她,而是她背后的那个人能给他们一片锦绣家园的美好期待。百姓们已经被夜氏掌控和夜氏遍布天下的隐卫监视压抑太久。

    队伍过洛水城而不停留,继续前行。

    这一路上,云浅月没有看到被战火硝烟和马蹄践踏的痕迹,显然夜轻染和容景两个人的战争控制在避开百姓们生活的范围内。

    夜轻染究竟还是仁慈的,若是他想毁这个天下,这个天下定然再无一寸好土。

    洛水城过了是荆州县,荆州县过了是淮安城。淮安城有两条路,一条是通往云城,一条是通往兰城。

    来到荆州县分路口的时候,墨菊收到了容景的传书,他看罢后,脸色顿时皱成了苦瓜。

    云浅月感应到了青啼的气息,看向墨菊。

    墨菊对云浅月道:“世子传书,让您走兰城的路,先前往祁城。”

    云浅月挑眉,“为何?”

    墨菊垮下脸,“还不是因为西延玥?您可知道西延玥自杀之事?他的尸骨被风家主让杜子詹给运到了马坡岭,世子用他的玉佩给在冰棺里震着,并没有拔出他心口的匕首。匕首没拔出的话,可能还能留存他一息生机,如今时间存放得太久了,不知道他那一息是否还支撑得住。让您先去见他。”

    云浅月抿唇,“我是听子书说了他。”

    “要属下看,他死了就死了,还救什么?他是夜轻染的人,不知道世子是怎么想的。”墨菊有些郁闷地道。他的郁闷大多来自于想急于见到容景,看到他见到容凌时的模样。想着他警告墨阁的所有人不准泄露容凌的消息,也拦截了一切关于容凌的消息。沈昭自然也没传回去信,世子如今还不知道有容凌在,若是他知道的话,不知道还会不会下达这一道命令让主母先去祁城救西延玥。

    云浅月当即道:“那就听他的,去祁城吧!”

    墨菊立即睁大眼睛,“主母,您不想公子啊?祁城是与云城背道而驰,这一去,最少要耽搁十多天。如今我们由这里去云城的话,多不过两日就到了。”

    “两日与十日相比,也是早晚而已。”云浅月压下思念,冷静地道:“去祁城。西延玥他不止是夜轻染的人。”

    墨菊疑惑地看着她,不明白她为何如此说。

    “当年我和夜轻染前后脚找的他,后来那些,不过是做戏而已。”云浅月给出答案。

    墨菊顿时恍然,原来西延玥是一把双刃剑。他无奈地道:“那好吧!”话落,他又欢喜道:“这是世子自己选择晚见小公子的,可不怪属下。等到时候,看看他会不会后悔在您快要过家门的时候将您推到了祁城。”

    云浅月好笑地看了他一眼,提醒道:“若是不想被他扒皮,你就尽管得意,仔细我到时候不救你。”

    墨菊立即缩了缩脖子,笑嘻嘻地道:“主母哪儿能不救我呢?不看在公子面子上,也该看在我这一路上来照顾小公子吃喝拉撒的面子上不是?”话落,他抖抖信纸,“我去给公子传信了,说您答应了!”话落,隐了下去。

    云浅月笑着摇摇头,对云城方向看了一眼,压制住思念,退回了车厢里。

    沈昭第一时间也知道了容景下达的消息,他唯容景之命是从,自然别无二话,立即转了道前往祁城。

    玉子夕知道容景的消息时撇撇嘴,对小容凌道:“你父亲不想见你,别美了。”

    小容凌正抓着一个葫芦玩得欢,看起来的确很美。

    云浅月瞪了玉子夕一眼,“不准给他传输这样的信息。”

    玉子夕眨眨眼睛,“二姐姐,你怎么到如今还不告诉姐夫呢?你现在不如告诉他,看他还在云城坐得住?快马加鞭,扔下与夜轻染对敌,估计也要跑来。”

    “还是我带着容凌当面让他知道吧!早知道的话,他分了心,也是不好。对战都到这个地步了,不能前功尽弃。”云浅月揉揉眉心,对容凌纠正道:“刚才你舅舅说混话,你父亲想见你着呢,不过我们得先去做一件重要的事情,之后再去找你父亲。”

    容凌抱着葫芦,咿咿呀呀地对云浅月说了两句,听不出是什么。

    云浅月顿时笑开。

    “他说的这是什么啊?二姐姐,你笑什么?难道你能听得懂?”玉子夕看着云浅月。

    “听得懂,他在说,知道了,娘你放心吧,我不会被舅舅的混话影响父亲在心中的地位的。”云浅月笑着给玉子夕翻译。

    玉子夕大大地翻了个白眼,他才不信!她这是借机在给容凌纠正他的话而已。

    云浅月缓缓躺下身,既然见不到容景,也不急了,反正脚已经踩到了这片土地,一年都等了,也不在乎这十日八日了。

    队伍转向了兰城方向,依然是一路畅通无阻。

    云浅月知道,能够畅通无阻的地方,都是容景收服的河山。可以看得出,他在一边收复,一边费了心思整顿。与去年的遍布荒凉来说,今年还是有些改观的,虽然不明显,还能能看得出来。待江山落定的时候,深入地大肆改革,一定会有一个好的风貌。

    墨菊给容景的传书里自然没提到容凌。

    一万兵马护送云浅月在四日后到达了兰城,兰城较之前面走过的城池明显有战争后的痕迹。这座小繁华的城池再不复昔日的风貌。

    如今镇守兰城的人是华舒和凌燕。

    二人在容景收服十大世家时,便归顺了他。容景并没有将二人安排到前线,而是安排在后方整顿城池,二人也尽心。

    从东海出来,便一直行船,后来一直日夜赶路,未曾休息,这一日,来到兰城的时候正巧已经天色将晚,云浅月决定,宿在兰城。

    沈昭自然无意义。

    华舒和凌燕见到云浅月没有特别激动的情绪,毕竟二人与她没有过多交往。二人恭恭敬敬地将她请进了兰城的总兵府。马车停在总兵府门口,云浅月抱着容凌下车的时候,二人这才发现容凌,看到他的时候,与墨菊、沈昭等人一样,全然是惊异和不敢置信。

    容凌两个月大了,虽然还是很小,但是五官长得清晰了些,可以任谁一眼就能看出他像极了容景,完全就是一样的眉眼,连神情都几乎一样。他眯着眼睛打量人的神情,虽然是个小小孩童,还是让人觉得有些压力,似乎容景站在面前。

    华舒和凌燕惊异片刻,齐齐跪地,“参见小公子!”

    容景未曾自封,天下人人依然尊称他是景世子。景世子早已经不是天圣的景世子,从许久之前,这个称号就成为了对他一个人的尊称。所以,在他没自封之前,所有人对容凌的称呼一贯是最为妥当的小公子。

    容凌在云浅月怀里,咿咿呀呀地挥舞着小手,似乎在说起来吧!有些高高在上。

    云浅月好笑,这个孩子将来骨子里恐怕也是一个天生骄傲的主。她对二人摆摆手,温和地笑道:“不必多礼,我就留一宿,明日前往祁城。”

    二人站起身,齐齐点头应承。

    云浅月抱着容凌进了总兵府。

    这一夜,兰城一改战争恢复期的沉闷,因为云浅月的归来,而分外热闹,似乎因了她的归来,人人都看到了曙光。天下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知道云浅月就是容景的阳光。只要她归来,景世子才能是天下人的景世子,否则,他只能是云浅月一个人的容景。

    华舒、凌燕以镇守兰城东道主的身份吩咐人摆了席面,率领兰城的一众官员为云浅月接风洗尘。

    云浅月知道自己再不是以前的云浅月,若是以前的云浅月,她完全可以不必理会这等席面。但是如今容景江山在望,做她身边的女人,就不会只是对着他一人,更不可能拿出当年云王府浅月小姐的嚣张脾性来谁也不理。况且她本来生来就对某些事情甚为通透,游刃有余,自然也不会对应酬之事勉强。能为容景做些什么,她作为他的女人,也是理所当然。

    况且天下并不像是墨菊、沈昭等人所说的一样对她全然期盼回来,私心里不想她回来的人也是大有人在,无非是为了至尊荣华和容景身边的位置而已。自古以来,男权社会,女人就是男人的点缀,用女儿给权贵男人暖床来繁荣整个家族的事情多不胜枚举。她不会天真到认为容景和她情比金坚便不会有人不打他的主意。

    所以,这一场不止是单纯的接风洗尘,还有许多官员想从她身上探探红粉路线的可能性,兰城无非是一个开端。尤其是十大世家后来归顺的蓝家等几大世家老一辈人物,未必没有这个心思。如今她平安带着容凌回来,理所当然该对某些人的某些心思永绝后患。

    夜晚,华灯初上,兰城总兵府一众官员都无一缺席。这些官员们有的是从容景打下兰城后提拔的十大世家中的人,有的是军中文职之人,有的是以前在天圣为官,如今投降诚心归顺容景的官员。

    这些人,无疑是一个小小的社会。由小影射大,将来的天下官员调配安排也莫不如是。

    虽然如今依然有战争,未曾大肆铺张,但席面还是极尽山珍海味。

    云浅月带着容凌,身后跟着墨菊十二星魂的几人,以及弦歌、青裳,华笙等红阁的人,还有玉子夕出现在席面的时候,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来自她的浓重的压力。

    这些官员即便没跟随容景过久,但也是清楚容景身边有什么样的心腹之人。如今墨菊、弦歌、青裳等人无非都是容景的心腹之人。这些人如今都跟随在云浅月身边保护她,可见容景对她在意的程度。

    虽然天下人人都知道景世子深爱世子妃,但也都抱有幻想。哪怕知道他们深爱,插不进去别的女人,依然不死心。世人总是如此,只要有人在的地方,就会有私心。哪怕如今大业未成,江山只是在望,也压不住他们的私心。

    但即便再有私心,当有心人被云浅月的阵仗震慑之后,再看到容凌的时候,也彻底被打入谷底。子嗣在这个时代,被赋予高于一切的地位。

    ------题外话------

    理解亲们想见容景的心情,但最后收尾阶段,统筹全局,该交代的事情得交代清楚。最后几日了,没道理顶不住对不对?耐心一些!

    谢谢亲们送的月票,爱你们,明天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122》,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一百二十二章 不急一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122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一百二十二章 不急一时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122。